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韩四当官 卓牧闲

第五百五十九章 军机处之耻

    “不说这些了,你想站就站着吧。”韩秀峰能理解他的心情,开门见山地说:“庆贤兄,请你过来是想跟你打听个人。”

    “谁?”

    “丁守存这个人你有没有听说过。”

    “禀四爷,丁守存这个人,我不但听说过而且见过。如果没记错他应该是山东日照人氏,跟王先生乃同乡。他是道光十五年乙未科进士,金榜题名之后没馆选上翰林院庶吉士,直接授主事,被分发到户部学习行走。”

    “他有没有入值军机处,有没有做过小军机?”

    “他那样的人哪能入值军机处,只是因为其善于夸夸其谈,被您的同乡卓秉恬卓中堂误以为是位大才,推荐给了时任军机大臣穆彰阿、祁窩澡,在穆彰阿和祁窩澡的帮助下混进了方略馆。明明不是军机章京,却处处以‘小军机’自居,被那些军机章京引以为军机处之耻。”庆贤顿了顿,又好奇地问:“四爷,您怎会问起这个人?据我所知,在您被调回京的前不久,他刚被赶出方略馆,现在好像在礼部精膳司当差。”

    军机处虽位高权重,但无论“大军机”还是“小军机”却都是兼差,所以军机处算不得经制内的衙门。可这个算不得衙门的衙门,下面竟设有方略馆这么个专事保存密档的小衙门。想到这些,韩秀峰不禁笑道:“如此说来他虽处处以‘小军机’自居,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小军机’却拿他没办法?”

    “刚开始是,不过现在还不是被赶走了。”

    “他怎么个夸夸奇谈,又怎会被军机章京们引以为耻的?”

    让韩秀峰倍感意外的是,庆贤竟苦笑道:“他之所以能入卓中堂和穆彰阿、祁窩澡的法眼,跟咱们现在办的差事还真有点像。”

    “此话怎讲?”

    “说起来他也是个争气的,别人进京应试少说也会带两三个家人,但他因为家境贫寒,一个仆役也没有,竟是推着小车进京赶考的,并且一举考中了,而当时他才二十四岁!”

    “这么说他有几分真才实学。”

    “可惜没用在正道上。”

    庆贤顿了顿,接着道:“他在户部学习行走时无所事事,竟痴迷上了火器制造,甚至编纂了几本关于火器的书,也正因为其特立独行,就这么歪打正着在官场上小有名气。后来英夷生事,先帝命赛尚阿为钦差大臣赴天津办理海防事。因为头一次跟英夷打仗,朝中无人可用,懂火器的更少,便把他带上了。”

    “后来呢?”韩秀峰好奇地问。

    “据说在天津期间他监造过地雷等火器,还颇有成效,回京之后又编了两部书,一本是《西洋自来火铳制法》,一本是《计覆用地雷法》。称官军的鸟枪装填困难、临阵时不免手忙脚乱。称鸟枪所使纸信点燃火药击发,若被雨水淋湿则无法发射,还称洋人用雷帽击发……”

    “他倒是有几分见识,这也不算夸夸其谈。”韩秀峰沉吟道。

    “如果只是这些,的确算不上夸夸其谈,可他编的那些火器制法,不是压根儿制造不出来,就是能制造出来也不堪用。”庆贤想了想,接着道:“说起来巧了,我刚看过您的那套《海国图志》。发现书中关于地雷的制法,其实就是收录自丁守存所编纂的《计覆用地雷法》。”

    “还有这事!”

    “所以他那会儿真搏得满堂彩,真叫个风光无限。再后来塞尚阿奉旨去广西平乱,又把他给带上了。据说他在广西一边游山玩水一边帮塞尚阿草拟奏折,那年谎称生擒长毛头目、把一个叫洪大全的小喽啰炮制成‘天德王’,就是他帮塞尚阿干的。”

    看着韩秀峰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庆贤又苦笑道:“他贪生怕死,见长毛没那么好剿,又是谎称他父亲患病,又是主动请缨帮着把‘洪天王’押解回京,使尽浑身解数骗塞尚阿让他回来。据说押着洪大全跑出广西,进入湖南地界时他喜不自胜、难以自抑,竟写了篇《出劫记》,称‘遥望南天,烽火未息,不知予何以飞出罗网,得全性命也’!”

    “还真是个贪生怕死的。”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为了让那个洪大全更像匪首,以便抵达京城之后好邀功请赏,竟在回京的路上帮那个洪大全写了首诗,我只记得开头几句,好像是‘寄身虎口运筹工,恨贼徒不识英雄,妄将金锁绾飞鸿,几时生羽翼,千里御长风’。结果传到京里,军机处的同僚们哑然失笑,说这不是丁守存的手笔吗?”

    韩秀峰忍不住笑道:“真是个活宝,想加官进爵想疯了的活宝!”

    “四爷,像这种事他干得多了,据我所知直到被踢出方略馆他还跟人吹嘘,曾制作过一个不但会爆而且威力甚巨的信匣,在匣子上书‘洪秀全、杨秀清同拆’,让被官军生擒的贼将胡以晃的弟弟送回去了,虽没能炸死洪秀全和杨秀清,但也炸死了好几个贼将。”

    “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查无此事,他就是吹嘘。”想到韩秀峰不会无缘无故问起丁守存,再想到‘厚谊堂’真正要办的差事,庆贤禁不住问:“四爷,您该不会是从谁那儿听说他是人才,打算用他吧?”

    “放心,且不说他只是个会吹嘘的骗子,就算有几分真才实学我也不敢用。”

    “这我就放心了。”

    想到吉禄刚才绘声绘色禀报的那些事,韩秀峰不无自嘲地笑道:“哎呦,没想到,真没想到,原来我韩秀峰在曹毓英的眼中,竟是个跟丁守存差不多的人物,竟也成了军机处之耻!”

