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两百八十九章 见诸行己道

    妙皓道宫之内,钟唯吾、崇昭、长孙迁这三人正一同祭炼法符,这是在为对抗上宸天和寰阳派做准备。

    有角空星在外,双方天机都是难算,但能成为玄尊,乃至玄廷廷执,他们的手段可不仅仅是在于推算上,在神通变化之上也是远胜寻常同辈。

    这时外面有一只飞鸟自外飞入进来,站在殿内金铜悬架之上,发出了几声节奏明快的鸣叫之声。

    钟唯吾动作微动,露出注意之色。

    崇昭道:“钟廷执可是有事?”

    钟唯吾道:“不是什么大事,方才张守正被陈廷执请去了。”

    崇昭有些意外,道:“被陈廷执请去了,这个时候……”他沉声道:“陈廷执可是极少主动会见同道的,钟廷执以为,这会不会是为了那廷执之位?如今可还是有一个廷执之位空悬未决。”

    钟唯吾想了想,道:“以张守正的所立下的功绩,若是他能存身到战后,那么是有可能成为廷执的,可现在谈此事,是否太早了?”

    崇昭道:“提前下注,也未不可。”

    钟唯吾略作思量,摇头道:“不然,需知陈廷执为了避嫌,可是连训天道章都不入,要是真要为廷执之位私下串联,首执知道了,又会作何想?钟某以为,陈廷执对张守正示好是可能的,可那至多只是限于前辈对后辈之关切上。”

    一直不曾开口的长孙迁这时忽然出声道:“有理。”

    钟唯吾看向他,道:“长孙廷执有何见解?”

    长孙迁淡淡道:“陈廷执寻到张守正,或许不是为了其他太过复杂之事,而单纯只是为了论道。”

    “论道?”

    钟、崇两人相互看了看。

    崇昭言道:“陈廷执乃是摘取了虚实相生功果的修道人,张守正又如何与他论道?”

    钟唯吾却是露出了思索之色。

    长孙迁道:“现在张守正不能,可以张守正如今所表露出来的资才来看,他也是很有可能摘取此等功果的,若眼下稍作提携,那与陈廷执而言,未来就是可以论道之同道了。”

    崇昭质疑道:“张守正能取寄虚功果已是让人惊讶,虚实相生之功果又哪可能如此快取得?”

    长孙迁淡淡道:“他是玄修,他有玄粮。”

    崇昭顿时无言。

    这两条理由还真是充足,他无可反驳。

    钟唯吾道:“岑传、玉航此前也都意在廷执之位,不过观张守正如今所立功绩,只要他自身不失,那么空位非他莫属。”

    崇昭沉声道:“若是如此,那玄法便真能在天夏站稳了。”

    钟唯吾道:“这些还是放在以后再思量吧?大敌在前?不可本末倒置。”

    崇昭、长孙迁也未再多言,他们能做到廷执?自是知道何为轻何为重?有些事现在去深究,非但不合时宜?也是违逆大势,实不可取。

    张御从云海观台离开后?便是回到了守正宫内?坐定下来后,他拿过陈廷执赠给的玉简,意识转入其中,将里面内容一字字逐个观读。

    陈廷执以往乃是真修?后来才是转取了浑章?可只看论述,可见这位对于浑章乃至于玄章修持都是有着极高认知的,所言所语都是落在了关节之上。

    此中最重要的部分,便是关于虚实相生功果的记载了。

    对于这些,玄廷道书也是有过较为详细的阐述的?但是难得是,陈廷执是以一个浑修的身份来书录这些的。

    陈廷执在转修浑章之前就已摘取虚实相生功果了?可在转修浑章后,他又专门写了一篇若以玄法求此法该是如何走的论述?里面还引用了许多不见载录的同道之论。

    张御将此全部看下了,颇有收获。

    要摘取虚实相生之功果?不止在于寄托神气足满?还在于需破开自身之执妄。

    这个执妄是非常难过的一关。每一个人都有自身之执念?修道人也不例外,可说攀升至上层的修道人都有一颗向道之心,成就不朽不坏,万古超脱之功果才是他们所期望的,可要没有了这份执着,那就没有了上进之心了。

    那些道书没有说如何杀却执妄,不存在文字记载,只是有许多修士在试图上进之前的猜测,这里有忘情之说,有斩仁之说,有蔽心之说,种种不一而足。

    可是杀执妄本身就是一种执,你要强行去杀,原来的执是杀去了,可又有新的执念生出了。

    但你若什么都不去做,真的完全无有执着,那么也就无从摘取更高功果了。故而这里有很多修道人提议无为而为,认为只需乘功久修,那么等功行到了,自就水到渠成了,反正修道人有着悠长寿数,有的是时间去参悟苦磨。

