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1099章 表面笑嘻嘻,内心mmp!【第一更】

    陈阳要了三天的时间。

    第一天,陈阳与江南的几座道场取得联系。

    他只提了一个要求。

    资源。

    大量的资源。

    对方接到陈阳电话,听见他提出的要求那一刻,直接拒绝。

    他们觉得,陈阳大概是疯了。

    他们又不是孙秀成,没有什么可以被他拿捏的把柄。

    竟然也敢提这么过分的要求。

    但随后陈阳一句话,让他们汗毛倒竖,立刻改口,需要时间考虑。

    “明天之前,给我答复。”

    这是陈阳给他们的期限。

    挂了电话后,几座道场立刻相互联系。

    “他也给你们打电话了?”

    “是,也给我打电话了。”

    “要求太过分了……当然…答应了。”

    “先来再说吧。”

    他们约定全部来到茅山道场。

    彼此见了面,而后纷纷一声叹息。

    “陈玄阳真的是有点过分了。”

    “他对孙秀成动手的时候,我们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他为何要这么对我们?”

    “别说了,他要就给他,花钱消灾吧。”

    “可是…他要这些有什么用?他有这命用吗?”

    “他还要去山关,而且是保护木华,这可是他自己说的,他这次去,还能活着回来吗?”

    张公洞一名护法真人,说道:“连你们都知道,他这次活着回来的机会不会太大,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他要,就给他,别多生事端。张公洞这边,今晚就会将他所需要的资源准备好,另外也会多准备一份,同时送给他,就当顺水推舟送一个人情了。”

    “至于你们,慢慢纠结吧。但我劝你们一句,这种时候别和他对着干。他说的不够清楚,但要表达的意思很明白了。他就是要借这个机会,谋取点好处。”

    “其实我能理解他,这不怪他。毕竟从道场分配开始,我们和他之间,就一直有隔阂。上次出了一个孙秀成,这一次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孙秀成?”

    “他也是在防着我们。”

    张公洞的真人说完,其他人都沉默了。

    陈阳打来电话,只说了一句话。

    “太白山关人手不够,我缺少修行资源。”

    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不给我资源,我就把你拉过来,和我一起进入山关去。

    你敢不来?

    我特么都是被逼的,我再拉两个垫背的,你拒绝试试看?

    陈阳现在的身份,可以说是特别的……吊!

    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把谁谁谁喊来,陪自己一起进入山关。

    虽然木华的要求,是让他一个人进去。

    但他要求归要求,陈阳也有自己的诉求。

    总不可能真的因为木华一句话,他陈阳就要上赶着送死。

    真要撕破脸皮,大不了陈阳还俗。

    你能奈我何?

    现在陈阳就是第二个木华。

    既然木华指定要自己进去,那自己也可以指定其他人跟着自己进去。

    谁敢不答应试试?

    陈阳要的修行资源,不是给自己的。

    毕竟时间上也来不及。

    主要还是给月林,陈无我他们用。

    同时也是对他们的一个提醒。

    别以为我特么被木华绑上船,就治不了你们了。

    就是隔着几千公里,你们敢捣乱,我该搞你们还是搞你们。

    他现在最担心的,其实还是自己的安全。

    这份担心,不是来自木华。

    而是来自孙玉林。

    陈阳的设想和计划很简单,也很高效。

    军部处决孙秀成之后,引孙玉林上山。

    然后利用道场之威,斩杀孙玉林。

    然而……

    中间出了这么个事情。

    孙秀成之死,和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对他来说,太糟糕了。

    这老匹夫,十有八九是听说这里的事情了。

    想要引他出现,很难。

    但有一定的可能,他会出现在山关,埋伏自己。

    陈阳要杜绝这个可能。

    太白山关现在已经处于半封闭状态。

    想要进去,必须得有军部的同意。

    但是,据陈阳所知,类似山关大门这样的地方,并不是唯一进入山关的通道。

    以孙玉林的地位,有一定概率,是知道其他山关入口的。

    这就很糟心了。

    他当然也可以有别的手段,能够保证在自己山关内的绝对安全。

    可一旦保证了自己的安全,对于他要做的其他一些计划,就会起到非常大的限制性。

    当天晚上,陈阳接到道场打来的电话。

    他们表示同样陈阳的要求,并且便是在原有基础上,附赠了更多的修行资源。

    陈阳毫不意外。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接到月林的电话。

    告诉他,道场的人送来了很多的修行资源。

    得到陈阳的肯定,他将这些资源收了下来。

    “这段时间不要出门,就待在道观里,尽快的多招弟子,腾出时间好好修炼。”

