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一百六十七章 虚空种灵根

    透过灵珍龙壶的壶璧往内望去,张御凝望着那两团在里缓缓动荡的神性力量。

    这等到了极高层次的力量,即便被封禁起来,依然有着自身所具备的独特美感,因为这东西本身就是天地至伟力量的一种表述。

    说至高石板可能藏在两人的神性力量之内,不是说这里面有文字或者契约之类的东西,而是力量流转的本身就传递出了一种信息。

    一般来说,这些力量是不会明明白白的展现给你看的,也只有将力量的主人捕获拿住了,或者将本体意识抹去,才可以无所顾忌的观望。

    而现在这两个异神正是这等情况,神虚之地的根本神性失去,再加上自身又被封禁,它们的意识也是被迫陷入了沉眠之中,这同样也是它们用来维护自己存在的方法。

    可即便如此,不到一定的层次,自身没有足够的积累和对道的理解,那也是看不出来什么的。

    张御在观望了许久之后,便把两名异神的根本看了个七七八八。

    要是此刻将这两名异神放了出来再斗一次,他可以用更为简单的方法将这二人拿住,而不提斗法,他也想到了很多利用这两股力量的办法。

    但是在此之中,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与至高石板相关的线索,两人每一分力量都是属于自身的,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更没有承载在上面的累赘。

    这说明伊帕尔的至高石板极可能并不在这里。

    他再是反复看了几遍,可以确认自己没有判断失差。不过他并不感到失望,正如他方才所想到的,这东西极可能藏在另一个地方,不止是至高石板,或许还有一些其他隐秘也可能藏在那里。

    思定下来,他心绪一转,意识便转到了玄浑蝉这里。

    玄浑蝉在除灭了那两个异神的神性后,并没有从神藏之地出来,而是一直停留在此间。

    在正常情况下,神性或是修道人的寄气被消夺后,那么寄虚之地自然也就崩塌了,可这里并没有出现这等情况,所以他判断,这里并非由两名异神所开辟的,其原主应该就是那一株伊摩安神树。

    神树并没有自己的意识,一直被两名异神控制着,也被这两人不停的从身上剥夺生机和力量,现在此辈在被清除了之后,实际上这神树就成了无主之物。

    这样的神异生灵其实十分之稀有,而且他能感觉到,此物是可以用来温养观想图的,玄浑蝉只需停留在这里,接受从神树之上传递过来的源源不断的生机灵光,就能受到一定的滋养和巩固。

    他到了眼下这一层境界,想要提升功行,除了自身修持,还需要以玄浑蝉往寄虚之地寄托入神气,而自己根底越是牢固,观想图越是强大,修行精进自也越快。

    此前他在翻看道书的时候,便就了解到了一件事,玄廷若有修道人修持到了此境,除了自己修持,也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巩固自身,譬如一些上乘丹丸就可以用于辅助修炼,这些丹丸不是用来吞服的,而是用来补益元神的,还有一些掌握在极少数修士手中的天地灵宝,也具备此等功用,这株神树与这等灵宝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其实丹药也是不错的,在玄廷之内,只要有名位的修士,到了境界都可以向玄廷申求赐下这等外药,而玄廷也随时可以依靠这些,了解到底下修道人的修行境界具体到了哪一步。

    可是这里面的消耗也很大,假设你觉得玄廷所赐不够,还需要更多,那就需要拿玄粮去换了,这般长期供养下来,也是一个不小数目,但若有神树为依凭,那就可免了这一层了。

    关键是这东西也是活物,是能够成长的,其力还是持续不断的,这比要不停的投入丹药实在好上太多。

    张御思索了一下,这神树能有这等表现,除了本身神异,那在人世之中多半还有着属于自身的一部分真实身躯,不然没可能支撑到如今。自己回头可以试着找寻一下其世间残身,这般可让这柱神树能够继续存活下去,不至于哪一天这神树突然遭创,导致神性一同受损。

    想到这里,他意念一催,玄浑蝉本来停留在了神树之上,这时振翼飞起,到了上空,蝉翼之上有光芒照落下来,将一缕神气也是渡入此间,并将神树原本的空白意念占据了。

    这一瞬间,顿有许多声光气色从他心神之中浮现出来,这些全都是神树所记载的东西,有些是伊帕尔神族的隐秘,有些则是连伊帕尔神族自己也不曾搞清楚的东西,更要重要的,是他看到了那一面“至高契约”。

