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青史尽成灰

第463章 朕躬有罪

    蓝玉是公认的世之猛虎,朱允炆对他也早有提防,除了安排锦衣卫监督之外,四周也安排了官兵,可蓝玉毕竟只是一个人,不是朱棣那种藩王,不值得大费周章。就是这点疏漏,让朱允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按理说凤阳是老朱的家乡,也是大明王朝统治的核心,在这里,是万万不会出现作乱造反的,故此朱元璋在日,就经常把犯官豪强弄到凤阳,看管起来。

    但那是朱元璋啊,老朱可以,你朱允炆小儿就不行!

    蓝玉掌控了凤阳之后,第一步去拜祭明皇陵,一个乱贼往皇陵跑,够奇葩了吧!可更奇葩的还在后面。

    “去,召集所有凤阳乡亲,我有话说!”

    汤怀不知道说什么,“梁国公啊,咱们赶快跑吧,朝廷的人马杀来,我们就完了!”

    蓝玉才不在乎,“耿炳文的大军在山东,想来抓我,还要好几天呢,朝廷那边得到了消息,再派人过江,又要好几天。这么好的时机,我要是跑了,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你个兔崽子,别废话了,赶快去召集凤阳的父老乡亲,俺姓蓝的要跟他们好好聊聊!”

    汤怀一肚子担忧,还是没办法,只能按吩咐的办,不多时,凤阳的一些名流宿老,都被召集到了知府衙门的空地上。

    蓝玉一身戎装,按着长刀,先冲着大家伙一躬身,抱拳行礼。

    “俺叫蓝玉,当了个小官,区区梁国公而已!怎么说是小官呢,因为咱凤阳人杰地灵,我大明皇帝,就是土生土长的凤阳人!大家伙都是天子的乡亲邻里,甚至是昔日的朋友,伙伴!不管多大的官,到了凤阳,都要老老实实,规规矩矩。”

    “咱凤阳了不起啊!可话又说回来,凤阳百姓的日子好吗?不好!咱穷啊,逃荒的,去外乡要饭的,比比皆是,先帝在日,就万般头疼。可先帝没忘了大家伙,减免赋税,给大家伙修桥铺路,引水修渠,做了多少好事情!”

    “就在数年前,先帝在凤阳办了书院,让这小子当了凤阳知府!”蓝玉指了指汤怀,而后道:“这个书院办得了不起啊!他们讲科学,这玩意是什么东西,俺蓝玉不清楚,可俺蓝玉知道,还有个名字,叫柳学!柳学是什么玩意呢?就是俺女婿创立的一门学问!”

    提到了这里,蓝玉神采飞扬,那叫一个得意自豪,下面的老百姓也跟着笑了起来。

    蓝玉这个叛贼看着瞬间和蔼可亲了许多。

    “他们讲柳学,培养人才,要给咱们凤阳治水!修淮河大堤啊!”蓝玉激动道:“乡亲们,咱们水旱灾害不断,什么原因?不就是这条淮河作乱,折腾咱们大家伙吗!要是能把淮河治理好,乡亲们就再也不用受穷了!再也不用到处逃荒要饭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

    百姓终于大声回应,气氛热烈了起来。

    蓝玉却又叹口气,“可惜啊,先帝驾崩了,朱允炆,就是应天的那个小儿朱允炆!他不遵先帝祖训也就算了,他还将修河的钱,拿去打仗了。尤其可恨,他手下那帮腐儒又改变了科举,这么说吧!咱们凤阳的子弟,学习柳学的这帮小后生,没了当官的机会。他还到处推行厘金,为了收钱,盘剥天下,商人也做不成生意了……咱们的孩子读了好几年的书,没了出路!”

    “大家伙评评理,他朱允炆何德何能,敢不听先帝的话,敢这么胡来!他对得起凤阳的乡亲百姓吗?”

    汤怀在旁边听着,他的情不自禁要给蓝玉叫好了。

    这哪是个莽夫啊,简直是诸葛在世啊!比师父还能忽悠呢!

    本来凤阳的百姓就心高气傲,让蓝玉这么一说,火气都上来了。没错,我们是先帝的老乡,先帝那么凶的一个人,可对咱们凤阳百姓,从来不敢疾言厉色。哪怕大家伙捧着饭碗,出去要饭吃,唱花鼓戏,编排朱皇帝。

    各地的官吏也都会好言相待,给点粮食,送大家伙回家。

    你朱允炆多什么?你不就是先帝的孙子吗?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怎么,连你爷爷的话都敢不听了?

    尤其是这几年,凤阳好容易有了起色,书院建起来了,还弄出了玻璃作坊和水泥作坊,有好些人在作坊上工,日子好过了不少。

    书院这边经常派人考察淮河,测绘,观察,准备着要修建淮河大堤,彻底解决水患,大家伙全都看在了心里,可朱允炆呢?这兔崽子,一心就是打仗,打他的几个叔叔,几时把我们放在心上。

    现在到处设卡,到处收厘金,作坊生产出来的东西都卖不出去了,好多人没了生计,又要捧起饭碗要饭吃!

