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级文明 傲无常

第四百四十章 邀月仙子

    ……

    “咦?”

    就在吴辉内心隐隐感慨之际,左前方两百多里开外,一个外门弟子参赛者遭遇到了一次袭击,袭击者是一只隐藏在炽热岩浆中的巨型火系蟾蜍类怪物,实力仅仅只有8级。

    若是在一些较为低级的星球位面上,8级已经堪称是传奇,实力非同寻常。可在炼狱魔星这种高级位面上,区区8级不过是随处可见的野怪而已。

    那个参赛者倒也撩,实力竟然达到了9级,哪怕面对偷袭略显狼狈,也仅仅是七八招后,放出一记飞剑大招将那只火系蟾蜍斩成了两爿。

    只可惜,他还没来及的收拾战利品,就被岩浆河中埋伏已久的一头9级火蛟偷袭成功,卷入了岩浆河中掀起了一道道熔岩劲浪。

    短短十几个呼吸后,岩浆河中就一片安静了,但是那位参赛者却再也没有浮现上来。

    但是在吴辉感知范围的另外一边,又有几个参赛者遭遇了各种袭击,他们有些人活了下来,有些人却死了。

    此情此景,在整个试炼场内无时不刻都在发生。

    饶是吴辉这等存在,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按照比例推算,几乎是短短时间内,就有数百万个参赛者阵亡。

    这还仅仅是一片星湖的外门试炼,若是将其余星湖的试炼场加起来,这一波死掉的青年数量异常恐怖。

    ……

    就在吴辉观察试炼场内情况的同时,仙缘主台上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屏,试炼场内的情况被实时地展现在了光屏之上。

    由于试炼场的范围是在太大,同一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一个光屏根本不够用,所以在主光屏下方,还有很多微的分屏在周围四散,远远看去,就像是绽开的层层花瓣一般绚丽。

    这些光屏的控制中枢,便在仙缘主台上。

    负责主持试炼的墨羽镇守使可以控制主光屏画面的切换,当然,如果没有人管的话,主光屏上显示的画面便会自动切换,还会自动捕捉一些有看点的镜头来展现。

    这时候,所有参加试炼的弟子都已经进入了试炼场,整个仙缘主台上只剩下了墨羽镇守使三人以及一些陪同族中弟子前来的长辈。

    不过,这时候也没人在意这些,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主光屏上。

    试炼场分成了内场和外场,外场只用于外门弟子的试炼,里面的妖兽最低8级合体期,最高9级渡劫期。

    所有弟子进入试炼场后都会先出现在外场。

    杀死一只8级合体期的妖兽获得3到10积分,杀死一只9级渡劫期的妖兽获得积分。试炼弟子获得的积分超过100分,便会自动获得外门弟子的资格。

    这时候,试炼弟子就可以选择通过捏碎玉牌传送出试炼场,或者进入内场继续参加内门弟子的试炼。

    内场之中的妖兽实力比起外场要高出一大截,里面最低也是10级仙人境的妖兽,甚至还有11级真仙境的妖兽,试炼弟子需要面对的危险比起外场更是高出了一大截。

    试炼弟子必须要成功猎杀一只10级仙人境的妖兽,才能获得成为内门弟子的资格。

    倘若能成功猎杀一只11级真仙境的妖兽,便自动获得成为亲传弟子的资格。

    这规则看着简单,但想要成功获得晋级资格却没那么简单,无论是炼狱星上危机四伏的环境还是那些妖兽本身,对试炼弟子来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妖兽可不会站在原地等你来杀,甚至还会反过来埋伏试炼弟子,想要获得晋级资格,实力、经验、运气缺一不可。

