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637章 大忽悠【五千字大章】

    陵山饭店天台上发生的事情,瞒不住的。

    当天在场的,除了这群道士,还有刘元基。

    除了刘元基,还有仙门。

    除了仙门,还有简东升等人。

    几乎每一个势力都照顾到了。

    也几乎,每一个势力都是得知了此事。

    谈及者,无不感到惊讶。

    陈阳,伤了玉成子。

    简直惊世骇俗。

    他们可真想在那现场,看看陈阳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九霄宫内。

    玉成子回来已有两天。

    伤口已经缝合,疼痛也在忍受范围。

    他推开门,看着跪在院子里的世成,说道:“起来吧。”

    “住持,我没用。”

    玉成子忽略他的话,问道:“灵峰的送别法会,何时举办?”

    世成道:“两天后。”

    玉成子将请帖丢过去:“这份请帖,送去给陈玄阳。”

    世成看着请帖,愣了两秒:“住持…”

    “送去。”

    “是。”

    世成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玉成子道:“送完后回来养伤,伤好了,再进山。”

    “是,谢谢住持。”

    世成心中一喜。

    他以为,自己没机会进山了。

    昨天回来时,他心头便是彷徨不安。

    甚至,想过离开九霄宫,还俗。

    可他毕竟是从小就在九霄宫长大,对九霄宫感情太深。

    而且,做了二十多年的道士,他也习惯了这份生活。

    也想像陈阳那样,一鸣惊人。

    他二十多年的修行,不是为了默默无闻的还俗。

    而是为了一份名声。

    一份同门提及时,会露出敬佩之色的成就!

    若非如此,当初师傅将他们几个师兄弟喊去,询问谁愿意跟随去山里守山时,他也不会第一个就应声。

    即使是知道守山的危险,他也义无反顾。

    为的,不就是日后扬名吗!

    人生在世,有人喜爱平淡,有人追名逐利,他只是跟随内心,做了正确的选择。

    ……

    下午,陈阳接到了玄真的电话。

    “没事吧?”

    “没事。”陈阳道:“吃亏的是那个老杂种。”

    玄真道:“师傅师叔已经知道了。”

    陈阳问:“让他们别下山,这事情我自己能处理。”

    玄真道:“我说过了,他们听说你把玉成子打伤了,还不信呢。”

    “师傅他们按照约定,五年内是不能下山的,但这是建立在你人生安全的前提上。”

    “嗯。”陈阳问道:“上方山,没什么危险吧?”

    玄真沉默了两秒:“以前的麻烦挺多,现在很少了,一年也不见得能有几次。别操心了,师傅他们不会有事。”

    陈阳哦了一声,问道:“玄玉在你那里?”

    “他过段时间就出去了,上次他跟我说,三十岁之前要坐上执事,四十岁之前拿下白云观住持的位子。”

    “我看他信心挺足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又聊了一会儿,陈阳便是挂断了电话。

    这大半天时间,游客的数量便是突破了一千人。

    “系统,我能收徒吗?”陈阳望着来来往往进出道观的游客们,问了一句。

    严格意义上,道观只有他一个人。

    一旦他有事情要出门,道观就得关门。

    单靠大灰和老黑,没办法把道观给支撑起来。

    何况老黑刚刚启灵不久,也不能让它太多的去接触这些游客。

    昨天小景离开后,老黑情绪跌入到了谷底,到现在都没能缓过神。

    短时间,陈阳还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不可以。”

    “为什么?”

    系统道:“你自己现在都是半桶水,怎么教徒弟?”

    陈阳不服气道:“老黑和大灰不是我教出来的?”

    系统道:“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陈阳道:“而且我收徒弟,也能让道观发展的更快更好。”

    主要还是可以更加轻松。

    做一个甩手掌柜,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系统道:“它们是动物,对人类的世界并不了解,接受的信息也有限。你可以傻瓜式教育,反正他们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世人都说道门传道不传教,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不是不传,而是不够资格去传。”

    “道门追求无为而治,教义这般,便注定了道门弟子好坏参半,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

    “这种情况直接导致的,就是道门的衰败。”

    “为何随处可见打着算命为幌子,实则骗钱的道士?”

    “你说他们是假道士?其实也不假。只是学了点皮毛,就出来妖言惑众。”

    “以前的道观,一个师傅收几个,十几个徒弟也是正常的。”

    “现在呢?收一两个也就差不多了。”

    “太多了,管不过来,也教不过来。”

    “我说不过你。”陈阳问:“你直接告诉我,我什么时候可以收徒?”