    某些物事在到了一定层次之后,便不再是以实物的方式呈现眼前了,必须以神异力量和神性为载体,因为不如此上面的内容也不可能完整表述出来,即便落到世间,也只是有残缺的一部分罢了。

    契约之上记载了伊帕尔一族的全部秘密,是与至高的约定,这全都以灵性力量以某种独特的运转方式来表现的,理解成灵性文字也并无不可。

    这些“灵性文字”与某个更高层次的力量或者存在有着某种牵连,所有伊帕尔神族的力量就是源于此。只要这些灵性文字不去改变,那么伊帕尔神族每一个族人一出身就会拥有绝大的力量,他们自称受到了至高的“赐福”,也并不算是完全说错。

    只是这份契约并非是不动的,而是不停变化的,随着“灵性文字”的模糊和消退,伊帕尔神族的力量会逐渐消退,此后一代代的伊帕尔后代也会逐渐退化。

    这里的变动有一部分是来现天地运转的反馈,就像是石碑上的文字在历经岁月消磨后的淡化,也有一部分是本来就存在于至高契约之中的。

    要想将之维持住,就要付出一定的力量去维护巩固,伊帕尔神族主宰世界之时,频频索要各族祭献,神王神后不断收割神性,除了用于自身,有一部分就是用在这里。

    但是这里仅限于维持二人自身和一部分中坚神族,其实后代的衰落,反而有利于他们坐稳位置,只要保持自身高过其他神族便好。

    张御在读到这一部分记载时,也是看到了二代神王“伊奇”为何被推翻的原因。

    这位并不满足于原先的契约,因为伊帕尔一族的命运和上限从一开始就被定好了,没有办法去改变,像他这样自始自终便身处于顶层的人自是对此很是不甘愿,他想要去到更上层,若是有可能,他还想着去窃夺属于至高的权柄。

    于是他开始寻求修改契约的办法,可这样的动静不可能不让人察觉,以至于遭受了整个族群的反对,后来的三代神王伊鲁斯和神后伊切就是在这等动荡之中获得了力量,随后将伊奇推翻。

    后来的伊鲁斯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去试图篡改契约,而是将之深藏了起来,再将一些映照入世间的石板藏到了世界各处,并声称所有契约都在上面,成功将视线转移了出去。

    张御这时看到,除了以“灵性文字”记载的东西外,在树身之内还有一些以伊帕尔文字记载的内容,说是至高石板并非唯一,当初二代神王伊奇在修改契约之前,就搜集并参照了不少其他种族的石板。

    他一转念,由此看来,当初他在追索伊奇曼丹时,在另一处界隙中见到的石板应该就属于此类了,此刻他却是不禁想起了自己养父所留下那些石板。

    不论是伊帕尔神族还是其他种族的契约石板,都是早已定好的,很难篡改,而他养父所留下的石板却似是能够直接拿来用的。

    按照上面记载描述,这等石板其实也是有说法的,是在古早纪元之中,被一些不知名的先人篡改或是重新编纂的,如此看来,那位神王伊奇难说不是受到了这等启发。

    而别人能用到,他否也可利用呢?是否天夏人也能利用呢?这明显涉及到了上层力量的运用,明显也是道的一种,而在他看来,多一条通向上层的道路,也就多一分可能。

    自己那位养父给他留下了那些石板,许就是想让他走上某一条路,以往他认为自己不需要,可是现在看来,这里面无疑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他想到这里,觉得有空当是需循着那些试着找一找了。

    至于那位瞻空道人,既然要的只是伊帕尔神族的至高石板,那他设法将此交给其人就好了。

    现在他要做的事,是先找到伊摩安神树在世间的载体,而后设法将之保护起来。

    心思转定之后,他就顺着神树的神性试着感应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那载体之所在。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这些载体居然不止一个,大大小小有十几处,其中大多数只是栽种的残枝,且也太过弱小,只是隐隐约约与神藏之地神性有些联系,唯有其中一处,才算得上是正体,联系的也最为紧密。故是他意念一落,霎时寻到了那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