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1013章 艹,怎么不灵了!【一万字,求月票】

    陈阳亲自将白青山送回白族道场。

    此时已经是深夜。

    路上,白青山与陈阳说的那一番话。

    他没有回应。

    白青山点道为止,该说的说了就行,深入的他不好再开口。

    两人关系也没到可以无话不谈的地步。

    陈阳听的进去最好,听不进去,他也没办法。

    第二天,白青山准备了丰厚的午宴。

    陈阳本来打算上午就走,架不住他的热情,只好留到中午吃完饭才走。

    刚刚离开武夷山,陈阳便是接到了一通电话。

    “考核过了?”

    听着电话那头,自称道协的工作人员,通知他真人考核已过,陈阳愣了有好几秒。

    终于,过了?

    好像没有一年。

    满打满算,也就三四个月。

    对于新册封的真人,这个时间很短了,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对陈阳,三四个月,很长。

    他本可以更短时间就通过这份考核。

    如果不是郭启军从中作梗,哪里需要这么久?

    陈阳突然想到,似乎,自己递交上去的那份关于海外道门一视同仁的提议,还没解决呢。

    电话挂断没两分钟,他又接到一通电话。

    “陈真人,你好,我是郭启军。”

    “郭会长你好。”

    “请问你现在在哪里?”

    “有事吗?”

    “北邙,南疆,太行,长白,钟南……”郭启军一口气说了十几个地方,最后道:“这些地方,你选一个,尽快赶过去。”

    陈阳皱眉:“那些地方,怎么了?”

    郭启军道:“你现在是一名正式的真人,应该为道门奉献。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解释太多,随便选一个地方过去吧,不管去哪里都行。”

    说完直接就挂了。

    陈阳有点不舒坦。

    这算什么?

    什么都不跟我说,抱一大堆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说相声的。

    而且他也不笨,稍微联系一下,就想明白怎么回事了。

    自己这真人,突然就过了考核期。

    然后连一口呼吸的时间都不给,直接打来电话让他过去。

    这特么是要物尽其用?

    还是因为自己从他手里面抢走了龙尸,心里不爽,故意给自己添麻烦?

    会长怎么了?

    了不起?

    我还是陵山市协的会长呢,我骄傲了吗?

    他边走边拨通云霄的电话,和他吐槽了几句,云霄意外道:“你考核过了?”

    “嗯。”

    “真不容易啊。”云霄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兴奋:“他叫你去那些地方,也正常。你现在是真正的真人,理所应当要经常入山入海。”

    陈阳道:“他就这么猴急?连稍微做样子都懒得做?”

    “呃……”云霄道:“人家毕竟是会长,你随便找个地方转转就回来。”

    毕竟,郭启军这要求也不是多过分。

    而且这本身就是一名真人应该做的事情。

    陈阳哪怕就是做个样子,也无所谓。

    这也没办法,郭启军是会长,电话亲自打来了,他不去,等于明面上驳了对方面子。

    如果郭启军是个小人,肯定会拿这种事情做文章。

    虽然一次两次小事,不至于说让陈阳受到什么区别对待。

    可只要郭启军稍微运作一下,“脾气大架子大会长亲自致电也无用”等等标签,都会出现在他身上。

    不明所以的人,还真觉得陈阳是个性子执拗,连会长也不放在眼里的狂妄小子。

    “行,我去转转。”

    “你先别忙挂电话。”云霄问:“白族长走蛟成功了吗?”

    “已经回来了。”

    “那就好。”云霄问:“没出什么事情吧?”

    “没有。”

    “那你事情弄完了就赶紧回来吧,这边不少事情等着你处理。”

    “知道了。”

    挂了电话,陈阳乘车赶往北邙。

    去熟不去生。

    北邙虽然也没有去过,但陈无我他们都在那里。

    如果换个人给他打电话,或者郭启军态度好一点,他绝对二话不说直接就去。

    去哪里都没问题。

    但他就是见不得郭启军这种,有点权力就乱用的人。

    道协。

    郭启军当着其他几个会长的面,打完这一通电话。

    李相如指着他,说道:“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你这人,真是小人!”

    郭启军往后微微一仰:“我就是小人,有问题?”

    “你们让他提前通过考核,我说什么了?规则之内你们能做的事情,我就做不得?”