    庆贤反应过来:“四爷,您是说曹毓英把您与个性张扬、喜欢吹嘘的丁守存相提并论?”

    “或许在他眼里我还不如丁守存,至少丁守存再不济也是靠真才实学考上的进士。”

    “这么说您得罪他了?”

    “也算不上得罪,只是一点误会。”

    庆贤不但出身两朝丞相之家,而且做过那么多年官,很快就猜出误会从何而来,喃喃地说:“曹毓英这人说坏倒也不坏,只是在军机处当值太久,又做上了领班军机章京,为人变得有些古板,心胸也变得有些狭窄,他一定是觉得四爷您既在军机章京上额外行走,那就是他的下属,而您呢也就应该听他差遣。”

    韩秀峰沉吟道:“所以这事有些麻烦,看来拖不是办法,得赶紧想个法儿让他明白我这个‘小军机’只是记名,并不额外行走。”

    “想不得罪他,又要让他知难而退,真没那么容易。”

    “他为人迂不迂腐?”

    “据我所知他虽有些古板,但也不算迂腐。”

    “不迂腐就好办,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可不想到处树敌。而且跟他本就没啥事,只是一点误会。”

    “既然四爷成竹在胸,那我先告退?”

    “忙去吧,天凉了,晚上记得加床被子。”韩秀峰想了想,又低声道:“庆贤兄,要是想嫂夫人想孩子了,我帮你安排,反正你在这儿的事没几个人知道。”

    “谢四爷体恤,不过此事非同小可,我就不给您添麻烦了。”想到“厚谊堂”并非没有皇上的耳目,谁也不晓得恩俊会不会拿这事去皇上邀功请赏,庆贤再次躬身作了一揖,打心眼里不想连累韩秀峰。

    “行,那就先这样,反正拢共就半年,熬过这半年就好。”

    “谢四爷。”

    让韩秀峰倍感意外的是,庆贤走到门口又回过头:“四爷,刚才在书肆那边我无意中听见恩俊跟吉禄说了句,他们似乎打算帮您教训下曹毓英。”

    韩秀峰愣住了,再想到大头走时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猛然意识到恩俊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不禁笑道:“知道了,看来他们是太闲了,得给他们找点事做做。”

    目送走庆贤,去“墨香阁”看小家伙写了一会儿大字,韩秀峰才从后院来到书肆,掀开帘子走进恩俊的屋,看着正在喝酒吃肉的恩俊、大头和吉禄三人,笑问道:“恩俊,姓曹的不但找上了门,还在背后算计我,也太不给我面子了,你说说这事该咋办?”

    恩俊正喝得晕乎乎的,不假思索地说:“四爷,这事儿交给卑职,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正是用卑职的时候。您就等着瞧好吧,看我怎么帮您收拾那帮孙子!”

    韩秀峰坐到吉禄让出来的位置上,接过大头递上的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饶有兴趣地问:“你有办法?”

    “早想好了,早安排下去了!敢跟咱们‘厚谊堂’斗,他们也不想想咱们是做什么的!”

    “咱们是做什么的?”

    “咱们可是奉旨专事打探夷情、专事对付洋人的,咱连洋人都不怕还能怕他们……”

    “我以为你忘了呢!”

    韩秀峰脸色一变,嘭一声拍案而起。恩俊吓一跳,大头更是连鞋都顾不上穿就翻身下炕,老老实实地跟吉禄站到了一边。

    恩俊意识到说漏嘴了,顿时清醒了许多,急忙谄笑着解释道:“四爷,四爷……您息怒,我没忘了皇上交代的差事,我……我只是想帮您出口恶气。”

    “这口恶气你打算咋我出?”韩秀峰冷冷地问。

    都到这份上了恩俊只能实话实说,下三滥的手段,韩秀峰被搞得啼笑皆非,指着他咬牙切齿地骂道:“你是说帮我出气,我看你们是太闲了!真没想到你们竟胆大包天到如此地步,难道真不晓得军机处是做啥子的?”

    “四爷,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别说不会出什么事,就算出点事我恩俊担着,怎么也不会连累您。”

    “这是连不连累我的事吗?你这是不识大体,简直把朝廷政务当儿戏!亏你还是满人,亏皇上那么信任你。这事要是让你哥晓得,非得打腿你两条腿不可!”

    恩俊意识到韩老爷真生气了,急忙苦着脸哀求道:“四爷,您说得是,我糊涂,我不识大体,我让冯小鞭和冯小宝赶紧回来,不让他们再折腾行不行?”

    “恩俊,你给我听仔细了!大头,吉禄,你俩也给我听着,今后谁要是敢再自作主张,别怪我不留情面!”

    “四爷,您放心,我再也不敢了。”

    “四哥,这不关我事,我……”

    韩秀峰不想因为这点事把他们搞得人心惶惶,随即话锋一转:“就算教训那些下午找上门的人,也不是你们这个教训法儿。让五六个‘小军机’一起雇不着车,一起延误去军机处当值,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人家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究竟是谁使的坏!”

    恩俊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韩秀峰会说这些。

    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韩秀峰轻描淡写地说:“俗话说擒贼先擒王,隔三差五搞一次领头的那个还行。并且想让人家雇不着车得闹出多大动静?与其让人家雇不着车,不如让他雇着车但去错了地方。”

    恩俊猛然反应过来,不禁咧嘴笑道:“四爷说得是,卑职不但糊涂,还愚钝!”

    “就此一次,下不为例。”

    “卑职明白,就这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