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六十八章 寻礼慕文

    埃库鲁很庆幸自己之前没有在张御面前提出那个条件,否则东廷人如果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那现在他还要想办法拒绝。

    这时他一转念头,避开余名扬,单独把扎努伊察拉到一边,道:“如果不娶那个东廷王的姐姐,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成为东廷人的王?安图科人是怎么做到的?”

    扎努伊察努力想了想,道:“大酋首,安图科人应该是学习了天夏人的语言文字。”

    艾库隆微带疑惑,道:“天夏人的语言文字?这和王位有什么关系么?”

    扎努伊察解释道:“据说是天夏本土无数神明所用的文字和语言,安图科人最早就是学会了这些,掌握了语言文字里面所蕴含的知识和力量,才得以当上了东廷人的王。”

    他说到这里,也是兴奋了起来,道:“大酋首,东廷人的武器,东廷人的建筑,东廷人的衣物,都比我们好得多,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统治方式,那是足以统治十个,百个坚爪部落人口的方法,只要学了天夏人的语言文字,懂得看他们的书籍,那么这些东西我们都可以学到。”

    埃库鲁听了这些,倒是很感兴趣,他问道:“天夏的语言文字是不是很难学到?”

    扎努伊察用力的点头,道:“很难学到,东廷人专门建立了一个地方用来教授这些语言文字,那个和大酋首谈判天夏神裔,就是专门负责传授的人。”

    埃库鲁有一个很简单的认知,越是难学,越不不易得到的东西就越是珍贵,在他想来,张御的继传者里还包括东廷王的胞姐,那他所教授的就一定是好东西。

    他不禁有了一些想法,又问道:“那之前安图科人是怎么学到的?”

    扎努伊察道:“这个我听说过,据说东廷人从海上到来后,用了很多贵重的东西向安图科人交换了一大片的土地,还用粮食和布匹让安图科人为他们做事,所以他们也就愿意教授安人语言和文字了。”

    埃库鲁一听,觉得似乎有些耳熟,道:“那么今天那个天夏神裔提出的要求,就是对当初安图科人提出的要求了?”

    扎努伊察一想,道:“很像,或许这就是他们对待外族部落的方式?”

    埃库鲁并没有马上急着做决定,挥手把扎努伊察赶开,又唤人把噶莫祭祀找了过来,后者擦着头上的汗来到他面前,道:“大酋首,神坛已经准备好了,若是需要,我们随时可以迎接‘托洛提’的到来。”

    埃库鲁道:“很好,喀莫祭祀,我有一件事问你,你觉得我们如果学习天夏文字和语言怎么样?”

    喀莫祭祀下意识回答道:“如果学习了天夏人的语言文字,那我们部落的很多古老传承就难以保留了……”可他随即想起,埃库鲁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老旧的东西了,马上改口道:“当然,大酋首的意志才是最正确的。”

    埃库鲁听说老旧的东西会被抹除,反而眼前一亮,觉得学习这个东西更有必要。

    至于更远的未来会变成怎么样,又会有什么影响,他纵然有一些智慧,可就像许多人忽然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陌生事物一样,只能先参照过往的例子,而如今最现成的例子,就是安图科人。

    至少在他看来,安图科人是成功的,因为东廷人的王也有一半的血统是安图科人。

    埃库鲁看了眼远处的大军,还有跟在杨璎身边的那些人,很快就下定了决心,重新朝着张御走来,一直到他身前站定,并道:“天夏神裔,我已经考虑好了,我想和你再谈一谈。”

    杨璎好奇的看了眼埃库鲁,她从安初儿那里了解到,这个人就是坚爪部落的大酋首,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蛮人,看起来壮得就像一头熊。

    埃库鲁见她望过来,脸皮抽了一下,避开她的目光。

    张御考虑了一下,道:“可以,我稍候就来。”

    埃库鲁见他同意后,就匆匆离开了。

    安初儿忽然轻声道:“杨璎,他在害怕你。”

    杨璎哼哼两声,得意洋洋,手中马鞭刷刷轻挥了两下,打了个交叉,在她想来,这个蛮人明显是害怕自己带来的大军了。

    张御对着自己的这几个学生关照了几句,然后就带着伍师教等人重新来到棚屋之内,他这回态度仍是一如之前,并没有因为大军到来而有什么改变。

    埃库鲁很明显能感受到这一点,这让他对张御更多了一些尊敬。

    待两边都是坐下后,他郑重道:“天夏神裔,我们经过考虑,认为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我们也有一个条件,希望你们能答应。”

    张御道:“只要是合理的条件,那就可以谈。”

    埃库鲁凝视着他,道:“你们需要派人来教授我们天夏的语言和文字。”

    张御神情没什么变化,倒是伍师教等人却是互相看了看,有些诧异。

    他们没想到一个蛮人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这在以前还没有见到过。也不知该说其人是有远见呢还是自负呢?不过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好事?

    埃库鲁察觉到伍师教等人的情绪,似乎包含着些许不屑,这让他很气愤,又加重了语气道:“这是我们最重要的条件,不能退让了!”

    张御思考了片刻,道:“如果我们派人到坚爪部落里来,你们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么?”

    埃库鲁一听,心中一喜,肯定道:“我可以保证!”他转了转念,“如果你们觉得不放心,我们可以派人去你们东廷人的地方学习。”

    张御点头道:“这也是个方法,只是你们要派遣的人数是多少,这需要事先上报,经由都堂同意,才能入我天夏疆域。”

    埃库鲁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不满道:“这么麻烦?”

    张御淡声道:“我说过了,天夏有天夏的规矩,你想进入我们疆土,那就必须遵守。”

    埃库鲁本能认为,这是故意给他们学习天夏的语言和文字所设置的障碍。不过越是这样,越是坚定了他的想法。

    他道:“那不如先这样,天夏神裔,我看你的几个继传者就不错,他们懂我们的语言,不如就让他们先开始教我的族民一些简单的语言文字,剩下的我们可以以后再谈。”

    这时喀莫祭祀凑上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什么。

    埃库鲁道:“对了,我们要想你们族人穿的那些漂亮衣服和铠甲,我们可以先让族里一部分战士为你们效力,换取这些东西!”

    这是他的祭祀提出的强烈要求,对于那些华丽的大旗和威武雄壮的军服盔甲,虽然他说不出什么形容的方式,但是基本的审美还是有的,而且铠甲也能用来保护自己族里的战士,所以他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建议。

    张御一思,这回到来的几个学子中,余名扬和另外两个男学子更合适做这件事,不过这件事主要还是看他们自己,他是不会去勉强的。

    至于盔甲军服之流,那倒是没什么,专门为坚爪部落订制一批都是可以,毕竟一般的铠甲也就是挡挡冷兵器,是挡不住火铳火炮的。

    他和余名扬等和另两名学子商议了一下,结果三人都是表示愿意留下。他们都明白这是一份难得资历,甚至以后他们可以常驻在坚爪部落中,负责其与都护府的沟通。

    不过在拟定正式的条款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张御道:“埃库鲁大酋首,之前我们有一队到贵部这里负责交流的人,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

    詹治同那一批人至今还被关押在坚爪部落之中,抛开个人矛盾不谈,身为节使,对方既然是天夏人,那么他必须是要过问的。

    埃库鲁摊开手,道:“我并没有为难他们,之前把他们看押起来,也只是为了保护他们,你随时可以把人带走。”

    张御没兴趣听他自我美化的言论,只要人还健全就好,他一伸手,从伍师教手里接过事先准备好的约书,然后在平整的树桩上摊开,口中道:“那我们就快一点吧,完成了这份条约,我还有更多的事要去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