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657章 请陈玄阳来九霄宫【万更求订阅】

    “为什么?”

    “你很快会知道的,记住,这段时间不要外出,别惹事,免得惹祸上身。”

    陵山道观,陈阳正准备下山,忽然接到了冯克功打来的电话。

    叫他不要去那些道观踢馆。

    陈阳不解,冯克功也不解释。

    “师傅,你不是下山吗?”

    见陈阳回来,老黑和大灰问道。

    陈阳摇摇头,没说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他从冯克功的语气里,听出了凝重以及烦躁。

    应该不是小事。

    而且,自己去踢馆,居然也会牵扯的到。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他虽然好奇,但冯克功不说,应该是97号的规定。

    那他就不问了。

    只是,不能去踢馆的日子,可真是无聊透了。

    晚上的时候,陈阳接到了玄真的电话。

    “你在哪里?”玄真语气很凝重,还有些紧张。

    “在道观啊。”

    “这段时间你出门没有?”

    “没有啊,我一直待在道观。”陈阳想了想,说道:“前段时间出了趟门。”

    直觉告诉他,师兄紧张的语气,和冯克功让自己不要下山,似乎是一件事情。

    “去哪里了?告诉我。”

    陈阳把前段时间出行的地方都和他说了。

    听完之后,玄真道:“这段时间不要出门,就待在道观,哪里都不要去。”

    “师兄……”

    “不要问,过几天你会知道。我先挂了,还得跟玄玉说一下。”

    陈阳问:“他不是在军部吗?”

    “前几天就离开了。”

    简单说了几句,挂掉电话。

    被师兄这紧张的话一问,他更好奇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一天,注定不平静。

    尤其是道门。

    尤其是江南省的各大道观。

    各位真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上真观…”

    玉成子得知此事时,很惊讶。

    旋即眉头紧蹙:“谁干的?往我身上引脏水?”

    蹙眉思索了一会儿,却还是想不到会是谁干的。

    清者自清。

    他不觉得道门的人都是傻子。

    不过,这件事情,似乎可以运作一下。

    他露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

    “让他们过来找我。”玉成子吩咐道。

    十分钟后,一众执事聚集在玉成子的院子了。

    “师伯,您找我们,什么事情?”

    玉成子道:“灵清,你去将陵山在住的所有妖的名单,整理一份给我。”

    灵清询问:“师伯,这是要做什么?”

    “上真观被灭门了。”

    “什么!”

    “谁干的?”

    众人震惊。

    要不是玉成子亲口对他们说,谁都不信。

    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道门,这么大的事情,没人能压得住。

    提前让他们知道也无所谓。

    玉成子道:“具体的不要多问,到时候查出来你们自然会知道。灵清,去把名单整理出来。”

    “是,师伯。”

    灵清立刻去了。

    其他人则是站在院子里,静静等着。

    玉成子也在等。

    等名单出来,他要借这个难得的机会,做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必须要快。

    做了,他可以让那些怀疑自己的人知道,上真观的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

    同时,还能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上真观被灭,反而等于给了他一把尚方宝剑。

    一个小时之后。

    玉成子拿到名单。

    他扫过名单,陵山市共有在住的妖,七百九十九人。

    陵山市常住人口近千万,八百人的数量,在近千万常住人口面前,真的很少。

    可以忽略不计。

    玉成子道:“明早之前,把他们全部带过来。”

    灵清问:“师伯,这是要……”

    “七月集会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妖就是妖,不要妄图让他们融入我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生性残暴,崇尚杀戮,对待他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全部除掉。”

    灵清拿着名单的手微微一抖。

    全部除掉……

    这,这,师伯他要做什么?

    其他人内心也是一颤,望着玉成子的眼神,有些陌生。

    玉成子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他们不该死?”

    灵清蹙眉,没有说话。

    “去吧。”

    “嗯。”

    灵清拿着名单离开,轻飘飘的一张纸,他此刻却感到有万斤之沉。

    玉成子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着桌子。

    他没有去邀请别的道观过来。

    其实他很明白,所有道士,都觉得这些妖该死。

    没有一个人真的把他们当人看,没有。

    但真的让他们动手,也不会有人动手的。

    即使他们都很想,但那所谓的“仁义道德”限制了他们。

    七月集会更是将这份限制,拔高到了一个令他无法容忍的地步。

    其他人在意,他不在意。

    都不愿意做这个一定会受争议的人,那就让自己,来做。

    ……

    一架从陵山飞往魔都的飞机,在凌晨时分落了地。

    一个男人走出机场,拿出手机将深夜的魔都拍下,发给了老婆。

    “我到了,早点休息。”

    刚发完没一会儿,就在他上车时,老婆的电话打来了。

    “喂…”

    “有道士敲门。”女人声音听上去很害怕。

    男人愣了一下:“认识吗?”

    “是,是九霄宫的灵清真人。”

    “你应声了吗?”

    “没有……”

    “开门,我知道你在家里。”

    电话里响起灵清的声音,隔着防盗门,隔着手机,清晰入耳。

    那一瞬间,男人只感觉浑身毛孔都在收缩,掌心都在冒汗。

    “老老老公,我害怕。”女人脸色煞白,不断的远离防盗门,快速向着儿子的房间小跑过去。

    “老公,他要闯进来了,怎么办?他到底要干什么?”

    “你别怕,不要怕……”

    “吱呀!”

    防盗门被打开了,灵清一人走进来,望向卧房的位置,走去。

    他推开房间的门,房间里漆黑一片。

    他将灯打开,看见女人抱着一个男孩,母子两人瑟瑟发抖,眼神恐惧。

    “陆青山在哪里?”灵清问道。

    “把手机给他!”男人在电话这头大声喊道。

    女人颤抖着手,将手机递过去。

    灵清接过手机:“喂。”

    “灵清道长,为什么闯入我家里?”

    “师伯要见你们。”

    玉成子!

    陆青山瞳孔一缩:“我…在魔都,等我回去,我立刻就去九霄宫见真人。”

    灵清道:“好,那等你回来,立刻过来。我先接你老婆孩子过去。”

    “道长!”陆青山大喊:“我陆青山在陵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你们为什么要搞我?为什么?”

    灵清沉默了很久,说道:“别激动,师伯只是见见你们。”

    挂掉电话,灵清望着这对母子,心中叹气。

    他拿起女人的手机,快速给陆青山发了一条信息。

    正急得团团转的陆青山,忽然收到信息。

    “明早之前,请陵山道观陈玄阳赶来九霄宫,切记!”

    然后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出门时,灵清的声音,飘入女人耳中:“待在家里,不要出门,不要联系陆青山。别害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