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1155章 丰龙威夜入陵山

    次日一早。

    陈阳收到了来自道协发来的邮件。

    这是一封江南省内,关于受灾情况的统计。

    相比外省,江南内部的情况,好太多了。

    虽也有受灾的地区,但均在可控范围之内。

    除了少数地区,因为梅雨天气而发生洪水,亦或是山区内的居民受到山洪的威胁。

    其他地方几乎没有这样的担心。

    这些都是浮于表面可见的灾情。

    隐藏在表面之下的,光靠统计是看不出来什么的。

    “陈道长。”舒柔抱着本子走过来,将本子摊开在桌子上:“昨天你拒绝对豫省捐款的消息,已经有人故意传出来了,但是不明显,几乎没有热度。但我估计,几天之后,这件事情就会被大肆宣传,人尽皆知。”

    她翻了一页,继续说:“武林大会官微将小景的切磋视频剪辑发到了网上,影响很大,热度也很高,有不少人质疑真实性,但支持的人更多,这份结果和我们之前预测的差不多。”

    “另外,张汉生正在和电视台沟通,准备尽快的筹备下一期节目。”

    陈阳道:“不是一周一期?”

    舒柔道:“都可以变通的,他是节目的总导演,在电视台地位也不低,改动这些很简单。”

    小景的出现。

    不,准确的说,是陵山道观的出现,让张汉生看见了节目重新起来的希望。

    这样的机会,他断然不能放过。

    陈阳道:“你和张汉生沟通一下,尽量还是一周一期吧。”

    舒柔疑惑道:“为什么?”

    一周两期、三期,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她看出陈阳似乎有所顾虑,但是不知道顾虑的是什么。

    陈阳道:“武林大会,节目不行,说到底,他的受众有限。上这种节目,陵山道观其实是承担风险的,风险虽然小,但还是存在的。”

    “一次两次,让小景横推其他拳馆没问题,但以后次次都这么来,会有审美疲劳的。”

    一周一期,陈阳觉得刚好合适。

    借助这段时间,节目组就能有时间去寻找到一些真正有实力的武者。

    势均力敌,看着才有意思。

    本来一个小时的节目,因为一个大魔王的存在,一招一个全给秒掉,这样看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舒柔道:“我和张汉生说一下。”

    事实证明,陈阳想多了。

    他想到的地方,张汉生全都想到了。

    他本来是打算,这几天去其他拳馆走一圈,看看有没有真本事的人。

    有的话,不管花多大代价,都要请来。

    对他来说,难度不在花多少代价,而在于能不能找到这样的人。

    一个上午,他跑了三家武馆。

    刚进去没两分钟就出来了。

    实在是不堪入眼。

    不堪入眼啊!

    看了这些人的打拳,他甚至都觉得,赵常亮和龚平两人都是武林高手了。

    中午他走进一家面馆吃面,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对方称自己是栖霞寺的僧人,有兴趣参加武林大会。

    换做平常,听见对方的身份,他早就客套两句挂了电话。

    现在不一样了。

    有这么能打的道士,和尚还能差了?

    约了地点和时间,吃完面条,张汉生一抹嘴巴就出发了。

    下午三点来到栖霞寺,他见到了这位了凡大师。

    “高人,高人,高人呐!”

    不说别的,就了凡大师这打扮,妥妥的高人相啊。

    他心里有点激动。

    找了一个上午,什么收获都没有。

    最后还是别人主动联系自己。

    他寻思着,真正的高人,怕是都不会开武馆吧。

    见了面,了凡也没客套什么,闲聊几句便是切入正题,表示自己对武林大会有兴趣。

    张汉生想让他露两手,了凡喊来弟子,随便打了一套拳。

    张汉生哪里看得懂。

    虽然看不懂,但也能感觉到这拳法的刚猛。

    但他还是觉得有点冒险。

    这就是眼光的局限性。

    见了小景一巴掌把活人拍飞,他觉得眼前这个和尚,怎么也得开碑裂石来一套吧?

