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351 双簧

    社会福利原本是针对特殊人群设立的,比如是那些因为身体原因不方便工作,或者是暂时失去工作没有收入的人群。

    只可惜在某些人眼里,社会福利成了他们可撸的羊毛,好好的一项惠民政策,就这样被彻底玩坏。

    不过随着约翰内斯堡的发展,社会福利又是必不可少的,罗克也不可能因为那些不思进取的人,就彻底否定社会福利制度,毕竟还是有一部分人真正需要这些社会福利,如果因为某些负面因素就彻底取消社会福利,那就是因噎废食。

    和约翰内斯堡相比,比勒陀利亚的情况更严重,因为比勒陀利亚的新移民更多,工作岗位则是更少,所以比勒陀利亚在社会福利方面的开支,每个月都在约翰内斯堡的三倍以上。

    因为社会福利政策是前任总督阿德制定的,所以马库斯·博福特不敢更改,不过这对于罗克来说就没问题,政策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阿德如果知道社会福利政策导致现在这种结果发生,那么阿德也会主动改进。

    当然了,要改进社会福利政策,就需要一定的社会调查,这个工作是罗克和欧文一起负责的,因为华人是约翰内斯堡最大的社会群体,而欧文则是约翰内斯堡市议会的议长,又是自由党的党魁,所以俩人都是当仁不让。

    “你以为市长他们都是顾忌米尔纳总督吗?实际上根本就不是,确实是有一些布尔人凭借社会福利好吃懒做,但是更多的社会福利是发放给了约翰内斯堡的华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欧文一语道破天机。

    罗克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市政会议的时候,马库斯·博福特和尤利塞斯·诺埃尔看罗克的目光都有点躲闪,原来根源是在这里。

    “更何况也并不是所有得到社会福利的人都是好吃懒做,有些人确实是需要社会救助,这才是社会福利政策存在的意义,至于那些钻空子的家伙,就让他们自以为得计吧,迟早他们会因为现在的行为付出代价。”欧文现在看问题更全面,确实是屁股决定脑袋。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些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家伙,最终都将一无所成,或许等他们年老孤苦无依的时候才会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努力工作,只可惜一切都没有从新再来的机会,时间会给所有人一个最终的答案,答案是不是完美,其实都是取决于自己。

    相对于欧文来说,罗克就更加的嫉恶如仇,虽然罗克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那并不代表罗克就允许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钻空子。

    有时候就是这样,大人物们在做出决定的时候,通常会考虑所有人的利益,某个决定如果能惠及大部分人,那么就算会导致一些问题出现,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罗克不是这么想,社会福利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不劳而获,这种示范效应是很危险的,懒惰也是一种会传染的恶习,既然发现了问题,那么就一定要调整,等到积重难返的时候再想有作为就难了。

    “调整并不是取消,我们当然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但是对于那些试图钻空子的人,我们也要果断拒绝,约翰内斯堡的工作很多,矿山、农场、工厂,只要想找工作肯定能找到,就算是新来的移民,或者是暂时失去工作的人,发放三个月的临时救助也就够了,而且一年内一个人最多只能领取一次救助,否则就会导致负面效应出现。”罗克当然也不是建议取消,调整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个提议欧文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罗克和欧文就开始着手调整。

    了解到需要社会救助的名单后,罗克和欧文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约翰内斯堡每个月会为需要社会救助的个人提供大概价值一镑的餐券,以前市政府用于这方面的开支只有几百镑,但是上个月,申请社会救助的人就已经超过了二千,而且还有疯狂增加的趋势,怪不得市政府要调整。

    “这几个月约翰内斯堡的移民这么多?”罗克好奇得很,以前约翰内斯堡的新移民可没有这么多。

    欧文不说话,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罗克。

    罗克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最近这段时间,约翰内斯堡的新移民确实是有点多,其实这些新移民还是罗克造成的,别忘了罗克极力推动那些廓尔喀雇佣兵的家属移民约翰内斯堡,这段时间约翰内斯堡的新移民就是这么来的。