    谁放着好日子不过,要饭有瘾啊!

    还不是朱允炆逼的。

    一直都过穷日子也就算了,可一旦过了阵好日子,再让大家过苦日子,百姓可就不干了。

    “乡亲们,姓蓝的打算举兵,跟着燕王一起,把朱允炆从龙椅上赶下来,换一个真正的好皇帝,大家伙说好不好?”

    短暂的沉默,终于有人跟着大吼起来。

    “好啊!梁国公,你是好样的,乡亲们都支持你!”

    “对!朱允炆不听他爷爷的话,是个不肖子孙,不能让他当皇帝了!”

    “他要是继续当皇帝,我们都快要饭吃了!”

    ……

    蓝玉十分满意,他瞧着大家伙,冷笑道:“乡亲们,咱凤阳的汉子没有孬种!当年大元朝怎么样,还不是被大家伙给推翻了!蓝某不才,我刚十来岁,就跟着姐夫常遇春,为先帝效力!鞑子的铁骑再厉害,也扛不住咱们人心齐,不怕死!这才过去了多久,姓蓝的就问大家伙一句话,你们,还敢不敢战了?还算不算爷们?”

    “敢啊!没什么不敢的!”

    “跟小儿朱允炆拼了,反正都活不下去,没什么好怕的!”

    蓝玉大笑,“好样的,不愧是淮西的好汉子!你们分头去告诉百姓,想加入靖难军的,立刻来报名,俺蓝玉领着大家伙,一起跟朱允炆小儿拼了!”

    这些乡老名流,轰然领命,下去动员百姓……这时候蓝玉才冲着汤怀呵呵一笑,“小子,看清楚了吗?就连你师父那小子都不明白,凤阳是什么地方!朱允炆小儿以为派一个锦衣卫指挥佥事过来,就能把我给拿了!他做梦呢!这回我要在凤阳烧一把大火!”

    汤怀此刻只想跪下来,高呼老祖威武!

    淮西勋贵在徐达和李善长死后,失去了掌门人,已经露出了颓势。可毕竟是跟着老朱一起打天下的。

    那些国公,侯爵,伯爵……他们可不是一个人,也有亲族,也有后人,许多大明朝还没建立,就早早战死的将领,也有后人生活在凤阳。

    这帮家伙还都牢记着祖宗的光荣,没几个安分的家伙。

    历史上的蓝玉案,牵连那么多,好几万人被杀,你说老朱残忍也好,说他暴戾也罢。可为了维护储君,不得不为。

    现在不一样,朱元璋没有大开杀戒,还留下了一个足以号令各方的蓝玉。再加上柳淳诈死这段时间,朱允炆为了堵上天下人的嘴,对柳淳留下来的人还算客气。

    虽然他明升暗降,弄走了许多,但是却没有敢大开杀戒。

    正因为如此,蓝玉保留了一口元气。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爆发出来!

    短短三天时间,蓝玉的人马就超过了一万五千人。

    很多吗?

    相比起朝廷禁军,微不足道!

    可问题是朝廷已经分出两个拳头,一个摆在洛阳,一个摆在河北,全都被牵制住了。蓝玉在凤阳举事这下子就像是当胸一拳!直击要害!

    名将风采,不但是战场争锋,更是大局把握,战机捕捉……说来有趣,柳淳捉刀代笔,替蓝玉写了兵法。

    可蓝玉呢,反复读书,还真从这些兵书上,补足了短板。

    他除了稳坐凤阳之外,又分出一支人马,直取定远!

    定远是常遇春的老家,常茂担任主将,轻取定远不说,还得到了三千兵马。

    蓝玉不满足一个凤阳了,这下子整个淮西都乱套了。

    各地告急文书,雪片一样,送到了京城。得到了消息之后的朱允炆,还有手下的文臣都傻了。

    怎么搞的?

    明明是派吴华去抓蓝玉,结果蓝玉没抓到,还被连着咬了好几口,每一口都是鲜血淋漓,钻心刺骨啊!

    朱允炆看着奏报,尤其是看到齐王朱榑跑到皇陵前面,宣布起兵靖难,他两眼充血,突然嚎啕大哭。

    “朕不孝,致使祖宗陵寝不安,朕有罪于天下啊!”

    朱允炆这一哭,那叫一个死去活来。

    不管真假,他不能不哭啊,一个堂堂天子,连祖宗陵寝都保护不住,还有什么面目坐在龙椅上?

    “朕,朕躬有罪啊!”

    终于,朱允炆不得不下罪己诏,除了皇陵之外,朱允炆在诏书之中,表明会投入巨资,治理淮河,请家乡父老不要听信逆贼挑唆云云……

    “我的老天啊!”

    柳淳在双屿得到了消息,比朱允炆还吃惊呢!

    他让六王一起,废除朱允炆的宗室资格,都没有让朱允炆降下罪己诏,老岳父一招就逼着朱允炆下诏罪己!

    这姜还是老的辣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