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道观养成系统 怜黛佳人

第1214章 我给他们十分钟

    钱先生来自京城,今年五十有余。

    从眉眼与轮廓,能够看出,年轻时候也曾俊朗不凡。

    他是京城钱家人,但与钱家的人,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就好比古时候的大管家,但身份地位又要比大管家更高。

    钱家一些重要的决策,他都会参与。

    非得用一个词定位,那就是军师。

    钱家的智囊,军师。

    所以,这次钱家才会派他过来。

    “刘馆主你好。”

    钱先生招了招手,身后男子提上一个精致的礼盒。

    “这是家主让我带来的礼物,一点心意,刘先生不要嫌弃。”

    “替我谢过钱家主。”

    刘尔身旁的弟子,接过礼盒。

    然后将他们迎了进去。

    而陈阳一行人,目前还在路上。

    机场。

    两名年轻男女,从机场走出来。

    抬手遮了遮阳光,年轻男子道:“新派公馆远吗?”

    女子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你问我我问谁?”

    “唉,搞什么呢,烦躁。”年轻男子叹了口气,一脸的不耐烦。

    他们走向出租车停靠的地方,年轻男子道:“现在道士都这么狂的吗?安安生生的不好吗,也不是三岁小孩,还玩这种你骂我一句,我打你一巴掌的游戏。”

    女子道:“道士向来如此,习惯就好了。”

    男子道:“还是和尚好,我就喜欢跟和尚打交道,从来不麻烦人,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事情要换成和尚,你信不信,根本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女子道:“也不好说,新派公馆都把人扣下了,和尚脾气再好也不一定忍得了。”

    男子道:“这话就言之无物了,人家为什么扣人?他们不主动跑过去找麻烦,人家至于扣人?有因才有果,你只说果,不看因,这就是不负责任。”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女子蹙眉,说道:“上车。”

    ……

    “闻先生呢?他到了吗?”

    一名中年人,穿着西装,站在接机口,不断的用手梳理两边头发,看上去一丝不苟。

    “飞机刚刚落地,就快出来了。”旁边人说道。

    中年人道:“车子准备好了没有?酒店定好了没有?都给我去检查一下,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俞总放心,全部准备好了。”

    “嗯。”

    中年人调整着呼吸,在接机口站的笔直。

    身旁的员工,心里很好奇。

    这位闻先生,到底是何许人也?

    竟然能让手持一张赌场牌照的俞先生,亲自接机。

    上一次接机,来的还是内陆的某位领导。

    等候不久。

    一男一女,从接机口走出来。

    正是闻东来与小柯。

    他极为低调,穿着寻常,只戴着一副墨镜。

    身旁的小柯穿着虽然也很普通,但架不住身材好,颜值高,看上去就像是闻东来包养的女大学生。

    “人到了吗?”闻东来没有注意到接机的俞总,随口问道。

    小柯道:“昨天晚上就全到了,在酒店等您的通知。”

    闻东来道:“让他们出发吧,去新派公馆外等我。”

    “好的。”

    小柯拿出手机,开始联系。

    却在这时,俞总赶忙上前:“闻先生。”

    闻东来看向他,微笑道:“俞总,这么巧。”

    俞总立刻伸手和他握着,用力的握住,语气都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闻先生,听说您要来奥门,我特地过来候着您,酒店和房间都给您定好了,这两天,您在奥门的一切出行,都由我来给您做向导。”

    这话让一旁的员工们,听的诧异不已。

    俞总的姿态,摆的未免有点太低了。

    堂堂赌场的掌舵人,财产雄厚到连福布斯都不敢曝光的俞总,竟然给这个男人,做向导?

    这人到底是谁?

    “你有心了。”

    闻东来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过不用这么麻烦,我这一次过来,是要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

    俞总道:“闻先生,这件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还是不麻烦了。”

    “不麻烦的,闻先生您对我有大恩,不管多麻烦都没事。”

    俞总很着急的说道。

    生怕闻东来不找自己。

    闻东来道:“你身在奥门,这件事情能不插手,就不要插手。”

    若非如此,他昨天就联系俞总了。

    俞总却道:“闻先生,我不知道您究竟要做什么,但做人不能知恩不报。以您的身份,我能报恩的机会不多。请您务必给我一次机会。”

    “新派公馆。”

    闻东来只说了这四个字。

    听完后,俞总一怔。

    果然,很棘手。

    但他依旧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说道:“闻先生,我能稳住这份家产,是您的帮助。莫说是新派公馆,您就是要我与新派公馆撕破脸皮,站在对立面,我也毫不犹豫!”

