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自完美世界开始 心意难平.

689 推演法相体系

    仙域。

    “元神不够强大,不能直接牵引仙王劫,否则后果难料。”

    石昊坐在一颗死寂的星球上低声喃喃着。

    他本想渡过劫数,立身在仙王位,成为仙域的超级存在。

    但是仙王劫之难,让石昊忍不住心惊,从一些古籍中的记载,他知道没有任何一位准仙王有百分之百渡劫成功的把握。

    一些战力明显稍强一筹的准仙王,在渡仙王劫之时,反而陨落的几率比稍弱的准仙王更大。

    “果然不能心急,还是要‘仙道明神法’大成之后,再引动劫数,立身在仙王位。”

    石昊最终叹了口气。

    本来他不可能尝试引发仙王劫,但这次见识到帝者交手的威能后,石昊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想要尽快立身于仙王位。

    哪怕在帝落时代修行了四十九万年,道心依旧不稳。

    不过真正了解了仙王劫的可怕,石昊不得不放弃了。

    仙域的真仙不知有多少,战力远超真仙巅峰,号称准仙王的真仙,也有许多许多。

    可惜哪怕真仙如此之多,仙域平均也要八、九百万年才能诞生一位仙王,除非强大到仙王的地步,否则没有任何的生灵,可以轻视仙王之劫。

    “时刑实力极强,我想击败他也要数百招,竟然险些陨落在仙王劫之下。”

    想到两百年前的一位准仙王渡劫的景象,石昊心中微沉。

    名为时刑的准仙王,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有本族的仙王干预了,仅凭借自身之力,绝对会黯然陨落,成为仙王之路的又一具枯骨。

    “仙道明神法……”

    强行压住藏躁动的心绪,石昊开始修行。

    接近两万年的时间,林阳当初交给他的这门炼神秘法,他已经练到小成,元神之力是真仙巅峰的十倍不止。

    可惜哪怕如此,也没有百分百渡过仙王劫的把握,难以借助诸天规则虚影的劫难,令自身最终一跃,立身仙王位。

    “听盘王所说,当年他成就仙王之时,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最终却艰难的熬过,成为俯瞰岁月变迁的仙王。”

    “若不是活的岁月太漫长,看淡生死,也不可能去拼死一搏。”

    “仙域其余仙王,据传大多数也是如此,成功几率最高的也不足十分之一……”

    “如果别无选择,我也只能如此一搏,但现在并非如此,只要有时间的沉淀,渡劫的把握就能达到百分百。”

    ……

    在石昊遗憾之时,林阳看着道场外的两个小人王牙牙学语,暗中点了点头,

    “灵智没有问题,只要随着身体发育,就能一点点成熟,心灵天生贴合大道规则,可以轻松感悟宇宙间的奥秘。”

    将视线收回,林阳开始思考法相体系。

    既然知道生命族群的天赋上存在限值,不可能永无止境的提高,林阳暂时就放弃了创造成年即无上巨头的种族的打算。

    在不能压服诸天规则之前,这不现实。

    “虽然法相体系的核心是‘意志与灵魂’,外在手段是‘法相’,却也不能无限制的拔高‘法相’威能,将之达到仙王级数,单纯的‘量’的积累,对于要‘三位一体’成就准仙帝的我而言,没有意义。”

    “从‘显圣境界’开始,大约还要创造出六个境界,才能使‘法相体系’较为合理的逐渐增强,最终形成可战仙王真体的强力法相。”

    林阳心念至此,无数大道符号在体外升腾,化为一团团道韵组合,散发玄奥至极的神秘波动,让人沉醉,不能自拔。

    每一团道韵组合,都是‘显圣境界’的下一个大境界,假如未来有修炼法相体系的显圣高手,参悟任何一团道韵组合,都能以此超越显圣境界,立足于林阳没有命名的境界。

    九天十地间隐有雷声在轰鸣,天地本能想降下创法劫,但最终又消散掉了。

    “不过,媲美正常仙王的强力法相,与我而言意义也不大,只有能媲美无上巨头的超级法相,才能在我进行叩开帝路的时候,起到帮助。”

    “那就要在‘显圣境界’以后,再创造出十四个境界,并且这十四个境界提升的要点,不能和我如今修炼的两种体系有重叠,或者干系极小。”

    林阳思索之时,忽的心血来潮,一段于他而言微不足道的因果将要被人触动。

    “活着不好吗……”

    他微微呢喃一句,也不去关注,继续推演新的境界。

    ……

    界海,昏暗依旧。

    此地是距离仙域与九天十地极为遥远的一处海域,仙王全速前进也要上百个纪元才能抵达此地。

    一个个残破宇宙悬浮在海面上,随着界海的波涛,时不时被高高的抛起,看上去就似‘浪花’。

    这是种可怕景象,是人道领域不可想象之大灾难。

    但是,如此可怕的大灾难哪怕持续了很多个纪元,也无法影响这片海域中存在无尽时间的那座岛屿。

    这一日,一艘缭绕黑暗的古船自界海的另一端缓缓的行驶来,船上有一位黑暗之王,诸多黑暗统领。

    “王,那里有一座岛。”

    一位弥漫黑暗气息的巅峰真仙的声音沙哑,可能有很长时间没有出过声了。

    “已经前行了二十个纪元,此次稍作休整。”

    一个只能用‘空洞’来形容的声音自船舱传出。

    “是的,王。”

    这位黑暗统领沙哑的答道。

    数百年后,黑暗古船终于接近了那座岛屿。

    这位黑暗统领看见岛屿上的一座灰色宫殿,以及一块绿意莹然的石碑。

    他沙哑的声音透着几分诧异,自语道:“玄天殿?玄王领地,擅入者死?”

    他认识宫殿牌匾上和石碑上的仙道文字。

    “真是个无法无天的王啊,占领界海岛屿当做自己的领地,孤一生第一次见。”

    空洞的话语响起,自称为‘孤’的黑暗之王开口,能想象,若是文化相同,这应该是一位统御浩瀚仙庭的王。

    “既然这般妄言,便毁了吧。”

    黑暗之王的话语空洞又无情,有高高在上的意味,却又不显突兀,仿佛天生就该是如此。

    他的话音落下后,黑暗古船腾空,登陆了这座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