    直到,这个弟子表演了一个飞檐走壁的轻功,张汉生被征服了。

    陵山道观的对手,有了!

    从栖霞寺出来,张汉生像是回到了十八岁,开心的表情溢于言表,掩都掩不住。

    本以为这就是今天的快乐之源,没想到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对方自称是江南孔庙的弟子,也有兴趣参加武林大会。

    前往孔庙,心满意足从孔庙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钟。

    他站在夜色下,抬头望着在城市里看不见星星的夜空,他喃喃自语:“我这是要焕发第二春了吗?”

    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

    人到中年,突然给自己送了这么一大份礼。

    一天时间见到了两个高人。

    他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这个世界上,似乎真有那么一群隐藏在山野或市井,不出世的高手。

    而自己,似乎不知不觉,就涉入其中了。

    ……

    陈阳一个中午加下午,都在联络各个道观。

    江南医字门的道观有五座,山子门道观接近六百座,也是最多的。

    命字门道观只有一座。

    相字门道观三座。

    卜字门道观三座。

    还有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字门的。

    除了山子门的道观外,其他几个字门的道观,陈阳统统联系了一遍,邀请他们前来陵山。

    对方倒也好说话,但有几位时间不定,只能派弟子过来。

    这几座道观,在陈阳心里,那是文化瑰宝一般的存在。

    每一个人都有一身玄术,修行到高深之处,简直就是人间仙神一般的存在。

    旁的不说,东岳行宫这样的医字门道观,弟子不多,但每一位弟子,都有一身不俗医术。

    而且很多弟子,都是名牌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在这个中医被黑成狗的时代,真正的中医,并非顽固不化的石头。

    他们接纳新时代的现代医学,也推崇西医的高效率。

    西医有西医的高明之处,优点。

    但这不代表中医就全是糟粕。

    这些医字门的弟子,在学医方面,只要是对的,都肯接纳。

    陈阳请他们过来,倒不是联络感情。

    他时间没那么空闲,不会做这种浪费时间和精力的破事。

    主要还是人手不够。

    天灾尚且可以花钱解决,但人祸呢?

    一些落后的地区,医疗资源无法下沉。

    但是生病了总要看病。

    至于命相卜,陈阳则希望他们能去那些发了洪水,亦或是山洪等地区,去看一看,能否人为的改变其运势走向。

    若是他们不行,陈阳再出面也不迟。

    这一整**下来,自身就是对道门的一份宣传。

    这个世界真正的组成,永远不是城市里的精英和富人。

    工薪阶级和穷人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面貌。

    农村包围城市,才是大势所趋。

    陈阳看透了这一点。

    ……

    太白山关外,只有十几人站在这里,他们目光期待而紧张的望着山关大门。

    片刻后。

    门内有脚步声响起,并快速靠近。

    一道身影,从里面走出来,披着月光。

    在这身影之后,又有许多的人影,随之走出来。

    人员构成很复杂,三教一派军部97号全都有。

    人数更是有上百。

    其中有许多熟悉的面孔。

    “怎么样?”

    外面的人快步走过来,问道。

    “解决了。”

    闻统领点点头,疲倦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事情比他想象中要顺利。

    一路前往白狐仙祠堂,没有遭受到任何的阻碍。

    那个灵修接受传承的过程也很顺利。

    但每个人的精神都是紧绷的。

    接近一周的时间,他们轮流休息,但谁也没心情真的休息。

    现在白狐仙祠堂彻底被镇压,太白山关也更安定几分。

    目前太白山关,已有两名灵修。

    相比一个月之前,可以称的上是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辛苦各位了。”