    嘱咐后,陈阳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还有一天了。

    明天,会议就要开始了。

    木华最终的想法,他也将知道。

    “陈真人,金沙万寿宫的道长来拜访您。”

    一名军人走过来说道。

    “我这就来。”

    他脑海里搜索着,金沙万寿宫,黔贵省道协办事处驻守的道观?

    临时营地有一片巨大的地界,他在这里见到了这位慈眉善目的道长。

    “陈真人。”老道长走过来,自我介绍道:“贫道白宗虚。”

    陈阳惊讶:“原来是白会长,久仰大名。”

    这位道长,是黔贵省道协的会长,同时也是国家道协副会长。

    地位极高,道行极深。

    且这一生,对道协,对国家,贡献极大。

    他的突然到来,让陈阳十分的惊讶。

    黔贵与江南,相隔甚远。

    彼此间除了偶尔的交流会,会有所交集外,便再没什么联络。

    陈阳也只是听说过此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一次我本想与陈真人一同进关,但赵统领不准,实在是遗憾啊。”

    “白会长有这份心就很好了。”

    果然患难见人心。

    平日连见都没见过,关系只停留在知道对方名字的人,在这等大事面前,毫不犹豫就来。

    虽然起不了什么大帮助,但陈阳还是感到心里暖暖的。

    三天的时限到了。

    早上。

    八点钟。

    会议室。

    与会者不少,也不多。

    陈阳扫了一眼,静通真人,还有昨晚来的白会长,都没参加。

    看来只有知情者,或者说,曾经的参与者,才有资格参加今天这场会议。

    “陈真人,坐。”

    赵冠对他点头。

    军部四位统领,97号一位陆镇守。

    其余者,三教一派各有。

    有龙虎山正一观的住持张德谦。

    还有便是太白山的这些住持,方丈和大师呢。

    说起来也有趣,太白山与龙虎山,竟然向来不和。

    原因倒也简单。

    龙虎山瞧不起太白山这群人,认为他们行事作风太过野蛮,完全没有修道之人应该有的随性。

    太白山则是认为龙虎山自视甚高,无非是世俗赐予的名气,真的把自己当成道门第一祖庭了?

    我太白山可是真正的三教共融之圣地!

    你龙虎山不过就是出了一个张道陵,张道陵祖师要是看见龙虎山现状,怕是能气的掀开棺材板抽死你们。

    “参会者来齐,接下来开会。”

    赵冠道:“我先说一下最近的情况。”

    他展开面前卷在一起的地图,将其铺展在桌面上。

    一个手指点在地图上的一个点:“这里,已经搜查超过三成,大概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全部搜查结束。”

    有人问:“那是什么地方?”

    “子午岭。”

    子午岭……

    陈阳心想,就是王仙芝寻到剑谱的地方。

    他几乎都快遗忘了。

    金华观,中岳庙……

    那些曾被这几个混账的弟子,掏空家底的门派,来到这里,一无所获。

    哦,也不能说没有收获。

    至少,他们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早已大开多年的太白山关。

    陈阳问:“暂时还是什么都没有查到吗?”

    赵冠道:“那处山洞找到了,已经被封锁,也与那人接触过几次,我们这边伤了几人。”

    陈阳问:“我听说,当时发现山关大开,死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谁杀的?”

    赵冠道:“很复杂。”

    “有邪修,有放逐者,也有大妖。”

    “他们把这里作为了一个据点,相互之间进行利益交易,以及信息交易。”

    陈阳又问:“当年偷取剑谱的人,抓到了吗?”

