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深空之流浪舰队 最终永恒

第一百五十七章 47世纪

    丁院士已经不复以往那种雷厉风行的形象,或许经历的事情多了,年纪大了,反倒变成了一个和蔼的老头。他点了点头,笑着道:“张远啊,趁着这一次的清醒期,有一些飞船控制权限方面的内容,想要交给你们……”

    张远在心中长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他清楚地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一次的科学议事会非常隆重,关系到下一代的接班人,总共有三千多人参加,有许多是如同张远那样的储备干部。

    整个文明对下一任舰长的要求很高,不仅仅得品学兼优,还得有足够的资历去服众,得精通飞船内部的构造,懂得人类心理学、社会学,用有随机应变的能力……最困难的一点,得精通新文明史学的相关计算,不能人云亦云。

    像张远这样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年轻人资历还是稍微嫩了点。

    这样排除下来,基本上就只剩下个位数的人选了,包括几位副舰长,以及赵师兄等人。

    “各位科学议事会的成员,大家好,我是目前的舰长丁兆东。”丁院士上台发言。

    “我们已经在星空中飘荡了2419年,有必要对飞船的现状,以及目前的人口状况做一次梳理。并且,确认下一任舰长的候选人。”

    “在这两千三百年间里,飞船出现过大大小小的差错,一共3123起,其中重大停电事故:3起,重大物质泄漏事故:1起。所幸的是,这些事故全都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坚持到现在的确不容易,离不开所有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

    台下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整个政府工作报告的内容很长,几位副舰长上台,分别报告了飞船目前各个区域的性能,资源储备状况以及人口状况。

    飞船出现了一次核燃料泄露事故,幸好只是一个燃料仓库泄露,不伤及根本。

    “各位先生,女士,飞船出现差错的概率正在缓慢增大,每个人都必须在接下来的旅程当中,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我们还未到达真正的终点,希望大家,能够将严谨的作风一直保持下去……”

    至于目前的人口状况,平均年龄约莫上升了5岁,还处于相对年轻的状态。

    2300多年的航行,一共有645名高层领导人凋零在了这片星空。与之相对应的是,总共1644名婴幼儿的出生。

    其实一千六百名婴儿也不算多,一年还不到一个。这些人基本上已经高中毕业,进入了冬眠状态。

    听完这些报告,张远对整个飞船的状态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两天的报告会结束后,紧接着便是投票、新老领导人权力的交接环节。再接下来还有一年的培训期。

    丁院士以及几位副舰长年纪渐大,必须要提前培养继承人才行。

    张远的工作等级也提升到了19级,他已经拥有了操控核聚变引擎开关、启动的权限,以及飞船的紧急控制权。

    当这位姓季的老先生将一连串的密码以及控制权限交到他手中的时候,张远心中产生了一种沉重的责任感以及使命感。

    仿佛全舱人的生命都压到了他身上。

    原来……我们早就已经不年轻了。

    张远庄重地向这位老人敬了一个礼。

    “张博士,我很看好你啊,接下来还是要麻烦你们了。”季老头非常轻松地说道。

    “谢谢季老。”

    整个交接仪式全部结束后,又举办了一次例行宴会,觥筹交错,人们全都在小声商量着未来要注意的一项事项。

    许多新人,包括张远并没有获得权力的那种兴奋感,反倒心中沉甸甸的。

    赵师兄已经升级为赵副舰长了,再过几百年,估计能够升级成真正的舰长。他在人群中斡旋、交流,了解整艘飞船的整体事宜,就算没有酒也可以以茶代酒,显得游刃有余。

    从某个角度,这些年来,赵师兄也成长了很多,不像以往那样青涩。

    过了好一阵子,赵师兄才姗姗来迟,“老张,我们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了……敬你一杯。”

    当!

    两人碰了碰杯子,张远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白开水,笑着说道:“我最深刻的记忆,是在那个引擎出口处,你还在感叹当舰长的压力。”

    “没想到,这么快就扛起了担子。”

    “是啊。”赵青锋感叹道:“有些东西,你不得不去接受,慢慢地也就会了。你在这段时间,感受到的只有三四个清醒期,而我却有十个以上的清醒期,足够去接受这些责任了。”

    就这么随意地聊了两句,两人很快就从略微的生分,变得像原先那样熟悉。

    赵师兄还是那个赵师兄。他坐在张远边上,笑着问道:“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什么?”

    “就是……你这个出色的师弟,什么时候能够找到老婆?最好能够在我瞑目之前找到。”

    张远耸了耸肩膀:“哈哈,已经找好了,师兄你可以安心地去了。”

    赵师兄饶有兴趣,“哎?是那个经常被你欺负的小医生吗?我就知道,挺传统的一个女孩。”

    传统?

    张远斜了斜眼睛,林萱萱在其他人面前,伪装的这么好吗?他不服气道:“我也没有经常欺负她吧……”

    赵师兄又问:“有没有生孩子的打算?”

    “没有……就现在这样已经挺好的了。这种环境下生孩子是不道德的行为。而且,我们这些人还是不要做这种模范效应了……”

    宴会中的人渐渐少去,趁着没有人关注他们,张远悄悄地问道:“那么,赵师兄,你就跟我兜个底吧,新文明史学中计算出的各项决策,还是否执行?这是我最关心的事儿。”

    “艾丁先生去世后,我们已经不再有地球历史作为参考了……也没有必要将这些决策一直拖延下去。”

    除了外星飞船事件外,新文明史学中计算出的各项决策,一直是排名前三的火热话题。

    很多东西,辩论来辩论去,聊的多了,也好像不是想象中那样不能够接受。

    特别是,被外星飞船恐吓了之后,有少部分人渐渐放开了原先顽固的思想。

    “关于这件事啊,等一下咱私底下再聊,去老师那里。”赵师兄故意卖了个关子。

    晚宴结束后,两人回到丁院士的那间办公室当中。

    “你们来了!”放下了身上的重任,这位老人的精神状态显得好了很多,嗓门也恢复成了年轻时候的那样,甚至还亲自给他们俩泡了茶水。

    “今天真是轻松的一天,以后,所有的任务,就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

    (PS:有人要加群吗?老群人快要满了,而且比较冷清,没什么人说话。如果活跃的书友多的话,可以考虑开一个新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