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1100章 我发誓,我真的不想死!【第二更】

    “我尊重陈真人的选择。”

    木华微笑。

    多一个巫马贤而已。

    无伤大雅。

    陈阳道:“谢谢木华道长的理解。”

    “当然,只有巫马道友还不够。”

    赵冠问:“陈真人还想请谁?”

    陈阳道:“天师府,大上清宫,西山万寿宫,哦,罗峰也跟着一起去吧。”

    “不行!”木华立刻反对。

    陈阳道:“别急,我还没说完呢。”

    还没说完?

    木华愣住了。

    你到底要请多少人?

    “总不能我们道门出力,其他人不出力吧?”

    “所以,我希望佛门这边,也能派一些弟子,儒教和武协这边也派一些。”

    “当然,不要派什么大宗师,普通的弟子就可以了。”

    “毕竟有张住持领队,派些弟子跟着,多看看,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经验。”

    “七窍之下。”陈阳说道:“按照这个标准,都派十个人就够了。”

    木华快速的思考,陈阳这么做的目的。

    他很快推测出。

    陈阳的目的,就是单纯的自保。

    “我不同意。”

    木华摇头:“山关很危险,想历练,什么地方都可以,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如果真的遇见什么危险,没人能抽出时间保护他们。”

    陈阳道:“木华道长说的有道理,不愧是灵修啊。”

    “的确也是我考虑不周,那这样吧,就请大上清宫和天师府的弟子吧,这是我的底线。”

    木华还要说话,闻统领道:“就这么定下来。”

    陈阳道:“麻烦张住持呢,联系一下大上清宫和天师府,请他们派两名弟子来吧。”

    张德谦嗯一声,也不与他多说什么。

    闻统领道:“今天就过来,明天入关。”

    陈阳道:“我没问题。”

    木华道:“可以。”

    “散会。”

    木华起身就走。

    吴中仙急忙跟上去。

    陈阳慢悠悠的站起来,罗峰道:“我跟你进去。”

    “不用,我就是故意诈他,他不敢让你们进去的。”

    “不管是不是诈,我陪你进去。”

    宣和道:“我也进去。”

    陈阳道:“你们凑什么热闹?以为这是游戏?”

    他压低声音:“木华要杀我,看不出来?”

    “看出来了。”罗峰道:“这不对。”

    陈阳翻着白眼:“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收起你那套理论?”

    “我就问你,你进去有什么用?等他对我动手的时候,你站出来跟他谈人生,讲道理?”

    罗峰道:“我保护你。”

    “用不着。”陈阳道:“上次没有我,你们早死了,这一次我不想再被你们拖累。”

    罗峰还要说话,就见巫马贤走了过来。

    “陈真人。”

    “为什么是我?”

    他看着陈阳的眼睛。

    “为什么?”陈阳想了想,摇头:“因为我刚好看见你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你不要胡思乱想。”

    “……”

    巫马贤杀了他的心都有。

    如果不是军部不让他离开,他早就离开这是非之地了。

    这两天他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他有预感,似乎要出事。

    果不其然,真的出事了!

    他以为陈阳对自己有意见。

    可是现在看来,陈阳对自己一点意见都没有。

    不是陈阳的原因。

    是木华!

    是那混账东西!

    陈阳也是被逼的,随便拉一个下水,这是正常人的反应。

    这事情,他很怪不得陈阳。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俩,都是受害者。

    于是巫马贤一言不发的走了。

    “陈真人,你留一下。”

    闻统领喊道。

    罗峰几人,也想留下,但闻统领没让他们留,他们只好先出去了。

    屋子里除了四位统领,便只有陈阳。

    陈阳笑着道:“我的待遇挺高的。”

    闻统领道:“明天就进关,有些事情你需要知道。”

    陈阳问:“什么事情?”

    闻统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道:“你要求和你一起进关的人,我会让他们今天就赶过来,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我知道你为什么让他们过来,具体安排什么样道行的人过来,我也清楚,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除了他们之外,你还要带谁进去?”

    陈阳想了想,说道:“静通真人有说要进去吗?”

    闻统领道:“我不建议。”

    “为什么?”

