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韩四当官 卓牧闲

第二百九十七章 乱世用重典

    百姓全去河边看热闹了,街上没几个人,转眼间就到了励材堂,一跨进院子胡耀柏就好奇地问:“韩老爷,您祖上是不是带过兵?”

    “这倒没有,不怕胡先生笑话,我韩家上数四代全是给人种地的佃户,反正我晓得的祖辈既没带过兵,更没人考取过功名。”

    胡耀柏不解地问:“那您是怎么编练出这支军纪严明的悍勇的?”

    韩秀峰回头看看大头和吉大吉二等亲随,轻描淡写地说:“这些乡勇可不是我韩秀峰编练的,而是顾宁康、王千里、余青槐、李致庸等海安士绅编练的。他们都是读书人,都看过兵书,在海安又有声望,编练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韩老爷过谦了,要说兵书,在下也看过几本,可真要是让在下来练兵,在下一定是练不起来的。”

    “胡先生误会了,这些乡勇的确是海安士绅编练的,秀峰真不是过谦,更不能贪海安士绅之功。胡先生要是不信,大可找个乡勇问问。”

    胡耀柏很直接地认为韩秀峰这是在帮海安士绅邀功,干脆换了个话题:“韩老爷,在下给您带来一百多件长矛砍刀等兵器,带来十几杆鸟枪。”

    韩秀峰沉吟道:“鸟枪少了点,要是有一百杆就好了。”

    “韩老爷,鸟枪可不是长矛砍刀,守备营也没几杆,而且早连人带枪被抽调去了江宁。在下带来的这十几杆,是徐老爷想尽办法从盐商家弄来的。”生怕韩秀峰不信,胡耀柏又说道:“城里现在一杆鸟枪也没有,火器只有道光二十一年为防范洋人铸的十几尊小炮。”

    “城里现在一杆鸟枪也没有,过几天就有了。”韩秀峰停住脚步,笑看着他道:“您带来了十几杆,我正月里查缉私盐时缴获了十几杆,有二十几杆鸟枪就能编一支鸟枪队,贼匪真要是敢来犯我泰州,就让他们尝尝鸟枪的厉害!”

    “韩老爷,您不用去泰州,这些乡勇也不用去。”

    “不去泰州去哪儿?”韩秀峰下意识问。

    “驰援扬州。”

    “驰援扬州,胡先生,徐老爷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此一时彼一时。”

    “啥意思?”

    ***不敢跟韩秀峰来硬的,紧张地说:“韩老爷,您刚才一定是谦虚,您一定是知兵的。您想想,光靠填几条河、毁几座桥能挡住贼匪吗?要是贼匪大军压境,就算您率这些乡勇进城,我们又能守几天?”

    韩秀峰脸色立马变了,紧盯着胡耀柏问:“胡先生,理是这个理,可就算我率这几百乡勇去扬州,等到了扬州谁会听我这个九品巡检的?我又能在扬州守几天?”

    “韩老爷,您听在下说完。”

    “你说,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休怪本官不从命。”

    “徐老爷让您驰援扬州,您什么时候能赶到扬州自然是您说了算,要是可守就进城,要是不可守就不进城。”

    “驰援扬州是假,阻截贼匪保泰州是真!”

    “正是。”

    意料之中的事,韩秀峰故作沉默了片刻,又紧盯着他问:“胡先生,您觉得我率这几百号乡勇等挡住贼匪?”

    事关泰州安危,胡耀柏鼓起勇气说:“挡不住也得挡,挡一天是一天!”

    “要是挡不住有人临阵脱逃呢?”

    “临阵脱逃者,斩!”

    “谁来斩?”

    “在下!”

    “哈哈哈哈,胡先生,这可是行军打仗,这可是要跟贼匪拼命的,你以为这是小娃儿过家家。还你来斩,你以为你是谁?别说你一个幕友,就算徐老爷亲临,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也拦住临阵脱逃的溃兵,反而会妄送性命,没死在贼匪手里反倒先被溃兵砍了脑袋!”

    胡耀柏意识到眼前这位不是李昌经,再想到徐瀛的嘱咐,横下心道:“韩老爷,在下带来十二个死士,从此刻开始,在下便同那十二个死士一起做您的护卫。在下砍不了那些溃兵的脑袋,但砍得了韩老爷您的!”

    “砍本官的脑袋,你以为你是皇上?”

    “徐老爷说了,乱世用重典,您要是也临阵脱逃,那只能先斩后奏,斩完之后他再跟朝廷请罪。”胡耀柏顿了顿,又拱手道:“韩老爷,照理说用人不疑,用人不疑,可大敌当前,徐老爷不敢赌也不能拿泰州赌,只能出此下策。士为知己者死,为报徐老爷的知遇之恩,在下也只能冒犯了。”

    “徐老爷不相信我。”韩秀峰点点头,又指着他道:“胡先生啊胡先生,徐老爷不相信我韩秀峰是徐老爷的事,你又算哪根葱,亏你还晓得啥叫冒犯!”

    “韩老爷,在下晓得您是忠臣,也晓得徐老爷这么说让您寒心,可徐老爷也有徐老爷的难处。来前徐老爷说了,这个州同无论如何也要帮您署理上,甚至不惜亲往扬州去找府台,去帮您求漕督……”

    胡耀柏说着说着竟噗通一声跪下了,泪流满面。

    韩秀峰从来没见过如此迂腐的人,竟为了报答徐老鬼的知遇之恩连命都不要,指着他苦笑着问:“胡先生,这么说我韩秀峰也应该士为知己者死,也应该报答徐老爷的知遇之恩?”

    “韩老爷,您是朝廷命官,您应该报效朝廷。”胡耀柏擦在眼泪道。

    “你还晓得我是朝廷命官,既然晓得还敢以下犯上!”韩秀峰猛地转过身,冷冷地说:“吉大吉二听令,把这个狂徒给本官拿下。”

    “是!”

    “韩老爷,您这是做什么?”

    “你说呢?”韩秀峰看着刚被吉家兄弟摁住的胡耀柏,阴沉着脸道:“竟敢口出狂言,竟敢声称要砍本官的脑袋,以下犯上,先打五十大板,本官倒要看看徐同知能奈我何!”

    “韩老爷不能打在下?”胡耀柏挣扎着喊道。

    “为何不能?”

    “在下有功名,在下是朝廷的生员!”

    “像你这样的狂徒要是不加以惩戒,本官的威严何在,又让本官怎么带兵驰援扬州?生员了不起,徐老爷都说了乱世用重典,生员也照打不误,打完本官再修书跟徐老爷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