    系统道:“册封真人,就可以收徒了。”

    “行。”

    陈阳点点头。

    他本来以为自己提出收徒,系统会很激动,谁想到他居然一点也不着急。

    这个世界这么浮躁,大家都在加速往前走,他却慢慢悠悠带着自己晃荡。

    陈阳看着面前的游客们,摸着下巴,寻思着得想点办法才行。

    至少,也得把今天这种状态保持下去。

    “嗯?”陈阳目光瞥见两个熟悉的身影。

    刘元基和世成。

    陈阳问:“你过来干什么?”

    刘元基道:“老冯让我来看看你。”

    “空着手看我?”

    “我们俩就别计较这么多了。”

    陈阳又看向世成:“他来干什么?”

    世成走路时,有些跛脚,一瘸一拐走来。

    站在陈阳面前,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玄阳住持。”

    “离开九霄宫了?”陈阳上下看他一眼:“离开也好,免得什么时候被玉成子那老杂种玩死了都不知道。”

    世成蹙眉:“我没有离开,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

    他把请帖递过去。

    陈阳拿起看了一眼,直接当着他的面撕碎:“不去。”

    世成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也不生气。

    “请帖我送到了,去不去是你的自由。”说完便走。

    陈阳道:“玉成子要杀你,知道吗?”

    世成道:“住持为何要杀我?”

    陈阳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那道天雷,你以为是我召的?我有毛病,自己劈自己?”

    世成不说话。

    他当然知道,陈阳冲过去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可是知道又能怎么办?

    世成道:“住持要杀的是你,不是我。”

    陈阳嗤笑:“有区别吗?杀我,连着你一起杀。不明白原因?很简单,我死了,你也死了,这事情就扯平了,我师叔去找他,他也有借口。”

    “可他没算到的是,我没死。”

    “你家住持是真的狠,一点不把你的命当回事。”

    “你三岁进的九霄宫,在那里待了二十几年,就是你这样,他都说杀就杀,半点不犹豫。”

    “你就不觉得很可悲?不觉得你家住持很可怕?”

    “我以为你会离开九霄宫,居然没有。你要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还留下来,我严重怀疑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刘元基也点头:“是有点问题。”

    世成骂道:“你脑子才有问题!”

    陈阳道:“别生气,我是给你分析利弊。其实我们之间没什么恩怨,你最多就是看不惯我比你优秀。”

    “说起来,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我是道士,有怜悯心,不想看着你被玉成子活活玩死。”

    “你这个年纪,就开了耳窍,有这份道行,已经很不错了。离开九霄宫,天高任你飞,继续待在那里,你觉得玉成子还能像以前那样对你?”

    “这次我把他伤了,他心里一定记恨我。”

    “人一旦有了芥蒂,基本上就完蛋了。”

    “你说,他看不见我也就算了,最多咬咬牙齿,拍拍桌子。”

    “可是他看得见你啊,一看见你,就想到我,一想到我,就愤怒的想杀人。你说你怎么办?”

    世成忽然迷惘了。

    他觉得,陈阳说的,好像真的有几分道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住持他…他还能继续培养我吗?

    可是,他明明让我伤好之后,就去山里守山。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玉成子一定对你说,让你伤好之后,继续去守山。”

    “你怎么知道?”

    陈阳神秘一笑,这特么傻子都能猜得到好么?

    “你啊,没脑子,真的没脑子。别激动,我不是骂你,我在感慨。”

    “我就跟你直说了吧,等你伤好进山,你要是还能活着出山,我把舌头割了给你当刷子擦鞋。”

    世成心肝儿一颤:“住持他……”

    陈阳道:“玉成子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引一道天雷试图把我们俩都干掉,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现在九霄宫是什么名声,你知道吧?”

    “你随便问问,哪家道观不是在议论你们。”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家道观名声臭了啊。”

    “再去听听人家怎么说我陈玄阳的?”

    “他们说我是天人之姿,道门第一人,近三十年道门最优秀的天才。”

    “这种情况换做你是玉成子,你要怎么做?”

    “我……”

    “你不知道。”陈阳道:“换做我,肯定得通过其它方式,把道观的名声拉回来,把自己的名声也拉回来。”

    “怎么拉?简单。”

    “矛山有妖吧?肯定有,没妖你去守个屁的山?”

    “有妖,妖闹事,把你给杀了,然后你家住持过去,把那闹事的妖给干掉了。”

    “到那时候,铺天盖地宣传的都是九霄宫,标题我都帮你想好了。”

    《矛山有大妖欲闯山而出,九霄宫弟子世成以命相抵》

    《九霄宫弟子抗妖殒命,玉成子怒而入茅山,斩妖报仇》

    “你看,这么一来,你道观的名声就回来了啊!”

