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1014章 谨遵前辈吩咐,未伤及性命【七千五百字,求月票】

    “那边!”

    吴中仙察觉到前面有动静。

    两人脚步一错,立刻躲了起来,露出一双眼睛。

    不一会儿,就看见几头老虎从前面奔了出来。

    老虎后面跟着几个道士。

    “虎妖。”吴中仙眼睛一亮,向着虎啸岭方向看,若有所思道:“来晚了,他们已经解决了。”

    这群小妖都开始乱跑了,虎妖王十有八九也已经被解决。

    吴中仙心想,自己要是早点过来,这份功劳也能算自己一份。

    真可惜。

    这两头虎妖,大约开窍境,不算多强。

    但总归是妖,不管是肉身还是血液,都是修行的绝佳好东西。

    道士们围住了两只虎妖,花了点功夫解决了。

    “来了这么久,总算没白来,要是天天让我们待在道观,回去被玄阳知道,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我们。”

    陈无我拔出插入虎妖脖子里的剑,踢了踢尸体,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道。

    他们几个人联手,宰了两只妖。

    效率不算低了。

    除了消耗有点严重外,基本没有人受伤。

    树后面,吴中仙已经打算走人,听见“玄阳”这个名字,眼神怪怪的。

    许云阳知道他是个什么人,果然,一看他此刻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可能在想些什么了。

    “你别乱来。”许云阳小声道。

    吴中仙指着自己的脸,然后摇摇头:“我不是那种人。”

    他从树后面站起来,走过去。

    “谁?”

    陈无我几人闻声而动,望了过来。

    就看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根本看不清脸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

    不过看清男人身上也穿着道服,几人稍微放松,以为是自己人。

    “你们认识陈玄阳?”吴中仙直接问。

    陈无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人问这个干什么?

    而且,语气听上去,分明就是和陈阳有仇似的,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和陈阳有仇”几个大字了。

    于是,陈无我立刻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吴中仙哦了一声,指着虎妖的尸体:“这两具尸体,能不能给我?”

    “不能。”

    “但是我想要。”

    “想要自己去杀。”陈无我握紧剑,有点摸不透对方的身份和行为。

    他猜这个人和陈阳应该是有什么恩怨,所以他不介意苟一把。

    但想一点不付出,靠两瓣嘴皮子动一动,就拿走他们的战利品,未免有点过分了。

    “我不想杀,又想要。”吴中仙像一个无赖:“可是你们又不肯给我,真叫人为难,怎么办呢?”

    陈无我脸一沉,他看出来了。

    这家伙,是在故意找他们茬。

    他左右和几人换了个眼神,几人握住剑,不动声色的上前,将尸体拦在身后。

    陈无我道:“道友这是什么意思?想明目张胆的抢?”

    “言重了,只是正好需要,又被我碰见了。”

    吴中仙笑呵呵的,结果下一秒,他直接一步上前,就要抢夺尸体。

    陈无我几人也没废话,刀枪剑朝着他刺来。

    吴中仙口罩下的嘴角,掀起淡淡不屑。

    哪怕肚子上有个伤口,也丝毫不影响他不把这些人当回事。

    吴中仙从他们的攻击下,寻到了空隙,全程连剑都没拔出,行走在武器交汇下的安全地带,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抓起两具虎妖尸体,转身就走。

    “谢了。”

    吴中仙道一声谢,抓着尸体,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无我几人黑着脸,庞松泉要追,被他拦住:“别追了。”

    两具虎妖的尸体而已,犯不着。

    那家伙怕是已经鱼跃龙门,甚至无垢。

    他十有八九,只是用这种方式恶心自己几人。

    现在还好,对方只是纯粹恶心自己,身为道士的那份底线还在。

    如果放任庞松泉这个耿直的汉子追上去讨要尸体,很可能会激怒对方。

    真的闹翻了脸,到时候说不定得受伤。

    他们离开虎啸岭十几里,也没办法及时求助,最好的办法就是咽下这口气。

    虽然心气不顺,但也得考虑自身安全。

    “回去。”陈无我说道。

    “龙虎山的道士。”方青染忽然说道。

    几人看向她,后者道:“他踩的是龙虎山的步罡,我接触过。”

    陈无我小心翼翼看去,对方已经走远,方青染声音不大,应该不会听见。

    保守起见,陈无我道:“走。”

    可是,他们刚刚转身,身后再次响起了脚步声。

    陈无我心里暗叫糟糕,该不会对方一直没有走,被听见了吧?

