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两百五十六章 惑传试叩问

    东庭天机院,安小郎案前摆了两只青瓷茶杯,茶香氤氲,此刻正在招呼方才前来拜访他的瑶璃。

    瑶璃今日梳了一个垂挂髻,穿了一身素色海棠纹深衣,以丹色丝绦相束,腰悬环佩香囊,手腕上是珊瑚珠链,在东庭这里,这是很常见的天夏少女的装束。

    今天正是休沐日,瑞光城与安州天机院相隔不远,所以坐飞舟过来是十分方便的。

    安小郎此前没有见过瑶璃,只是彼此间有书信往来,因是知道瑶璃也是张御的学生,所以他十分热情,还特意从中百忙中抽出半日空来招待她。他好奇问道:“瑶璃师妹怎么不去洲市上去游玩一番,倒是来我这里了。”

    瑶璃道:“上次听青禾师兄说起师兄,后来就冒昧给师兄来了几封书信,想着也没见过师兄,此次既到安州,就来拜见。”

    安小郎哈哈一笑,双手一摊,道:“怎么样,师兄这副样子,没让瑶璃师妹你失望吧?”

    瑶璃看了看他,摇头道:“没有失望,可也有没惊喜。”

    安小郎笑容不觉一滞。

    瑶璃拿起案上茶盏,以袖掩口,只以一双乌黑清澈的眸子看着他,道:“和师兄开个玩笑。”

    安小郎咧了咧嘴,道:“你这个表情,太没说服力了。”他以手指了案上一碟朱色晶亮的果饼,“师妹,这是安州特有的蜜饯,是从伏州的灵性植株上采摘秘制的,香甜回味,不腻不过,恰到好处,别处可吃不到呢,师妹不妨尝尝。”

    瑶璃道:“谢谢师兄了。”

    这个时候,似乎是闻到了香味,忽然是一只玉花狐小跑了过来,双只爪子趴在了案上,冲着安小郎期待的看着,蓬松的尾巴也是在那里摆动着。

    瑶璃眸子微微亮起,道:“这是师兄养的么?”

    安小郎道:“对啊,当初我和老师住在外层奎宿的时候,特意收养的,对了,师妹你还没去过那里吧?”

    瑶璃轻轻摇了摇头。

    安小郎兴致勃勃道:“你可别小看,它可是神异生灵,能听得懂我们说话,可聪明了,不信你看,”他咳嗽了一声,一挥手,道:“今晚没你吃得了,这些都是我的,我的!你回去吧。”

    玉花狐愣住,傻傻看了他几眼,随后突然一跃,却是窜过来咬了他一口,安小郎嗷的一声,玉花狐已着甩着尾巴跑出去了。

    瑶璃眸子里不禁浮出一丝笑意。

    安小郎揉了下多了个牙印的手背,状若无事放到后面,道:“师妹你也别羡慕,说不准老师什么时候就给你找一个神异生灵了,无论是保护你还是帮你传递消息,那都是很方便的。”

    厅外此刻有一个役从走进来,道:“小郎,外面有人求见,说是玉京来的。”

    安小郎道:“玉京来的,莫非是郭师?”他对瑶璃抱歉道:“师妹请稍待,我去去就来。”瑶璃道:“师兄自去忙。”

    安小郎走了出去,过了没多久,他匆匆走了进来,忙是歉意道:“抱歉了师妹,我另一个老师寻我,我需往玉京去一次,恐怕招呼不了师妹了,我可关照役从,你要是对造物感兴趣,可在这里多玩两日。”

    瑶璃忽然道:“师兄此去,可有护卫么?”

    安小郎一怔,他挠了挠脑袋,本来玉花狐就是他的护卫,不过方才被他气走,他嘀咕道:“去玉京用不着什么护卫吧?”

    不过嘴上是这么说,他还是很谨慎的,老老实实去寻了两名甲士做护卫,其实就算他不提,天机院也一样会为他分配人手的,因为现在天机工坊内,除了武大匠,就属他最为重要了。

    他准备了一些东西,就带着随行之人登上飞舟,飞渡汪洋,只是十天不到,飞舟就在玉京落降下来,随后直接往玉京天机院而来。

    在他从地下驰车里出来,路过广场的时候,一侧一座金属高台之中,有两名修道人和那中年男子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身影。

    中年男子有些紧张道:“他还带了两个护卫,能成么?”

