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青史尽成灰

第376章 被按在云南的柳淳

    外面天塌地陷,宫里高卧安眠,老朱也真有两下子,这一觉足足睡了四个时辰,才缓缓醒来。老太监在旁边守着,见陛下睁开眼睛,连忙把温热的茶水递上去。

    “皇爷,润润喉吧!”

    朱元璋瞧了眼老太监,他眼睛红红的,一副疲惫憔悴的模样,准是没睡啊……朱元璋将一杯茶水喝光,道:“再来一杯。”

    足足喝了三大杯,老朱才长长出口气,“饿了!”

    老太监高兴的要笑出来了,手舞足蹈,皇爷知道饿了,这是要好了!他急忙跑去准备,一张老脸,笑得如同灿烂的菊花。

    他跑出去几步,正好惊动了朱棣。

    “燕王殿下,快去看看吧,皇爷醒了。”

    朱棣大喜,急忙转身跑了两步,却又顿了一下,然后才迈步到了老朱近前,跪了下去。

    “儿臣朱棣拜见父皇,恭贺父皇龙体恢复。”

    朱元璋没说话,只是招手让朱棣过来。

    父子俩相距不到一尺,朱元璋指了指床边,“坐吧!”

    朱棣还有些受宠若惊,“儿,儿不累的。”

    朱元璋哼了一声,“都站了这么久了,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快坐下,咱们父子说点贴心的话。”

    听到老朱这么说,朱棣差点哭出来。

    他记得小时候老朱就在外面打仗,大约到了七岁之后,朱元璋才渐渐安稳下来,他偶尔能陪着老爹聊天,朱元璋也会教他背书写字,不过次数非常有限,相比之下,朱元璋更多的精力是放在朱标身上的。

    等到十岁之后,朱棣就十分顽劣,父子俩每次见面,老朱都会训斥他,再后来他在凤阳待了两年,然后成亲,就藩……期间虽然有几次的朝见,但是也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

    朱棣都三十好几的人了,竟然有那么一丝的激动,脸都红了。

    老朱瞧着他,没好气道:“只身闯宫的本事哪去了?你不是挺有能耐吗?”

    朱棣憨笑,“父皇在宫中,儿臣有什么好怕的。儿臣不过是进宫给父皇当宿卫吧!儿臣坚信,只要父皇康复,就没人敢乱来。”

    这几句话听着像拍马屁,仔细想想,还真是拍马屁……不过拍得朱元璋挺高兴的,的确他有这个自信,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是最强悍的洪武大帝!

    但是朱元璋也有自己的困惑迷茫……在麒麟祥瑞成了笑话之后,朱元璋没急着处理牵连进去的官员。

    因为老朱很清楚,真正矛头指向,就是东宫太孙朱允炆。

    反复思量,老朱终于决定易储,不过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他想跟儿子好好念叨念叨。因此朱元璋去了东陵,他坐在朱标的陵前,说了很多很多。

    回忆了父子俩的点点滴滴,讲了他的打算和为难,然后叫朱标理解,为了大明江山,不得不换一个储君……

    做了这些之后,朱元璋起身,踏着台阶,一步一步回去,他把侍卫都留在了百步之外,独自来见儿子。结果回去的时候,走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突然双腿一软,就倒下去了。

    那个感觉很奇怪,明明什么都清楚,包括太监侍卫惊叫,抬着他上车辇,回宫,请太医诊治,朱元璋全都能感觉到,可就是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像是一个木偶一样,被别人操纵着。

    老朱还忍不住感叹,原来自己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刻。

    几十年的征战,几十年的辛苦治国……洪武大帝终于露出了虚弱的一面,他在宫里昏睡,梦到最多的就是马皇后,还有儿子朱标……那时候他们夫妻在一起,朱元璋捧着大把大把的珍宝首饰,送给妻子。

    可每一次,马皇后都会赏赐给下面的人,或是换成粮食,照顾那些收养的义子。

    终于,他的事业越来越大,万里江山都姓了朱!

    或许该去见见妻子了,她说过,要做生生世世的夫妻,不要让她等着急了,下一世就不当皇帝了,当个富户,跟妻子安安稳稳过日子,再也不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不过要想当个安心的富户,就要天下太平才行……想到了天下,朱元璋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终于冒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他还不能死!

    像朱元璋一般的杀星,阎王爷是不敢轻易收的,所以,老朱醒来了,他看到了朱棣!

    在那一刻,父子四目相对,朱元璋几乎一下子就确定,自己的江山,只能交给他了,这就是命啊!

