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韩四当官 卓牧闲

第二百零三章 先走

    不进吏部不晓得吏部有多大,光掌考文官品级和选补升降的文选清吏司就设有求贤科、开设科、升调科、册库、题稿房、笔帖式科、缺科、典吏科、凭科、都书科和派办、投供、大捐、单双月议选、搢绅、缮折、收发等处。

    张馆长早帮着打点过了,不用跟没头苍蝇般到处求人,找到一个笔帖式递上早办好的印结,塞了一锭银子,在一间公房门口等了大约两炷香的功夫,笔帖式从里面出来了,给了一张墨迹未干的官凭。

    韩秀峰担心里头的那些书吏填错,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才吹干墨迹,小心翼翼叠好塞进早准备好的信封。

    走出吏部,张馆长笑问道:“志行,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放心了。”韩秀峰咧嘴一笑,想想又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只是没想到会如此顺利,既不用吏部带领引见,也不用去礼部铸印局领印。”

    “海安巡检司这个缺又不是新设的,原本的印也没丢,自然不用新铸更不用重铸,既然不用铸印你去吏部领啥印?”张馆长回头看了他一眼,边走边笑道:“要是被分发到其它省,你能不能顺顺当当上任真两说,好在你要去的是江苏,两江总督日理万机,顾不上海安巡检司这个九品芝麻缺,江宁布政使就能做主,江宁布政使祁大人又恰好是段大人的同年,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一定不会为难你。”

    不等韩秀峰开口,潘二就冷不丁爆出句:“张馆长,就算祁大人做不了主我家少爷也不怕!”

    “为啥不怕?”张馆长好奇地问。

    “两江总督衙门我们有人!”

    “有人?”

    “嗯,真有人。”潘二回头看看余有福,得意地笑道:“我家少爷有个不打不相识的朋友,正好在江宁,而且就给总督大人做师爷。”

    “志行,真的假的?”张馆长将信将疑。

    “确实有个朋友在江宁,那个朋友也确实是两江总督陆大人的幕友,但他去江宁时间也不长,不晓得能不能跟陆大人说上话。”想到被革职永不叙用的周兴远,韩秀峰暗叹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

    “俗话说在家靠兄弟出门靠朋友,既然你在两江总督府也有朋友,那我更不用为你担心了。”张馆长微微一笑,想想又问道:“对了,你是不是打算跟郭大人一道去江宁?”

    “郭大人倒是提过,我也是这么想的。张馆长,您为啥问这个,是不是跟郭大人一道去江宁不妥?”

    “郭大人愿意带上你这是好事,没啥不妥的。只是郭大人一时半会儿动不了身,你要打算跟郭大人一道去江宁,就得在京城多等几天。”

    “为啥动不了身,郭大人跟我说过,他打算后天启程。”

    “郭大人跟你说这话的时候,不晓得宫里有大喜事。”

    “啥喜事?”韩秀峰不解地问。

    张馆长微笑着解释道:“昨儿刚听说皇上要册立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后,连持节赍册宝的正使和副使都钦点了,正使是大学士裕诚,副使是礼部尚书奕湘,估摸着就这几天举行册封大典,册封时王公和在京的文武大臣全得去太和殿行庆贺礼。”

    “这么说段大人一时半会儿也去不了甘肃?”

    “这是自然。”张馆长停住脚步,感叹道:“钮祜禄氏是镶黄旗人,今年二月选秀入宫的,四月就被皇上封为贞嫔,五月就被封为贵妃。这才过了几个月,又要册立为皇后,可见皇上对她有多宠爱,在京的王公大臣谁又敢不去行庆贺礼。”

    “这晋封速度,想想是够快的。”

    “是啊,据我所知从顺治朝到道光朝那么多皇后,没有比钮祜禄氏更快的。”

    潘二也禁不住问:“张馆长,皇后母仪天下,咱们这位皇后今年多大?”

    “这我就不晓得了,不过今年二月才选秀进宫的,应该没多大。”

    “估计也就十五六岁。”皇宫大内的事在韩秀峰看来太遥远,随即话锋一转:“张馆长,您这一说我突然觉得跟郭大人一道去江宁好像不太妥,一是我不想等,二来郭大人去江宁的这一路上,沿途的官老爷们少不了迎来送往,我既不是郭大人的家人也不是郭大人的属官,跟在后头像啥?”

    张馆长沉思了片刻,抬头道:“郭大人圣眷正浓,就像你说的这一路上不晓得有多少官员想巴结他,就算不想巴结也得请郭大人吃酒看戏,请完之后还得送上一封程仪。走一路吃一路,收一路的银子,你跟在后头确实不大方便。”

    “那我等会儿就去郭大人府上,跟郭大人说一声。”

    “先走也好,打算哪天启程?”

    “后天吧,后天一早动身。”

    “行,后天一早我去府馆送送你。”

    ……

    回到会馆,今儿一早又被皇上召见过的段大章正好刚回来,正坐在花厅里边喝茶边看邸报。

    韩秀峰急忙从怀里取出官凭,上前禀报掣选上的事。

    段大章接过官凭看了看,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笑道:“掣选上了就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来京之前你在县衙、府衙和道署帮过那么多年闲,来京之后又做了一年会馆首事,官场上的规矩应该都懂,我就不跟你说啥为官之道了。”

    “段大人,我……”

    “都是同乡,又不是外人。”段大章放下官凭,指指茶几上的邸报叹道:“你在京城呆了近一年,邸报没少看,天下的大事小事也晓得不少,现而今真是外忧内患,天灾人祸,这官也是越来越难做。你要是非求啥子教诲,我只有两句,这官能做便做,做不下去便早些回乡。”

    想到家中有老人要奉养,有妻儿正等着自个儿,韩秀峰心头一酸,急忙起来深深作了一揖:“秀峰谨遵段大人教诲。”

    段大章微微点点头,想想又问道:“打算啥时候启程?”

    “段大人,我不打算等郭大人了……”

    韩秀峰连忙把之前的顾虑如实道来,段大章不禁笑道:“你的顾虑并非没有道理,既然决定后天一早启程那就赶紧去准备吧。”

    …………

    PS:今天比昨天好多了,争气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