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奋斗在洪武末年 青史尽成灰

第549章 涨!涨!涨!

    朱棣笑容可掬,走进了丘府,一边走,还一边大声说道:“老丘啊,听说你发了笔大财,朕过来沾沾你的财气啊!快出来吧!”

    由于是临时的住处,也不算很大,朱棣一下子就撞到了花厅,这里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满是珍馐美味,还有一坛子三十年的绍兴女儿红。

    朱棣大喜,一屁股坐下,还招呼柳淳过来。

    “你也坐,登基的日子没几天,可君臣差别就出来了,过去咱们一起吃吃喝喝,都没什么忌讳,现在不行了。说话都小心翼翼,做事情也是瞻前顾后,忒不爽利!”朱棣亲自揭开酒坛子,一股浓烈的酒香,直刺鼻孔。

    “我原是不喜欢江南的酒,可这极品女儿红除外。来,咱们喝酒!”

    朱棣想给柳淳倒一杯,四周看去,整个桌子,只有一副碗筷。可不是吗,丘福刚刚吩咐,只给他自己准备。

    这回好玩了,朱棣来了也没有筷子用。

    柳淳把两手一摊,“陛下,看起来淇国公的喜酒不好喝,不如先走吧。”

    朱棣哼了一声愤然站起,拍着桌子,怒吼道:“老丘,你怎么回事?多准备碗筷怎么了?只许你一个人发财,别人都要饿死啊?”

    此刻丘福已经从书房跑过来。他住这个地方也气人,宅子不大,可里面回廊九转,明明几步的路,却非要转来转去,非说什么峰回路转,匠心独具,纯粹是扯淡!

    他跑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丘福见朱棣面色不悦,慌忙跪倒。

    “臣拜见陛下!”

    朱棣冷冷道:“丘福,你跟着朕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别没事老跪着,起来说话!”此刻的丘福,都不知道哪条腿用力了,好不容易四肢用力,才勉强爬起来,全然没了大将的风采。

    柳淳忍不住笑道:“淇国公,陛下听说你发财了,过来沾沾喜气,我就是过来陪着喝酒的,没想到你连菜都准备好了,真有心啊!”

    丘福都哭了,“柳大人,俺怎么发财,你还不清楚吗?再说了,俺的这点钱,怎么跟柳大人相提并论。”

    柳淳笑道:“可别这么说,我就是个过路财神,陛下内帑空虚,我收的钱都要入内帑的账上。”

    朱棣点头,表示没错。

    丘福更苦涩了。

    这叫什么事?

    柳淳这家伙到处敛财,可人家聪明啊,知道把这些事情都藏在皇家之后,他就不行了,别说藏了,吃相之难看,简直少有,从上到下,都让他得罪遍了。

    其实丘福还真不是小气的人,他对军中将领也很好,要不然怎么会有一大帮人听他的。

    但问题是这些房产太要命了!

    以一般的行情算,八座大宅,少说也值八十万两以上,如果是出租,因为有价无市的关系,租金能达到恐怖的五万两!

    扣除维护费用,一年下来,怎么也有三万两以上的净入!

    这钱是什么概念呢?

    正好相当于吏部尚书二十年的俸禄。

    这么大的一笔钱,丘福要是不发疯,那就不正常了。

    此刻朱棣来了,兴师问罪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丘福想了半天,突然又跪倒了。

    “陛下,臣什么都不说了……反正这些宅子臣是不想让出去,让他们随便戳脊梁骨,臣不在乎。这几十年的征战,臣身上也落了一大堆的伤,臣觉得这是该得的!陛下要是生气,臣,臣愿意献三座宅子,给陛下充实内帑。”

    说完,丘福就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装起了死狗。

    很显然,这家伙耍无赖了,问题是他还真有这个本钱。因为受封的几位国公是参考洪武旧制,给了免死金牌的。

    所以丘福不怕。

    他又没干谋逆的事情,金牌还是管用的。

    朱棣和柳淳交换了一下眼神,皇帝陛下瞬间就怒了。

    “丘福!你好歹也是世袭的国公,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在大街上狂跑,还在府门院墙,设了那么多的弓箭手,你把弓箭对准了昔日的袍泽……你,你简直是利令智昏,见利忘义,贪财,太贪财了!朕对你失望,非常失望!”

