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卜筑 争斤论两花花帽

159、不长个

    “怎么,什么时候找对象,按你现在这情况,也不要太挑。”凌二喝的太多了,说话都有点秃噜了。

    “找什么样的算好?”齐会叹口气道,“倒不是我现实,我家这情况你也知道,不能再找有拖累的,找比我好的,我也有那个本事,我们单位从妇女主任到后勤都找过我,我就没松过口。

    我家老太太这样的,我做亲儿子的,都伺候不来,能找个大小姐,说不定全家跟着受气呢。

    所以啊,慢慢来,我不着急。”

    “别想那么多,是缘分没到,不要轻易给任何群体打标签,一样米养两样人。”凌二笑笑,齐会嘴上是这么说,其实身体很诚实,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齐会最终还是娶了一个高干子女。

    结婚时候,齐会也还只是个普通的副处级干部。

    “我可以接受人家瞧不起我,但是接受不了人家同情我,可怜我。”齐会意味深长的道。

    “你小子,现在矫情吧,过几年,你看猪八戒都是眉清目秀的。”

    凌二调侃道。

    齐会打着酒嗝道,“你可劲损我吧。”

    喝着,喝着,桶底见空,二斤酒没了。

    一人喝了一斤,凌二先跑到屋后檐解决了下生理问题,然后摇摇晃晃的站到门口跟齐会告别。

    “我送你吧。”齐会在屋里的抽屉里摸索了半天,最后找了个手电筒出来。

    他在后面,让凌二在前面走。

    “别,你喝的也不少了,回头我还得送你回来,找事呢。”凌二把他往屋里推,坚决不让他送。

    两个人推推搡搡,不远处先传来了一阵狗吠声,随着狗叫声越来越近,两个手电筒朝着这边照了过来。

    “喝多少啊,说话都漏风了。”一个女声传过来。

    “哟,是大姐啊。”听见声音后,齐会迎上去招呼。

    “你晚上没回去啊。”凌二冲着大姐说话的同时,冲着大姐旁边陈维维笑了笑。

    他借着酒劲去拉陈维维的手,她没拒绝,他高兴地向齐会做了介绍。

    她们三个人聊天的功夫,大姐进到老太太和老头屋里,把带过来的烟酒放下来就出来了。

    老头追过来,一边啊啊喊,一边比划着手势。

    齐会道,“我爸说你太客气了。”

    他们家老头子又没进过聋哑学校,什么不懂,自创的手语,也就她们这些做儿女的和村里的熟人才能知道一二。

    “自己家里人,意思一下,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姐拍拍在干呕的凌二的后背,笑着道,“赶紧回家,洗个澡睡一觉,你们这些啊,见着酒比什么都亲。”

    回到家,凌二也没洗澡,躺下就睡,一觉到日上三竿。

    刷牙洗脸后,叼着个馒头,在门口看一帮孩子众星捧月的围着老五,在那里叽叽喳喳。

    在孩子们看来,老五用着他们没见过的粉色橡皮,最新款的铅笔刀,好吃的口香糖,超多的漫画书,有他们没见过的游戏机,老五是他们心里的偶像。

    凌二在一旁会心一笑,孩子们的世界太单纯了,手里有个小水枪,就能吹一整个夏天的牛。

    大姐有自己的家,老是在这里呆着不算事,中午一吃过饭,便抱着孩子让凌代坤骑摩托车给送回去了。

    家里的事情全落在了黄李玉和陈维维身上了,俩人开始做提前做大扫除,房子长时间不住人,旮旯拐角,埋汰地方多的是。

    凌二当甩手掌柜当习惯了,但是还是负责了一部分工作,家里的线路是他重新排查的,灯泡全部换了,改成了白炽灯。

    不过,作为平安镇最靓的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从回来后,就没闲过,每天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喝酒的路上。

    老四是年二十六回来的,因为黄李玉和陈维维毕竟是外地人,对本地许多地方不了解,凌二让她每天开车带她们去赶集。

    正准备唠叨老三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天早上,老三突然提着一个双肩包在村里土狗一路追到了家门口。

    “不搞死你们,我叫你们一声大爷。”老三把自己的把放到门口椅子上,抄起门口的铁锹,追着对他龇牙咧嘴的狗开始打。

    奈何,两条腿的终究不如四条腿的快,围着屋前屋后跑,一条狗也没撵到。

    “你也是闲的了,一回来就跟狗较上劲了。”奶奶跺着小脚帮着诈唬那些狗。

    相比于凌二,他更喜欢凌三。

    凌二不是不孝顺,也不是心不好,但是她总感觉中间隔着什么,不如老三亲近。

    “老太太,”老三跑的满头大汗,把羽绒服的拉链拉下,敞开怀,俯腰揽着老太太的肩膀道,“听说前阶段你生病了,挺争气啊,活蹦乱跳的。”

    “跟谁说话呢,没大没小”老太太假装生气的样子,笑呵呵的朝着孙子的胸口打了好几下。

    “哎呦,手劲不小啊”老三笑呵呵的道,“没少吃吧,咱家粮食够不够?”

    “又没端你饭碗,你瞎操心。”老太太笑着道。

    “咋回来的?”凌二朝着老三的身后望了好长时间,也没看见送老三回来的车子,“说一声,我到机场去接你。”

    “找那个麻烦干嘛。”老三也不管卫生,夺了凌二手里的茶壶,咕噜噜喝了好几口,笑着道,“我前天就到省城了,在我同学那住了两天,早上包了个面包车到镇上,往这来,路不好,加钱人家也不愿意送了。

    我本来打算走路的,结果碰到王刚,他把我送到路口,自己又回去了,说初一过来喝酒。”

    “衣服合上,别着凉了。”老太太又贴心的把孙子的拉链给重新拉上,手够不着领口,又不得不踮起来脚,微微颤颤。

    “这么大了,也不长个。”老三再次调侃道。

    “你这死孩子,你这死孩子”老太太气急追着老三打。

    老三见她追的急,他不敢跑的快,让她追上了,缩着身子,后背挨她好几巴掌。

    年三十这天,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年,在街上打小牌的凌代坤却挨了前任大舅子陶成华和小舅子陶成华一顿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