    “这些年,父皇对你的关心不够,从小到大,你都不如三位哥哥……”老朱停顿了一下,自嘲一笑,“可他们三个都走了,只剩下你,在父皇最虚弱的时候,你陪在父皇的身边,难得,太难得了。”

    朱元璋抬起头,瞧着朱棣。

    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自己还是吴王的那一阵!朱棣的母亲论起相貌,比马皇后好看很多,朱棣的五官经过母亲的调和,很像朱元璋,但是又更加精致,充满了英气。

    不管到什时候,颜值都是管用的。

    朱元璋欣然笑了笑,“扶父皇起来。”

    朱棣伸手,搀扶朱元璋,碰到了老朱的臂膀,朱棣的手微微一颤。

    老朱常年习武,身体是极好的,哪怕到了花甲之年,依旧腰背笔直,肌肉结实。可这一次,朱棣只碰到了松松垮垮的肉皮,还有嶙峋的骨头。朱元璋跟普通的老人完全一模一样了,腰背前倾,走路虚浮,仅仅是十几步的距离,额头就冒了一层细腻的汗水。朱棣扶着他坐下,然后急忙把头扭到一边,生怕被朱元璋发现他的伤心。

    老朱倒是看开了,他轻轻一笑,“谁都有老的时候,不碍的……把纸铺开,给父皇研墨。”

    朱棣乖乖答应,等他把一切都准备好,发现朱元璋提笔写字的时候,朱棣突然有了个念头……我的老天啊,不会是要立自己当储君吧?

    难道自己的梦想要实现了?

    朱棣的指尖儿在颤抖。

    没错,就是颤抖,没法不颤抖!

    你想想,有些神豪,动不动继承了多少万亿,不败家就活不下去……人家这是继承江山社稷啊!

    所以说,如果有幸生在皇家,那就是开了最大的外挂。

    朱棣都没有意识到,他是何等的幸运。

    只见朱元璋刷刷点点,写好了一份手谕,递给了朱棣。

    “拿着,一会儿去传旨吧!”

    朱棣捧在手里,多少有点失望。

    不是立他当太子,而是罢免吏部尚书杜泽,理由也很简单,天子病重期间,举止无措,进退失据,有损大臣体统,勒令致仕还乡。

    罪名很含糊,处罚也不重。

    可这道旨意,却给所有人释放了最强烈的信号,天子要开始清理太孙的人了!

    紧接着,老朱又写了第二道旨意。

    这道旨意就更明白了,调北平布政使茹瑺进京,担任吏部尚书。

    前面已经反复说了,吏部掌管人事铨选,是最重要的一个山头,老朱直接换掉了杜泽,交给了北平出身的茹瑺,等于把人事权力塞给了朱棣。

    朱棣一颗心都差点跳出来,父皇这是在给自己铺路啊!

    老朱又提起了笔,继续写第三份圣旨,写的时候,额头已经见汗了。朱元璋心里苦笑,过去自己一天批阅几百份奏疏,也没有疲惫,现在才写这么点字,就不成了,果然是老了!

    他写到了一半,朱棣在旁边瞧着,这一次朱棣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欢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因为朱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柳淳!

    没错,就是永昌卫驿丞柳淳!

    老朱有意调柳淳入京。

    茹瑺虽然还算能干,但毕竟只是个循吏,而且进京之后,需要熟悉情况,怕是一时间没法发挥作用。

    可柳淳不一样,这小子天生会搞事情,到哪都能玩得风生水起!

    一个鸟不拉屎的云南,都让他玩出了花样,假如这小子进京,有他跟茹瑺在,自己的储君之位,那可就万无一失了。

    父皇啊,你可是太英明了!

    朱棣都想跪下磕头,高呼万岁。

    他眼睁睁瞧着,一份圣旨,即将写完,就在这时候,突然老朱停笔,时间很长,直到一滴墨落在了纸上,朱棣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老朱深吸口气,突然用力画了个叉,把笔一扔,无力道:“这小子进京,非把我气死不可!先留在云南,等以后,你再调他进京吧!”

    朱棣那个失望啊!

    他本以为柳淳能来帮他,谁知老爹转身就翻脸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扶着我去床上休息。”

    朱棣只能搀扶着老朱,重新让他躺下,这时候老太监把稀粥和小菜都送来了。实际上早就准备好了,见天子在写东西,就没敢凑过来。

    老朱勉强喝了半碗粥,然后颓然躺好,仰望着大殿的顶部,喃喃道:“天子执掌四海,权柄一日不可交给他人。我大明只能有社稷重臣,却不可有乱国权臣,你记住了,这江山,终究还是朱家的!”

    嘱咐完毕,老朱就再度睡过去了。

    朱棣瞧着老爹,满脸的无奈,防着权臣固然是对的,可问题是现在缺少了柳淳的帮助,他孤掌难鸣啊!

    只是折去了一个吏部尚书,东宫那边羽翼丰厚,会轻易认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