    那就更要调整了,为了更好的了解情况,罗克和欧文按图索骥,要亲自调查那些接受社会救助的人的具体情况。

    名单上华人的人数确实是不少,其中有一个叫马库斯的人格外显眼,他的儿子马里奥是在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工作,儿子名下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农场,但是这位马库斯却三番五次的申请社会救助,还跑到社会救助办公室大吵大闹,最终社会救助办公室不堪其扰,被迫同意了马库斯的申请。

    罗克不了解具体情况,回头就让李德把马里奥叫过来。

    约翰内斯堡警察局的所有华裔警察罗克都认识,马里奥还是一个警长,知道罗克找他的原因后,马里奥就悲愤欲绝。

    “爵爷,这件事我也知道我父亲做得不对,我劝过他很多次,但是他就是不听,社会救助办公室每个月给我父亲一镑的餐券,我每个月给社会救助办公室捐两镑,算下来其实还是我吃亏。”马里奥也是没办法,华人传统是自家的老子,再过分也只能哄着忍着。

    “这是吃亏不吃亏的问题吗,有没有想过造成的影响?”罗克简直痛心疾首,马库斯这种人其实多得很,他根本不缺这点钱,就是占便宜上瘾,不占便宜就是吃亏。

    其实也拿不到钱,每个月一镑的餐券而已,根本不能兑换成现金,也不能购买价格昂贵的食品,只能兑换一些面包土豆泥之类的东西,没准马库斯拿回家根本就不吃。

    东西是不值钱,但是造成的影响极坏,罗克一直以来都在努力树立华人的正面形象,可是很多时候就是一个老鼠坏一锅粥,其他人才不会管马里奥是不是把钱还了回去,只会通过这件事嘲笑华人爱占小便宜的习惯,进而否定所有华人的努力。

    “我回头就让我父亲把钱还回去”马里奥对于错误认识的还不够彻底。

    “还回去就能消除已经造成的影响吗?”罗克不想就这么算了,一定要通过这件事,让所有约翰内斯堡的华人都接受到充分的教训。

    “那咋办?”马里奥对罗克肯定是信任的,还没意识到罗克要怎么消除影响。

    “要委屈你点,你换个工作吧,别在警察局了,去保护伞”罗克下狠手,有马库斯这样的父亲,马里奥这个当儿子的就要受点委屈。

    马里奥瞠目结舌,明显没想到罗克居然会这样安排。

    工作不是问题,在保护伞工作,甚至薪水比在警察局工作更高。

    但是社会地位明显不同,警察局的警长,在约翰内斯堡还是比较有社会地位的,保护伞的员工就差点,就算是去了保护伞担任中层领导,社会地位也明显不如警察局的警长。

    “要不然你说怎么办?”罗克不心软,估计这件事已经给约翰内斯堡的华人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如果手段不雷霆霹雳一点,起不到足够的警示作用。

    约翰内斯堡的华人,特别是在约翰内斯堡有资产的华人,算起来都和军警有一定关系。

    最初罗克买了农场之后,就是卖给警察局的华裔警察,以及洛克金矿当时的保安队成员,那些成为农场主的警察现在大部分都还在职,即便不在警察局工作,也是去了新编第一骑兵师工作,他们的家属,也是很早以前就来到约翰内斯堡。

    所以罗克现在用这么严重的惩罚处理马里奥,会在所有的华人中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以后再有人想钻空子占便宜,那么就要想想造成的后果,是不是能承担得起。

    转天,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就在内部会议上公布了对马里奥的处理结果,罗克现在不是约翰内斯堡的警察局长,没有参加警察局的内部会议。

    据说当时马里奥取下警徽的时候哭得很伤心,抱着自己的东西走出警察局大门的时候背影凄凉得很。

    马库斯当天就到警察局大吵大闹,还试图用这种方式挽回局面。

    结果当然更糟糕,马里奥已经不再是警察,警察局不会容忍马库斯的行为,所以马库斯直接被警察局逮捕,第二天马里奥去警察局缴纳了五十镑的罚款,才把马库斯捞出来。

    马里奥的处理结果,确实是起到了足够的警示作用,当天就有上百人直接去社会救助办公室取消了救助申请,三天后,需要社会救助的名单上,华人几乎彻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