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削气镇灵光

    年轻男子从智灵的展现之中,了解到自己的兄弟熹王就是靠着面前这个道人的大力协助,才能摆脱咒力的约束的。

    并且这位在其他地方也发挥了莫大作用,故是几乎取代了卫道人的地位。

    因为城域内外的展现之中没有这个人,他本以为此人已经跟随着熹王的大军北上了,没想到却是在这里。

    此刻面对这一位,他也是如临大敌。

    从智灵展现的画面中,远不足表现出来这一位的层次力量,此刻在他的眼中,张御外间的灵光遮天蔽日,充斥着整个大平原上,那些灵光如同星雾,璀璨明亮,华美无比,但又有一股难以捉摸,高渺玄妙的气机,仿佛那里面蕴藏某种天地间的至理。

    张御也是看着来人,当阵法构筑到第五重时,他本来便是准备将“至善造物”挪来镇压在阵中,而后待第六重阵法一成,便就用此找寻背后可能存在的“上我“神气。

    而方才也是他提前生出了一丝感应,知晓有人意图拿动至善造物,故是先一步将此物转挪了过来。

    他看得很清楚,面前的年轻男子是从阳都皇殿之内一路追着至善造物过来的,其遁空穿渡之际留下的灵性痕迹可谓再是明显不过了。

    这位不但知晓至善造物的存在,还能进入那片存放此物的地界,结合来处来看,那身份已是呼之欲出了。

    他言道:“尊驾是上一任昊族皇族?”

    年轻男子眼神陡然一厉,他沉声道:“阁下说错了,我方才是皇帝,也从未宣称过退位,熹王不过是伪皇罢了。”

    说着,他又微抬下巴,“你们天人既然在我那个兄弟处效力,那应该称‘我们’,而不是称‘你们’,我昊族并没有那么狭隘。”

    张御淡淡言道:“尊驾说错了,我辈从来不存在为谁人效力的说法,我与熹皇也仅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年轻男子一听,不禁喝道:“荒谬!”他道:“这天地之内,万物万有,皆是为我昊族所有!非我族类,又岂配与我同享天地?”

    在说话之间,他也是在不断的感察张御,感应之中后者却是飘渺无比,好像面前所见的人并不是真实存在于世上的,可其又明明白白站在那里。这令他不得不慎重以待。若不是如此,他根本不会与张御说这么多话。

    他看了一眼至善造物,道:“这是我昊族的东西,既然尊驾不承认是我昊族之人,那就不该无故取拿此物。”

    张御神情淡然道:“取拿此物之前,已是征得熹皇同意,尊驾若有异见,可自去与熹皇言说。”

    年轻男子冷然道:“我已是说了,他只是伪皇!”说话之间,他双目骤然爆发出一阵明光,霎时将一整个平原都是照亮。

    他本来对张御很忌惮,不想直接动手,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拖延太久了。

    他从阳都这一出来,熹王一定是会察觉到的。而没有了他留下的灵性加以驾驭,那个智灵很快又会倒向熹王那一边的,毕竟传位之印掌握在后者手中,若是调用三大所的上层力量来围剿他,那么他是挡不住的。

    只能从强行抢夺了!

    他现在是完全的灵性身躯了,外间依托的是一件造物身躯。兼具了身躯与外甲的力量,由他的灵性来提供内在的意识,此刻随着他灵性力量的推动,两者霎时紧密结合在了一起,并爆发出如同海啸一般的巨大力量。

    这并非是形容,而真真正正有万顷海浪凭空涌现出来。这是灵性力量的心神映照进入到世间,并由此产生了真实的物事,但又不能单纯的看作海浪,因其本身就是灵性的具现,包含物事本身所没有的力量。

    张御站在平原之中,看着高若巨厦的海浪从四面八方朝着自己涌来,他身上有星光忽闪了一下,像是将人从迷离的梦境之中抽离出来,骤然回到了现实之中,所有到达他面前的海浪扭曲了一下,就一齐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年轻男子本来想趁着张御应付自己攻势时,自己就趁势夺取至善造物,可见张御居然轻而易举泯灭了自己的攻势,心中不由大惊。

    随后他见张御遥遥对着自己一点,他眼神不禁一缩,此刻他已然冲到了半途,想要改变已是不易,连忙狂喝一声,浑身蓝色灵光大盛,双臂在面前一个交叉,浑身蜷缩,全力遮护住了自己。

    然而他预想之中的攻击却是迟迟未至,可气息巅峰过去必是衰落,那原本紧绷调集的力量无法维持长久,不由得一个松懈,可恰在此时,那强猛的力量却是到了!

