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两百九十章 摆阵设网罗

    龙淮方入此间,就觉得周围的气机不对劲。

    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有寻到过上宸天的空域,但多是空空如也,只剩下一片无人地界,气息不说死气沉沉,也是空荡虚无。

    可是这里方才一进来,就感觉周围充斥着一股沉滞压抑的气息。

    他也是警醒之人,在觉有不妥的同时便立刻拨转舟首,试图从这里先退出去,可是明明往外遁返,却发现居然找不到方才进来的门户了。

    他皱眉道:“法阵?”

    他看了看四下,谨慎言道:“施道友,看来我们落入一个陷阱之中了。”

    施呈试着默默沟通了一下元都玄图,他却神情微微一凝,沉声道:“龙道友,元都玄图无法接应我等。”

    龙淮神情微变,他十分肯定道:“这应该是有青灵天枝的搅扰了。”

    他抬首往四处观望,旋即冷笑一声,道:“上宸摆的好大阵仗,看来他们想对付的,不止我们二人。”

    施呈道:“龙道友,施某方才进来之时,便已是向玄廷传报发现这处空域之事,不过此刻却是无法得有回应,想来也是被那镇道之宝遮掩了。”

    龙淮凝声道:“既然退不出去,那就索性往前探看一番,且看上宸天到底弄得什么古怪。”

    他一催飞舟,继续往前行进,只是行渡许久,眼前除了一片片漂浮云雾,便就什么都未有了,而走得久了,就感觉连那些云雾都像是在不停的重复出现,给人以一种烦恶之感。

    两人都是修道人,通常不会受外物所扰,但这个时候生出这等感觉,哪还不知是受了阵气侵染?

    两人立刻各施手段,用以镇定心神。

    可似乎是不让他们安定,就在这等时候,忽然见上方有一片青气光影张开,其弥漫四布,无远弗届,缓缓往下沉降,像是天倾而来。

    而下方则是有一片赤色之气浮现,望之猩红刺目,若海若洋,此刻似涨潮般正向上徐徐抬升,飞舟位于其中,望去如渺小之虫蚁将被浩荡海天一同并压。

    龙道人呵了一声,他拿一法诀,而后一挥袖,霎时有一道金色虹霓飞出,化为一道道虹圈,将整个飞舟都是罩住。

    此时他还不忘顺带说了句,“上次我与张守正、戴廷执两人对战,身上半件法器也未携带,这才被山河圈拿住的。”

    这话乍一听,好像是他当时遭受两人围攻,而两人又欺他没有携带法器,还用上乘法器来压他,故他才是失败。

    施呈却是了解这段因果的,他一边拿捏法诀,给法舟渡入心光,激引上面守御符箓,一边言道:“是啊,那时戴廷执被浑空老祖咒法制住,张守正方才成就玄尊,一语喝出,龙道友便随之被拿,关入镇狱,龙道友对后辈也未实在太过谦让了。”

    龙淮眼皮微跳,这话稍微狠了些,堵得他心中气郁,暗道:“这施呈言辞倒是犀利,几可赶上甘柏了,甘柏倒是跑得快,也不知现在在哪里逍遥,偏我被关进了镇狱,现在又被困在了此间。”

    两人虽然互讽,但也并没有耽搁眼前之事,法力心光相互配合,却是维护得此间不失。

    但两人也知道,这法阵籍借天地之力催御,这样下去可坚持不了多久,凭他们自己之能多半是出不去的,只能指望玄廷来援了。

    上宸天,擎空天原。赢冲正坐守殿中,这时他忽然有所感,伸手一拿,将一截天枝拿至手中,可另一端却无限延伸,直入云深之处,此端本来轻灵,可此刻却是沉重无比,可见那里隐隐立有一处空域。

    他借由天枝看了一眼那被困在其中的那驾飞舟,缓缓道:“等了这许久,终是有人入彀了。”

    眼下他若是催动法阵,再派遣得力人手,未必不能将两人拿下,不过这两人只是寻常玄尊,便是拿下了,也意义不大,对于天夏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太大损失。

    他布下这方空域,更大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来功行更为深湛的天夏修士,或者说是目前对上宸天造成威胁较大之人。

    他的倚仗在于这一处天域是可以挪转的,也即是说,此间之存在,谁人能寻到,谁人寻不到,这全都是由他说了算。

    要是觉得来人合适,那么他就可以放入进去,要是来得是正清那等人物,那么就闭合关门,不令人发现。

    而且若是正清被调来查看这处天域,那么其人就会中断原先搜寻主天域的举动,怎么看也是对上宸天有利的。

    在预想之中,他认为玄廷当也能判断出来自己的目的,所以很可能并不会派遣正清过来,而是会另行遣得人手。

    而这里之人,极可能就是张御!