    “你们没在东海,没看见那小子多嚣张,真是嚣张的谁多不放在眼里啊。”

    他摇着头:“我好歹也是个道协会长,我就在那儿,也没见他说,把龙尸分我一点。”

    李相如骂道:“人家凭什么分你?就凭你是会长?”

    郭启军道:“他能修到这个地步,说明他不是蠢货。我这会长亲自过去,足见我对龙尸有极大需求,他但凡有点脑子,也应该和我交好,而不是视我如空气。”

    “道协这么多杂事,我赶着时间的处理完,立刻就赶过去,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

    说白了,他心里就是不平衡。

    他需要龙尸。

    陈阳没有当着其他人的面,给他下不了台,甚至都没和他交流。

    但就是这种无视,已经不在乎,让他很不舒服。

    他也丝毫不隐瞒身居高位所带来的权利,能恶心他,郭启军尽量恶心。

    李相如敲着桌子,说道:“你别忘了,他那份提议现在还压着呢,你这么搞,就别指望他还能给你什么面子。”

    “无所谓。”郭启军道:“龙尸都没了,我还指望什么?指望海外道门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没利用价值,他们就是一块臭石头,他想怎么搞随便他,我会配合的。”

    “反正,提议是他弄出来的,得罪人的也是他,我到最后还能收获一副好名声。”

    李相如突然说不出话了。

    这家伙,还真是丝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对一个想要立牌坊,又想做表子的人,可以找到很多地方攻击。

    但一个很有自知之明,又不介意把这份自知之明拿出来给人说的人,这种人就是完美的,毫无破绽的。

    让你无处下口。

    更让你觉得,不管你怎么骂,都是在赞美对方。

    这就很蛋疼了。

    ……

    “虎啸岭那头妖王回来了。”

    下清宫,议事堂里。

    一群道士聚在一起。

    上到七八十,下到二十多,各个年龄层次的道士都有。

    每个人都是坐着的,这里没有什么阶层之分。

    说话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道士。

    他刚说完,有人道:“和我们有关系吗?”

    “有也没有。”道士说:“虎啸岭是距离白马山最近的一座山岭,如果能拿下来,扩张道门在这里的领地,以后我们活动范围也更大。”

    有人道:“我觉得还是不要着急这件事情……”

    话没有说完,就被年轻道士打断:“关系很大。”

    “每个月,都有弟子死在那群虎妖手里,他们嘴上叫嚷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事实上呢?事实上就是,他们原本只有那么旮沓一点大小的地方,被他们拓宽好几倍!”

    “他们每一次的拓宽领地,都是在试探我们的底下。”

    “在座的都是前辈,我知道各位前辈这一辈子都奉献在这里了,你们不愿意和他们爆发大的冲突,偶尔死一两个人,你们也觉得能承受。”

    “他们就是知道各位前辈的底线在哪里,才如此肆无忌惮的试探。”

    “而且,这份试探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与其跟他们慢慢的磨刀子,不如一次性解决算了。”

    “死了就是一具尸体,怕什么?”

    “说真的,我宁愿死在外面,也不想憋屈的这么活着。”

    “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比尸体好到哪里去?不就是一具尸体加一口气吗?”

    议事堂里,有上清宫,中清宫……有整个白马山所有道观的道长。

    他们听着年轻道士的话,哭笑不得。

    不过形容的还算贴切。

    他们可不就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么。

    “下清宫没意见。”下清宫的住持说道。

    “中清宫也没意见。”

    他们接受的很快,也做出了决定。

    他们不是没想过解决虎啸岭,但和虎啸岭正面爆发冲突,就要考虑好可能带来的后果。

    北邙其他的妖,很可能会趁机出手。

    不过,失败是不可能失败的。

    虎啸岭能让他们重视的妖,就那么两三头。

    但也必须以雷霆手段,出其不意,将其一次性解决。

    否则只要漏掉了,以北邙这里妖的特性,会慢慢阴死你。

    “妖王,交给我们吧。”上清宫的住持徐长茂站起来,看向另外几个住持:“你们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其他几人道。

    徐长茂道:“那今天就动手吧,找机会直接杀了。”

    下清宫的住持苗玉泉大笑:“虎鞭泡酒,天下我有!”

    众人:“……”

    徐长茂对其他人道:“留下点人看着白马山,剩下的人,准备好法旗,等我们斩了虎妖,立刻把地方给占下来。”

    众人点头。

    有人道:“那群秃子,这次敢来捣乱,把他们给丢进虎穴喂老虎!”