    刚刚的事情可大可小。

    对方如果心生杀意,他们这几人,有可能真的要留下来一两个。

    而且,保不齐对方是不是还有别的同伙。

    回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年轻人,陈无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是那个道士。

    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

    从装束上看,不是道门的弟子。

    “阁下?”陈无我询问。

    年轻人问:“认识陈玄阳?”

    陈无我几人:“……”

    他第一次发现,认识陈阳,似乎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至少在远离世俗规矩的山区里。

    陈阳,到底得罪过多少人?

    而且,怎么得罪的都是这种小肚鸡肠的人?

    特么的,真有那能耐,想报复,去找陈阳啊。

    怂逼!

    陈无我压了一口气,尽量平静道:“不认识。”

    而后故作疑惑道:“陈玄阳是谁?”

    “别装了,刚刚的话我都听见了。”

    年轻人空着双手走过来,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他们会出手。

    这种无言的轻蔑,很打击人。

    “你,过来。”他看着陈无我,勾了勾手指。

    陈无我走过去。

    年轻人没有一点预兆,陡然抬手抽他的脸。

    陈无我急忙后退,年轻人的指尖,沿着他的脸颊擦过,刮掠压迫的空气,让陈无我脸颊生疼。

    “谁让你躲的?”年轻人脸色一变,破口大骂。

    “走!”

    陈无我什么话也不说,几个人转身就走。

    年轻人在后面一边骂一边追。

    庞松泉问:“打得过吗?”

    陈无我摇头,取出一叠符篆,头也不回向后就丢。

    接着就听见那个年轻人,更愤怒的骂声。

    ……

    虎啸岭。

    不语方丈等人,像一只只猴子,上蹿下跳,躲避裂开的地缝,滚落的石头,以及砸过来的大树。

    虎妖王冷汗簌簌。

    徐长茂五人,就站在那里,在乱局中,享受很难得的安宁。

    不管四周多么危险,都无法影响他们。

    “我道门的人来了!”

    徐长茂笑容说道,颇具自豪。

    他觉得自己就是翠云峰的智慧担当。

    他们一方面提前动手,另一方面下山求援。

    时间上刚刚好来得及,外面前来支援的同门,一明一暗,与他们配合起来也毫无间隙。

    看看这虎妖王被吓成了什么样子。

    再看看这群和尚、散修。

    还想摘桃子?

    我们道门的桃子,是你们能随随便便摘得了的吗?

    “道友出来吧。”徐长茂对着密林喊道。

    众人皆是朝着密林看去。

    陈阳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出密林,出现在众人眼中。

    “嗯?”

    看着陈阳,众人微微蹙眉。

    双眼,继续在他身后探寻。

    人呢?

    怎么没人?

    徐长茂问道:“道友,其他人呢?”

    陈阳道:“就我一人。”

    徐长茂:“???”

    众人:“???”

    “就你一个?”苗玉泉不确信的问道。

    陈阳微笑:“对,就我一个人。”

    “这……”

    徐长茂显然不信。

    未曾露面,就保他们周全。

    显然是某位大宗师,动用了法器。

    如果谁告诉他们,眼前的年轻道士是一位大宗师,没人会信。

    “唰唰!”

    虎妖王突然趁其不意,四肢迈动,向着邙山深处跑去。

    “哪里跑!”徐长茂持剑就追。

    “唰!”

