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首富杨飞 拾寒阶

第1510章 你女儿在我手里!

    “你当真可以考虑啊?”杨飞的语气高了起来。

    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陈若玲,偏过头来看着他。

    苏桐道:“当然考虑啊!一百多亿呢!你多得了一个女人,我们多得了一百多亿!多好的事啊!”

    “……”

    杨飞有些摸不准苏桐的逻辑了。

    苏桐道:“杨飞,其实,我知道的,她喜欢你,比我还喜欢你。”

    “……”

    “她找我谈过。”

    “谈、过?什么?”

    “什么都谈了。”

    “什么都谈?是谈什么?”

    “谈她对你的爱,她说非你不嫁,叫我让路。她可以给我补偿。”

    “呵呵!有意思!”

    “补偿很多哦,一个亿呢!杨飞,你值一个亿呢!”

    “一个亿很多吗?听你这声音,这么兴奋,是不是早就打算把我卖了呢?”

    “我想了想,舍不得。”

    “这还用得着想?”

    “可是,现在不是一个亿了,而是一百多个亿了啊!我们是不是该想一想了?”

    “呵呵!”

    “你别呵呵啊!”

    “她还跟你说什么了?”杨飞心想,陈若玲聪明得很,她的智商,是可以碾压苏桐的!

    她没挖什么坑让苏桐跳,苏桐没上她的什么当吧?

    “嗯,她一直跟我说你啊。我也跟她说我和你的事,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说你是怎么被女生甩了,天天酗酒,我是怎么勾搭你,走进你心房的……”

    “我被女生甩?你勾搭我?这都叫什么话!”

    “我说假话了吗?我说的可都是真话!杨飞,我告诉你,你别气我,你女儿在我手里呢!”

    “好吧,你赢了。你继续。”

    “我一直说,一直说,说了我们相识的点点滴滴,恩恩爱爱,吵吵闹闹,分分合合。”

    杨飞:“……”

    “后来,她就不说了,她也不说要抢走你的话了。她好像是放弃了吧!”

    “放弃了?被你说的话给感动了?”

    “我看是的。她看到我和你这么恩爱,她觉得自己胜算不大,所以就退却了呗!”

    “你小看她了!她比你聪明!”

    “杨飞,请你注意措辞,别忘记了,你女儿在我手里!”

    “……你比她聪明!”

    “我当然比她聪明了!她想跟我抢你,没门!不过,一百多亿的话,我真的要考虑考虑了,杨飞,你不会有了她,就不要我了吧?”

    “你想什么呢?脑子进水了吧?”

    “我就这么想的啊,反正你在外面时间多,我以后要带孩子,也不能天天陪着你,与其让你在外面乱玩,还不如找个人拴住你。我觉得吧,陈小姐真的很不错,各方面都不错。”

    “呵呵,你真敢想!”

    “难道你不想?”

    “咳,扯远了!我在说这件事,你同意还是同意?你给个准信,别到时候又跟我闹啊。”

    “行,我同意了!把她的户口迁过来吧!”

    杨飞还想说点什么,苏桐说孩子哭了,她得喂奶了,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请示完了?”陈若玲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嗯!”

    “她怎么说?同意了吗?”

    “同意了。”

    “是吗?她挺懂事的啊!这么通情达理。”

    “她看上你的钱了,说你陪嫁这么多,她有点心动了。”

    陈若玲道:“我怎么感觉,我上了贼船?”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走吧!老公!”

    “什么?”

    “我们马上就要扯证了,你不是我老公是什么?”

    “我不习惯这称呼,跟老公公一样,公公在古代是太监的称呼。”

    “那我还是喊你杨飞吧!老公,你说好不好?”

    “你老公喊得这么溜,是不是练习过几十遍了?”

    “何止几十遍?我练习过千百遍了,我每天都会在心里喊你几十遍老公!”

    她笑吟吟的走过来,挽住杨飞的胳膊,头倚在他肩膀上:“终于实现了。”

    杨飞道:“假的。”

    “假作真时真亦假。”

    “你高兴就好。”

    “我当然高兴了。我们现在就坐你的专机回南方省办证?想想都很拉风啊!”

    “是,走吧!”

    “你不喊我一声老婆吗?我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

    “就算是假的,权当你在练习好了。反正你将来总要称呼一个人为老婆的。”

    “老婆?老婆?老婆!”

    “哎!哎!哎!喊我做么子咯?”

    杨飞道:“我感觉,我上了你的贼船呢?”

    “是啊,上船容易,下船难哦!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陈若玲是真的高兴了,跟之前的她判若两人。

    下午,杨飞和安然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回南方省了。

    安然不悦的道:“你是不是躲着我啊?我刚来北金,你就要走了?”

    “怎么会?我只是正好有事要回去一趟。”

    “行吧,那以后回尚海再见面喽!”

    “好,辛苦你了。”

    “报告老板,为你服务,不辛苦!”

    ……

    飞机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纪嫣然端来红酒和咖啡,递给杨飞和陈若玲。

    她发现,每次乘机,坐在老板身边的女人都是不一样的。

    她也不敢问,只当好自己的乘务员角色。

    杨飞请江疏影设计了一套极其漂亮、知性的空乘服装,奢华包身,用料讲究,格外的突显身材,同样走在飞机场,纪嫣然的团队,颜值秒杀其它航空公司的空乘队伍。

    杨飞忽然哎呀一声:“若玲,明天星期六啊,周末呢!民政局不上班,还得等两天呢!”

    陈若玲道:“不能等,明天必须办下来。不然,下周一股市就开盘了,形势就极难预料了。”

    纪嫣然听得云山雾罩。

    民政局?

    办证吗?

    老板跟这位陈小姐要结婚了?

    那苏桐呢?

    还有,就算是办证,跟周一股市开盘有什么联系吗?

    好奇归好奇,她是不敢问的。

    杨飞道:“他们周一就会有动作吗?”

    “估计是的。这两天,他们正在筹集资金。高益天天跟投资者开酒局呢!”

    “他们大概能筹集到多少资金?”

    “不知道,要是知道就好了。你有办法吗?”

    “我有什么办法?”

    “我听说,你跟高琴挺熟的?要不你问问她呗?”

    “不好意思,我跟高琴不熟。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出你这话里,带着酸味呢?”

    “呵呵,你说酸就酸呗。”

    “若玲,我俩还没扯证呢,你就这么跟我计较了?谁要是真成为你老公,可就难过了。”

    “我公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怎么会难过?你才会难过呢!”

    纪嫣然听得头都大了!

    这要怎么理解啊?

    她觉得自己十几年的书都白念了!

    居然连普通话都理解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