    徐长茂最担心的,不是虎啸岭的妖。

    而是白马山的佛门,以及其他山上的孔庙和武协。

    这些家伙才是他首要考虑的麻烦。

    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等人大半夜的跑去斩妖占地盘,肯定会偷偷爬起来跟上去。

    谁都想在北邙占一块地方。

    因为这个地方,一旦你占下来了,那就是你的。

    当然了,名义上肯定是归国家所有。

    但至少你享有使用权。

    在北邙占据越多的地方,就能容纳更多的弟子,势力也进一步增大。

    这是一件有规律可循的简单事情。

    这么多年,总有外人想着这个打算,并且付诸行动。

    但真正能占了地方的,屈指可数。

    他们道门这么多年不算原地踏步,好歹除了翠云峰之外,山峰下方圆三十里,也都是他们的底盘。

    这一次如果能拿下虎啸岭,领地范围至少能扩张到六十里。

    妖和人在某些方面有很大的共同性,许多地方都非常相似。

    比如领地意识。

    有大妖的地方,四周一定范围内,一定没有其他妖。

    这是他们所不能允许的。

    “承清,承山。”苗玉泉道:“你们俩下山一趟,去和道协联系一下,让他们多派点人过来。”

    “别等我们把地方打下来了,却没能守住,那就丢人了。”

    “我不去。”李承清撇嘴道:“这种跑腿的事情我才不干,我要跟你们一起去杀妖。”

    苗玉泉抬手给他脑门一巴掌:“你不去谁去?就你这身子,还敢去虎啸岭?都不够人家一巴掌拍的。”

    李承清道:“道协不是派了一批人吗。”

    苗玉泉道:“他们今晚跟我们一起去,来了这么久,一直待在山上也不好,传出去说我们翠云峰藏掖,不肯带他们见世面。你师傅我是那样的人?”

    “不是……”李承清知道,这跑腿的活,非自己和师兄莫属了。

    “好了,出发吧。”

    徐长茂说道。

    现在刚过中午,他们赶过去最多十分钟。

    不过他们不会这么着急。

    至少也得等到晚上再动手。

    要不然李承清下山打电话,道协也没这么快安排人手过来。

    只要对方明天上午的时候能赶过来就行。

    “我们先去,富贵,你去把那些小家伙喊过来。让他们准备准备,愿意去的就去,不愿意去的,名字记下来,回头给他们师门送过去。”

    临走时,徐长茂说道。

    “知道了。”富贵是个三十岁出头的道士,这道号,一直以来都是他的痛。

    虽然当初师傅给他取道号的时候,想的是,他将来能够成为道门贵人一般的存在。

    但组合起来,是怎么听怎么俗气……

    不过又能怪谁呢?

    他这一辈,就是富字辈。

    这个字,就注定不管取什么名字都好听不到哪里去。

    更别想取什么威风八面的道号了。

    富强,富有,富兴……

    每次想到同门师兄弟那些道号,他就会觉得,自己这个道号,已经是矮子里的将军了。

    还能要求什么?

    他们走后,根本不用富贵去喊,一群人已经出来了。

    这么大的动静,聋子都能听得见。

    “富贵道友,他们去哪里?”包彦勤问道。

    富贵忽然很郑重,很严肃:“各位道友,你们怕死吗?”

    众人一愣。

    这是要干嘛?

    这么严肃,有点吓人啊。

    富贵道:“就在刚刚,几位住持做了一个即将影响我们道门荣耀的决定。”

    “他们,要去虎啸岭,斩杀虎妖,扬我道门之威!”

    “你们,可愿意随我们一同去?”

    “做那青史留名之人!”

    众人眼睛顿时放光大亮,立刻毫不犹豫的喊道:“愿意!”

    “好!”富贵道:“你们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辜负你们师门的栽培。”

    “但是。”

    他话锋一转:“这是有风险的,而且,危险很大。”

    “据不完全统计,虎啸岭有妖近三百,你们这样的,去了就是送死。”

    “一般时候,我是不会让你们去的,各位住持也不会让你们去的,但俗话说的好,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一次一定会死很多人,但是没关系,即使死了,你们的名字,也会留在北邙,被天下道友所熟知。”

    “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曾经为了斩杀这群妖,付出性命,但最终,为我们道门拿下了一块地方!”