    “还没有。”赵冠顿了一下,说道:“如果我们的调查方向没有错,从俘虏口中得到的消息也无误的话,偷取剑谱的人,与这些人,彼此之间并没有交集。”

    “怎么可能?”陈阳觉得这不可思议。

    子午岭的山洞,作为那些人长期居住的地方,距离山关并不算太远。

    山关的动静不算小,之所以没被发现,是太白山这群修士自大下的产物。

    偷取剑谱的人,怎么可能与这些人没有交集?

    他们距离是如此的近。

    又都是不能见光的。

    他们简直就是天生的合作对象啊。

    赵冠道:“的确是这样,他们没有交集。如果一定要说交集,那就是敌人。从抓来的邪修口中,我们得知,山洞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这几年,她的行动频率明显增多,经常会来山关,杀人夺资源。应该是修行上缺少资源。”

    陈阳简直觉得难以想象。

    同样是生活在阳光外的人群,竟然成为了敌对方。

    这可真是太难以置信了。

    “被夺取资源的人,虽然愤怒,但也不敢把动静闹得太大。”

    赵冠手指移动,指着太白山:“距离太白山太近了,动静稍微大一点,他们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吴中仙不耐烦道:“赵统领,说正事吧。”

    赵冠道:“这就是正事,现在太白山是内忧外患。镇压山关刻不容缓,但不能因为镇压山关,就忽略其他事情。”

    吴中仙道:“这是你们军部应该操心的事情。”

    赵冠皱皱眉,张德谦看了吴中仙一眼,后者闭上嘴不说话了。

    “各位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就说吧。”赵冠不再提刚刚的事情。

    吴中仙道:“我师兄的意思是……”

    赵冠打断他:“不是你的意思就闭嘴,让你师兄说。”

    吴中仙心里哼了一声。

    木华道:“我是灵修。”

    “我有责任镇压山关。”

    “几位统领需要我什么时候进入山关,我就什么时候进去,绝无二话。”

    他表明立场和态度。

    “但是。”

    他话锋一转:“我需要有人确保我的绝对安全。”

    赵冠点头:“一定会确保你的安全。”

    木华道:“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希望,除了住持师伯之外,也请陈真人,随我一同进入山关,保护我。”

    赵冠心里一咯噔。

    当时他和木华谈过此事。

    木华说的是,他和陈玄阳两人进入山关。

    可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张德谦?

    “哪位陈真人?”刘国威问。

    木华道;“陈玄阳真人。”

    “没问题。”陈阳爽快答应,而后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求?一次性说出来。”

    木华摇头,表示没有其他要求。

    众人看着陈阳。

    吴中仙的脸上,是笑容。

    他希望从陈阳脸上看见恼火,可惜的是,陈阳很平静。

    确定他不开口,陈阳道:“我也有些要求。”

    赵冠道:“陈真人请说。”

    陈阳道:“第一,只有我和木华道长,张住持,不够安全。我进去过那里,如果不是楚道长与言道长及时赶到,我们绝对出不来。”

    “我很感谢木华道长对我的信任,但我究竟几斤几两,我他清楚了。”

    “如果因为我的缘故,而导致木华道长遇害,就是担上我的性命,也不够。”

    “所以,我需要更多的人。”

    木华道:“陈真人不必过谦,有你和我师伯二人,足够应付了。”

    陈阳道:“我说不够,就是不够。”

    两人交谈正常,但气氛,却不知不觉,有些紧迫起来。

    任谁都能感觉的出来。

    宣和,罗峰几人,心中对木华颇是气愤。

    在场中的,谁还听不出来,木华为什么如此执意的要陈阳跟随。

    甚至除了他们三人之外,不让第四个人加入。

    但就算知道,也无可奈何。

    哪怕是军部,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木华问:“陈真人还想请谁?”

    “巫马贤。”

    陈阳说出一个名字。

    与他相隔几个座位的巫马贤,嘴角扯了一下,却还只能强行挤出笑容。

    表示我很荣幸。

    内心早已开骂:木华沃日尼玛!陈玄阳沃日尼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