    闻统领忽然看向大门,赵冠起身过去将门关上。

    闻统领道:“这里的消息,是绝对封闭的。但是,已经传出去了。”

    “我不清楚是怎么传出去的,但消息就是传出去了,你说奇不奇怪?”

    陈阳问:“查不出来是谁泄露的?”

    “没查到。”

    “所以,我不放心让他们进去。因为你不清楚,谁是好的,谁是坏的。”

    陈阳道:“我与静通真人相识已久……”

    闻统领道:“你与静通真人认识不到两年,很久吗?即使是睡在一张床上的夫妻,也不敢说绝对了解对方。最不能直视的,就是人心。”

    陈阳不说话。

    虽然和静通真人认识不久。

    但他敢说,静通真人绝对不会是邪修。

    绝不可能。

    “在这种时候,主动来这里,说要保护你,和你一起进入山关的,都要列入怀疑对象。”

    “目前为止,有鬼谷洞的静通真人,以及黔贵省道协的白宗虚会长。”

    “今天与会所有人员,都处在监听下,他们打出去的每一个电话,发出去的每一条短信,都在监听下。”

    “不过我觉得他们不会在这种时候对外泄露,太冒险。”

    闻统领道:“山关已经半封锁,没有我的允许,谁也进不去。”

    陈阳问:“除了山关,还有其他进去的入口吧?”

    “有。”闻统领道:“这就是我留你的原因。”

    “按照木华的要求,张德谦带队,你与天师府、大上清宫两位道长,以及巫马贤一同保护。”

    “哦,我听赵统领说,你还要带一个人?”

    “嗯。”

    “那一起就是七个人。”

    闻统领道:“明面上只有七个人,但你放心,军部以我为首,我亲自带队,暗中保护你们。”

    “除此之外,陆镇守,马宗师,梁大师,冯大师,纪宗师,孙道长……”

    他说了一串名字,陈阳听的头疼。

    因为他一个都不认识。

    “我们会在你们之前进入山关,安全问题,不必担心。”

    “军部不会让任何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受委屈。”

    “我一定会把你安全带回来,即使我死。”

    闻统领言语平静,却字字坚定,不容置疑。

    陈阳点点头。

    对于闻统领的安排,他一点也不意外。

    但是,这些安排,却让他的计划,再一次的出现了阻碍。

    “这些事情,你知道就好,不要对外说。”

    “回去吧,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提前交代,明天出发。”

    “好。”

    陈阳离开会议室,罗峰他们早已等候多时。

    “你和闻统领说一下,我明天一定要去。”罗峰说道。

    陈阳摇头,没有回答。

    走出一段距离后,陈阳看见吴中仙几人在远处站定,看向自己。

    他们走过来,木华微笑着对罗峰二人点点头,随即对陈阳道:“陈真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啊。”

    两人并肩向着无人之地走去。

    木华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请你吗?”

    “猜得到一点。”

    “那挺好的,看来不需要我为你准备棺材了。”

    木华微笑着,笑的好像两人认识多年。

    陈阳道:“这么有信心?”

    木华道:“我是灵修,你说我有没有信心?”

    陈阳问:“为什么要杀我?我救了你,你应该感谢我。”

    木华道:“有下辈子的话,我会感谢你的。”

    陈阳问:“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害怕了?”木华笑道:“你也会害怕吗?”

    陈阳道:“没人能不怕死,我也不想死的。”

    “你怕死,我就不怕死吗?”

    木华语气忽然加重:“你以为我就想进去吗?我不想!没人想做救世主!”

    “那样活着,与死有什么区别?”

    “我进去,你也别想好过!”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天师府和大上清宫也参与进来。”

    “你不就是想让正一观落入两难吗?”

    “是,你的目的达到了,但那又如何?”

    “你还是会死!”

    “正一观名声如何,外人如何看他,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自顾不暇了!”

    木华的情绪变得很激动,一双眼睛血丝充斥。

    在他得知自己是被正一观培养的灵修候选人时,他是开心的,自豪的。

    他以此为傲!