    “这就是你们存在的意义。”

    众人沉默。

    有人,心里萌生退意。

    实在是,富贵的话,说的让他们很害怕。

    就好像,那虎啸岭,是地狱一般的存在。

    似乎,去了,就一定会死。

    这特么的,就算是再不怕死的人,明知道会死,也没人会跑过去送死啊。

    这不是有毛病吗?

    “有改变主意,不想去的,现在就可以站出来。”

    “这份行动,全凭自愿,绝对不强求。”

    立刻就有人抬腿,准备迈前一步。

    “但是!”富贵一句话,让那些迈腿的人,顿住了。

    “但是!”

    “不要让我瞧不起你们!”

    富贵的眼睛,一个一个的扫视。

    那些抬起腿的人,心脏在抽搐。

    你特么有毛病吧!

    “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害怕死,而临阵脱逃,最让人不耻!”

    “当然,我不会因此而瞧不起你们,因为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富贵道:“好了,现在不想去的,退后一步。”

    没人动。

    他们觉得,这个道士真的有毛病。

    不过他们也不全是傻子。

    富贵说的是很严重,好像去了就会死。

    但真要这么危险,翠云峰的道士,为什么还去?

    所以,他们觉得富贵可能是故意夸大其词,故意吓唬他们。

    他们猜对了。

    富贵就是故意唬他们的。

    “很好。”

    富贵笑着道:“没有人退后,那么,现在跟我走。”

    “记住,不要发出声音,有什么问题,憋在心里,因为你们的问题,我可能也不知道。”

    ……

    陈阳来到北邙。

    他心情其实还是不错的,只要没有郭启军这种人没事跳出来恶心他的话。

    “这就是邙山啊?”

    陈阳站在山外,四下扫视一圈,暗暗咂舌。

    不愧是有着“生居苏杭,死葬北邙”的邙山。

    这地方的风水,或许不是最好的。

    但绝对能排进前三。

    最可怕的是,这种绝佳的风水,不是某一处,而是全部。

    视线所及,风水俱佳。

    很多地方,要葬,只能葬一处,或者几处。

    可是北邙这种地方,你随便选个地方,哪怕那里曾经盖过茅厕,也绝对不影响。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啊。

    “好荒凉怎么回事?”

    他走进山区,半天没见到一个人影。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除了北邙这么个地方外,他什么都不清楚。

    也不知道翠云峰,更不知道白马山。

    更不要说什么道观在哪里了。

    “这个地方很危险?”

    陈阳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怎么看,都不像是很危险的样子。

    他走啊走,走到下午,暮色西沉,还是没见到一个人。

    倒是见到不少的动物,但都是寻常普通野兽,一只启了灵智的动物都没有。

    “我可是过来了,什么麻烦都没有,我也该回去了。”

    嘴上这样说,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得找个人,为自己证明一下。

    要不然天知道那小人会用什么借口恶心自己。

    于是他继续走,散步一样的走。

    天快黑了。

    陈阳……好像迷路了。

    距离他几十公里之外。

    虎啸岭。

    一头身形巨大的老虎,盘握在山洞里。

    蓦地,他睁开双眼。

    漂亮的双眼皮,灵动的大眼睛,像一只放大版的橘猫,让人忍不住撸一把的冲动。

    “我的领地,也敢闯?”

    虎妖站起来,走出山洞,额头的“王”字,十分明显。

    身上皮毛,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让人有一种扒下虎皮做成毯子的冲动。

    虎啸岭外。

    徐长茂等人,加起来大约有近五百人。

    除了常年在北邙的三百余名弟子,还有此番赶来北邙的近两百名道门弟子。

    人很多,比虎啸岭的妖多的多。

    “动手。”

    徐长茂望着黑夜下的虎啸岭,轻声说道。

    话落一刻,后面的弟子分分散开,很有规划的从各个方向包围虎啸岭。

    苗玉泉几个住持,也各自镇守虎啸岭一方。

    徐长茂向前走了十几米,忽然停下来,一双老眼灼灼的盯着漆黑山岭之中。

    那里。

    一个巨大的身影,正浮现出轮廓。

    轮廓越来越清晰。

    徐长茂从背上摘下红缨长枪,手臂随腰一抖,长枪挽出一朵漂亮的枪花。

    “徐住持,深夜来我虎啸岭,是为何?”虎妖问道。

    徐长茂道:“贫道修行缺乏物资,妖施主的身上,恰好有贫道所需,不如,妖施主赠贫道一些?”

    虎妖明知故问:“徐住持需要什么?”

