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991章 谁是魏先生?【五千字,求月票】

    陈阳的强大,超出康庭所想。

    侯成光等人是生是死,他并不在意。

    死了,反而是一件好事。

    今日将他们全部坑杀于此,待他出去,也有的是办法颠倒黑白。

    哪怕依旧有人质疑。

    又如何?

    人都死光了。

    谁敢说他是邪修?

    但横空出世的陈阳,让他感受到危机。

    他以一山道场为引,引武夷山一点龙脉出,竟是都压不住陈阳。

    已经封邪的白青山,在他一句话下,直接显化蛟形。

    这是怎样的莫测神通!

    走!

    康庭没有与他交手的念头,脚下浮云,便向深山飞去。

    “我说了,今日斩你,神来你也得死!”

    声如雷音滚滚,响彻天际。

    陈阳身形凭空拔高,手腕一招,山洪入空,形成一堵坚不可摧的墙壁,拦住康庭去路。

    “破!”

    康庭大喝,袖中飞出一口宝剑,凌空劈下。

    宝剑祭出,剑芒斩下。

    但,这堵墙却纹丝不动。

    连一道痕迹都未能留下。

    康庭瞳孔收缩,恐惧不断从心中涌出。

    洪流形成的墙壁,好似他即将要走的黄泉路。

    死亡的气息,一点点侵染,笼罩。

    他当即拽断身前的玉坠,随即一掌拍向胸口,鲜血不断狂喷而出。

    鲜血喷在玉坠上,竟是被玉坠全部吸收。

    下一秒,玉坠光芒大放,康庭声音沙哑大喝:“魏先生,救我!”

    “魏先生?”

    陈阳抬起的手,忽然顿住。

    他很好奇,这个不断从他们口中提及的“魏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

    连康庭都为其效忠。

    此人,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玉坠悬浮在康庭身前,一股有别于康庭的气息,从玉坠中溢出。

    “这位道长,可否放他一条性命?”

    声音,从玉坠中响起。

    只听声音,并不苍老,反而浑厚有力。

    且沉稳,有着令人舒适的感觉。

    陈阳道:“不可。”

    魏先生沉吟少许,说道:“可否告知,道长道号?”

    “想要寻我麻烦?”陈阳笑道:“那你且听好,贫道,陈玄阳!”

    “原来是陈道长。”魏先生道:“放他一命,福省,我送你。”

    此话一出。

    下方上万人,眉眼皆是一跳。

    好大的口气。

    一座省份,说送就送?

    你以什么身份送?

    你以为这天下是你的?

    而且听他此话,是要让陈阳也加入他。

    若陈阳真同意,他们这些人,今天,怕是一个也逃不了。

    “很诱人。”

    陈阳点点头,旋即说道:“但我住惯了江南。”

    “轰!”

    一道天雷,毫无预兆从天而降,将这玉坠击碎。

    继而五指虚空握向康庭,向他一抓。

    康庭一张脸庞,呈现出病态的白皙。

    生机勃勃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干瘪。

    脸上生出诸多皱纹,仿佛生命都被陈阳抽走。

    感受着不断苍老的身体,康庭恐惧。

    “陈玄阳,陈玄阳……”

    声音越来越弱,他的头发一根一根的脱落,眨眼,竟是一根头发也不剩下。

    一身素袍,几乎是披挂在他的身上。

    素袍之下的身体,干瘪瘦弱,好似风一吹就要倒。

    如同一具干尸。

    脸颊更是瘦的惊人,眼眶凸出,不似活人。

    众人看的震撼。

    这是什么恐怖的手段?

    竟是以这种方式,剥夺一位至少冰肌玉骨修士的性命。

    “陈玄阳……魏…先生,不会放过你!”

    康庭用最后的力气,说出这句话。

    双眼,不再眨动,眼瞳呈现深灰色,死气氤氲。

    陈阳无视他的话,五指举天,朗声道:“我以五雷之法,令你不得超脱!”

    “轰轰轰!”