    轰然一声大响中,他全身的灵色光芒如坝体被击溃,整个人也是翻着跟头滚了出去,猛烈的震荡也是使得他的意识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再有醒觉过来时,他发现自己竟已是到了千里之外了,若不是他所寄附身躯的坚固程度近乎于至善造物,那么他已经被一击而碎了。

    拥有了力量,却并不等于就拥有了斗战能力。

    斗战的经验是要通过和同层次的对手在对抗磨练中得来的,不然再大的力量也无从发挥出来。

    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原地顿有片刻后,他身上灵光一闪,于短短片刻间又回到了原处,只是这回他站在数里之外,不敢再轻易近前。

    方才的狼狈令他心中感到恼怒,但他知道面对一个强大的对手时,愤怒和羞恼没有任何用处,只会让对手愈发高兴和鄙夷自己。

    他双目紧紧盯着张御,道:“陶上师,我知道你们‘天人’有着死而复生之能,很神奇,不过我认为世上没有东西是没有缺陷的,你们也一样,只是不曾被人找到罢了。”

    说到这里,他又放缓语气,沉声道:“陶上师,你想从我兄弟的身上得到什么?他我都能给,我也能给的更多。”

    面对前方这位强大到望不见底的修道人,他已经决定妥协了,但他一时却还放下皇者的自尊,这样的话说出来,在他自身看来,已经是十分放低姿态了。

    若是张御索要的东西不是太过分,他也愿意遵守,要是条件太高,那他也不介意先行口头应允,等与至善造物合二为一,而后再将之消灭。

    张御看了他一眼,道:“我所想要的,熹皇已经给予了。”

    年轻男子神情冷了下来,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更不会去低三下四的讨价还价,哪怕到了此刻,他依旧会维持着王者的尊严。

    而他也不耽搁下去了,灵讯传递起来时很快的,属于熹皇的上层力量随时会来,时间拖的越久,他大计完成的就越渺茫。

    他整个人从地面上缓缓飘了起来,身外如火焰般的光芒映得天地一片碧蓝。

    他的信念,他的意志,还有他长久以来的强烈渴望,如今在遭受强烈的阻碍之下,非但没有低落下去,反而愈发的旺盛了,那汇聚起来的灵性力量直冲云霄,由他身躯为中心,像是一场风暴一样搅动起来。

    那灵性气光所波及的一切地域,所有的物事都被改变,他心中的炽热情绪化作了雷霆闪电,狂风冰雹,向着大地泼落而来!

    而在这其中,还有一点点不起眼的灵性火星,向着至善造物飘去。

    张御看了天中那身影一眼,依旧站在原地未动,只是他把袖一拂,像是将拂去尘埃污浊一般,这一刹那间,周遭这嚣嚣涌动的所有物事顿被抹去,霎时还得天地一片清白。

    他不待那年轻男子继续发挥出更大的力量,对着其人轻轻一弹指,顿有一道带着明光的锐利气息冲空而去。

    年轻男子知晓厉害,本待躲避,可是他的意识虽然下达了,身躯却是不知为何不能动弹,仿佛有一股无形力量牢牢束缚着他,只能看着这一股气光从远处飞来,直接落至眉心之上,贯入进去,再从后脑传出。

    轰的一声,他的头颅爆碎开来,身躯摇晃了一下,但是依旧立住不动,一阵灵光闪烁之间,他的头颅复原,只是这时他又看到一点紫光向着自己飞来,连忙再次试图遮挡,然而这紫气一至,一下扩散开来,将他笼罩其中。

    他又惊又怒,试着破围,然而左冲右突,却发现没有办法从这里面脱离出去,反而那紫气逐渐往里收敛,最后倏地凝聚成了一个指肚大小的紫色小团,像是气泡一般,从空落下,缓缓飘到了张御面前。

    张御方才与他的斗战之中,已然看出此人抛弃了身躯,把自己化成了介于元神和神魂之间的东西,与天夏那些异神的灵性很是相似。

    他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从英耀所的昊神之上得来的灵感。这样的状态,还有追逐着至善造物而来,无疑是想以与这件造物合二为一,获取更大的力量。

    故他想要弄明白,这个昊皇所走的路,究竟完全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还是受了其他的什么影响。

    随着他带着审视的眸光注视下去,其人印刻在灵性中的记忆也被一幕幕的掀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