    闻统领对众人说道。

    这一趟不是他们军部单独的功劳,而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连告一段落都没到。

    太白山关灵物十七,现在才出现两个。

    只有将剩下的灵修全部找到,太白山关才能算作是真正的安定下来。

    当然。

    如果他们能够解决龙山城,把龙山城连根拔起,直接从根源上解决,也是一个办法。

    但闻统领就没这么考虑过。

    思维产生了定性,大家都没有这么想过。

    他们还是觉得,遵循先人的方式,双方保持这样的默契就很好。

    关内土生土长的放逐者,人家从小就生长在这片土地。

    从因果关系来说,他们和这类人,就压根不应该成为敌人,不应该相互敌对。

    他们真正的敌人,是第一批放逐者,是后来源源不断进去的放逐者。

    他们轻易不会对本土,类似龙山城这样的人动手。

    也不愿意动手。

    一旦动手,就等于对整个关内宣战。

    只有第一次进入山关的修士,才会认为,整个山关只有一个龙山城。

    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关内存在着一个大世界,有一个完整的制度。

    除了这群存在了上千年的本土修士外,还有妖族。

    群体成员的组成与他们所在的世界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对方的基础底蕴,却比他们要更强。

    有时候闻统领甚至都在想。

    人族与关内的修士,还能保持相对的安稳和平,该不会是关内的统治者,脑子有什么问题吧?

    这个问题他没敢深想,因为就是深想,他也得不到答案。

    他估计,上面一直没有对关内开战,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敌人不是这群人。

    而是那些后来进去的放逐者。

    这群人才是真正能影响他们的人。

    军部,97号,一直以来都在追查邪修,一旦被抓到的邪修,他们的下场,就没有一个是好的。

    此时。

    距离陵山大约几十公里之外。

    一辆出租车,正向着陵山开去。

    司机师傅一会儿打一个哈欠,真叫人害怕下一秒他就会睡着。

    除了司机,车上只有一个中年男人。

    男人身上的衣服明显小了,很不合身,穿在身上显得有几分滑稽。

    一头长发配上刚毅的五官,很有艺术家的气质。

    他双目深邃望着窗外,心思飘忽不懂,内心感慨万千。

    “我丰龙威,竟有一日落到这般下场。”

    “东华,你竟然才是那个叛徒!”

    这男人就是丰龙威。

    他当日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回龙山城。

    没有丝毫意外,龙山城失守了。

    谁特么能想得到,他一直最相信的东华住持,竟然勾结了第一城。

    等他赶回去,想要激活守护灵时,却是连龙山城的城门都进去。

    随后就被第一城的修士追杀。

    他想去别处城池求援,却没有机会。

    一路被逼着,最终不得已之下,选择偷偷的离开山关。

    初入俗世的丰龙威,内心很慌张。

    根据祖辈所说,关外世界是一个非常恐怖的世界。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恶魔。

    他们有着恶魔一般的思想,恶魔一般的行径。

    他小心翼翼,离开了太白山关。

    然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乞丐。

    他用了几天时间,了解了这个世界。

    他看着街头奔驰的汽车,钢铁砖石结构的高楼大厦,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关内的世界,是那样的……落后。

    尽管他们在武力值上,敢说碾压关外的修士。

    但当他从大荧幕上看见了所谓的强制火炮后,他整个人的情绪,突然就死气沉沉。

    武功再高……好像,也抵不住这些高科技的武器。

    难怪。

    难怪上头一直以来,都不肯与关外开战。

    他一直都不理解。

    现在,理解了。

    如果真的开战,他们或许能赢,但对方也不一定就会输。

    两败俱伤,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而不开战,大家保持默契,井水不犯河水。

    而且,他也不觉得这个世界值得留恋。

    灵气稀薄到让人容易退化。

    这样一个俗气的世界,不配被他们征服!

    “到了。”出租车停在陵山脚下。

    “谢谢。”

    丰龙威点头,不熟练的推开车门下车就要走。

    司机喊道:“哎,你还没给钱啊!”

    丰龙威老脸难得一红,拿出一堆各种面额都有的钞票。

    他很想大手一挥告诉他不用找了,但现实逼迫着他,还是数出三百块递过去,将剩下的几十块钱珍而珍重的放进口袋里。

    他抬头看着陵山,眼中厉光一闪,突然间后悔。

    刚刚就应该挥霍一把,让这个世界的下等人见识一番关内城主的大方。

    反正,很快他就能弄来更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