    破风声从耳边响彻。

    正要追去的徐长茂,察觉到耳边呼呼风声。

    一道白色的若软之物,从身旁擦肩而过,比他更快,追向了虎妖王。

    在不语方丈等人的角度,看见陈阳甩出了拂尘。

    拂尘如瀑布,追上了虎妖王,缠住他的身躯,后者在地上滚了几圈,不管怎么挣扎也挣不开拂尘。

    徐长茂等人站在原地。

    被束缚的虎妖王,也收了神通,虎啸岭恢复平静。

    安静声中,只有陈阳鞋底踩地的“踏踏”声。

    徐长茂几人看着拂尘从他手里飞出,再无怀疑。

    所以,这拂尘是一件相当强大的法器?

    这是哪家道观的天才弟子?

    徐长茂眉心凝了凝。

    他不敢说,北邙的弟子一定是最优秀的。

    但北邙的弟子,意志力一定是最坚定的。

    道行,在同龄人中,也能挤进前列。

    就算是同样道行的弟子,北邙之外,哪怕是龙虎山,上清派,灵宝派最优秀的弟子,也不见得能比的了。

    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厉害的小道士,让他们对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过的外界道门,产生了一种很虚幻的感官。

    “几位道长,这只妖,要怎么解决?”陈阳没有擅自击杀。

    他待了一个晚上,知道这只虎妖王对他们意义非比寻常。

    徐长茂道:“如果可以的话,交给我们吧。”

    “当然。”

    “多谢。”

    徐长茂抓着剑,来到跟前,低头看着像是要即将下油锅煎炸的虎妖王,一剑插进他的脖颈。

    下手果决,一剑毙命。

    真是快准狠。

    教科书一般的杀虎手段。

    宰杀了虎妖王,陈阳收回拂尘,徐长茂弯腰捡起玉符。

    “这是虎啸岭的山神符敕。”

    “很意外,这里会有这种东西,不过这也就能够解释很多事情了。”

    他抓着玉符,说道:“道长怎么称呼?”

    “陈玄阳。”

    徐长茂几人嗯了一声,而远处的某些人,听见他的名字,微微抬眉。

    “陈道长,今天多亏你及时赶来。这枚山神符敕……”

    徐长茂纠结了两秒,说道:“如果你需要的话,这是你的,理应是你的。”

    陈阳道:“道长留下吧,这东西我带走也没有用。”

    “嗯,谢谢。”

    徐长茂没有矫情。

    陈阳没要,一是因为他的信仰足够,而且距离最后的体验时间也没有几天了。

    其次则是因为,山神符敕,只在虎啸岭有用。

    就好像土地神,一片地方只有一位土地神。

    这一方的土地神,也只能护佑一方,在一方显神通。

    你拿虎啸岭的山神符敕,跑去陵山作威作福,最大的可能就是被陵山的土地神一巴掌拍死。

    “老苗,你们去将弟子们找回来。”

    “嗯。”

    五个人离开四个,徐长茂和陈阳待在这里,他们得把这处地方确定下来。

    斩杀虎妖王,有一些小意外,但意外不大,尚在可控制的范围。

    最大的麻烦,是斩杀虎妖王之后,对于虎啸岭的归属问题。

    不语方丈等人,没有离开的意思,显然还想争一争。

    “放肆!”

    突然的,远处响起熟悉的呵斥声,是苗玉泉。

    他们看过去。

    几个人影出现,苗玉泉手里拎着一个年轻人,漆黑着脸走了过来。

    陈无我等人一路狂奔,快到虎啸岭时,碰见了苗玉泉。

    甚至都没等他们说什么,苗玉泉只看一眼,就直接将那年轻人给扼住了脖子,提了过来。

    “玄阳?”

    他怎么在这?

    他们看着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的陈阳,一头问号。

    “怎么回事?”陈阳问。

    陈无我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你确定对方是龙虎山的弟子?”陈阳看着苗玉泉手里的年轻人,问道。

    方青染点头:“确定。”

    陈阳嗯了一声。

    龙虎山,戴口罩,戴帽子。

    陈阳要还猜不到那人是谁,可以去死了。

    还有被苗玉泉抓住的年轻人,这张脸,陈阳也不陌生。

    巫马临。

    吴中仙还有点底线,知道事情不能做绝,最多就是出手恶心恶心他。

    这个巫马临,就是个贱胚子。

    陈阳上次故意说要杀他,就是吓唬他,让他不敢再来找自己麻烦。

    这才多久?

