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186 大海捞针

    很遗憾,威廉·坦普尔在帝国银行的账户,并没有明显异常的资金往来,调查再次陷入僵局。

    罗克却不着急,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罗克还是相信排查制度的威力,这个时代的约翰内斯堡,可能拥有全世界最严格的城市管理制度,只要犯罪分子留下蛛丝马迹,就一定逃不过警察局的排查。

    结果下午就有好消息,就在罗克前往比勒陀利亚的第二天,三名意大利人住进了距离威廉·坦普尔家不远处的一家旅馆,其中一人向旅馆老板打听过威廉·坦普尔的一些信息,一个从事特殊行业的女人证实了这一消息,那几个意大利人似乎并没有掩饰他们的目的,当着这个女人的面讨论过威廉·坦普尔。

    针对这三个意大利人的调查马上开始,火车站最先传来消息,这三个意大利人在威廉·坦普尔死后的第二天就乘坐火车前往开普敦,这个消息让很多人都感到失望。

    此时距离案发已经超过72小时,参照这个时代的工作效率,一般情况下,已经可以把这起案件按照无头案件处理。

    这样的案件,每个城市的警察局都有很多。

    只有罗克不死心,得到报告之后,马上给罗一发了一封电报,要求罗一在开普敦寻找这三个意大利人。

    看上去罗克现在的努力就好像是大海捞针,谁都不能保证那三个意大利人是否还在开普敦,如果他们已经返回欧洲,或者是从开普敦去了其他地方,那么就算是大罗金仙出手也是无能为力。

    更何况,现在那三个意大利人只是有嫌疑,罗克手里也没有证据能表明就是他们谋杀了威廉·坦普尔。

    罗一的表现没让罗克失望。

    夜晚的开普敦依旧繁华,港口一带依然是不夜城,这里现在也是华裔警察的传统势力范围,从罗克拿到港口区的管辖权开始,港口区就一直被华裔警察控制在手里,从罗克到安东,再到现在的罗一,负责管理港口区的督察都是华人。

    这也导致港口区附近,华人现在地位非常高,以前远洋轮船停靠在开普敦,华裔船员们要上岸找个乐子,可能连酒吧都不让进,这也经常导致华裔水手和酒吧保安发生冲突。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绝对不会出现,开普敦的所有酒吧对华人全部开放,华人在酒吧不会受到任何歧视。

    码头一角,迪让依旧在用一枚金币骗钱,混在人群堆里的“托”现在都已经换成了布尔人,他们的肤色和口音更有迷惑性,谁都不会想到,印度人会和布尔人合伙骗钱,更不会想到,旁边的酒吧里还有华裔警察在整装待命,虽然这个骗局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但是现在每天晚上,迪让都能赚到十几二十个英镑。

    仔细想想,真的是人各有命,四年前,罗克和迪让还是搭档。

    这才短短四年时间,罗克现在已经是帝国男爵,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局长,迪让却还只是巡警,每天在开普敦码头上骗钱,虽然现在迪让的手法已经非常纯熟,连罗一都自愧不如,但是迪让和罗克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可比性。

    桌山酒吧依旧人声鼎沸,空气中充满了酒精的味道,吧台内四名酒保忙个不停,别小看这些酒保,他们是整个开普敦消息最灵通的人。

    两名身着警服的警察来到吧台前,马上吸引了酒保的注意,来桌山酒吧消费的警察不少,但是从来没有人穿警服,因为艾达和罗克的关系,也从来没有警察来找麻烦,所以酒保的态度好得很。

    “警官,来杯啤酒吗?免费的”

    橡树镇现在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葡萄酒产地,啤酒当然也成为橡树镇的产品之一,桌山酒吧的冰镇啤酒是开普敦夏季最畅销的饮品,口味纯正、酒花透亮细腻,关键是价格还不贵,所以一经推出,马上风靡开普敦。

    “不了汤姆,现在还是工作时间”警官有意无意的展示下胸前的警徽,酒保的态度马上就端正起来:“最近有没有见过三个意大利人?”

