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级文明 傲无常

第两百五十五章 海族震惊

    ……

    西海海域最深处,宽敞的海底平原上,有一座水晶宫。

    水晶宫由深海水晶搭建而成,光泽剔透,精致华美,就连游廊上固定着的鱼皮魔法灯上都镶嵌着珍珠和珊瑚,极尽奢华。

    这里,便是西海王庭的所在地,穆戈尔·怒涛的王宫。

    海面上阳光璀璨,这座位于海洋深处的水晶宫中却一如既往地幽暗寂静,唯有几缕阳光穿透了重重海水的阻隔,在宫墙上洒落了几许斑驳。

    主殿外的走廊上,充当侍者的水母一族中等海妖侍立两边,半透明的身体几乎隐没在深蓝的海水之中,唯有那一身标志性的荧光斗篷随着水流的波动微微拂动,仿若幽灵。

    他们半透明的柔软触须相互缠绕,正用水母一族特有的方式无声交流。

    “刚才进去的是卡伦王子吧?”

    “卡伦王子是北海的王子,他来找吾王,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应该是吧~卡伦王子看起来风尘仆仆,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匆匆赶过来的。跟他一起来的那位大人脸色也很难看。我感觉不太妙……”

    “别说了,万一被大人们发现……”

    就在殿外侍者们议论纷纷的同时,主殿内,西海海王穆戈尔·怒涛看着低头站在自己面前的卡伦·冰川和旁边跪着的高等海妖将领哈克,神色一点点冷了下来。

    “所以说,又失败了?”

    他那张一向漫不经心的脸上此刻没有半点表情,有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卡伦·冰川的额头上不自觉渗出了冷汗。

    身为高等海妖北海王族的王子,他自认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足够强了,然而,此刻,在这位西海海王的气势压迫下,他却不自觉的感到心神战栗,死死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才勉强控制住情绪,没直接失态地跪下去。

    旁边,跪在地上的海妖将领哈克更是吓得浑身颤抖,冷汗早已浸透了衣衫。此刻的他,哪还有半点逼迫伊尔姆斯·礁石服下“屠神药剂”时的威风?

    他咽了口唾沫,好不容易才战战兢兢地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是,是的。魔法师协会的那帮老匹夫不知从哪里请来了援兵……”

    “闭嘴。”

    穆戈尔·怒涛一声冷哼,手里捏着的贝壳酒盏瞬间被捏成了碎片。

    狂暴的力量瞬间席卷了整个大殿。

    这力量是如此的恐怖,就仿佛暴怒中的大海,狂风怒卷,巨浪滔天,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恐怖威势,就连空气都承受不住发出了阵阵嗡鸣。

    哪怕只是一放即收,海妖哈克依旧承受不住这近在咫尺的冲击,浑身一颤,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

    卡伦·冰川也是脸色一白,感觉自己就像是置身于狂风飓浪中的小栅板,连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就连主殿上镶嵌的水晶窗都承受不住这股威势,在阵阵“喀嚓”声中裂开了无数道裂纹,随即轰然炸裂。

    “吾王息怒!”

    殿外侍立的水母一族海妖们被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炸开的水晶窗碎片劈头盖脸洒落,不少侍者的身上脸上都被割开了一道道血口子,他们却连一动都不敢动一下。

    多年来,穆戈尔·怒涛的威严早已深入人心,在这种时候,他们别说动弹,连思维都近乎一片空白。

    死寂。

    整个主殿内外,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被吓得不敢吭声,犹如在等待最终判决的囚徒一般战战兢兢。

    别说只是普通将领的哈克,就连卡伦·冰川这个北海王族的王子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冒头。

    过了也不知多久,主殿内紊乱的能量乱流慢慢平息,穆戈尔·怒涛也终于一点点恢复了平时的冷静自持。

    然而,想起刚才卡伦·冰川和哈克汇报的事情,他没有表情的脸上却不觉露出了一抹凛然之色。

    “阿瑟老兄,阿卡姆老兄,开启分神化影魔法阵,我有要事相商。”他忽的从储物戒里取出两枚鳞片捏碎,语气前所未有地郑重严肃,“立刻。马上。”

    声音落下,两枚鳞片瞬间如雾气般消散在了海水之中,一股玄奥的力量也随之融入了海水之中,缓缓消失在了海洋深处。

    下一刻,殿中某一处的海水蓦地荡漾了一下。

    穆戈尔·怒涛心有所感,扭头看去,就见水晶铺成的地板上有魔法阵的光芒亮起,一道威严挺拔的身影缓缓从海水中浮现了出来。

    那人影看上去不过青壮年模样,有着一头和卡伦·冰川一模一样的银色长发和容貌也是极其相似的绝美,然而,他的气质,却和卡伦·冰川截然不同。

    如果说卡伦·冰川给人的感觉只是单纯的冰冷的话,这人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凛冽,就像是那极北之地的嶙峋冰川,让人不自觉地就会联想到那极致的寒气和刮骨的凛冽寒风。

    尤其他头顶上还戴着一顶像是冰晶雕琢而成的银蓝色王冠,气息威严慑人,愈发让人望而生畏。

    不过,这人影并不是实体,而是一道由能量构成的虚影,显然就是穆戈尔·怒涛口中“分神化影魔法阵”的效果。

    “父王!”

    看到他,卡伦·冰川神色一喜,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原来,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北海之王,冰川一族如今的最强者阿瑟·冰川。

    “卡伦,你不是……”

    看到自家儿子这副样子,阿瑟·冰川平静威严的脸上划过一丝意外。不过,话才说了一半,他就神色一动,瞬间了然:“任务出了意外?”

    卡伦·冰川连忙点头。

    阿瑟·冰川心中了然,看向穆戈尔·怒涛:“就为了这事?”