    话落。

    天雷不断降落。

    将康庭轰入地面。

    一道又一道的天雷,不断的落在他的身上。

    当最后一道天雷落下。

    方圆数十里,陷入了寂静之中。

    细雨飘落着,空气中漂浮的灰尘被驱散了。

    陈阳随手一挥,雨停了,风熄了,云雾散去,烈阳当空。

    前一秒还是靡靡细雨,此一时便如三月阳春。

    众人望着踩踏虚空的陈阳,一度精神虚晃。

    少年二十,登山临水,手寄拂尘,剑吼西风!

    当真有着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之赫赫威风!

    陈阳目光低垂,于人群之中扫过,最后定格于南崖身上。

    他眸光闪烁,心生杀机。

    这,可是一个绝佳机会。

    但也不可无缘无故将其击杀。

    所以,该用什么借口,杀了他?

    后者心中一突。

    他看出了陈阳眼中的沸腾杀意。

    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心思如电急转。

    “邪修当诛,陈真人乃我道门楷模!”

    南崖一声大喝,将沉浸其中的众人猛地惊醒。

    “道门有陈真人,实为道门之幸!”

    “今日多亏陈真人!”

    众人反应过来,一一说道。

    陈阳眉头微皱,旋即舒展开来。

    对南崖一笑,缓缓落地。

    这老东西,求生欲可真够强烈的。

    “玄阳。”

    明一走上去,将他上下打量一通,脸上是止不住的得意自豪。

    好似一位老师,看见昔日的学生,有了成就的那种自豪感。

    “师叔。”陈阳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今天才知道。”

    “活着就好。”明一不善表达。

    云霄道:“得亏你还活着,要不然,我们谁也不会知道真正的真相。”

    他回头向人群看去,一眼找到了任寻道等人。

    后者脸色很复杂。

    英雄是邪修,邪修,却是真正的英雄。

    谁能想得到?

    他也从未碰见过这种操蛋的事情。

    “陈真人,多谢。”冯千双等人走过来,真诚道谢。

    “应该的。”

    陈阳不认识这些人,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但他们却是已经认识了陈阳。

    一个个不断的上前来打招呼,与他道谢。

    “陈真人,今日你将康庭揪了出来,为我们办了一件大事啊!”

    说话的是南崖,他大声的说道:“你我同为陵山弟子,我为与你同出陵山,而感到自豪骄傲!”

    “呵呵。”

    “陈真人,只是,我有一事不明。”

    南崖仿佛没看见他的冷笑和不耐烦,故作疑惑道:“据我所知,你开七窍至今,也不过两月。而那康庭,怕是已经结丹,为何,却被你轻松斩杀?”

    此话一出,众人全部看来。

    要说不好奇,这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这是所有人都好奇的一件事情。

    不是每个人,都了解陈阳所做的一件件事情。

    这里九成以上的人,都是第一次认识陈阳,第一次看见陈阳展现的手段。

    任寻道等人,也竖起耳朵。

    陈阳凝视他,忽然问道:“南崖真人,你是邪修吗?”

    后者身躯一僵,心脏微微颤了颤。

    连忙严肃道:“陈真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开个玩笑。”陈阳一笑:“我与南崖真人也相识许久,自然是相信南崖真人的为人。谁是邪修,你都不可能是。不过也不好说啊,今日之前,谁能想得到,堂堂康庭大师,竟然会是一名邪修呢?”

    南崖脸色愈发难看。

    他知道,这是陈阳在警告自己。

    但只要不给他抓到机会,南崖并不惧他。

    “陈真人,我们谈论的不是这个。”南崖摇头道:“陈真人若是不方便回答,便算了,但请不要开这种涉及到我人格的玩笑。这一点也不好笑。”

    陈阳道:“没什么不方便说的。”

    他看了眼四周,大家都在看自己。

    显然都是想要知道。

    “此为秘法,乃家师所传。只不过,此等秘法非谁人都可习。”

    “需如我这般天生道士,有一颗赤子之心,一心向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人,放有资格修习一二。”

    众人将他所言,全部听了进去。

    并且露出思索之色。

    这秘法,太厉害了。

    不过要求也是真的高。

    且不说其他。

    就说这天生道士。

    何谓天生道士?

    说来简单,却也不容易。

    首先你得有一身亲修近道的骨子,然后你得有一份令人艳羡的机缘。

    如陈阳这般,年幼时便与今虚相遇,带去了山里修行。

    最最最最重要的,其实还是秘法。

    没有秘法,你就算是天生道士又如何?