    闻东来很是欣慰,见他如此,也不好继续拒绝,于是道:“开车来的吗?”

    “嗯。”

    “送我去新派公馆吧。”

    “好!”

    俞总很开心,就仿佛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一下子放了下来。

    闻先生这是愿意让自己出手帮忙了。

    车上,俞总问道:“闻先生,可否和我说一下,新派公馆做了什么?”

    闻东来道:“我的弟弟,差点因为新派公馆的人而死。”

    俞总张着嘴,手掌都是一颤。

    这果然是私事。

    而且是极为严重的事情。

    以他对闻东来的了解,新派公馆这一波是肯定躲不过去的。

    具体会是什么下场,还得看闻东来的心情。

    同时他也做好了,与新派公馆彻底对立的准备。

    他在奥门的身份和地位,可以说是非常之高。

    奥门的赌场牌照是有限的,不是说你有钱就能拿得到。

    而一旦拿到一块牌照,基本上就可以当做传家宝,时代的传承下去。

    只要子孙不作死,一块牌照,吃个几代十几代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新派公馆的地位,同样不一般,而且是非常的不一般。

    那公馆内的所有弟子,尽皆是武修。

    整个奥门,不论世家名门,都是主动的与其交好。

    新派公馆有什么需求,他们也都广开方便之门。

    前期的所有付出,无非就是希望某日自己遇见麻烦时,新派公馆能够搭一把手。

    俞总也曾动过这个念头,并且还特地咨询过闻东来。

    闻东来给他的建议是,不要和对方产生任何形式的交集。

    虽然他不懂,并且觉得这么做,对自己是一份极大的损失。

    但他还是照做了。

    他也清楚,今天他站在闻东来这一边,就等于站在了新派公馆的另外一边。

    以新派公馆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声望,振臂一呼,整个奥门的名门望族,都会相助。

    但他依旧坚定的站在闻东来这一边。

    当初他从辉煌跌落的落魄时,闻东来是唯一站出来帮助他的人。

    没有闻东来,就没有现在的他。

    闻东来于他,就是给了他新生的人。

    ……

    “到了。”

    出租车停下,司机师傅说道。

    陈阳支付车资后,下了车。

    新派公馆就坐落在闹市区,对面就是新葡京大酒店,被几座赌场环伺包围。

    路上行人很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络绎不绝。

    陈阳站在公馆的正对面,静静的望着。

    其他人此时也纷纷的下车,来到陈阳身旁,等待他的调令。

    繁华的闹市区街头,突然出现一百多个道士,吸引了不少路人围观。

    对面的新派公馆,大门敞开着,平常都是没人看守。

    但今天得知陈阳来了,特地派了一名弟子在这里。

    这名弟子看见对面汇聚的道士,急忙站起来,向里面走进去。

    他有些匆匆忙忙的,来到待客厅外,轻轻敲着门。

    刘尔正在接待钱先生,听见敲门声,问道:“怎么了?”

    弟子快步走进,贴耳说道:“馆主,那群道士来了,就在门外。”

    刘尔哦了一声,他是打定对方就是来彰显人多,绝对不敢动手。

    但对方来都来了,他若是没有点表示,也说不过去。

    “他们如果找我,就说我在忙,让他们在门外稍等。”

    “好的。”

    弟子离去后,刘尔笑着道:“有些人来找我,但是也没提前和我说,突然就过来,我也分身乏术。”

    钱先生道:“我这边不着急,刘馆主可以先去忙。”

    刘尔摇头:“不用。”

    他拿出手机,群发了一条信息,而后便是继续和钱先生谈论要事。

    与此同时。

    奥门一座赌场。

    王锦是这座赌场的主人,年事已高,但他每天坚持要来旗下的几座产业。

    否则这人生实在是太无趣了。

    他刚从赌场转了一圈,坐下后,拿起秘书递过来的可乐。

    可乐,也是他为数不多,从年轻时候一直保持到现在的爱好了。

    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

    他有些好奇,因为这部手机,是他的一部非常私密的手机,只有少数几人知道号码。

    他将其拿出来,看见发信人后,立刻点开。

    这是一条简单的讯息。

    但他看后,神色却异常凝重。

    “有人去新派公馆找麻烦?”

