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帝国 龙灵骑士

1431我也是

    “啊!”伴随着惨叫声,这些本来都不会飞行的剑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脚下的飞行法器,竟然就这样不堪重负的碎裂开来。

    木板在弹孔所在的地方折断,闪耀着光芒的符篆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的崩碎消失。

    操控飞舟的剑士一脸绝望的想要稳住这个体积不算巨大的法器,但是最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承载着所有人逃生希望的东西,就在他面前彻底碎裂开来。

    在断裂的地方,已经有剑士掉落下去。有几个剑士倒是聪明,他们借着飞舟剩下的最后的那点点支撑力,一跃而起,跳回到了剑峰之上。更新最快 手机端::

    剩下的人不少跟着有样学样,跳回到了剑峰上。而还有许多人和剩下的尸体,就这样随着飞舟坠落了下去,从千米高空跌落地面。

    另一艘飞舟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飞去,似乎也没有敌人再去追击他们。跟着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从其他地方起飞的几艘同样的飞舟。

    “回来了?”一群怒不可遏的,刚刚被赶下飞舟的剑士看着刚刚跳回到剑峰上的几个同门,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容。

    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所以也就变得非常的危险。那几个逃回来的剑士有些慌乱,赶紧摆手开口求饶道:“不要!别!我们……”

    在几个人还没回过神来做好战斗准备的时候,数柄飞剑就已经从四面八方袭来,要了他们的小命。

    “去死吧!混蛋!”一个为首的剑士冷冰冰的啐了一口唾沫在几个人的尸体边,然后扭过头去,就往回走。

    “去法阵中枢!到了那边,在想办法!”他是一个看起来修为比较高的剑士,所以自然有许多人跟在他的身后。

    这些人现在已经没有了逃生的机会,所以他们又开始抱团取暖,显得比刚才有纪律的多。

    “你们几个带人看好这里!如果有回来救人的飞舟,就安排人按顺序上去!制造混乱的人,杀无赦!”这个看起来临危不乱的剑士一边往山上走,一边对身边的几个同门吩咐道。

    “大师兄!我们……”几个小师弟一脸感激,开口想要请这个主心骨留下来。

    “听我安排!”不过他们的话只说了开头就被那个大师兄给打断了:“这边交给你们,我带人去法阵中枢,看看能不能在那边想想办法!”

    他说着,就带着几个已经杀红了眼的剑士,走上了那条已经断裂损毁了的羊肠小道。

    在台阶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剑士的尸体,刚刚他们强攻这里的时候,被对方压制,在这里死了不少人。

    现在,那个敌人似乎已经离开了,只留下这里已经塌陷的石头台阶,还有一旁石壁上的斑驳弹痕。

    很快,已经塌陷的断裂的台阶甬道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几个人只能调整气息,纵身一跃,跳到台阶对面。

    眼前开始变得宽阔,到处都是掉落的巨石,还有一些爆炸留下的痕迹。

    他们在这个宽阔的地方,看到了自己师傅的尸体。肠穿肚烂的老剑士靠着一块大石头坐着,低着头身体都已经僵硬了。

    而在这个老头子的对面,他们也看到了一个损毁的敌人的尸体。那副已经被冲击碎裂的盔甲里面,是一个已经失去了任何反应的傀儡。

    几个人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战场,然后他们就意识到,自己这边就算是去到了中枢法阵,也未必会有什么办法。

    “除非那些人离开了,不然我们过去了,也是打不过。”一个剑士有些郁闷的开口说道。

    他刚刚还和一群人进攻过这条羊肠小道,结果就是他们丢下了上百具尸体,也没有能够击穿对方一个人的防线。

    现在他们知道了,对方明显是和他们师傅一个级别的强大存在,哪怕只有一个人,他们这几只臭鱼烂虾,也完全不是对手。

    “如果他们没走,或者哪怕只有一个没走,我们也打不过啊。”另一个剑士郁闷的说道。

    他看了看脚边那个靠在石头上失去了所有动力的穿着盔甲的傀儡,心中满是沮丧。

    因为他已经苦练了这么多年的御剑之术了,结果战斗力也就这么一点点。甚至,还不如眼前这么一个傀儡强悍……

    这种打击对于他来说简直有些难以承受,他很不情愿接受自己还不如一个傀儡机关的事实。

    “那我们也要去!”为首的大师兄捏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跟我来!”

    他们自然是熟悉这座剑峰的,所以他们找到法阵中枢的速度非常的迅速。

    而这个时候,陆无月已经操控着这座巨大的剑峰,调整好了角度,向着另一座剑峰加速冲去了。

    “有人过来了!”龙姐端起了武器,瞄准了大门所在的方向,她们这个位置,其实就是一处建造在悬崖上的房间罢了。大概类似于舰桥,自然是要修在一处视野非常好的地方。

    “里面的人……我们可以谈谈!”大师兄的声音从墙壁外面传了进来:“我们……只是想要谈谈!别攻击,可以吗?”

    没有等到里面人的回应,这个一路上表现沉稳的大师兄,终于还是鼓足了勇气,抬脚走进了大门。

    一进门,他的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了。然后,他举起双手,挥了挥手里捏着的一份传单,大声的说道:“我投降!这上面说你们不杀俘虏!我想活着!我投降!带我离开这里……”

    大门外面,跟着大师兄一路过来气势如虹的剑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懵X:他们不是来决战的吗?似乎……好像大师兄也没说要打。

    “这个……似乎是条活路啊?”一个剑士看着同样一脸茫然的同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对面的那个剑士也走进了大门,迅速的跪在了地上:“我也投降!”

    “不是吧……”这剑士又看了看其他人,然后他也抬起脚走进了中枢法阵所在的亭台:“我也投降!我也是来投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