    转脸就对自己身边人下手。

    “苗住持。”那名老妪,忽然开口。

    苗玉泉道:“各位请立刻离开虎啸岭,这里是我道门的领地,非常不欢迎各位。”

    老妪道:“苗住持,你手里的,是我的孙子,能把他放了吗?”

    “你孙子?”苗玉泉愣了一下,陈阳也愣了愣。

    旋即恍然。

    也对。

    要不然巫马临好端端怎么会跑来这里?

    苗玉泉道:“巫马宣,你就是这么教你孙子的?我道门的弟子斩妖除魔,你孙子却给我们添乱?”

    巫马宣道:“孙儿固然顽劣,但本性不坏,想必其中一定有误会。”

    苗玉泉没有放开他。

    一双白眉狠狠的拧在一起。

    刚刚他可是看的清楚。

    这个小子,抓着剑追着陈无我几人,一点顾忌都没有。

    现在一句其中有误会,就要他放人?

    “苗住持,我们没事。”方青染说道。

    现在占下虎啸岭才是当务之急,这时候节外生枝总不是好事。

    苗玉泉道:“这事情没完,等拿下虎啸岭,事后我替你们做主。”

    说完,放开了巫马临。

    巫马临揉着脖子,恶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又颇有忌惮的看了陈阳一眼,然后走到巫马宣身旁。

    “苗住持。”等到巫马临走到身旁,巫马宣一张橘子皮老脸突然一变:“请你给老太婆一个交代!”

    苗住持哼道:“你要什么交代?”

    巫马宣指着巫马临的脖子:“我的孙子,做了什么?你翠云峰下清宫的住持,以大欺小,如此对我孙儿?”

    苗住持脸庞抽搐:“巫马宣,你跟我玩这一套?”

    巫马宣脸上没有丝毫不齿,说道:“请给我一个交代。”

    “滚!”

    “这就是苗住持给我的交代?”巫马宣点了点头,说道:“我巫马宣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我的孙儿真的做了什么事情,你们今天就是当着我的面废了他,我也不会多说半个字。但我孙儿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前来寻我,就被你苗玉泉欺负?”

    “是,我们也想争夺虎啸岭,但你若是看不惯,大可以对我动手,何必要迁怒我的孙子?”

    巫马宣抓住剑柄,说道:“今天老婆子就是把命留在这里,也必须要一个说法!”

    苗玉泉快气疯了。

    他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老太婆。

    他知道,老太婆就是想借口在他们已经拿下来的虎啸岭,分一杯羹。

    才以如此下作的手段。

    “你孙子刚刚在追杀我们。”方青染说道。

    他们也被这个老太婆的无耻惊呆了。

    “证据。”巫马宣道:“口说无凭,拿出证据来。”

    方青染几人无言以对。

    一个装糊涂的人,如何也叫不醒的。

    “这样吧。”一直没说话的陈阳,这会儿开口,说道:“跪下,道个歉,这事情暂时揭过去,如何?”

    如果没有先前制服虎妖王的手段,这里没人会把他当回事。

    巫马宣神色松缓一些,点头道:“陈道长还算是个讲道理的人,既然陈道长开口,我也给一个面子。”

    “下跪就不必了。”

    她目光一转,看似随手一指:“我也不要太多,虎啸岭,给我一半。”

    这里只有苗玉泉和徐长茂两人。

    两人,脸色都发黑。

    苗玉泉没想过这个老婆子的嘴脸,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巫马前辈!”陈无我上前道:“是你孙子先对我们动手!”

    巫马宣道:“证据。”

    “你!”

