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自完美世界开始 心意难平.

1391 忌惮

    “此人不除,迟早是一大祸端。”

    千足无上道。

    哪怕‘易’成为诸天至高者的概率小到几乎不存在,他也不想有一丝疏忽,毕竟谁都无法断定一个生物能不能走到那一步,毕竟,也只有意外与变数才能让己身的大道至坚至强,挣脱出无尽世界的束缚,成为至高的生物。

    从古至今的无数年以来,任何一位诸天至高者的崛起都伴随了无数的意外,做到了无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最终破开关隘,所以任何一位见识超卓的无上都不会放任洪易继续成长下去。

    此时不同以往,他们势力的至高者被敌人困住了,目前的顶尖战力也只有他们这些无上,谁都不愿意承担敌人中突然诞生一位诸天至高者的风险,没有任何人能承受那一种未来。

    “仅凭我们几个不是他的对手,哪怕倾尽全力也顶多两败俱伤罢了,而能成就诸天至高的人物无一不是从死亡的边缘极尽蜕变,说不定这有可能让他接近至高的领域。”

    “只能等到永恒之地的同袍降临了,也不知他们何时才能与天庭决出胜负,只要再降临三位无上,‘易’必死无疑。”

    “可恨天庭之主动用了诸天至高级的宝物封镇了通道,无上想跨越界门困难重重,不然万事定矣。”

    几位无上交流着,各自说出了观念。

    很明显他们深刻认识到了洪易的强大,这位阳神世界的主角哪怕来到了完美世界,也没有泯然众人矣,反而走到了极高的地步,立身在了帝者的领域,而这仅仅只用了两千多万年的岁月,别说是在界海了,哪怕在上苍之上都很稀世。

    他们讨论洪易时,也有一位无上提起了仙域,只不过,没人把区区仙域放在眼中。

    找遍整个势力都找不到一位无上的渺小势力,在上苍之上只能说是籍籍无名之辈,也许在某一片区域能有不小威名,但比起整个上苍之上太渺小了,也无法被无上们正视。

    的确,万一仙域有人成为了诸天至高者他们就完蛋了,可问题在于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想成为至高者,那第一步就要破开那所谓的‘仙王境界’成为准仙帝,而只有在准仙帝境界走到了最巅峰,才能说是一声接近诸天至高,这里面的差距可真的大的吓人。

    与他们征战的天庭不止一位准仙帝,所以无上们更清楚从初入准仙帝到准仙帝极巅到底有多么困难,比起大动干戈的去碾死一批虫子,从而被‘易’抓住了机会,不如在这里静等,等到援军的到来。

    当然,几位无上也不可能放任仙域,他们不敢妄动,但是各自麾下的强者却可以,哪怕这些强者在他们眼中很一般,但推平仙域的希望很高,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从这座世界走出的那位诸天至高者有没有留下什么后手,这也是几位无上不敢大咧咧的组团去仙域的原因了。

    如果真那么做了,指定让人给团灭,谁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试探一位诸天至高者到底在没有在老家留下点‘小玩意’?

    如果不知存不存在的‘大杀器’被他们手下引动了,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诸天至高者强到让人胆寒没有错,但留下的器物想要跨越他们要走上万余年的空间镇杀他们那是在开玩笑,除非那位诸天至高者想毁了自己的故乡。

    “无上以下的生物穿越界门的时候,所受到的影响不大,我们联手能承担住,派人回归永恒之地再让一些炮灰过来。”

    “好。”

    “无异议。”

    几位无上同意了,因为炮灰越多,能探雷的概率就越大,让他们的生命更有保障,哪怕保护大批炮灰通过界门会让他们压力倍增,道行都会有一定下跌,也好过亲身涉险。

    “哪怕是诸天至高者留下的宝物,也不是全能的。”

    一位无上眸光幽幽,看着天穹洞口旁边的那枚石碑。

    上苍之上,永恒长存,轮回难覆,无上之地。

    这枚石碑很超凡,绝对是诸天至高者亲手所留之物,哪怕并非法宝一类,也不是一般的无上能撼动着。

    “这就是那位至高者的手笔吗。”

    诸位无上猜测着,此地不是他们诞生的世界,哪怕走向时光长河的上游也很难看到历史之中的大事件,涉及到准仙帝的都会是一团朦胧迷雾,更别说事关一位诸天至高的仙帝。

    如果他们的主人没有被困住的话,倒是能帮他们克服这种影响,让他们能忽视几乎九成九的天机迷雾,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所以诸位无上来到界海的时间明明不算短了,却愣是对此地的情况一头雾水,忌惮之下都不敢远离终极古地。

    只有常伴在诸天至高者身畔之人,才知道那种人物到底多可怕,再谨慎都不为过,如果不是他们主人在被困之前下令了,没一个无上愿意降临,留在血海战场打酱油多好。

    目前他们对仙域唯一的了解,就是源于战死的仙王,无上从他们的元神中提取到了记忆碎片,勉强拼奏出了仙域的情况,但仙王那么弱的生物,对于仙域和终极古地之间的这片海域都一知半解,更别提对整个界海了。

    “如果我们因大意被灭掉了,那样哪怕有援军降临,也会重蹈覆辙,所以必须谨慎再谨慎。”

    诸位无上护送一批仙王级生物通过天穹洞口的时候,有一位喃喃着。

    有人颔首赞同,千足无上道:“我们各自赐下一件法器,并且尽量抹除掉属于我们的气息,也许只有我们这个级数的力量爆发时,才能引发出可能存在的那个东西。”

    他想的很远,所以会这么说。

    “抹掉气息且保持威能有点难度,不是一时片刻能完成的,不过我们无需着急,一切以稳妥为主。”

    一位无上道。

    他们能隐约感应到洞口另一边传来的极其细微的大道涟漪,说明他们送过去的人与天庭强者交手了,这让几位无上皱眉,天庭都堵了界门的另一端,这看上去不像是要覆灭的样子。

    “我们这一边落入下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