    可自从灵修的身份被证实,他才发现,自己以前之所以引以为傲,并非是真的做好了自己是灵修的准备。

    他只是想借助这份并未被彻底证实的身份,获得更多的关注,获得更多的修行资源。

    他只想获取,不想付出。

    仅此而已。

    但是选择现在已经不在他。

    从身份被证实那一刻,他就失去了选择权。

    一个没有成长起来的灵修,只有两种结果。

    而两种结果,都指向一个结局。

    那就是失去自由。

    “我可以帮你。”陈阳忽然说道。

    “帮我?”木华嘲弄的看着他:“陈玄阳,看着你挣扎的样子,我真的觉得很可笑。”

    “连你这样不怕死的人,也沦落到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我的地步,何其可悲!”

    陈阳道:“我真的可以帮你。”

    “你现在有事情吗?没事的话,可以听一听。毕竟,这也是一个希望,而你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为什么不听一听呢?”

    木华冷笑道:“你说。”

    陈阳道:“知道四十年前,龙虎山关暴乱吗?”

    木华快速想着,但印象里,龙虎山关四十年前,似乎并没有发生过暴乱。

    看来这件事情,自己并没有得到途径。

    陈阳知道,他不知道。

    木华点头道:“当然知道。”

    “哦?你知道?”陈阳意外的看他一眼。

    这家伙,这么牛批的吗?

    我特么随口胡诌的事情,你都能知道?

    “咳咳。”陈阳轻咳一声,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也应该知道,当年那位前辈以非灵修的身份,继承灵物,镇压山关,孤身一人,为龙虎山换取和平。”

    木华发呆。

    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

    陈阳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其中的人具体是谁,地点具体在哪里。

    但他认为,木华一定大概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可事实上。

    木华没有听说过。

    也不会有人告诉他。

    这种事情,是禁止向灵修说的。

    包括这些被道观特地培养的候选者们。

    这会让他们抱有侥幸的心理。

    可是现在,木华听说了。

    从陈阳的嘴巴里听说了。

    “这些你都是知道的吧?”陈阳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

    “知……知道。”木华茫然点头。

    他的心跳在加速。

    他在脑海里想了许多的可能性。

    但最终都发现,所有的可能性,都不可能。

    时间太短了。

    没有留给可供他操作的空间和时间。

    “你想成为人人称赞的英雄,镇守天神山吗?”

    “还是抛弃这份荣誉,以及传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道士?”

    陈阳终于抛出了这个诱饵。

    他其实就是随口一说。

    他觉得木华肯定都考虑过这些。

    没有这么做,可能是因为他不太聪明吧。

    然而唯独没想过,木华压根就不清楚这些事情。

    居然,还可以这么来的吗?

    不是灵修,也可以代替灵修去承担这份责任?

    “你想蒙我?”

    木华忽然脸色一变,凶恶的瞪着他:“你想骗我说出那些话,是吗?你一定正在录音吧?想让闻统领他们从我的嘴巴里听见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是吗?陈玄阳,不要做梦了,你一定会死的!”

    “我不想死。”陈阳抖着袖子,两只手摊开:“我只是告诉你,如果你不愿意,可以选择别的方式。而我,可以帮你。”

    “帮我?可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陈阳二话不说,直接三指指天起誓道:“贫道陈玄阳,今次起誓……”

    他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总之就是,如果他愿意,陈阳就帮他,否则就天打五雷轰一类的套路誓言。

    听着他的誓言,木华戒心稍稍弱了些。

    毕竟,誓言不能乱发。

    但让他一时半会的相信陈阳,还是有点难度。

    可是,他悲哀的发现,自己出了陈阳之外,竟然没有其他可信任的人了。

    师父?

    师伯?

    师兄?

    师弟?

    不,一个也不能信。

    他连这件事情,都是从陈阳的嘴巴里听见的。

    自然知道,这些他本该能够知道的事情,被师门刻意屏蔽了,没有告诉他。

    “我……我需要怎么做?”

    木华声音很小的问道。

    好像生怕被第三个人听见了。

    听着他的问话,陈阳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

    这煞笔孩子,终于还是被忽悠瘸了。

    【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