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卜筑 争斤论两花花帽

129、智商税

    鄢陵一转,河南吃遍,有点夸张,但是陈化店转悠一圈,吃遍鄢陵各种特色小吃是肯定的。

    红薯、蜂胶、烩面、打卤面、羊肉汤,基本应有尽有,比凌二住的谷楼镇强上不少。

    凌二找了家馆子,一碗打卤面,一盘白切羊肉,吃的满头大汗。

    吃饱后,左拐是茶馆一条街,陈化店从明清到现在,陆陆续续有一百多家茶馆,不愁没喝茶地方。

    当然,其中很多也不算茶馆,沿着水泥路往地下走,是尘土飞扬的黄土路,有高矮不一的木棍撑起来的茶棚,不少人坐在里面打扑克。

    凌二进了一家招牌落了灰,字迹已经看不清的小茶馆,里面坐着俩老头子,好奇的打量着凌二。

    毕竟本地人从来不会说:来杯老红汤。

    这不是废话吗?

    喝茶不喝老红汤喝什么?

    凌二找了个低脚凳坐下后,等老板上了一壶茶,道了声谢。

    “喝慢点,别喝醉了。”老板一听他口音,就知道他是外乡人,好心提醒。

    “又不是喝酒。”凌二不以为然,他是好茶的人,什么茶没喝过?

    提着茶壶往杯子里倒茶,满而不溢,他终究明白了为什么叫“汤”,非常的浓。

    闻起来很香,抿上一口后,感觉不够味,一杯子全下肚了,他是喝惯浓茶的,喝完了,居然朦朦胧胧的有点晕。

    特意从装茶叶的编织袋里抓了一把出来,一把黑乎乎的老茶梗,他也说不清是祁门红茶,还是信阳毛尖。

    也懒得跟老板打听,又接连喝了好几杯。

    吃喝方面的口味属于玄学,没有量化标准,何况各个国家,各个民族,具体到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

    其实,还是自己喜欢最重要,名堂越多,交的智商税越多。

    一连几天,都是在茶馆流连忘返。

    日子一天天这么过着,眼看要进入立冬,他媳妇再不出去打工,估计就不大可能出去了。

    这天早上,他像平常一样早起,梳洗整齐后,抱着茶杯,端坐在小旅馆的门口发呆。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崽子跑过来,大声的喊道,“阿爸问你还要不要坐车。”

    “坐,当然坐。”凌二大笑,这是小巴司机家的大儿子。

    回屋提起自己包,没功夫和旅馆老太太细算,往桌上丢了十块钱,转身就走。

    西北风刮的咕咕作响,整个小镇处在一片浓雾中,视线很差,要不是凌二警醒,差点让一辆摩托车给撞了。

    幸亏有小孩子带路,要不然凌二还真不找到小巴车的停车点。

    小车司机朝他调皮的眨眨眼睛,然后朝着车子努了努嘴。

    凌二了然,刚上车,就看到了坐在中间过道位置的陈维维,怀里抱着一个巧克力的背包,脚底下是一个装的鼓鼓的塑料袋。

    她看到了凌二,冲他笑笑。

    凌二在想着直接过去坐她旁边会不会太唐突的时候,小巴司机指着陈维维旁边的空位道,“这不有空位吗,直接坐上就走了。”

    凌二欣喜若狂,坐到了他媳妇旁边后,笑着道,“真巧啊,你往哪里去啊?”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是啊,真巧呢,我到许昌转车去浦江。”陈维维笑着道。

    “这次才是真巧,我也回浦江。”凌二笑着问,“这都要过年了,还出去啊。”

    “年底活好找,去看看呗。”陈维维倒是没有多大的诧异,她们这一车里,只要出去打工的,基本有一半是往浦江去的。

    一路上,凌二都是没话找话。

    “我这人没什么大出息,我就想着回家养牛,以我的智商,只能养一头,多了数不过来”

    为了把自己的智商拉到和他媳妇一个水平线上,他也是费尽了心思。

    “然后牛丢了,你也丢了”她会高兴的附和几句。

    “丢了好啊,没那么多烦恼。”

    真是迎风走刀口,只对你一人温柔。

    凌二沉重的很,从她媳妇的脸上,他能感觉到自己并没有在媳妇那里刷到好感度。

    从汽车站下车,还要转车到火车站,凌二拦了一辆三轮车,要和她一起走。

    被她给拒绝了,然后看着她钻进了公交车里。

    他凌老二这暴脾气!

    自我安慰,好有警惕心的姑娘啊,他媳妇不是随便的人!

    在车站,他再次遇到了上次帮他打架的吴大亮。

    “上次谢谢你了。”凌二丢给他一根烟,一边闲聊,一边等着他媳妇。

    “多大个事。”吴大亮得了一笔意外之财,那股兴奋劲到现在还没去。

    从汽车站始发的公交车不知道兜了多大的圈子,凌二等了足足有四十多分钟,才看到他媳妇从公交车下来。

    凌二鸟悄的跟在她身后。

    最后,又是装作意外,让她发现了他。

    “要不你一边歇着,我代买就是了。”

    火车站售票窗口人头攒动,凌二本来可以找黄牛买票的,为了能照顾到她,也不得不和她一起并排挤在长长的队伍里。

    “没事,排队很快的。”陈维维紧紧的攥住自己手里的车票钱,谁的话她都不会轻易相信的。

    “哎,哥们,干嘛呢,”凌二无时无刻不止关注他媳妇那边的情况,看到一个瘦高个子的手往她媳妇后面的背包伸,第一时间冲过去扳住了对方的手,冷哼道,“没挨过揍是吧?”

    “干嘛啊,想打架啊。”高个子一声嚷嚷,又从人群里钻出来两个人。

    “算了,算了,”陈维维紧张的拉了拉凌二的胳膊,低声道,“不要吃亏了,我也没损失。”

    “你放心吧,没事的。”凌二安慰完她后,甩掉高个子的手,然后道,“这里人多,出来吧。”

    因此,陈维维在后面追着,他干脆装作没听见。

    现在不表现,还等什么时候?

    在老婆面前,就该拿出点男子汉气概,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他刚出售票厅,就看到了在门口揽客的吴大亮。

    吴大亮常年在火车站厮混的,瞄了一眼大高个,就明白了是什么事情。

    他满不在乎的跑到凌二跟前,低声道,“兄弟,五百,我让他们去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