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第五十章暗算

    这人今日故意开口侮辱挑衅,这个仇怨算是记在了张志玄心里。一旦有机会,张志玄必然不会放过此人。

    “林道友怎么如此莽撞,我本打算给你们做个中人,没想到竟然两不讨好。这位张道友在炼魔城已经颇有根基,最近这些年你最好不要轻易离开炼魔城。”

    林洛华不屑一顾道:“怎么,难道此人还敢动手杀人?”

    见林洛华是这个样子,温宿明摇了摇头,有些恼怒的离开了此人洞府,日后绝不会与此人打交道。

    张志玄刚刚离开林洛华的洞府,走在了炼魔城的街道上,将自己隐藏在人流中间。他体内法力轻轻一动,肉身之上顿时闪过一丝灵光,神识外貌几乎同时改变,伪装成了一位普通的金丹修士,混迹在炼魔城中。

    虽然不能在炼魔城动手,不过张志玄并不打算严格遵守炼魔城的规矩,他准备暗中监视林洛华,看看此人到底安得什么心。

    林洛华故意挑衅,后面必然有人。

    要不然一个散修元婴,绝不敢得罪凶名在外的顶级元婴。

    张志玄、青禅连论道宗元婴都敢击杀,林洛华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会轻易与这种凶人结怨。

    要是没有脑子,不通事物,此人也修炼不到元婴。

    张志玄换了容貌、改变了自身的气息,消失在林洛华神识之外,监视了很短的时间,一道传音符就落入林洛华洞府里面。

    不到片刻功夫,林洛华就匆匆出门,进入到一座神秘的洞府中。

    此人并不清楚,张志玄就尾随在他的身后。

    毕竟无为宗规矩森严,炼魔城严禁修士藏头露尾,使用易容换形之术。

    长久以来的约定俗成,也让林洛华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并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修士尾随跟踪。

    洞府中端坐着几位元婴,为首的正是论道宗乌木真人。

    张志玄进入炼魔城之后,第一时间就被论道宗修士察觉。

    他与温宿明的交谈,也被论道宗安插在温宿明身边的侍从出卖,交谈的信息提前泄露给乌木真人。

    就在张志玄与温宿明闲谈之际,乌木真人已经早一步来到林洛华洞府,让此人倒向了论道宗。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林洛华才故意往死里得罪人,激怒侮辱张志玄,结下一位仇人。

    林洛华再怎么说也是散修出身,虽然性格高傲,也绝不是不通事务之辈。

    见到乌木真人,林洛华率先开口道:“按照我们的约定,我已经故意得罪了张志玄,你们论道宗的西陵阵典能不能让我提前看一看。”

    论道宗前代元神修士西陵老祖是一位七阶阵法师,阵法水平在元阳界也是一绝,到了七阶中品境界。

    此人留下的阵典,是论道宗最宝贵的传承。

    乌木真人笑道:“西陵阵典自然可以让林道友观看,不过按照你我的约定,你还要引蛇出洞,充当诱饵将张志玄引到外面。此外林道友还要拜入我们论道宗,阵典才能让你观看。要不然老夫在宗门也不好交代,大长老那边我也说不通。”

    林洛华皱眉道:“张志玄此人性格谨慎,没有把握的事情绝不会轻易露出破绽。我故意挑衅,恐怕有些刻意,足够引起此人的警觉。还不如与此人交好,趁他没有防备之时突袭杀人。”

    “这你就想错了,张志玄处事几乎滴水不露。就算你与他混熟了,此人也不会对你放下戒心,你根本没有机会出手暗算。反倒是故意露出破绽,很可能让张志玄冒险杀人。

    这人前途远大,性格实在有些骄傲,你今日侮辱他的妻子,此人定会与你为难。我们故意露出破绽,我有五六成的把握此人会露出破绽”

    林洛华见乌木真人自信满满,顿时有些疑惑道:“真人会不会太托大了。”

    乌木真人摇头道:“我研究此人已经十几年,关于此人的情报已经记满了十几枚玉简。宗门派遣到南崖州的修士超过百位,仅仅跨洲传送耗费的灵石已经超过千万,就连此人练气筑基时打过的几战,我们论道宗都一清二楚,此人性格上的分析,落成的文字超过几百万字,就算写成书也有厚厚的一大本。

    按照我对此人的了解,这人性格既有谨慎的一面,有时候又胆大包天,喜欢绝争一线、浪掷性命。我们故意放出你这只鱼饵,此人有很大的几率会反其道而行之,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动出击。”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乌木真人道:“此事简单,张志玄已经在炼魔城经营了一段时间,洞府中的虚实恐怕瞒不过此人。既然如此,我们就将洞府中的实力慢慢的摆在台面,反正既然准备伏击此人,关键就在大长老一边。为了准备此战,不仅大长老会带着元婴修士倾巢而出,七阶的阵法、灵符也将摆上台面,哪怕是耗费宗门底蕴,也要斩杀张志玄、柳青禅这两个祸根。”

    见乌木真人满脸红光,论道宗元婴长老陈啸风忽然开口道:“掌门师兄,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为了给乌师弟报仇,我们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一些。即使斩杀了张志玄、柳青禅,为乌师弟报了仇,消耗了七阶灵符,宗门的底蕴也将消耗一空,到时候面对元神修士,我们将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服软认输了。”

    乌木真人与乌西楼感情很深,青禅斩杀乌西楼已经让此人陷入执念,不杀张志玄夫妇,乌木真人绝不会善罢甘休。

    虽然陈啸风说的不错,乌木真人却强词夺理道:“这张七阶灵符,对宗门来说正是万恶之源,靠着这张七阶灵符,宗门修士胆大包天,即使面对五大元神宗门依旧不愿意让步,与玄庭宗结下了不少仇怨。

    若不是玄庭宗不遗余力的打压,宗门发展绝不会这样艰辛。我已经决定大幅度让步,与玄庭宗签订血誓契约,没有了七阶灵符,宗门正好可以认清现实。这张七阶灵符,正好可以用来斩杀修为最高的柳青禅,为西楼报仇雪恨。”

    陈啸风一拍额头,心中暗忖:“掌门师兄总是这样,一贯强词夺理,大长老也不管一管。宗门没有制衡,必有祸事发生。”

    此人虽然不情愿,不愿意为杀死张志玄付出这样高的代价,可惜在论道宗陈啸风并不能掌握大权。

    也不知道乌木真人与大长老吴道真达成了什么样的条件,竟然取得了大长老的完全信任。

    而且三长老梁承秀也没有极力反对,他们三人取得了一致意见,陈啸风这些人即使不情愿,在宗门长老会上也不能改变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