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第七百七十六章 生命之花

    李墨白三人也都疑惑地看着谷山水,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竟然愿意冒大风险帮他们穿越花河。

    “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够帮助谷师父您的?”周文没有轻易答应,谷山水明显是从小鸟身上看出了什么。

    谷山水说道:“实不相瞒,我们谷家也擅长养蛊驯蛊之法,我在一处地方发现了一只神话级的次元生物,想要驯养成蛊,但是因为它太过强大,一直没能得手。若是周先生您肯助我一臂之力,必然能够将其收服。”

    谷山水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小鸟,显然他真正想要寻求帮助的目标是小鸟。

    “如果是能力所及,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不过我们现在急着要去不归谷,怕是……”

    周文的话还未说完,谷山水就接口说道:“周先生不必担心,我先助你们前往不归谷,等我们从不归谷回来之后,周先生再助我一臂之力也不迟。”

    “谷师父,我还是要先问清楚,您想要驯服的神话次元生物是什么种类,有什么样的能力?您要我做些什么呢?”周文认真地问道。

    周文并不愿意随意毁约,所以还是要先问清楚。

    “周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谷山水显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那个次元生物的信息。

    周文和谷山水到了一旁,谷山水才说道:“我想要驯养的次元生物是一只尸蚕,是在一个极阴的次元领域之中,对于一般人来说,那里是极为凶险的,不过周先生您有凤凰神鸟在身,收服尸蚕并非难事。”

    “我只能答应帮忙,但是到时候只能尽力而为,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成事。”周文毕竟没有见过尸蚕,也不知道尸蚕的能力到底如何,所以很保守。

    “如此便好。”谷山水到是很看的开。

    两个人谈好之后,就走了回去,几个人重新上路,谷山水带着谷楼和谷禾继续在前面开路。

    路上又陆续发现了一些长着水母菌的尸体,谷山水的神色也变的有些凝重。

    路上的时候,谷楼和谷禾都不时偷偷打量小鸟,就连李墨白等人,也多看了小鸟几眼,显然他们都明白,谷山水之前的那些举动,肯定与小鸟有关。

    小鸟站在周文的肩膀上面,得意洋洋的四下张望。

    周文一直用谛听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希望能够找到水母菌的母体所在,可是一直都没有发现母体,只看到了那些被寄生的尸体。

    突然,背包里面的太岁钻了出来,拍打着翅膀,向着旁边的树林中飞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李墨白几个人都看向了周文。

    “没事,我的伴生宠在背包里面待的时间太长了,想要出去转转。”周文敷衍的说道。

    他也不想敷衍,可是他不知道太岁想要去干什么,根本没有办法解释清楚。

    周文一直用谛听观察太岁飞过去的方向,可是那里根本什么也没有。

    太岁飞出去近千米,向着地面俯冲下去,然后钻入地下没了影子。

    太岁会地遁,周文听不到它去了哪里,只是过了一会儿,见太岁又从地下钻了出来,很快飞了回来。

    只是它的肚子明显鼓了起来,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

    这也就是片刻的时间,见周文的伴生宠回来,众人又都重新上路。

    这一次上路,虽然又遇到了一些尸体,可是那些尸体上却没有发现水母菌,周文看到这种情况,大概已经猜到,肯定是太岁遁入地下,把那水母菌的母体给吃了。

    周文有些惋惜,他连那母体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呢,竟然就被太岁给吃了。

    除了水母菌的干扰,众人的行进速度快了很多,周文也算长了见识,这里光怪陆离的生物,有很多都是周文以前见所未见,连听都没有听过的。

    好在有谷山水他们带路,避开了次元领域,否则若是陷入次元领域之中,不知道还会遇到多少可怕的未知生物。

    周文远远地看到了一片花海,白色花瓣,红色的花蕊,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条泛着血色的白河。

    “那里就是花河了。”谷山水指着远处那蜿蜒如大河般的花朵说道。

    众人的目光都已经集中花河之上,周文也在用谛听搜索花河,可是那些花朵之中,除了成片的花朵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活物。

    当地人把这种花称为生命之花,但凡生命之花出现的地方,就没有其它生物存活的空间,就连杂草也不会在那里生长。

    以前人类进入花河,是非常安全的,因为花河内没有其它的生物,更没有次元生物,所以花河成为了附近一些城市之间通行的重要道路。

    可是自从半个月前开始,所有进入花河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来,全部都失踪了,这条路也就断绝了。

    周文仔细打量生命之花,那些花朵并不大,看起来和桃花有些相似,一簇簇的煞是好看。

    “这些生命之花,看起来不像是次元生物。”李墨白打量着远处的生命之花说道。

    谷山水点头道:“生命之花在次元风暴之前就有,那是一种毒花,次元风暴之后,毒花产生了变异,而且数量也变的多了起来,形成了花河。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异后的生命之花,反而没有了毒素,不少人都拿生命之花做过试验,里面已经不含任何毒素了,就算是食用,对人类也不会产生危害。不过现在可能有些不同了,诸位请稍等,我需要先做一些试验。”

    周文等人都停了下来,等待着谷山水的试验,因为没有人知道花河内的危险到底是什么,只能先从生命之花本身去分析。

    与周文想象中的试验不同,谷山水打开了一个竹筒,从竹筒里面放出了一只长的像是蚕的虫子,长的白白胖胖的,那虫子爬向了花河,先啃食了生命之花的叶子和根茎,然后又啃食了花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是白蚕,对于毒素非常敏感,如果吸收了毒素,身体就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谷山水解释道。

    “现在白蚕没有变色,是不是说明生命之花依然没有毒性?”蝶好奇地问道。

    她的话音刚落,却突然看到那条白蚕身子一挺,从花朵上面掉了下来,直挺挺的死掉了,可是它的身体却依然还是白色的,并没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