    “死了一个本来就该死的弟子,换了道观的盛名。而且谁特么能想得到,你是被玉成子弄死的?”

    “你就说谁能想得到吧?”

    陈阳有点口干舌燥:“你自己先想想。”

    他去后院泡两杯茶,刘元基跟着,问道:“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不关你事,别问。”

    “你不会是要怂恿他还俗吧?”

    陈阳不搭理他。

    刘元基心里啧啧,这一招挺不错啊。

    看世成那反应,好像真的听进去了。

    咋这么傻比?

    这种话都信?

    出来的时候,世成还站在原地一脸沉思。

    “喝口茶。”陈阳给他递了一杯茶。

    世成接过茶杯,问道:“我…我该怎么办?”

    刘元基闻言直翻白眼,尼玛没脑子的啊?

    说什么你信什么?

    陈阳知道他内心动摇了。

    喝了一口茶水,不急不慢的问道:“你觉得我这道观怎么样?”

    “挺好。”他心里很急。

    他觉得陈阳肯定有办法。

    能把事情看的这么透彻,连自己都没想到的,他全部都想到了。

    肯定有解决的办法。

    陈阳道:“我师傅前两年去世了,去世的时候,道观可不是这样的。”

    世成问:“我要怎么……”

    陈阳道:“那会儿,道观就是一个破房子,风一吹就有砖瓦掉下来,凄惨啊。”

    世成急的紧紧握着杯子,陈阳还在这边扯扯,那边扯扯。

    “你看那观景台,漂亮吗?”

    “……漂亮。”

    “漂亮吧,我也觉得漂亮,山路和观景台,前前后后花了得有两千万。都是整块的青石切割的青条石,走,我带你上去站站。”

    “不用……”

    “别跟我客气,我虽然想杀你家住持,但对你没意见。”

    陈阳拽着他上了观景台:“你们上次过来没怎么看风景,怎么样,陵山的风景不比茅山差吧?”

    “嗯,风景很好…”

    “上次来的急,走的也急,都没进道观。走,我带你去道观里面转转。”

    “玄阳住持。”世成拖住他:“我们把刚刚的事情,说完好吗?”

    “刚刚?什么事情?”

    “……”世成道:“你说住持要杀我…”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没说啊,你别乱讲话。”

    “……”

    “我是分析,分析懂吗?”

    “那,如果真的和你分析的一样,我要怎么办?”

    “简单。”陈阳道:“还俗。”

    还俗…

    世成一脸纠结:“我不想还俗。”

    陈阳道:“为什么不还俗?真的要杀你,你不还俗,等死呢?”

    世成道:“我师傅说,我天生就是做道士的命。”

    陈阳道:“你师傅说的话你也相信?昨天在天台,灵峰让你站起来送死,你师傅开口说半个字了没有?”

    “有这样的师傅,我都替你觉得寒心。”

    “我师傅虽然去世了,但你看我受过什么欺负吗?”

    “谁敢欺负我,我师兄第一个上去干他,我两位师叔第二个上去干他。”

    “独龙山的事情知道吧?”

    “刘元基在我面前耍横,偷袭我,我师兄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他一双腿敲断了,医药费还是找我借的。你自己问他我说没说假话。”

    刘元基骂道:“你扯上我干什么?”

    陈阳道:“再看看你师傅,睁着眼睛看你送死,连个屁都不敢放,这叫师傅?你能喊的出口,他也真敢应。”

    “两条路,要么还俗,要么改换门庭。”

    “改换门庭…”

    陈阳道:“我建议你还俗,你要换个道观,估计没哪家愿意收你。九霄宫可不小,江南省三大道观之一啊。你从九霄宫出来,谁敢收你,就是明着跟九霄宫作对。”

    世成闻言此处,忽的一脸悲怆:“世界之大,竟然没有我的容身之所。”

    他好像看见了,自己离开九霄宫后,像一条丧家之犬般流浪街头。

    陈阳道:“事无绝对,也不是每个人都不敢收你。别的道观不敢做的事情,我敢做。别的道观不敢收的弟子,我敢收。”

    刘元基听得目瞪口呆,嘴角抽搐。

    改换门庭,入你门下?

    这特么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他看世成,这家伙,居然真的在沉思,在考虑!

    沃日啊!

    你特么脑子呢?

    这种鬼话你都信?

    他刚想开口,忽然感觉身体一凉,看见陈阳那双冷冰冰威胁满满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道观养成系统

    道观养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