    徐长茂道:“一双腿,一副皮,一副肝脏,一颗心。”

    虎妖哈哈大笑,继而笑容骤然一滞:“徐住持要杀我?”

    徐长茂摇头:“不,贫道只要你的身子。”

    虎妖哼道:“杀我就杀我,找这些借口做什么?你们道门都是这样道貌岸然,卑鄙无耻之辈?”

    徐长茂道:“其他人我不清楚,贫道的话,的确有点卑鄙。”

    他抬了抬左手。

    虎妖顿时就看见,一群道士从黑暗中现身。

    “你看,贫道为了你这幅身子,带来多少人?”

    “真是瞧得起我。”虎妖笑一笑:“想要杀我,还是有点困难。”

    他没有与徐长茂硬碰,而是快速的没入虎啸岭之中。

    “虎鞭是我的,谁也不准跟我抢。”

    苗玉泉第一个追了上去,手里的刀迎风斩出,照亮黑暗。

    徐长茂几人随之追了上去。

    ……

    “翠云峰?”

    他来到这座山脚下,盯着已经看不清完整形态的石碑,勉强认出上面的字迹。

    他看看最靠近这里的一座山,大约能有几十公里。

    于是放弃继续走的想法,抬脚就朝山上走去。

    走着走着,他突然一顿,扭头,向着山林深处看去。

    “错觉么?”

    他刚刚,好像听见有人喊叫。

    于是他静心凝神,仔细的去听。

    “虎鞭是我的,谁也不准跟我抢。”

    他睁开眼睛。

    确定了。

    自己果然没有听错。

    那声音,是真的。

    “虎鞭?什么玩意儿?”

    “山里有老虎?”

    “虎鞭是大补的吧?”

    “也不知道,师叔他们喜不喜欢喝酒,都没见他们喝过酒。”

    要是用陵山的泉水,酿制酒水,再取一根上等的虎鞭泡一泡。

    啧啧,那等美酒,神仙也要醉吧。

    “虎腿也是我的!”

    “虎皮也是我的!”

    他不断地听见,那个声音喊来喊去。

    语气很疯狂。

    可是这大半夜的,怎么有人打虎?

    “妖?”

    陈阳猛地反应过来。

    特么的。

    这明显是妖吧?

    差点就被这人的喊叫声给糊弄过去了。

    于是他放弃了上山,转而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走的不疾不徐,慢悠悠晃荡着。

    走着走着,他又听见那人的喊声。

    全是和虎有关的话。

    就好像,这地方盛产老虎。

    而且,老虎还这么好杀?

    “师傅,他们怎么会想起来对虎啸岭动手?”

    这个很令人出戏的声音,打断了陈阳继续倾听。

    声音,从他面前大约不到千米的地方传来。

    陈阳这才发现,自己的面前,有人。

    他眯起眼睛,奈何林木繁多,视线都被遮住,可见度不超过十米。

    于是他侧起耳朵,仔细的听声分辨。

    从脚步声判断,对方大约能有五六十人。

    他们口中谈及的,是道门弟子?

    从他们嘴巴里不断蹦出来的一些关键词,陈阳大致弄清楚了怎么一回事。

    道门的弟子,去了一个叫虎啸岭的地方。

    而他们,打算坐享其成。

    陈阳再听了一听,差不多已经猜到他们的身份了。

    佛门的弟子。

    于是陈阳放慢脚步,刻意拉开距离,免得被他们发现。

    看来自己来的还真是时候啊。

    大约两个小时。

    前面的和尚停下来了,这里距离虎啸岭大约五六百米。

    他们藏了起来,只露出一颗脑袋,偶尔抬头看看情况。

    陈阳移到了另外一处,站在一棵大树上,向下扫视。

    一群道士,和一群虎妖打了起来。

    虎妖明显占据下风,但是道门的弟子受伤也不轻。

    就他所见,地上已经躺了十几个道门的弟子。

    断肢到处都是,鲜血在黑暗里看不清。

    可是那冲天的血腥味,谁都能闻得见。

    不过,虎妖依旧被压着打。

    死伤是在所难免的付出。

    这种情况下,这群和尚,竟然没有一个上去帮忙的意思。

    从他们先前的交谈,不难看出,他们是要等到这里结束,然后再出面。

    所以,他们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为了虎啸岭?

    为了占据这个地方?

    这破地方很好吗?

