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一百六十八章 循法护寄托

    张御随着心意定落到那处,立刻发现那里也是一处界隙,这也符合他的预判。

    这处界隙很是独特,运用了伊帕尔间穹运转的手段,时不时会换转所在,这便使得这一处很难被人找到。

    即便能寻到这里之人,想来也只可能是伊帕尔神族。

    他略作思索,将金宫之中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而后便身化清光一道,返回到了上层之中,而后寻那神树的托世所在而去,待再一次下至内层之时,已然是落到了那一处界隙之内。

    一入此间,他便发现了一株巨大古树,或者说是一截残干。

    此树的根系冠盖不知所踪,就只剩下了一段较大的树身破片罢了,其斜斜插在大地之上,靠着粗壮的躯体勉强支撑着不曾倒下。

    他在占据了神树之后,从其神性力量的反溯之中看倒,此树全盛之时,可以说连通了内外层界,枝干蔓延到了受伊帕尔统治的所有地界之上,现在却是与那时完全无法相比了。

    这时他目光一扫,却是在树干下方看到了四个已然石化的巨人,尽管它们身形巨大,可与神树一比,却仍是显得渺小,再加上身上也没有什么神异力量了,却是容易叫人忽视。

    从外表上看,这四人毫无疑问都是伊帕尔神族,它们各自站在一个方向之上,每一个都是把双手伸向了巨树,做出一副努力支撑的样子。

    在看过了伊帕尔神族的至高契约后,他现在对伊帕尔族力量的了解堪称深刻,只是看了一眼便就明白,此辈应该是将自身的神异力量渡入了神树之内,以尽力维持神树的存在。

    他也是了解这么做的缘由,这些人并非是愿意为神树牺牲,而是神树是负责承载伊帕尔的族群记忆的载体,只要神树存在,哪怕他们还可以复生,而要是神树没有了,他们和背后的族群即便活着,未必能挺过下个纪元。

    随着他目光下移,却是发现在树底之下,还压着两个巨大的方石,透过石壁,不难看到里面有一对英俊高大的男女正蜷缩身体沉睡着。

    其形貌与之前的神王伊洛斯和神后伊切十分相似,而比较来看,这两具身躯也是更为强大和完满。

    且似在不久之前,还有被神异力量灌注的迹象,只是看去又很快中断了。

    他心思一转,便即明白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具应该是伊洛斯和伊切前纪元时留下的躯体,有可能是被当作退路使用的。

    而方才那等迹象,应该是二人的神性力量被他封禁之后又试图从这里复苏,可却不防备被他杀入了神虚之地内,所以这过程也被迫半途中止了。

    这说明他之前的做法是正确的,不然两人恢复过来,一定会继续尝试着主宰世界,等他们力量恢复后,一场碰撞是免不了的,这也算是提前消弭了一场祸患。

    而在方石另一边,则摆放着十二个巨大的陶罐,他透望入内,见里面盛满了凝玉般的白色油膏和一些清澈水液。

    他略作思索,便判明这些东西是用来灌溉和补养神树的。

    别看只这么几罐,但从其中所蕴含的浓郁无比的神异力量中可以看出,只消一滴下去,就可起到唤复生机的作用。

    而这么多神水神膏,至少需要数千上万年的积累,若是将这些全数往神树身上浇灌下去,恢复全盛是不可能,但有个原先五六成光景却是可以的,显然伊帕尔神族一早就做好了复活神树的积蓄和准备。

    看这架势,说不定一整个纪元都在忙碌此事。

    伊摩安神树的神性之中有神树崩塌的那一幕,树冠大部分落去了外层,树干则洒落在大地之上,根系不知去了哪里,他原本想着,除非能把这些残干都是寻了回来,否则此树几是无望恢复元气了。

    他本来也没余暇去找寻这些东西,反正现在神树的神性力量已是足够用了,但是有了这些神水神膏,恢复此树看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之事。

    他思考了一下,这事不急,可容后再是细思。

    他又在界隙之中转了一下,在一处隐蔽角落中发现了一驾巨大的金色飞舟,从伊帕尔的记载看,这东西应该是他们所谓的太阳飞舟。

    严格来说,此物与法器有些类似,但有着伊帕尔族的特殊技艺,也有一定的可取之处,想了想,将之收了起来,随后又在这里随手布置一个用于警示的禁阵,便就抽身离开了此地,再度回到上层。