    他沉吟两秒,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摆手道:“把窗帘拉开。”

    “是。”

    秘书拉开窗帘。

    赌场在负一层,而他现在则是在赌场上面的酒店,位于十八层。

    从这里可以看见小半个奥门。

    新派公馆距离赌场不到一公里,也能看的清楚。

    “拿一副望远镜。”

    “是。”

    很快,就有员工送来一副军用的望远镜。

    他拿起望远镜仔细的看。

    公馆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可当他看见公馆对面时,不禁微微一愣。

    怎么这么多的道士?

    这就是刘尔所说的麻烦?

    他将望远镜交给秘书:“查一下公馆对面那些道士的身份。”

    “是。”

    秘书能力很强。

    王锦重新坐下,静静等着。

    他刻意地结交新派公馆不假,但这种麻烦,他也得先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新派公馆这么地位超群的存在,敢主动上门找麻烦的,岂会是一般人?

    手中的可乐喝完,秘书也将调查来的资料,放在了他的面前。

    王锦拿起这份资料,秘书在一旁轻声缓慢讲解。

    “这些人在一个半小时之前,来到奥门,根据航班显示,他们全部来自江南陵山。”

    “并且,他们全部都是江南的道士。”

    秘书也很好奇。

    一群道士,怎么全跑来这里了?

    难道是旅游吗?

    “道士?”

    王锦对这个群体并不了解,他只知道俗世有修士。

    但他接触过的修士,最多的还是新派公馆。

    除此之外,他对修士的认知,也仅限于新派公馆。

    仅限于,这些力大无穷,速度奇快,身体素质远超于寻常人的新派公馆的弟子。

    而更多有关修士的信息,他则是并不了解。

    加上他们身处奥门,很多内陆的事情,他们都是没有渠道得知。

    这也是内陆与内陆之外的几座城市的区别。

    内陆的上层人士,对于修士的了解,远非他们所能相比。

    除非,是类似顾家这样,本身就存在修士的家族。

    他放下资料,说道:“让秋君带点人过去,给刘馆主送盒茶叶。”

    “好的。”

    这样的场景,此刻正在奥门的各个地方上演着。

    ……

    “过去吧。”

    陈阳开口。

    但,一只脚刚刚抬起。

    他的手机,忽然响起。

    他拿出来,看见来电,微微有些惊讶。

    竟然是陆振国打来的。

    这种时候,身为浙省97号的掌舵人,打来电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想了想,接通电话。

    “陆部长。”

    自从两人几次并肩作战,陈阳救下他不止一次,他与陈阳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

    陈阳也是他为数不多,能够将性命托付的人。

    但此刻听着陈阳称呼自己“陆部长”,他就知道,陈阳已经自己这通电话的目的了。

    “玄阳。”陆振国道:“这通电话我是不想打的,但是……”

    “直接说吧。”

    “回来吧。”陆振国道:“影响不好。”

    陈阳却问:“谁给97号施加的压力?”

    早不打,晚不打。

    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打来电话。

    让他回去。

    要说这中间没有人故意为之,他是不信的。

    陆振国没有回答,说道:“闹得太大了,这件事情应该归奥门的97号管,我打来电话,是不想你们之间起争执。”

    陈阳道:“那就让他们来管吧。”

    “玄阳!”

    “陆老哥,你知道我的,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揭过去。”

    陈阳知道他是关心自己,但事已至此,不可能退。

    “替我给刘尔传个话,十分钟,我给他们十分钟。”

    “十分钟之内,把人送出来,少一根汗毛,我废他公馆一名弟子。”

    “然后让何求六人滚出来,跪在这里。”

    “哦,刘尔的态度不是很好,让他也一起滚出来跪下。”

    “虽然这与我最初的计划不符,但就像你说的,事情闹大,影响不好。所以,我愿意退让几分。”

    “十分钟之后,达不到我的要求,那么,今天谁来也不能拦我,告诉他们,这话,我陈玄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