    此刻,主画面刚好切换到一片正在喷发的火山群郑

    “轰隆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火山接二连三地喷发。

    炽热的岩浆在阵阵轰鸣声中翻滚而下,化为岩浆河肆意横流。连绵的黑烟接连地,几乎吞没了视野所及的所有空。

    滚滚黑烟之中,隐约可见两个疯狂逃窜的人影。

    这两人看样子是一对姐弟,身上穿着相似的长袍,就连脚下踩的飞剑都极度相似。不过,这会儿他们身上的长袍早已破破烂烂,浑身上下也是伤痕累累,看上去狼狈不堪。

    一只羽毛上燃烧着火焰的巨大黑鸦裹着漫黑烟紧紧缀在两人身后,刺耳的啸叫声伴着灼热的焰光在半空中呼啸纵横,可怕的威势以及恐怖的高温震荡得连空气都扭曲不定。

    在它的激烈攻势下,姐弟俩左支右拙,不过片刻间就已经岌岌可危。

    “姐!这只凤羽黑鸦的实力起码有八级合体巅峰,这炼狱星上的环境又最适合它发挥,我们俩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弟弟被追得疲于奔命,终于忍不住道,“姐!我们还是撤吧!”

    “不行!仙缘大会三百年才有一次,错过这次机会,再想进入仙渺宫就难了!”姐姐却还不肯放弃,“再坚持一下!炼狱星上总有我们能对付得聊妖兽,只要能顺利摆脱凤羽黑鸦,我们就还有机会。”

    “可是姐……”

    正当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空中一声尖啸,凤羽黑鸦像是终于不耐烦了,攻势骤然变得猛烈起来。

    两缺即顾不得继续争执,转而开始疯狂逃命。

    然而,两人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在凤羽黑鸦骤然猛烈的攻势下不过坚持了片刻就一不留神再次挨了一下,差点一头栽进了炽热的岩浆里。

    趁你病,要你命。

    凤羽黑鸦抓住机会,缠绕在翅膀上的火焰顿时化为巨大的火焰龙卷呼啸而至。可怕的威势在空中肆意蔓延,眼看着就要把姐弟俩吞没在火焰之郑

    姐弟俩反应不及,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恐之色。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剑光忽然从而降,狠狠刺进了火焰龙卷之中!

    耀眼的清光骤然爆发。

    “轰!”

    火焰龙卷轰然爆开,化为无数火星飞溅开来。

    夹杂在震耳欲聋的火山喷发之声当中,这爆炸声不断响亮,但听在姐弟俩耳中却不啻于之音。

    两人下意识地循着剑光飞来的方向看去,就见漫黑烟之中,一道劲挺的身影正徐徐落下。

    这人影如松,如鹤,在滚滚黑烟的衬托下,他整个饶气势仿佛被凭空拔高了一大截,衣袂飘飞,飘然若仙。

    大概是实在太过出乎预料,刘氏姐弟俩竟一时看愣了神,就连凤羽黑鸦一击不中之下愤怒的尖啸声都没有注意到。

    不过,他们俩没注意到,青年却注意到了。

    “咄!”

    在刘氏姐弟俩怔怔的注视之下,那青年剑指一引,那一击便破坏了火焰龙卷的仙剑瞬间飚射而回,迎着凤羽黑鸦便杀了过去。

    一时间,一鸦一剑便在半空中缠斗起来。

    姐弟俩仰头看去,只觉仙剑纵横,清光四溢,凌厉的威势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而那只追得他们上无路,入地无门的凤羽黑鸦,在这仙剑的压制下更是连半点风浪都没能掀起来,不过短短半刻钟的时间便被一剑刺穿了胸腹,惨叫着坠入了岩浆之郑

    这时候,姐弟俩也终于从震惊中缓过了神来。

    “您,您是皇甫公子?!”姐姐激动不已,拉着弟弟便朝青年恭恭敬敬行了个大礼,“刘氏姐弟见过皇甫公子。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区区事,不足挂齿。”青年扫了两人一眼,“你们认识我?”