    而陈廷执在这里则提出了另一个说法,也是站在玄修角度上的论述。他认为不必去管什么破执杀妄之类的东西,大可以借由大混沌之助来跨过此关。

    当然不是他光说这么一句,还给了一套看去行之可行的论述参持之法。这里面还提到,若是一个修道人根基不足,那么大混沌之侵染可以补足根基,但是修道人就需受此承负。

    可若是修道人自身根基固足,能够守持本心,那不但可以借用大混沌之力,甚至还可以不受其染。

    只是陈廷执也在这里明确说明了,这乃是他个人感悟推演,他自身是在转修浑章之前便就跨过此关了,所以并没有尝试过这一步,且还奉劝后辈,不要对自己估计过高,往往你以为根基固足,可实际上仍是有自己所难发现的缺陷的。

    张御思索了一下,现在天夏之中,浑章玄尊不在少数,但似乎除陈廷执之外,还没有其余浑章玄尊摘取这等功果。

    是单纯积累不够,还是不知道这等方法?亦或是知道此法但出于谨慎却没有如此做。

    他推断很可能出于最后一种原因。

    如今大部分浑章修士都是从真修转成的,虽然修道途中借用了大混沌,可以往对心性的磨练足够,对于大混沌也是抱有一定的警惕的。且说实话,身在上层,他们有着几是无尽的寿数去慢慢参悟,完全不必急着去走这一步。

    只是,他又该如何走?

    因为他是玄修,而且还是开道之人,若他以浑章摘取功果,那后人到此,恐怕都将选择浑章为上进之路,那么单纯的玄章修道人到此也就不存在了,他倒不是对玄章有执念,而是认为玄法不该只有浑章这一条路。

    他想了想,现在自己神气还未寄托足满,唯有只有一边修持,一边感悟,再一边寻觅道路了。

    随着他把所有论述看完,正待收起玉简,却发现在末尾还有一句话,他着意上去,发现这非是涉及功法修持之言,而只是一句留语,待看过之后,心中不由一动,而这个时候,此句留语也就缓缓消失了。

    他眸光微闪,思量片刻之后,便将玉简收起,收摄心神,入定修持去了。

    外层虚空之中,施呈、龙淮二人正乘渡飞舟搜寻上宸天附从天域。

    龙淮这次算是戴罪立功,而施呈因是玄修士,能够利用训天道章随时传递消息。所以二人这次被安排在了一处。

    不过龙淮嫌弃施呈功行低微,斗战起来恐会拖自身后腿,而施呈则觉得龙淮一个罪人神气什么?所以两人常常会互讽几句。

    正行途之时,飞舟之内忽然光芒一黯,两人抬头一看,见是冰冷滑腻的肢体和细小的眼目代替了舱壁,各种污秽之气也是在飞舟之内弥散着。

    龙淮冷笑一声,道:“又来了。”

    自入虚空以来,不断有邪神过来袭扰他们,但是他们一旦作出反击,便立刻避去,而他们不好追袭。

    茫茫虚空对于这些邪神来说等若大海汪洋,此辈往深处一躲,那便可藏匿无踪,而他们出来是为了搜寻上宸天所在的,要是去追赶,那就是遂了上宸天之意了,而便是多杀了几个邪神又没用处。

    他此刻自口中发出一声龙吟之声,眼前所展现的景象便层层破碎,舱室之内又重新变回了原来之模样。

    施呈这时忽然道:“龙道友,你且看那里。”

    龙淮转头过去一看,却见一处空域出现在了远处,他精神一振,随即略带取笑之意道:“不想施道友一个玄修,倒也感应灵锐。”

    施呈则是回道:“我玄法之威能,想来龙道友当是深入体悟过的。”

    龙淮哼了一声。

    似如过去一般,两人互相讥讽,可一旦论及玄修之事,龙淮多是会主动收口。

    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他被张御制住,后被戴恭瀚拿下,偏偏两人都是玄法修道人。

    其实这个还好说,不算当日出现的浑空等人的分身,他可以将此事推到张御、戴恭瀚两个人欺他一个,他太过大意的原因。

    可后来他在镇狱被张御差点杀死,全靠镇狱护持才得以脱身,这便没脸拿出来说了。

    他岔开话题,道:“且入此空域之内查看一番吧。”

    他把飞舟一催,化虹光一道,就冲入了这一片天域之内,可就在冲入进去的一瞬间,龙淮却是神情一变,道:“不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