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浑道章 误道者

第一百六十章 风动浪亦涌

    泰阳学宫,瑶璃回到了位于校舍的宿处,开始准备明日的课业。

    因为她学习优秀,几乎每一门课业都是顶尖,所以现在是某位师教的助手,需要为师教帮助整理教材。这看着有些辛苦,但是这样的学子,才在学宫最前面的举荐名录上。

    而她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玄府的记名弟子。

    如今东庭玄府已不再是将无有资质的学子都是拒之门外了,任何对修道感兴趣,并且通过一定考校之人都可以加入,学习呼吸法和修道知识,了解修道之秘。

    在学业结束之后,记名弟子未必一定要做修道人,也可以去做其他事,可是他们对于修道人和修道是了解的,彼此间不会出现太大的隔阂。

    这也是玄府吸取了以往的经验,试图加强修道人与寻常学子之间的沟通,因为不定哪一天玄府的上层就是他们曾经的同学,交流起来不会有那么多障碍。

    早在半月之前,瑶璃的呼吸法有所成就,已经过了入道前的最后一关,现在的她,随时可以试着选择真修炼法或是去感悟大道之章。

    但是她没有去走出那一步。

    她走到了琉璃窗台边,先是拨弄了下自己栽种的神异植株,这是一株酒杯状的鲜红的花蕾,随着她的触碰,就晃动几下回应着,并发出雀鸟一般的声响。

    她在窗台上那洁白柔软的垫子上坐下,一只四足雪白的小猫跳了上来,晃动着尾巴趴在一边。

    她则是摊开书本,认真梳理誊写着笔记。

    窗台上那株花鲜艳花朵感受到了她的专注,渐渐转为淡蓝色,室内光线也是转为柔和,气氛显得十分静谧。

    这时外面传了一声“咕嘟”声响,好似什么东西落入了水井中。

    她放下书本走了出去,见是连通门内外的信匣中摆着一封书信,送信的造物鸟已经离去了。

    她取出信件,看了一眼来址,见是从伏州那边寄来的,眼前微微亮了亮,转回到窗台边,打开看了下,唇角弯起了一丝笑意。

    她另外两位老师,甄绰和赵柔因为这两年在密林驻守做得十分称职,所以被允许提前卸脱职责,转回内陆。

    只是两人还未决定好去哪里,却要先到她这里来看看她这个弟子。

    实际上,这两人也是因为上宸道脉这次的配合而受益的。

    甄绰身为赢冲的弟子,虽然以往并不怎么受后者看重,可是终究还是门下之人,有一份师徒情谊在,考虑到这一点,故是玄廷放了他们回来。

    当然这里也有他们二人表现出色的缘故,在丛林深处无人而危险的地带一守便是数年,不但坚持下来,还保证了底下之人没有伤亡,这不仅需要实力,也需要一些运气。

    瑶璃看完书信后,想了想,也是写了一封回书。

    信中她告知两位老师,不妨来东庭定居,东庭这里东西都很便宜,并且极度重视民生,在这里修道也是极好的。

    东庭府洲这几年将大部分获益都投入到民生之中,这使得东庭现在欣欣向荣,也成了海外有名的游观胜地,兼之这里又有与别处不同的风光景物,可谓内层之中独一份。

    其他三大府洲这些年来虽然势头也不错,可却远远无法和东庭相比,只能三家之前彼此竞争。

    待把书信写完之后,她将之封好,放到了信匣之中,随后转了回来,继续整理着课业。

    不知过去多久,听得一阵风铃响动,舍友谢兰一阵风似的走了进来,道:“小璃,你还在这里呢?看什么呢?别写了,陆师教找我们呢。说是学宫中有什么事要宣讲,我们这些玄府记名弟子都要去。”

    瑶璃道一声稍等,她再是写下几个字,拍了拍一旁的猫头,小猫耳朵动了动,蹲在那里看着她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就走了出去。

    瑶璃二人走出了学舍,走在嵌满鹅卵石的道路上,穿过一条藤架花廊,再走过一座石拱桥后,来到了一幢木结构的重檐大殿之内。

    这里已经到了不少学子,很多在小声说话,站在殿上的是负责统管校舍的女师教,见到她们进来,女师教难得语气温和道:“都坐好吧,不要紧张,今天唤你们来,只是说一些你们必须知道的事。”

    瑶璃、谢兰二人对着她一礼之后,去了下面坐好。

    等了有一会儿,便见一名身着学令袍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们都是认得这人,这是学院的学令朱安世。

    其实她们并不太喜欢这位学令,因为这个人为人刻板,从来不苟言笑,对待学子也是要求严格,要求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循规蹈矩。

    但同时诸学子又对这位很敬佩。

    因为这位为人正直,每天只是粗茶淡饭度日,而自己的薪俸和专学所得大多数都是拿出去捐给了洲府,再由洲府负责接济困苦之人。

    而且除此外,这位的学问也是不掺假的。

    朱安世看了看众人,道:“诸位的时间都很宝贵,我也就不耽搁你们的时间了,简单说下,诸位,你们都是学宫中的优秀人才,也都是玄府的记名弟子,所以有些事你们有必要知晓。”

    他顿了下。“元夏的事情,前段时日想必你们也是听说了?”