    “不止。”穆戈尔·怒涛说道,“等阿卡姆到了再说。”

    说话间,主殿内另一处的海水也荡漾了起来。

    两人齐齐看去,就见另一座魔法阵的光芒亮起,一道人影从魔法阵中缓缓浮现出来。

    来的,是传说中的南海海王阿卡姆·风暴。

    他的发丝微有些凌乱,身上的淡蓝色鳞甲上带着伤痕和血迹,看起来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然而,即便如此,他那修长有力的身形和英挺的五官依旧十分拔群,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

    不过,比起阿瑟·冰川和穆戈尔·怒涛,这位南海海王的气势尽管也十分强大,身上却少了几分威严和霸气,反而多了几分阴郁。

    “穆戈尔,你一向处变不惊,到底什么事这么紧张,明知道我正忙着进攻东海王庭竟然还叫匆匆叫我过来?”阿卡姆·风暴扫了眼殿内的情况,忍不住问道。

    “我这边刚得到一个消息,觉得有必要请你们商量一下。”穆戈尔·怒涛说着看向卡伦·冰川,“卡伦侄儿,你把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一下。”

    这话一出,三位海王的视线顿时集中到了卡伦·冰川身上。

    卡伦·冰川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他清了清嗓子,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把之前说过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在他说到任务出问题的时候,两位海王的反应都还算平静,毕竟计划成败都是时有的事,要是连这点事情都接受、处理不了,他们还当什么海王?

    然而,当卡伦·冰川说到大天使出现的时候,北海海王阿瑟·冰川和南海海王阿卡姆·风暴的脸色却瞬间变了。

    等卡伦·冰川说完,两人脸上已经再也见不到之前的平静和淡定,反而充满了凝重和不敢置信。

    “这么说……”北海海王阿瑟·冰川喉咙干涩,好不容易才把那个他想也不敢去想的猜测说出了口,“光明神祂……没死?”

    此刻的他再也没有了刚出现时的那份威严和凛冽,反而带着几分惶恐和不安。

    卡伦·冰川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他父王露出这样的表情,一下就愣住了:“父,父王……”

    然而,还没等他把心里的疑惑和不安问出口,旁边就传来了南海海王阿卡姆·风暴惊惧的声音。

    “糟了~黛希瓦那小妮子既然搭上了那个什么神之子,肯定会去求他救东海那老顽固。万一因为这个让光明神发现了我们的打算,我们就全完了!祂一定会跟以前一样,派出天使大军镇压,清剿我们的!”

    南海海王脸色苍白,脑子里不自觉地回想起了自己在史书上看到过的记载。

    每当海妖一族之中有海皇点燃神火晋升成神的时候,光明神都会派出天使大军镇压,最后一次,更是把整个海洋都屠了一遍,差点把高等海妖一族杀到绝种,事后更是把海洋一分为四,明令禁止海妖一族再有海皇和9级半神出现。

    那一次又一次的镇压和清缴,一笔一笔,全是血泪书写。

    一次又一次的惨痛教训,留给他们的是巨大的心理阴影。要不是以为光明神已经死了,他们怎么敢打海神殿的主意?

    一旦光明神知道他们的打算,历史一定会重演,海洋之中必定会再次血流成河。

    眼见着南海海王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北海海王阿瑟·冰川反而稍微冷静了一点:“阿卡姆,你冷静点。事情未必有那么糟。”

    然而,他的安慰丝毫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南海海王阿卡姆·风暴不仅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更加激动了:“我早说黛希瓦那小妮子不能留!要是当初一早就把她杀了,哪还有现在这么多事?现在怎么办?我们要完了!海妖一族完了!”

    “够了!”

    穆戈尔·怒涛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他冷冷看着南海海王,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开弓没有回头箭。计划已经进行了一半,我们早就已经回不了头了。”

    听到他的话,南海海王的情绪依旧焦躁,却终于闭上了嘴巴。

    北海海王阿瑟·冰川却是眼前一亮,忍不住看向穆戈尔·怒涛:“你一向是我们之中最有主意的,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办法暂时不好说,但生路,的确有。”穆戈尔·怒涛冷静分析,“从史书记载上来看,光明神行事风格强硬,不仅镇压着我们海妖一族,对魔法师也是打压得非常厉害。这次的事情,按照祂一贯的风格,他应该会派出大量天使把两边一起镇压了才对,可事实上,祂居然借出了天使给魔法师帮忙,完全不符合祂的风格。而且,不知你们注意到了没有,祂这次派除的手下中,实力最高也就是四翼大天使,相当于8阶传奇。”

    北海海王和南海海王的注意力被他吸引,不自觉地跟着他的思路开始思考起来。

    “难道说……”北海海王阿瑟·冰川忽的眼前一亮,“祂手下没人了?”

    “不错,我也是这么推测的。”穆戈尔·怒涛墨绿色的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光明神虽然没死,但肯定出了什么问题。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只有趁这机会进入海神殿拿到传承,我们才有机会,否则,一旦等祂缓过来,我们海妖一族必死无疑。”

    南海海王也反应了过来:“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回去重新部署战局,加紧进攻,争取尽快拿下东海那个老顽固。”

    “好!也算我一个。”北海海王也道。

    “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了。”穆戈尔·怒涛眼神凛冽,“第一代海神曾说过,光明一族最擅长恢复,只要有一线生机很快就能恢复到全盛时期。如果我们要想要争得一线机会,就绝对不能给祂喘息之机。我立刻下令,所有军队全部压上,务必在三天内拿下东海王庭,逼问出海神之泪的下落。”

    “好!三天内拿下东海王庭!”

    好不容易在绝境中看到一线希望,三位海王身上的气势再次变得凛冽起来,就像是一柄柄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