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首富杨飞 拾寒阶

第1185章 我希望,这一天无限延期

    吴泽汉和张力夫并没有听到杨飞他们的对话,他们的专注力,都放在台上的拍卖品上。

    正在进行拍卖的,是一把古代的白玉团扇。

    玉是易碎的东西,被能工巧匠们,精心雕琢成一把美丽的团扇。

    这样的扇子,估计只能用来欣赏用,日常使用的话,极其易碎。

    主持人介绍,这把白玉团扇,是明朝宫廷之物,应该是明代某个妃子使用的奢侈品。

    团扇的一面,雕刻的是仕女扑蝶图,反面题写的是一首唐代刘方平的《春怨》诗:

    “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这首诗的意境还是很优美的。

    主持人用现代语言解说道:

    “纱窗外的阳光淡去,黄昏渐渐降临;

    锁闭华屋,无人看见我悲哀的泪痕。

    庭院空旷寂寞,春天景色行将逝尽;

    梨花飘落满地,无情无绪把门关紧。”

    陈沫听了,说道:“这诗好听。这扇子也好看。”

    杨飞却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沉吟道:“如果这真是宫中妃子之物,真的可以在团扇上刻这么一首诗吗?”

    陈沫道:“为什么不可以?”

    杨飞道:“这是一首宫怨诗,点破主题的是诗的第二句,金屋无人见泪痕。句中的金屋,用汉武帝幼小时愿以金屋藏阿娇的典故,表明所写之地是与人世隔绝的深宫,所写之人是幽闭在宫内的少女。下面无人见泪痕五个字,可能有两重含意:一是其人因孤处一室、无人做伴而不禁泪下;二是其人身在极端孤寂的环境之中,纵然落泪也无人得见,无人同情。句中的泪痕两字,也大可玩味。泪而留痕,可见其垂泪已有多时。”

    陈沫讶道:“杨飞,你好厉害,我们只觉得诗好听,却没这么深入的思考。”

    杨飞道:“一个妃子,能得到这么珍贵的团扇,说明主恩正隆,她不可能用这么宫怨的扇子吧?如果她已经失宠,又从何处得到这么名贵的团扇?皇帝的好东西,向来只赏赐给得宠的人。打入冷宫的失意人,只怕后半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被皇帝记起了。”

    陈沫道:“有道理啊。那这把白玉团扇的鉴定,是不是有误?”

    杨飞道:“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这么认为,也不知道对不对?”

    陈沫道:“你是怎么看待这把玉扇的?”

    杨飞沉吟道:“不好说。我不懂古董。”

    他想到傅恒对自己的忠告,不由得向傅恒方向看过去。

    傅恒正和身边的人谈笑风生,倒是傅颖正好望过来,和杨飞四目相对。

    杨飞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傅颖还有赌气呢,翘起嘴角,撇过头去,故意不搭理杨飞。

    当她再次转过头来时,杨飞又和陈沫说话了,不再朝她这边看一眼。

    傅颖生气的翻了翻白眼,小心的嘟囔一句:“负心人!”

    台上,主持人已经介绍和展示完毕,然后进入拍卖程序。

    这把白玉团扇的起拍价可不便宜,底价五十万起拍。

    “五十一万!”有人举手。

    这是慈善晚会,所有的拍卖品都是善士免费捐赠的,而拍卖所得,也会做为善款。

    所以,拍卖时,除非很喜欢这个拍卖品,不然的话,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人故意抬价。

    当然了,拍卖越高,对善款的筹集越有利,就算有人想横刀夺爱,气氛也是和善友睦的。

    “五十二万!”有人竞价。

    看中这把白玉团扇的人还不少。

    杨飞留意到,傅恒压根就没有竞价的意思,继续和身边人谈话,看也不看台上的拍卖品一眼。

    杨飞略一思索,举了举手:“五十五万!”

    他坐在最前面、最中间,又一直没有举手喊价,因此这第一声竞拍,格外引人注目,大家的注意力,瞬间向他集中。

    就连傅恒也讶异的扭头看了过来,然后,他对女儿吩咐了两句什么话。

    傅颖不情不愿的走过来,对杨飞耳语道:“我爸叫我提醒你,不要拍这些古董。”

    杨飞道:“谢谢提醒,我知道了。”

    傅颖道:“等下要是有人竞价,你就不要再加价了。”

    杨飞道:“哦,谢谢你啊。”

    傅颖还没有离开,就听到主持人在喊:“55万第一次!还有没有人加价的?明代中叶的白玉团扇,有专家的鉴定书!雕镂精美,做工考究,玉质圆润,只卖55万!”

    2000年以前,国内的古董风和收藏风,还没有后世那么浓厚,也没有全民皆玩收藏,而且这个时代的钱,相对而言也比较值钱。

    这个时代,也是收藏家的黄金时代,对有钱人来说,只需要花费不多的钱,就能收购到心仪的古董。

    比起其它投资来,古董也是一项不错的投资。

    不过,这个年代,55万,算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在一线城市都可以购房买车讨老婆了。

    其它人或许觉得,这席位正中间的土豪,好不容易开一回口,就让他一回吧?

    还有人想,人家能坐在正中间,必定是大佬,他看中的物品,就不必要竞争了,免得得罪人。

    于是,主持人大声喊出第三遍报价时,仍然无人加价。

    最终,杨飞豪掷千金,以55万的巨款,买下了这把明朝中叶的白玉团扇!

    陈沫不解的问道:“杨飞,你不是说,觉得这把扇子有问题吗?那你为什么还要花高价拍下来?”

    杨飞淡然一笑:“扇子可能是假的,但你喜欢它,这种感情却是真实的。”

    陈沫眨眨眼:“什么意思呢?”

    杨飞道:“送给你的礼物。”

    陈沫轻掩住嘴:“送我的?这么贵重呢!”

    杨飞道:“今天晚上,你是我的女朋友,送你礼物,不是很正常吗?”

    陈沫嫣然笑道:“那我可不可以无限期的延长这一天?”

    杨飞望着她秋水剪瞳般的眼睛:“当然可以。我同意。”

    陈沫俏脸飞上红晕,低头浅笑,如水莲花般娇羞不胜。

    傅恒看着这边,连连摇头叹息。

    傅颖嘟了嘟嘴:“活该!叫他不听话!”

    傅恒道:“我觉得杨先生买下这件东西,只怕不简单。说不定有他的深意。”

    傅颖道:“有个鬼的深意?我看啊,他就是傻!”

    傅恒道:“杨先生要是傻,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聪明人了。”

    傅颖:“……”

    这时,主持人高兴的说道:“下一件拍卖品,是由美丽集团董事长杨飞先生提供的……”

    傅恒更是惊异:“杨飞提供了什么拍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