    碰见一个比你厉害,还比你不要脸的人,能做的选择,非常少。

    “你好像,误会了一些事情。”陈阳慢悠悠的开口。

    他看着巫马宣:“我说的,是让你的孙子,下跪道歉,这个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巫马宣脸色一沉:“陈道长,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陈阳道:“所以我没有开玩笑。”

    “让他跪下来,给我陵山道院的几位真人诚挚的道个歉,我可以把他当个屁,放了。”

    巫马宣道:“我孙子什么也没做,道什么歉?”

    陈阳问:“老陈,他有没有对你们做什么?”

    陈无我道:“他出手伤我们。”

    陈阳道:“听见了吗?”

    巫马宣道:“还是那句话,证据。”

    “证据?”陈阳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相信我陵山道院真人说的话。还是说,你觉得我道门的真人,会在这种事情上污蔑你孙子?”

    “巫马前辈知道道门真人,是什么吗?”

    “我来给你科普一下。”

    “能被道协提名,并且册封的弟子,他们或许没有与生俱来的修行天分,道行也或许不是同辈中的佼佼者。”

    “但是他们的品格,是受到道协认可,并且为之信任的。每一位真人的品格,都如我陈玄阳一样高尚。”

    “巫马前辈怀疑我道门真人的话,就是怀疑我们道门上到大宗师,下到普通弟子所有人。”

    巫马宣脸色愈发黑了。

    这么大一顶帽子,如果巫马宣是道门弟子,这会儿肯定就妥协了。

    哪怕她不是道门的弟子,此刻也感到一丝压力。

    但这还不至于让她妥协。

    “陈道长不必与我说这些,我说了,你有证据就拿出来,不然我就视作你污蔑我的孙子。”

    “真是给你脸了。”陈阳忽然嗤笑一声:“喊你一声前辈,是看在你七老八十,我尊重你这个年纪。不喊你前辈,你又是什么东西?”

    “你……”

    “你那孙子是个什么货色,你不知道?”

    “一个祸害,也就你当个宝贝。”

    “玄阳。”方青染拉拉他的衣袖,小声道:“算了。”

    她深知陈阳极其护短。

    可这里不是陵山,她可不想因为自己几个人,导致虎啸岭出现什么问题。

    这点委屈,与虎啸岭相比,算什么?

    “算了?”

    “不能这么算了。”

    陈阳宽袖一甩,气势从未有过的霸道,指着巫马宣:“你要证据?”

    “是!”话说到这个份上,与撕破脸皮也只有一张纸的距离。

    什么证据不证据,无非就是一纸可以光明正大出手的借口。

    “行,那就让你孙子亲口告诉你。”

    陈阳指着巫马临,后者下意识就要后退,反应过来,心里涌起一股羞愤。

    我特么的退什么!

    他有什么可怕的!

    陈阳道:“告诉她,真相是什么。”

    巫马临道:“我什么都没做。”

    陈阳问:“什么都没做?”

    “没有!”

    巫马临很坚定。

    然而下一秒。

    一股令他感到灵魂颤栗的威压,只针对他一人释放。

    陈阳的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再一次问道:“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吗?”

    “我…”巫马临还想坚持,可是他心里有一种感觉。

    就仿佛,如果自己还敢撒谎,这股威压,会把他撕成碎片。

    无时无刻不袭来的危险感,让他的精神趋于崩溃。

    终于,他绷不住了。

    “我…是我,我听说他们认识你,所以,所以我对他们动手了。”巫马临说道。

    “巫马临!”巫马宣喝道。

    这种时候,怎么能承认?

    这孙子,傻了吗?

    巫马临此刻被威压笼罩着,除了陈阳的声音外,他什么都听不见。

    他整个人像失去了魂魄,六神无主,虚汗不断从毛孔冒出来。

    “听见了吗?”

    陈阳笑吟吟的问道:“你这孙子,承认了。这份证据够了吗?”

    巫马宣气息都不匀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受了什么刺激,但此时巫马临承认,她再想用这件事情做借口,显然行不通。

    “道歉!”巫马宣道:“向几位道长,道歉!”