    “当然见过,每天都能见到意大利人,他们很爱喝酒,又很擅长激怒别人,但是并不擅长动手。”酒保有意无意的调侃,意大利人在欧洲出了名呆萌,和被称为“欧洲病夫”的奥匈帝国一样,都是欧洲人最喜欢的调侃对象。

    奥匈帝国的问题在于内讧不断,这个国家的结构很复杂,因为奥斯曼苏丹的王位继承权,国内很不稳定,十年后,正是因为奥匈帝国的内讧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哈,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三个从约翰内斯堡来的意大利人,有一个胖子是满脸大胡子,一个身材瘦小,另一个身体健壮,他们可能在两天前来到开普敦,仔细想想,他们和一起命案有关”警察耐心提示,当听到“约翰内斯堡”的时候,酒保的态度终于正经起来。

    桌山酒吧的酒保都知道,罗克现在是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的局长,既然那三个意大利人是从约翰内斯堡过来,那肯定和罗克有关。

    “好像见过但是又没什么印象”酒保仔细回忆,但是实在没有太深刻的印象,酒保每天见过的人实在是太多,虽然大多数时候酒保的记忆力都不错,但是那并不能保证他们能记住每一个他们见过的人。

    还要酒保不止一个:“威廉,这两天有没有见过一个满脸大胡子的意大利胖子?”

    “满脸大胡子的意大利胖子?当然见过,这里很多人都是”威廉也没有当回事,回答的时候,手上还忙着工作。

    “正经点,从约翰内斯堡来的”汤姆提醒。

    “哦哦哦,让我想想好像确实有”威廉抬起头,然后马上就直了眼,因为一个满脸大胡子的胖子刚刚好来到吧台前。

    “兄弟,再给我来一杯开普敦,给我一个最美好的回忆”胖子用充满半岛风味的英语跟威廉打招呼。

    “没错,给我也来一杯开普敦,我们今天晚上要喝个痛快”一个身体瘦弱的家伙跟着打招呼。

    “一杯深水炸弹”一个身体强壮的家伙沉默寡言。

    “好的,稍等”威廉收钱的同时,给了汤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两名警察已经消失不见,又过了片刻,酒还没有调好,两名警察就回到桌山酒吧。

    “意大利人?”警长直接找上满脸胡子的意大利胖子。

    “是的”胖子还算冷静,不过手指敲击吧台的速度很快。

    “前几天去过约翰内斯堡?”警长继续发问。

    “没有,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约翰内斯堡”胖子直接否认,然后起身就想走:“算了,不喝了,把我的酒送给警官吧”

    “等等!”警长把手放在胖子的肩膀上,把胖子压回到凳子上。

    胖子这时候突然反手抓住警长的手腕,准备把警长控制住。

    警长的反应很快,单手发力直接把胖子从椅子上拽下来摁倒在地。

    酒吧顿时有人大叫,吧台旁的几名顾客手脚麻利的躲避,警察抓人这种事在酒吧里不常见,不过打架这种事却很常见,所以大家伙早就已经见怪不怪。

    “不许动!”

    “警告,把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否则我就开枪!”

    十几名警察突然一拥而入,乌黑锃亮的韦伯利左轮手枪摄人心魄,这时候其他人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乐队马上停止演奏,整个酒吧鸦雀无声,在桌山酒吧,确实是很少出现这一幕。

    壮汉的手都已经伸到衣襟内,然后铁青着脸慢慢把手拿出来。

    “怎么回事儿?”身体瘦弱的家伙这时才反应过来。

    “不许动,你们被逮捕了,我们怀疑你们和一起案件有关,你们现在跟我们回警察局接受调查”罗一这时才出现,话音还没落,十几名警察一拥而上,将三个意大利人撂翻铐起来,三把左轮手枪马上就被搜出来。

    “我们什么都没干!”胖子还在嘴硬。

    “我没说就是你们干的,你们只是有嫌疑,现在跟我回警察局,如果你们没犯事,我自然会放了你。”罗一不客气,犯没犯事不是他们说了算。

    眼看警察们把三个人带走,罗一也没有见到艾达出面。

    接到罗克的电报之后,罗一来过桌山很多次,希望能遇到艾达,但是没有从来没有遇到过,艾达就像是没有回到开普敦一样,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她。

    回到警察局,罗一没急着审讯三名意大利人,而是先给罗克发电报。

    “抓到了?很好,让罗一就地审讯,不用把人送回来”罗克不要人,只要结果,从约翰内斯堡到开普敦一千多公里,天知道路上还会出什么幺蛾子,所以还是就地审讯,能顺利结案当然好,即便不能顺利结案,也不需要罗克给罗一擦屁股。

    结果还是挺不错的,被抓到开普敦警察局的当天,三名意大利人就开了口,确实是他们谋杀了威廉·坦普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