    因为张御的实力强横,同时还是守正,做这等事最为适合,而只要其人一至,他就会令焦道人出面,在那一方封闭天域之内将之斩杀!

    其实就算来地不是张御,那过来的一定也是天夏的能手,若能将之围杀了,那也不算无功,顺便还能以此震慑玄廷,遏制一下近来玄廷肆无忌惮的搜寻举动。

    而几是在施呈、龙淮二人失陷的同一时刻,玄廷诸廷执立遣化身来至议殿之上,商议此事。

    诸廷执很快判断出来,这极可能是上宸天有意设局。

    故是立刻通过训天道章,通传所在外玄尊,要其在进入空域之前更为谨慎,因为他们并不确定是否只有这一处空域有问题。

    韦廷执道:“这两位失陷在那片天域之中,我们不得不做理会,当遣人相援。”

    林廷执道:“瞻空观治运转元都玄图都无法将这两位转了出来,那一处应当是受到了青灵天枝的遮护,所以遣去人选当是慎重,林某以为,正清道友当可前去。”

    钟廷执道:“正清道友正在搜索上宸天主天域,以他之能,才最有可能寻到此间,要是半途转去施援,那却是正中上宸天下怀了。

    且钟某以为,从现今传报来观,这一处天域漂游不定,那就是一个毒饵,要是正清道友前往,上宸天可不见得真会放了他入内。”

    林廷执道:“那钟廷执以为,当以何人去至此间?”

    钟廷执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晁焕,没有说话。

    戴恭瀚提议道:“诸位廷执以为龙乙如何?这老龙也早是修成了寄虚功果,龙淮算来还是他的后辈,不妨遣其人前往,让其人立功赎罪。”

    风道人却是反对道:“不妥,以往龙乙所犯之过失,便是减少了百数年月,其人怕也不放在心上。

    且这些老龙,前辈后辈之间也没有多大情谊,怕是他不会当真用心出力,而我们是为了救出两位道友,一切都需以两位道友性命为重。”

    他顿了下,道:“风某以为,可让朱守正前往,她功行也至寄虚之境,前些时日回来后正在休整,如今当已是法力恢复了。”

    崇昭出声道:“朱玄尊功行是够了,可她自保有余,斗法之能不足,未必能把人救了出来,守正之中,也唯有张守正有此能耐,以崇某之见,还是当派遣张守正去往此处为好。”

    林廷执赞同道:“若是张守正,倒是一个合适人选,这般吧,”他转身看向上方,对首座道人言道:“首执,不若就令朱守正与张守正一同前往此处,看能否将人救了出来。”

    陈廷执这时道:“此行是为了救援同道,而非是让救援之人一并失陷,陈某以为,上次借于张守正之道衣,可再借了去,这般才可保得稳妥。”

    众廷执再是商议了片刻,都是同意此见。首座道人见众人意见一致,也未拖延,当即就令明周道人下去传命。

    明周道人奉命之后,一息之后便就出现在了守正宫中,他对神人值司言及来意,神人值司不敢耽搁,立刻进去禀告。

    过了一会儿,张御便自内殿走了出来,明周道人见了他,稽首一礼,道:“打扰守正修持了,明周此行奉玄廷之命而来。”说着,将手中诏旨往上一呈。

    张御目光下落,玄廷一下诏旨,那就是代表着整个玄廷的意思,说明应该是发生了不少事机了。

    随他念头转动,诏旨飞至面前,他接了过来,打开扫有一眼,便了解了事情大概,他思索片刻,抬头道:“此事我知晓了,有劳明周道友回去复命,说我稍作准备,便会启程。”

    明周道人打一个稽首,一阵光芒闪过,身影便消去不见。

    张御在他走后,便将自身心光送渡入了位于诏旨一端的坠袋之中,片刻之间,便见一道灵光飞腾而出,在上空化为一件周围环绕有金色道箓的道衣,此正是上回他前往元都山门之时所着之服。

    他意念一转,此道衣便化光一道,落在了身上。

    他能感觉到,这上面还有数个神通未曾施展,不过即便没有这些神通,只是道衣本身,就是一件相当了得护御法器了。

    此回他同样倾向于玄廷的判断,这是上宸天的一个陷阱,需得倍加小心,而有此物作以守御,此行就有较大把握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