    到头来不还是个普普通通的道士?

    陈阳这话说了等于白说。

    “我观南崖真人就有这份修习的资格。”陈阳忽然说道。

    众人无不羡慕的看向他。

    这说明什么?

    说明南崖比他们更有道缘啊!

    南崖看着他脸上笑容,好像明白了什么,急忙就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嘴巴。

    “南崖真人。”陈阳面色凝重的靠近他:“你我同出陵山,他日我若不在陵山,请你一定照顾我的弟子。”

    “今日当着诸位前辈的面,我将这秘法送与你,万莫拒绝。”

    南崖:“……”

    “南崖真人,你且闭上双眼,细细听我道来。”

    陈阳认真的模样,让众人都是用一种火热的目光看向南崖。

    他太幸运了。

    陈阳,也太大公无私了。

    这样一等一厉害的秘法,竟是随随便便,就这么送给了南崖。

    这是何等的无私?

    道门有这样的弟子,何愁香火不旺啊?

    南崖不想闭上眼睛,可是那股力量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他心里,已经将陈阳祖宗十八代的女性全部问候了一遍!

    陈阳站在他的身旁,嘴巴微微张开,不断的有着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

    其他人却是听不见。

    南崖则听的一清二楚。

    “老东西,你非得自个儿往枪口上撞干什么呢?”

    “我都已经不打算跟你玩了,你非得招惹我,你说我要是不做点什么,不是对不起你吗?”

    “你怎么不说话呢?哦,忘记了,你张不开嘴。”

    “想知道我为何能斩杀康庭吗?”

    “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不是秘法,你见过什么秘法,能让一个七窍的修士,斩杀结丹大师?”

    “这是神仙托梦赐给我的,没办法,有时候人太优秀了,神仙都照顾啊。”

    南崖简直要吐血。

    你特么怎么不说你是跳崖的时候捡到的武功秘籍呢?

    还特么神仙赐给你的,神仙你大爷!

    他心中恼怒,脸上也就涨红。

    然而落在旁人眼中,他这就是激动的。

    四周众人纷纷退开。

    陈阳传授秘法,他们不好在这里。

    “这等秘法,陈真人说传就传,这样的心胸,我等望尘莫及。”

    “唉,我若是也有南崖真人这般好命就好了。”

    众人感叹着。

    明一几人,对视一眼。

    云霄小声道:“他真传给南崖?”

    金圆古怪道:“这话你也信?”

    好似在说,你怎么这么好骗。

    云霄:“……”

    明一摇摇头,看着南崖,又看着陈阳。

    心里总是有些担心。

    他担心陈阳玩的过火。

    南崖这种人,能活到现在,绝对不是单纯靠的道行。

    陈阳现在能压住他,是因为他展现出来的强大。

    可这份强大,并不是他自己的。

    他一直都在担心,等到哪一天陈阳无法再展现这般强大时,这些麻烦统统袭来,他该怎么办?

    盼着他跌下神坛的,绝不止一个南崖。

    武协,儒教。

    散修,仙门弟子。

    都有看他不顺眼的人。

    就连天师府,也有的是人想要打压他。

    最最让他担心的,还是那个不知身份的魏先生。

    他不清楚陈阳为何三天之前不出手。

    或许,他这秘法,需要时间。

    若是那神秘的魏先生,突然来找陈阳。

    怎么办?

    “南崖真人若是有不明之处,随时来陵山寻我,与我探讨。”

    半个小时后。

    陈阳退后两步,说道。

    南崖面无表情的点头。

    落在外人眼中,他刚刚得到了秘法,正在凝神思索其中不思议。

    “陈真人。”

    白青山走过来,正要开口,陈阳道:“感谢的话不必多说。”

    白青山道:“陈真人,我…走蛟之日,就在这几天。”

    “嗯?”陈阳一惊:“什么?”

    白青山面色发苦,开心又无奈。

    “我感觉出,走蛟之日,就在这几天。”

    “这……”陈阳有些皱眉:“确定吗?”