    诸学子都是点头。

    元夏演化天夏之事自然是不用对下说的,他们所听到的,只是有一个与天夏同出一源,但又走上截然不同道路的势力正准备吞并天夏。

    朱安世言道:“在你们不知道的时候,元夏已然几次侵我天夏,只是俱被玄廷所击退,元夏也是损失惨重。”

    诸学子听了,顿时生出一种兴奋激动的情绪,有人道:“打得好。”虽然他的声音很响,但是没有人计较,心中也都是暗暗叫好。

    朱安世只是用严肃眼神看了那个学子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神情沉肃道:“但是元夏的攻势一旦开启就不会停止,现在有上面的玄尊支撑着我天夏,战事暂时还波及不到我们这里来。

    可是战事瞬息万变,不知道哪一天就会侵害到我们内层地陆,侵害到到内外诸洲宿,侵害到我们东庭。我不希望那一天到来,但不得不做好那一天到来的准备。

    你们是玄府的记名弟子,你们都肩负着卫护天夏子民的重担,假若前面的人倒下来,那么就要你们顶上去,由你们来支撑起天夏那一片天空了。”

    听到他这番话,所有弟子都是一片肃然,心中也有些惶然和沉重,但同时也有一种毅然决然的心绪在所有人之中流淌泛动。

    朱安世在又说了一番话后,便点了几个名字,其中就包括瑶璃和谢兰,道:“说到名字的学子留下,其余人都先回去吧。”

    诸学子都很讲规矩,一个揖礼,大多数人便有序退了出去。

    朱安世对着留下来的学子,道:“留你们下来,是因为你们是诸学子中最为出众的。你们虽然是玄府记名弟子,但你们应该清楚,你们之中只有少数人能成功进入玄府。

    现在天机院在为战事做准备,需要招揽一批人,这是一个机会,你们可以直接去往天机院学习造物知识,并成为里面的一位工匠。

    如果你们觉得自己还是适合踏上修道之路,那么也可以等等。

    这两条路该怎么选,我不能代替你们做决定,你们自己回去考虑清楚,三天之后给我回复。时间是紧了点,如果你们有疑问和不明白,都可以来找我,我替你们解决。”

    在交代结束之后,诸学子有的上前问询,有的则是退了出来相互商量着,他们一时都很难做抉择。

    要知道从泰阳学宫结束学业的学子,很多人是去各洲做事务官吏的,但是未必会留在东庭,现在不少东庭出去的学子就在各洲宿任职。

    可是成为东庭天机院工匠就不必远离家乡了,而且天机院的工匠也是很受人尊崇的,有几位工匠都是兼任着学宫的学令。

    但也有一些人觉得自己更适合修道。

    瑶璃、谢兰二人走出大殿后,谢兰道:“阿爹和叔父想让我去做事务官吏,可是若去做工匠,他们也不会反对,因为这样我就能留在东庭了,瑶璃,你呢?”

    瑶璃有些不确定,她的各个课业都很好,她的呼吸法打的很牢靠,去玄府也没有问题,好像两个都能选择。

    这个时候,她见到一个戴着遮帽的年轻人站在那里,脚下跟着一只狸花猫。

    瑶璃看了看那只狸花猫,与谢兰打了声招呼,便走了过来,道:“严师兄?”

    严鱼明嗯了一声,伸手把遮帽拿了下来,他一脸深沉,道:“瑶璃师妹好,我这次……”这时脚边的狸花猫冲他叫了一声,又挠了他几下,他无奈道:“行了,行了,勺子别闹了,这里说完,就带你去吃上回的美味。”

    瑶璃不禁莞尔。

    严鱼明安抚好勺子,咳了一声,看向瑶璃,道:“师妹,学宫可是告诉你们下来该如何选择了?”

    瑶璃道:“说过了。”

    严鱼明道:“那你打算做什么选择呢?”

    瑶璃摇了摇头,道:“我不确定。”她现在还是随波逐流,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而且做什么好像都行。

    严鱼明看着她,认真问道:“那你觉得,修道和造物哪个好一些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