    一名眸中有着诡异瞳光的修道人道:“安知之的主要守持力量就在东庭,由于他与那位大人物的关系,与玄府的联系较深,所以要让他失去保护力量,最好就是把他调到玉京,到了这里,只要不是那位大人物亲自跟着,他就如同上了岸的鱼,只能任凭我们摆布。”

    另一名修道人冷声道:“更何况,他还来到了天机院。这里可没人替他遮挡。”

    中年男子道:“能成就好。但是能不动手千万别动手。”

    异瞳修士道:“商大匠,你多心了,我们不会使用武力的,那样既可能惹怒他背后那位大人物,也坏了天夏明面上的规矩,我们只要迷惑一下,让他把该交代的都是交代出来就好了。”

    中年男子这才安心,能不动手就好,这样就算查出来,也算不得什么大过了。

    安小郎所接到的书信是郭樱寄来的,数年未见,他本来是想直接去见这位老师的,只是到了之后,却听闻正在造物院中主持一事,也就只能先住下来。

    他方才在天机院准备的客阁内定下卧居,还未来得及收拾好,那位中年男子便与两名修道人走了过来。中年男子对着他一礼,道:“安师匠有礼。”

    安小郎有些诧异,还有一礼,道:“阁下是……”

    中年男子放下手,道:“安师匠,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魏大宗匠的学生商苛,方才归来玉京天机院未久。”

    安小郎恍然道:“原来是商大匠,前辈的名字晚辈也是听说过的,前辈来此有事?”

    商苛郑重道:“是有一事,寻到安师匠,也是因为想请安师匠帮一个忙。”

    安小郎问道:“可是造物技艺上的事么?”

    商苛正色道:“我们来寻安师匠,是想请你把你所知的那个层界的造物技艺给交托出来,交给天机院。”

    安小郎一怔,他挖了挖耳朵,道:“等等,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商苛神情和蔼的劝说道:“安师匠,你可是不愿意么?要知道,你所的这些技艺对于天机院有大用,不应该藏着掖着,应该拿出来让诸位同僚分享,我们天机院有了这些,也能进步更快,让更多人得利。”

    安小郎看着此人,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他定了定神,抬手一礼,诚心求问道:“请前辈教教晚辈,人要何等无耻才能如此理所当然说出这番话?”

    商苛神情一变,不悦道:“安师匠,我是正经与你商量,非是与你说笑。”

    安小郎忍住骂人的冲动,拍案道:“我也不是和你们说话,那些老师给我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那两名修道人不由对视了一眼。

    商苛叹气道:“安师匠,你这等想法太狭隘了,天机院的技艺若得长进,能推动天夏所有造物技艺的进步,与此相比,一点本来不属于你的技艺付出又算的什么呢?”

    安小郎双臂环抱,不屑撇嘴道:“趁着我骂人的话还在路上,现在请你们出去,等它们到了,我怕你们扛不住。”

    商苛面露失望之色。

    这时一名修道人开口道:“早便和你说过,口舌没有用的,还是要我们来。”

    安小郎警惕问道:“你们想做什么?”

    那修道人微微一怔,目光一凝,道:“你能看到我们?”随即反应过来,喝道:“他身上有法器遮护,先将之破了!”

    这其实十分少见的事情,造物工匠很少会将修道人的东西带在身上的,因为这会导致构筑造物的菌灵失去生机,一般来说,天机院也绝不会让这些东西被非大匠的人带进来。

    那异瞳修道人双目之中这时透出一股迷幻色彩,整个内室忽然一闪,安小郎只是微微一个恍惚,但是他身上一枚玉符放出一道柔和光芒,心神便被定住。

    另一人趁此正朝那玉符拿去,可是心光才是与之接触,却是神色一变,猛地吐出了一口血。他不由面露骇然,正想不顾一切动手时,忽听得一声叱喝,“居然敢在玉京城中妄动神通,你们胆子可不小啊!”

    两名修道人色变,“是白真山门下?走!”

    只是两人才是化光出去,就被一道虹霓罩住,眨眼就被收了进去,室内光芒一敛,出来一个俏生生的彩衣少女。对着安小郎一晃手,“喂,你没事吧?”

    安小郎警惕问道:“你是谁?”在他眼里,对方这分明就是一个纸人,只是用线条勾勒出的面孔和身形。

    那彩衣少女一怔,笑道:“你能看出我的法术,身上有高人给的法符吧,你放心吧,这是符画之术。我在千里之外呢,我师伯你与老师可是同门,是她交代我来照拂你一下的。”

    这时她走到一边,拍了商苛一下,“喂,你这人连晚辈同僚都坑害,太不是人了吧?”

    商苛这时露出迷茫之色,道:“你说什么?你们是谁?”

    安小郎惊奇道:“这也装的太像了。”

    彩衣少女蹙了下眉,因为她感觉,这人不是装的,而确实是被迷惑的,要是这样的话,这位也同样是被利用的。

    可是有个问题,谁又能说他不是出于本意呢?

    但没有十足的证据,自是不能以此来定罪了,其人反而是同样受到神通侵害之人。她轻哼了一声,“算你走运,走吧。”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