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卜筑 争斤论两花花帽

242、大结局

    “男孩还是?”陶成云摘了墨镜,往四周望了望。

    “男孩子。”凌二再次续上了一根烟,眼前的女人在他的记忆里一直没有多大的变化。

    如果不是因为老三和褚亚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和她碰面的。

    “挺好,在哪家医院呢,回头我去看看。”陶成云笑着道。

    “不用了,我替他道声谢了。”凌二漫不经心的道,“我下午还有点事情,你约我见面是有什么事吗?”

    “老二,”陶成云把手提包挂在肩膀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你是我带大的,你想想那会家里条件多难过,你要上学,我砸锅卖铁,挨家挨户去借钱,是不是也给你读了?

    我不求你念着我好,但是,求求你不要用这样子的态度。”

    “这倒是。”凌二不置可否,但是这点好,也弥补不了她带给他的伤害,“我这些没有和你们计较,就应该算还了这个情。”

    曾经多少次,出于报复心理,他想把储金山给整趴下,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甚至还交代过潘宥诚和凌龙、王刚、高小飞等人,与储金山发生生意上的冲突的话,看在他的面子上,先退一步。

    她面上一怔,叹口气道,“褚亚怎么说都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呢?”

    想到闺女憔悴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揪心。

    “当断则断,不受其乱。”凌二又续上一根烟,笑着道,“我再不和她说实话,她就要堵到家门口了,这丫头脾气也挺大的。”

    他不知道褚亚是从哪里得到他家地址的,突然出现在小区门口的时候都把他吓了一跳。

    “可是你说的话,不觉得太伤人吗?”她突然用起了质问的语气。

    “我只是实话实说。”凌二拧了下眉毛,很不喜欢她的态度,深吸一口气后道,“我跟国外不少大学都有联系和合作,你问问她,想去哪所大学读书,我给推荐吧,这是我的补偿。”

    “这就不用了。”陶成云道,“希望你把老三管好,不要再发生这种事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凌二望着她逐渐远处的身影,心里明白,母子的情分这辈子只能到这里了,人心不是壁虎的尾巴,断了还能再生。

    这个夏季,凌三喜事连连,在孩子满月之后,日苯的收购案正式落地。

    “我知道那些钱是你担保的。”老三在大哥的面前也终于说了真心话,“谢谢你了。”

    “知道就好,”凌二没好气的道,“吃多了不消化,一定要捋顺了,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你放心吧,”凌三笑着道,“你以为我是胡闹呢?我收购的三家公司,等我经过资源重组,加强资源深度整合,提升国际竞争力,效果大于一加一。

    到时候我只会保留核心业务,剩余的我分拆出去再卖钱,肯定是有的赚的,你担保的钱,也一定能还的上,不会让你为难的。”

    凌二笑着道,“你明白就好。”

    他不止一个弟弟,还有大姐,还有三个妹妹,如果好处一个劲给老三,就未免有点厚此薄彼了。

    想到这里,他又对老三道,“你这里我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剩下的家当除了老四和老五、多多她们,就全是你大侄子的了。”

    给大姐?

    大姐是不可能要的,一是出于脸面,比较她是做姐姐的,拿弟弟的东西,得多厚的脸皮?

    何况这么多年,也没少拿。

    二是因为大姐要强,习惯了做家长,家里的事情要自己说了算,拿弟弟的越多,欠的越多,生怕以后在弟弟面前说话都不硬气。

    可是凌二又不能不给,只能走曲线,落到付传承头上。

    不过付传承和黄多多年龄都还小,老五还在读大学,暂时都没必要给。

    他现在能安排的只有一个老四。

    周六,老四接到大哥电话,感到很突然。

    一般情况下,都是大姐打电话比较多,自她成家后,大哥基本不怎么招呼她。

    现在打她电话,不止让她去他的办公室,还让她带着方洲,这是什么意思?

    位于张江的办公室,她是第一次来。

    一到门口便看到了站在楼下迎接的蒋玉斌。

    “热吧?”蒋玉斌先笑着和旁边的方洲握了握手,眼神里是说不出来的羡慕。

    学得好,果真不如娶得好。

    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他这辈子只见过方洲这一个!

    “还行。”方洲笑着道。

    两口子跟在蒋玉斌身后,进了凌二的办公室。

    凌二正在剪花枝,看到俩人进来,并未放下剪刀,只是对老四道,“桌上的文件你拿笔签了字就可以出去了。”

    “什么?”老四好奇的拿起来了桌子上一摞文件,大致翻了两页后,惊得合不拢嘴,“大哥,你这也太大方了吧?”

    居然是两家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粗略一算,价值有七十亿。

    方洲也腼腆的往跟前凑了凑,随意瞄了两眼,然后道,“大哥,这太贵重了。”

    凌二笑着道,“又不是只给你一个,我这是打发你们,你看不出来吗?算是分家吧,以后啊,有什么事不要再来烦我了。

    别磨蹭了,赶紧签了,我马上还有一个会议。”

    “凌小姐,你在这里签字就可以了。”一个戴着眼镜的胖乎乎的中年人笑容可掬的指着文件的签字栏,见她还在迷糊,便又递出自己的名片。

    “哦,你好,刘律师。”老四又看了看大哥,想了想最后还是签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一页,还有一页,一页又一页,反正是闭着眼睛签,至于里面具体是什么内容,她压根就没看。

    因为,她很笃定,她家老大是不可能坑她的。

    等蒋玉斌和律师抱着文件出去后,凌二笑着道,“我对你的任务完成了。”

    “谢谢大哥。”老四的眼眶有点湿润,差点没忍住哭。

    “行了,不耽误你们了,该嘛嘛去。”凌二挥挥手道,“以后好好过日子。”

    “大哥,那我们走了。”方洲等凌二点头后,这才同老四出了办公室。

    凌二望着办公室墙上的那幅字发了会呆。

    “卜筑东门事偶然,种瓜敢咏应龙篇。但求饭饱牛衣暖,苟活人间再十年。”又低声吟诵。

    这是他在高中时候写的,这么多年,走到哪里,挂到哪里。

    他按了下电话机,轻轻地敲门声后,走进来一个女孩子。

    “让人把这幅字给我摘了。”凌二吩咐道。

    “是。”女孩子转身出去后。

    他铺纸研磨,写下了: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此生已经无悔。

    ps:听从大多数读者的意见,这本就完本了,哈哈

    新书在准备,具体开书时间,关注下老帽v博:码字工花花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