    这样的地方,邙山到处都是。

    他还不懂一处虎啸岭,对于他们,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他们不露面,陈阳也不露面。

    陈阳坐在树上,统观全局。

    若是见到弟子落了险境,立刻出手,一道劲气打在妖的身上,保那弟子平安。

    如此一来,既暴涨了这些弟子的安全,又能让弟子们体验生死一刻的感觉。

    徐长茂几个住持,围攻虎妖。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如此正面交手。

    之前也断断续续的交过几次手。

    但每一次,虎妖都会以各种手段逃脱,从来不和他们正面交战。

    此次一交手,徐长茂几人发现,这虎妖,当真是了得。

    他们五个人,三个筑基,两个无垢,一时半会的,竟然拿不下。

    而且,占据完全是被虎妖控制。

    这太让他们惊讶了。

    这畜生已经这么厉害了?

    既然这么厉害,之前为什么逢战就跑?

    太不合常理了。

    时间一晃,天亮了。

    而虎啸岭的战斗还在持续。

    近五百名道门弟子,此刻还能站着的,不到两百。

    因为陈阳出现及时,除了最开始交锋时被杀的十几名弟子,再没有一名弟子被杀。

    虎啸岭的妖开始逃散,道门弟子怒追。

    陈阳微微皱眉。

    穷寇莫追不懂吗?

    这时候追上去,他就是神仙也不可能护得了他们。

    短短几分钟,群妖全跑了。

    弟子们也跟着消失。

    陈阳凝视那头虎妖王。

    徐长茂几人早已筋疲力尽,虎妖王也好不到哪里。

    “呼~”

    苗玉泉拄着刀,大口喘气:“这畜生…”

    徐长茂老脸有些发白,这是快要脱力的迹象。

    他道:“老苗,你去找弟子们回来,别让他们深入山区。”

    “先斩了这畜生再说,我翠云峰的弟子命硬,没那么容易死。”

    其他三人握着手里的法器,虎口早已发酸,快要握不住。

    可是这虎妖王不死,谁也不敢松懈。

    一根心弦从昨晚一直绷到现在。

    这次出师不利。

    主要是对虎妖王的实力,没有一个准确的预估,这是最糟糕的。

    虎妖王冷冷的盯着他们,那双巨大的眼珠子,甚至还有几分戏谑。

    徐长茂手心里握着一张请神符,正打算调整一下状态,就施展时,忽然心头一动,偏头向后看去,暗叫糟糕。

    “徐住持,你们需要帮助。”

    他所看方向,传来一个声音,随之一个身影从那里走出来。

    在这人身后,跟着走出几十人。

    铮亮的光头,让他们五人一颗心沉了下去。

    这些僧人微笑走过来,直接无视虎妖王:“真巧,我们正打算今天出手,踏平虎啸岭,没想到徐住持你们也和我们有同样的打算。”

    “不过,你们好像解决不了。”

    苗玉泉道:“不语方丈,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摘我们的桃子?”

    不语方丈道:“此话差矣,你们解决不了的事情,自然有能者解决。虎妖王就在这里,谁杀了,谁才有资格占据这里,不是吗?”

    “我们又不是说,抢已经属于你们的战利品。”

    他摇着头:“几位,先找个地方坐下休息吧。虎啸岭重要,命更重要,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你威胁我?”

    “哪里的话,我是在担心这畜生还有后招,你们撑不住。”

    “不劳费心,我们撑得住。”苗玉泉哼道:“而且你真就以为,我们会做这种没有任何准备的事情?”

    “也不怕告诉你,我道门的人,正在赶来的路上。这虎啸岭,注定是我道门的。”

    不语方丈随意看了一眼四周,说道:“还是那句话,谁斩了虎妖,虎啸岭就是谁的。你们有能力,大可以现在斩杀。”

    “都出来吧。”

    一直未开口的虎妖王,突然对着四周的空气说了一句。

    不语方丈面色淡然,挂着淡淡笑容。

    徐长茂几人,轻声一叹。

    不用看了,除了佛门,其他人,估计也是来了。

    都想要分一杯羹。

    虎妖王的实力,是最大变故。

    但如果按照他们的正常计划,这件事情不会有什么意外。

    现在天已经亮了,道协安排的人,应该已经在路上。

    可虎妖王还活着,这就很蛋疼了。

    陆陆续续,有着其他人从四周密林走出来。

    徐长茂一点也不意外。

    “来齐了好。”

    虎妖王一步跨出,化作一个中年人的模样,身披虎纹长袍。

    他看着不语方丈,微微一笑:“不语方丈六根聪慧,竟然能猜到,我还有底牌,不愧是佛门大师。”

    此话一出,不语方丈脸色微微一变。

    其他人脸色也皆是一变。

    “乌鸦嘴!”苗玉泉骂了一句。

    “装神弄鬼,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就是!”不语方丈将手腕上的佛珠取下来,那显然是一件法器。

    其他人,也毫无可惧。

    就是有底牌又如何?