    回到守正宫中之后,他把这一次剿灭伊帕尔的大致过程拟了一份呈书,交给明周道人送递了上去。

    不过关于那一株伊摩安神树的存在,他没有呈报,而是另写了一封册子存放在了守正宫中。

    这也是守正的权力,身为守正,因为需与敌交战,涉及自身神通功法乃至与身相合的法宝等物事,都可以暂时不做上报,只需留下一份存录在守正宫中便好。

    而待他功行再上一层,显露出去也无关紧要的时候,那才放开此事不迟。

    做完这些事后,他又翻了一下这几天各方驻地送呈上来的报书,近来还是一如往常,小地方虽有一些动静,大的变化却是没有,见此他便准备履行与瞻空道人的约定,于是心意一转,再度落到了东庭地陆之上。

    他站定之后,就将那瞻空道人交给他的玉符拿了出来,心光一运,此物霎时化一道光芒飞去。

    等了没有多久,就见一团云光出现在了天边,只是一闪之间,便至近前,瞻空道人带着那小童从云头之下缓缓飘落下来,站定之后,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张守正有礼了。”

    张御抬袖还有一礼,道:“瞻空前辈有礼。”

    瞻空道人道:“守正客气了,唤我瞻空便是了,”顿了下,他道:“守正约贫道前来,可是寻到了那异神的契约石板了么?”

    张御也未多言,伸指一点,霎时一点明光闪烁出来,可见里面有无数灵光按照一种既定的轨迹在那里闪烁着。

    瞻空道人先手一把挡住小童的眼目,这才看了过去,他将那些“灵性文字”逐一映入了心海之中,半晌,他才是看罢,便对着张御再是一礼,道:“多谢守正了。”

    此时他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简,道:“此间有一份道书,一篇炼丹之法,还有一门阵法,守正若属意,那便取去,若是守正对这些不入眼,那便算贫道欠守正一个人情。”

    张御将那玉简拿了过来,意念入内看了一下,对方也是有心,眼光也很老辣,无论道书、阵法、还是炼器手段,全都是寄虚之境可用的。

    他大概看了一下,这份道书不在玄廷内有收录,应该是对方门内所传,不过功法恰恰不是他最需要的,因为玄廷有的是这类东西,倒是炼丹、炼器手段很有些意思,讲的是一些运用的技巧。

    可还是那句话,这些东西玄廷皆有,拿来开拓一下眼界倒是不错,但也不是什么必须之物。

    其实他最看重的是对方所言那门补足根基之法,不过想来此法乃是对方师门秘传,这个就不用去多提了。

    倒是在后面,他看到了另一篇至高契约,从里面浮荡的灵性文字来看,比之伊帕尔一族也差不了太多。

    他心下微微一动,这东西倒是不错,至高契约也是隐含着某种道理,对他也有启发,完整的更是十分少见,瞻空道人嘴上没提这东西,想来放上来也是作个试探的。

    其实要从价值上来说,让对方欠一个人情那自是最好,但与同道结交,却无需如此功利。

    他略作思索,将玉简收入袖中,道:“此物我收下了。”

    瞻空道人见他没有去提其余条件,不觉看了他一眼,暗暗点了下头,语声和缓道:“东西已是换得,那贫道这便不打扰了守正了。”

    张御点头道:“前辈好走。”

    瞻空道人稽首一礼,便带着小童登上云头,飘然而去了。

    张御则是心意一转,身化一道宏盛清光纵破虚宇,重新回到了位于上层的守正宫中。

    他在内殿坐定下来,想到这些天都没有收到金郅行的消息,要么就是没什么可禀告的,要么就是上宸天那里对后者看得紧,但若这样,反是有异。

    不管怎样,上宸天的侵攻是必然会来的,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在此之前尽快祭炼出护持寄虚之地的法器。

    今天他可以寻到别人的寄托所在,那别人未来也有可能寻到他这里,这里的漏洞是必须补上的。

    他意念一动,上方灵光一闪,就有几卷道书凭空落在了身前案几之上。他伸手拿起,一卷卷翻看了起来。

    道书中的一些内容,只有到了境界才能看个明白,与此前不同的是,这里面除了功法注疏,还详细说明了寄虚之地法器的祭炼方法,数篇看下来都是如此。

    把功法和祭器之法摆在一起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无疑说明了护持法器的重要性,并且上面也提到,一些极为特殊的法器是能够直接攻袭到寄虚之地的。

    他想了想,上面只是举了一个例子,说明这类法器极为罕见,可别人碰不到,他身为守正,却是极可能碰到的,这里却要加倍重视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