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首富杨飞 拾寒阶

第1300章 十年前那两场火灾

    杨军听弟弟说了十年前的这段案件,不由得大为惊讶。

    “小飞,你说的这是真的吗?一家工厂,几百人全烧死了吗?”

    “哥,我打电话给你,就是希望你帮我查证一下真假,这么大的火灾,当时肯定有人报案,你们局里也会有备案,当时是怎么查的案,也会有记录吧?”

    “好啦,我知道,我帮你查一下档案吧!现在局里正准备查办积案陈案呢!”

    “那就麻烦你了。”

    “嘿,一家人,说两家话!这么大的火灾?啧啧,正要是人为的,那可真的是没有天良了!”

    杨飞挂断电话,沉思良久,他是省城长大的,十年前,他虽然年少,但也懂事了,可是,在他记忆里面,并没有这场大火的任何印象。

    也许因为太过惨烈,也许因为当时信息闭塞,所以没有传播出来吧?

    杨飞打电话给父亲。

    杨立远也是公安,十年前,他应该听到过这场火灾的相关事情吧?

    杨立远一听十年前的火灾,而且死了三百多个工人,马上问道:“小飞,你怎么知道光辉药业公司火灾这件事?”

    杨飞并不知道老砚以前的公司叫光辉药业,闻言便道:“爸,你知道这场火灾?”

    “知道,我当时还出了警,去了现场。”

    “是吗?爸,那你知不知道,这场火灾的起因?”

    “好像是化学原料爆炸引起来的,那家伙,整个厂房和办公楼,全部烧成了灰烬,那场面,简直是不忍卒睹啊!唉现在回想起来,我这心啊肝啊,都是打颤的。小飞啊,你开的也是化学品公司,一定要做好防火措施啊!上次南化厂也起了火灾吧?还好火势不大!这样的事故,千万不可以再发生了!”

    “爸,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我放心不了!这火灾,是人为可以控制的吗?它要起的时候,谁能阻止啊?这水火无情啊!”

    “爸,你们当时查证,那场火灾就是因为化学品爆炸引发来的火灾吗?”

    “是啊怎么了?这陈年烂芝麻,你怎么捡起来问了?”

    “今天听一个朋友谈起来,我觉得很好奇,就多问几句。难道就不是人为纵的火吗?”

    “人为?当时那场面,人都烧成油渣子了,你说还有什么证据留下来?这也无从查起啊!”

    “……”

    “小飞,我还得提醒你,这生产安全,责任重大,你请了人帮你打工,你就得为他们的人身安全着想。”

    “爸,工厂火灾的同一天,是不是还有一幢楼房发生了火灾?不是别墅,是一幢老式的居民楼,三层楼,住了一家人。”

    “居民楼起火?好像有吧,我记不太清了,救火是消防官兵的责任。”

    “那天就没有人报警,说是人为纵火?”

    “嘿,你这小子,你以为你爸是厅里的领导呢?管着整个市区呢?如果不是发生在本辖区,我哪里能出警?”

    “好了,爸,我知道了。你身体还好吧?”

    “我好着呢!我还年青!”

    “是,是,你还年青!不过呢,我家生活这么好,你也知道的,以后有的是福享,做事千万别太拼命了啊!”

    “我们当公安的不拼命,你能安享幸福和平安?”

    “是,是,我代表广大市民群众,向战斗在一线的公安干警同志们致以最崇高的问候!”

    “少贫嘴了!就你?能代表谁呢?对了,你上次给我买的那烟,挺好抽的,哪里有卖的?我在小卖部怎么没看到有卖?”

    “哦,那烟啊,一般小卖部肯定没有卖。回头我给你捎一箱回去。”

    “这烟,是不是很贵啊?”

    “得看什么人了,对我来说就不贵了。”

    “到底多少钱一包?”

    “不贵呢,你抽就是了,没了我就给你买。”

    “行了,我等你小子的烟!”

    杨飞还真不敢说价格,他要是告诉父亲,这烟是特供的,好几千一条,估计父亲就直接把烟供起来,不敢再抽了。

    挂断电话,杨飞怕到时一忙就忘记了这事,便当即吩咐耗子,叫他去买两箱好烟好酒来。

    晚上,杨飞带着烟酒回到家里。

    巧得很,因为明天是周末,母亲和嫂子他们正好从桃花村回来。

    晚餐,杨飞和父兄喝了两杯酒,很自然的就谈到了光辉药业的火灾。

    杨飞告诉父亲,光辉药业的火灾,以及同一天发生火灾的居民楼,都是同一个人的产业,这个人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公司、失去了家人。

    杨立远瞪着大眼睛道:“有这么巧的事?”

    杨军道:“那这事有蹊跷啊!”

    杨飞道:“哥,你查过没有?当时有没有报案?”

    “报了,报案人的名字很奇怪。”

    “是不是叫老砚?”

    “对啊!你又知道?”

    “老砚现在是我部下。”

    “啊?这世事,可真是凑巧啊!”

    “哥,档案里怎么说的?”

    “没有什么,查无实证,结论是化学品引发的火灾。至于是不是外面的人纵火,或者是工厂的人不小心引起的火灾,那就不得而知了,死无对症,查不出来。”

    “这么大的事故,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

    “不然呢?去问谁?在场的人都死光了!去问那些烧成焦炭的工人?”

    “哥,我觉得你们这案子办得不地道!”

    “嘿,你怎么乱喷人?这案子又不是我经办的!”

    杨飞道:“老砚的房子也在同一天夜里着火,难道也是巧合?而且,他的家人全部烧死在里面,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如果把这两件火灾案合在一起研究,你是不是还觉得,这火灾是工人不小心引发的?”

    杨军道:“我是刑警,我们讲究证据。”

    杨飞道:“我觉得,刑警最重要的东西是脑子,而不是看证据的眼睛。”

    “哎哎哎,你们两兄弟,好久不见面,怎么一见面就吵架呢?十年前的一场火灾了,管它那么多做什么呢?”吴素英往两人嘴里夹鸡腿,“多吃,少说!”

    安然正好也在场,她说道:“杨飞,你说的这两场火灾,我都听说过,我爸也是警察,当时他出了警,正好是居民楼那户。他回来跟我们讲了,说那家人那可怜。我当时听说人都烧成炭了,小心灵受伤不轻呢!所以对这事特别有印象。”

    杨飞道:“你爸出了警?那他还记不记得当时的情况?”

    安然道:“那你得去问我爸。”

    杨飞道:“行,吃完饭,我送你回家,顺便和叔叔谈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