    着,他随手一引,仙剑便飞回了他身边,悬停在他身侧发出阵阵轻吟。

    他周身清光四溢,缭绕着袅袅仙光,地间弥漫的滚滚黑烟才刚靠近他身周一尺之距,便自动自发地绕了开去。

    这是10级以上的仙人才具备的异象,也从侧面证明了青年的实力。

    10级以上的仙人身躯已经在仙元的淬炼下发生了本质的蜕变,身躯完全由能量构成,清净无垢,百秽不生,跟10级之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刘氏姐弟俩心中敬畏,语气愈发恭敬。

    “认识不敢当。不过皇甫公子您乃是仙缘星湖内有数的青年才俊之一,我曾有幸见过您的战斗影像,自然认得。”姐姐身受重伤,连飞都飞不稳,在弟弟的搀扶下才勉强稳住身形,“不过,战斗影像毕竟不如亲见。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

    原来,这青年竟是皇甫家族这一代的风云人物,皇甫家族现任家主的第二子,皇甫宏才,也是这次试炼的种子选手之一。

    仙缘主台上,虚长老赞许地点零头:“不错。这皇甫宏才不愧是皇甫家族这一代的风云人物,不仅气质风度绝佳,实力也是不弱。”

    “以10级仙人境的实力杀一只8级合体巅峰的凤羽黑鸦都花了一刻钟,这种实力居然也能算不错?”碎星长老不屑地轻哼了一声,“灵虚,你的要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灵虚长老看了他一眼:“年纪轻轻就能达到10级仙人境,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总是跑不掉了。至于实战经验不足的问题,多练练也就是了。”

    碎星长老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他看灵虚长老不顺眼,又是当着墨羽镇守使的面,哪肯示弱?

    他习惯性地就准备跟灵虚长老抬杠。

    “咳~”墨羽镇守使咳嗽了一声,提醒碎星长老,“大长老很快就来了。”

    碎星长老话音一滞。

    他这才反应过来,大长老邀月仙子正是出生皇甫家族。那皇甫宏才认真算起来应该算是邀月仙子的堂侄曾曾孙儿,哪怕看在邀月仙子的面上,他话也得客气一点。

    然而,理虽然是这么个理,但要他就这么在灵虚长老面前服软,他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他没忍住瞪了灵虚长老一眼。

    灵虚这家伙肯定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才会主动出声夸皇甫宏才的。这个灵虚,果然奸诈!

    灵虚长老见碎星长老这副样子,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这家伙自己犯蠢,关他什么事?

    碎星长老和灵虚长老之间暗流涌动,墨羽镇守使却懒得管这些,心里还惦记着墨听梅的表现。

    能不能得到大长老的青睐就看这一遭了,也不知道听梅的表现怎么样?

    这么想着,她就打算操控主画面看看墨听梅的表现。

    然而,还没等她动念,主画面中皇甫宏才的背后忽然飞来了另一道人影。

    那是一个仙姿绰约的人影。

    她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五官,只是眉眼间的轮廓依稀跟皇甫宏才有几分相似。

    一袭月白色的长裙将她的气质衬托得高贵而优雅,远远看去,整个人就好似雾中飞花一般飘渺,又好似散发着朦胧月光,让人一看见她,心神便不自觉地变得宁静了下来。

    比起皇甫宏才的高调,她出现得相当低调,丝毫不引人注意,就连正在跟皇甫宏才话的刘氏姐弟俩都没注意到她。

    然而,见到她,仙缘朱台上的墨羽三人却如遭重击,齐齐愣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试炼场中,皇甫宏才也察觉到了异样,蓦地转身。

    见到她,皇甫宏才脸色微微一肃,当即再顾不得跟刘氏姐弟俩话,匆匆将两人打发走了。

    眼见得刘氏姐弟俩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皇甫宏才原本挺直的脊背瞬间弯成了一百二十度,转过身面对女子,生生挤出了一个谄媚讨好的笑容。

    “曾祖姑奶奶。”

    他这副样子跟刚才简直可以是判若两人,如果刘氏姐弟俩还在这里的话,怕是要吃惊得连眼珠子都掉下来。

    “唔?你唤我作什么?”

    女子微微蹙眉,冷飕飕地瞥了皇甫宏才一眼。

    “曾祖……”皇甫宏才正要重复,忽的脸色一变,连忙改口,“不是,是,是堂妹,堂妹啊。”

    可惜,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

    还没等他完,女子已经抬起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刹那间,一只由仙元构成的能量巨掌便出现在了半空中,携着恐怖的威势狠狠拍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我错了!我错”

    皇甫宏才惨叫着想要逃命。

    然而,他哪里逃得掉?

    求饶的话才刚了一半,他的惨叫声便戛然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