    “慢着。”

    陈阳抬手道:“我记得,你似乎说过,如果他真的做了,今天就是当着你的面子废了他,你也是支持的?”

    巫马宣脸色微微一沉。

    不语方丈等人,眉头紧蹙。

    “陈道长。”不语方丈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的敌人是邙山的妖,而不是自己人。”

    陈阳问:“这位大师怎么称呼?”

    “贫僧不语,白马寺方丈。”

    “敢问不语方丈,方才巫马宣咄咄逼人,要我道门割地赔礼时,你在哪里?”

    “陈道长……”

    “再问不语方丈,我陵山道院几位真人,几次三番道出事实,无人相信时,你又在哪里?”

    陈阳的音量与情绪,不断提升。

    每说一句,他就向前一步,最后脸色严肃,猛地呵斥道:“现在真相大白,我给了你们要的证据,不语方丈站出来和稀泥?贫道就问不语方丈一句,你配吗?”

    “哼!”

    不看他难看的脸色,也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陈阳拔剑出鞘,朝着巫马临走过去。

    巫马宣沉声道:“陈道长,你想做什么?”

    陈阳道:“既然你有话在前,我自然要满足你,免得,有人说我道门弟子,敢说,不敢做!”

    巫马宣道:“陈道长,此事是我孙儿有错在先,刚刚有得罪的地方,我代他道歉……”

    “不必。”陈阳扬起剑:“年轻人,犯错在所难免。但错了,就得认,也得学会接受错误带来的后果。知错能改,挨打立正,才是好孩子。”

    巫马宣道:“陈道长,你真的一点面子也给我?”

    陈阳道:“贫道的面子,你没资格接。”

    这时,徐长茂与苗玉泉,双双向前。

    他们见过很多前来北邙的道门弟子,其中不乏天才。

    但没有一个人,能有陈阳这样适应北邙的气氛。

    每个人来了这里,都摆脱不了俗世规矩的束缚。

    真正像陈阳这样,初来就融入北邙,他是第一个。

    “巫马宣,你这张老脸还要的话,就待在那里别乱动。话是你自己说的,现在反悔,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

    两人左右持刀,毫不客气的说道。

    巫马宣握剑就要上前。

    她说话时哪里想过自己孙子会真的承认。

    让她看着自己孙子在面前被废,绝不可能。

    她横剑上前:“陈道长今天饶我孙儿一次,他日我必登门致歉,你若执意而为,那今天,老婆子舍一身剐,也得护我孙儿周全!”

    “闪开。”

    陈阳看都不看她,左手拂尘一挥,顿时如银色瀑布,裹住了巫马宣。

    而巫马宣,却根本躲不了,就被缠住,立在原地。

    拂尘丝缠住她的嘴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陈阳偏头看向不语方丈等人,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眼中意思很明显。

    谁这时候出手,他就动谁。

    不语方丈等人,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动。

    陈阳,来到巫马临面前,站定。

    那股威压,依旧笼罩。

    巫马临看着面前的陈阳,张了张嘴,声音还没有发出来,忽然感觉到小腹一痛。

    接着,那股威压消失了。

    他又看见了四周的景色。

    但此时,两旁景色正在快速的移动。

    “嘭!”

    一声巨响。

    陈阳保持着一脚踹出的动作,继而缓缓收腿,掸了掸十方鞋上的灰尘。

    而他踹出的方向,巫马临,身子嵌入了半山坡中。

    小腹处,骨肉塌陷。

    丹田,已然破碎。

    而后,陈阳挥动着手中的骨剑。

    一道道细小的剑气落向巫马临,在他的手腕,小臂,大臂,小腿骨……乃至全身游离着,摧残他的筋脉。

    巫马宣看着这一切,老眼怒火闪烁。

    巫马临早已忘记喊叫,被动的承受着。

    末了,陈阳收剑入鞘。

    手腕一转,收回拂尘。

    他对巫马宣微微一笑:“谨遵巫马宣前辈的吩咐,只是废了而已,未伤及性命。”

    【还有一更,有月票的道友,麻烦投一张,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