    四家齐聚,更有王氏家族庙,仙门,散修。

    再解决不了一只虎妖,怎么也说不过去。

    他们和徐长茂一样,也早就想解决这只虎妖,担心的就是现在发生的局面。

    一块地方空出来了,一定会引发争抢。

    这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情况,但却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虎妖王一笑,右手呈托天状,一块泛黄的玉符被他握在手里。

    “我本不是虎啸岭之妖,你们就不奇怪,我为什么要占据这地方吗?”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玉符,慢悠悠的说道。

    不语方丈等人,好像猜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很难看。

    虎妖王慢慢的抬头,一下一下的点着头说道:“就像你们猜的那样,我在虎啸岭,找到这个东西。”

    “山神符敕。”

    手中玉符,突然间光芒大放。

    “此一处地界,本王,即山神!”

    虎妖王一脚轻轻跺下。

    顿时。

    “轰隆隆!”

    地动山摇。

    陈阳眯着眼睛,握着剑的手,又收了回来。

    让他装一会儿逼。

    总不能看着道门的人累死累活一个晚上,自己上来就把这虎妖王解决了,让他们轻轻松松吧?

    反正这些家伙也不见得,看见自己斩杀虎妖王后,就会老老实实的离开。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被虐虐,自己再出手。

    装逼是一门技术活。

    震慑更是一门技术活。

    天时、地利、人和。

    缺一不可。

    “退!”一名白发老妪,嗓音哑沉,快速的向着外围跑去。

    “跑的掉吗?”

    虎妖王一步来到一颗参天巨树前,巨大虎掌在树干一拍。

    足有七八人合抱的大树拦腰断裂,被拍的射向老妪。

    有人试图踏空而起,却立刻有无数碎石砸向他们。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虎啸岭。

    “老苗,小心!”中清宫的住持喊道。

    一块巨石从上坡滚下来,巨大的冲击力,能把苗玉泉碾成肉饼。

    “咔擦!”

    巨石距离他们不到半米的时候,突然从中间破碎。

    两人看着巨石,有点儿发呆。

    其他人见了,都叹他们运气真好。

    可很快,他们发现,这五个翠云峰上的住持,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地上出现裂缝,刚好就沿着他们脚下。

    虎妖王丢过来的大树,擦着他们的身体飞过去。

    滚落的巨石,每次到他们面前,不是自己破碎,就是被突然出现的裂缝拦住。

    别说是其他人,就是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运气好的有点逆天。

    苗玉泉两眼发光,喃喃自语道:“难道,这虎啸岭,还认主?”

    寻常时候,徐长茂几人听他说这话,肯定会骂他。

    可这时候,他们却异常凝重的思考,点头:“说不定,真是如此。”

    “他手里的山神符敕,很可能,就是我道门前辈留下的。”

    “连老天都在帮我们啊。”

    苗玉泉张开双臂,大笑道:“不语方丈,你看见了吗,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任凭这畜生来杀,也不能动我分毫。”

    不语方丈漆黑着脸,一言不发。

    其他人更是憋屈郁闷的要吐血。

    却也觉得,他们说的有几分道理。

    若不是如此的话,为何虎妖王的所有攻击,都不能伤害他们分毫?

    虎妖王轻咦一声,注意力落在五人身上。

    他看看手里玉符,又看看安然无恙的五人。

    接着,心念一动,就要他们脚下的泥土塌陷。

    可是,他么脚下,纹丝不动。

    虎妖王心里惊了。

    怎么回事?

    山神符敕,不灵了?

    拥有这块玉符,他就是这里的山神,可以在这里施展出骇人的力量。

    一丝念头,就能山崩地裂。

    管他不语方丈,还是徐长茂,都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现在,不灵了!

    他心里,此时慌得一批!

    唯有一个“草”字,可以形容他的内心感受。

    【一万字章节,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