    白青山点头:“确定。”

    若想化龙,走蛟是必经之路。

    而走蛟之日,也是他要经历的劫难。

    这一难渡过,便可成功化蛟。

    而走蛟之日的劫难也是天定,不可控制。

    陈阳帮他封正,只是不愿他被封邪。

    谁料到,刚封正,走蛟之日便是临近。

    “陈真人请放心,我一定不会在此地走蛟,大江大河有的是,待我将族内事情交代,便离开武夷山,前往江河走蛟。若有违背,只教真人封正全然失效!”

    白青山此话便算立下誓言。

    毕竟,走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他若在山中走蛟,他日劫难来临,也会影响这座山。

    走蛟中的白青山,可以说就是扫把星。

    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灾事。

    陈阳略作沉吟,说道:“一周之后,我在陵江等你。”

    白青山一怔:“陈真人……”

    “我护你走蛟。”

    “多谢陈真人!”

    白青山没有矫情的拒绝。

    有陈阳这等神通广大的真人护法,他走蛟一路,危险必然降低。

    这种待遇,简直可遇不可求。

    “你且去吧,勿要忘了来陵江寻我。”

    “一周之后,我一定来!”

    白青山领族人离去。

    陈阳道:“师叔,我们也回去吧。”

    他们向着山下走去。

    上万人,浩浩荡荡。

    “师叔,魏先生是谁?”

    陈阳忽然问道。

    明一摇头:“没听过这人。”

    “连你都不知道?”

    明一苦笑:“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陈阳看向左侧:“陆部长可知道?”

    陆振国摇头:“我也没听过。”

    王熹主动摇头:“能驱动康庭,这人不一般。据我们对邪修的了解,并没有魏先生这样一个人。”

    武明道:“没听过很正常。”

    “武真人知道什么?”

    武明道:“这毒,可不是今天才有的。”

    “我所了解,最早类似这毒的一例事件,是在三十九年前。中毒者是白云寺一位法师,可惜没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

    “而在之后的三十九年间,几乎每隔几年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最近的,就是叶望海。”

    “他从神农架,一路追杀一头妖至武夷山,回来之后就中毒了。”

    “同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中毒。”

    “由此可见,对方早就存在,但行踪隐蔽。”

    “康庭这些人,有极大的可能,是魏先生手下第一批被发现的邪修。”

    “若不是他们,魏先生这个人,恐怕还不会浮出水面来。”

    众人点头,他分析的的确有道理。

    这样一个不凡的人,隐藏的如此之深。

    武明继续道:“陆部长,你们回去之后,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位魏先生,究竟要做什么。”

    “我怀疑,白族不会是他们第一个目标。在此之前,是否也有类似今日的事情发生过?只是被以各种手段欺瞒过去。”

    陆振国道:“多谢提醒。”

    既然已经浮出水面,想要调查,就有了头绪。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康庭等人身上入手。

    查一查他们这些年所做的事情,一目了然。

    一个小时之后。

    他们走出了山林。

    一辆辆防爆车,不断的开过来。

    一架架武装直升机,盘旋高空。

    陈阳抬了抬眼:“师叔,这些事情,不需要我了吧?”

    明一道:“配合一下吧。”

    当地军部派人前来。

    见到这群人下山,安然无恙,很惊讶。

    这与他们调出直播所得到的情况不一样。

    陆振国与王熹主动上去,将事情经过与他们说了。

    但两人的话,他们不信。

    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是“邪修”。

    于是,这件事情一直折腾到傍晚。

    终于顺利解决。

    当天晚上,陈阳等人就在山下居住。

    第二天一早。

    他们各自离去。

    陈阳还有事情要处理,没有耽搁。

    回去的路上,陈阳得知三天来发生的事情,说道:“不怪他们。”

    武协的反应,他能理解。

    不过理解归理解,现在误会解除,道场,是不是该还回来了?

    任寻道等人,回来的路上,脸上就一直没有什么笑容。

    原本开开心心的去武夷山,却是带着这幅糟糕的心情回来。

    “道场……”韩木林瞥了一眼前面的任寻道,说道:“我去一趟道场吧。”

    任寻道:“我去。”

    “任宗师……”

    “我去。”任寻道吐了吐气:“这是命,认吧。”

    【五千字,求月票,有月票的投给佳人吧,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