    朱棣背着手,来回踱步,不停大骂,“不就是一些宅子,一些租金吗?值得你连老脸都不要了?”

    值得!

    丘福默默道。

    他就是个苦孩子出身,小时候的家境跟朱元璋有的一拼。

    从军以来,出生入死,拼到了今天,实在是不容易。虽然谈钱很伤面子,但没钱伤得更多,所以丘福就打算死扛到底了。

    朱棣无论怎么骂,都不管用。这时候柳淳瞧瞧离开了花厅,到了外面,点手叫人送信。不多时武安侯郑亨这帮人都冲了进来。

    他们见到朱棣,立刻跪倒。

    “启奏陛下,臣等都被丘福给害了,他散播流言,我们上了当,交了房产,如今他却死抱着不交……臣等以为,丘福是居心叵测,有意哄抬价格!”

    “没错,丘福实在是可恶至极,陛下,此人如何能继续担任国公?”

    “臣等恳请陛下,斩了丘福!”

    ……

    这帮人是真的恨不得把丘福给吞了,丘福咬牙切齿,这帮王八羔子,还讲不讲情义了?这些年没有老子,你们哪来的好日子过?

    瞧着吧,等老子挺过来,就拿你们开刀!

    而郑亨这帮人也憋着劲儿呢,不把你丘福告倒了,绝不罢休。

    眼见得双方互相指责,弄得比菜市场还热闹。

    郑亨这边毕竟有人数优势,他们不但狠喷丘福,还把她窃取军中饲料,喂养自己马匹的事情掀了出来。

    “陛下,别看事情小,以小见大,丘福一直不是个好人,陛下要明察啊!”

    丘福气死了,草料,才几个子,你们也要拿出来说事,实在是不当人子!

    就在他们不停揭疮疤的时候,突然丘福来了个主意。

    “陛下,既然如此,臣有个建议,干脆,把房产还给大家伙算了!”

    此话一出,郑亨这帮人眼前一亮,别说,这招的确妙,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陛下,可怜可怜臣等吧!”

    “是啊,臣也是一时糊涂,请陛下谅解。”

    “求陛下开恩,臣等感激不尽!”

    ……

    一大群公侯将领,跪在面前,不停磕头哀求,朱棣头有点疼,正巧看到了柳淳,就把皮球踢了过去。

    “柳淳,你怎么看?”

    柳淳笑道:“陛下,臣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国法无情,京城土地紧张,之前的许诺已经是法外开恩,现在要还给他们,情理都说不通。”

    顿了顿,柳淳道:“不过陛下要问臣,怎么让北平的地价热闹起来,臣倒是有些心得想法。”

    “那你就说说看,让他们也开开眼界!别整天为了点小钱鸡飞狗跳,丢朕的脸!”

    柳淳伸出一根手指,“首先,我把北平设为外贸中心和金融中心,其次呢!我准备在北平和天津之间,兴建钢铁厂,军械厂,这样呢,北平就会成为重工业中心。我还打算在北平设立新式学校,把北平变为教育中心。”

    柳淳笑呵呵道:“每增加一个职能,就会带动许多人涌向北平。最直接的就是房价和房租都会快速上涨。”

    听到涨字,丘福只觉得上头了,他情不自禁道:“柳大人,这些能成吗?房价还能涨?”

    柳淳笑道:“事在人为,北平的底子儿是很好的,商业氛围也够,做起来不难。但是,要想做成这些,就必须有人才行。”

    “我的计划是在落实均田的同时,将士绅大族,悉数迁居北平。剥夺他们的土地,把他们变成市民!”

    “诸位将军,你们想想,随着一批,一批的地主迁居北京,一个个的新项目建起来……北平的房价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涨!

    涨!

    继续涨!

    众位将领的眼睛都变成了元宝形状了,浑身贪财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丘福突然惊喜交加道:“我懂了,柳大人,你是要我们去迁居所有地主,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