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456 少数族裔

    作为首相,阿德的任何行为都会被写进史书留待后世被人品头论足。

    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特色,有些事现在看起来是正常操作,没准到了几十年之后就会留下无数骂名。

    比如之前塞西尔·罗德斯主政期间,英国殖民地在南部非洲的迅速扩张。

    阿德现在做的事,其实和当初的塞西尔·罗德斯一样,本质上同样是殖民扩张,塞西尔·罗德斯为南部非洲打下了良好基础,阿德是在之前的基础上进一步整合,才有了现在的南部非洲。

    洛伦索马贵斯是南部非洲目前唯一的飞地,只要吞并了洛伦索马贵斯,那么南部非洲就将彻底成为南部非洲的南部非洲,这句话看上去有点绕口,但是为了未来南部非洲的发展,阿德宁愿承担骂名,也要把洛伦索马贵斯收入囊中。

    二月七号,顶着葡萄牙政府的强烈抗议,在英法两国酸溜溜的非议声中,南部非洲军队开入洛伦索马贵斯,维持洛伦索马贵斯秩序的同时,顺便监督洛伦索马贵斯即将举行的公投。

    负责和洛伦索马贵斯临时政府沟通协调的,是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第一秘书西德尼·米尔纳。

    “我们准备在一个星期后举行公投,决定到底是加入南部非洲,还是独立成一个国家,目前看来,加入南部非洲是大多数人的愿望,不过也有一部分人试图让洛伦索马贵斯独立,我们正在尝试和那些人沟通,如果最后无法达成一致,那么我们会在公投之前送他们离开”迪伦·卡拉米是临时政府议长,他现在没有退路,如果洛伦索马贵斯不能顺利加入南部非洲,那么迪伦·卡拉米有可能会被秋后算账。

    可能性还很大。

    “要我说我们干脆把那些异想天开的野心家全部投入监狱,他们的行为根本不是对洛伦索马贵斯负责,而是要拖着洛伦索马贵斯一起下地狱。”西德尼·理查兹的处境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虽然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都希望洛伦索马贵斯能加入南部非洲,依靠着南部非洲这个巨大的市场,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但是很明显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有些人就是异想天开,洛伦索马贵斯刚刚通过一场战争摆脱葡萄牙政府的控制,他们不愿意加入南部非洲,这等于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也知道独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洛伦索马贵斯根本就没有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的资格,刚果自由邦和坦葛尼喀就是前车之鉴。

    刚果自由邦和坦葛尼喀凭借着庞大的疆域,在尼亚萨兰的咄咄逼人中还勉强能维持住局面。

    洛伦索马贵斯周边可就只剩下十万平方公里,根本经不起尼亚萨兰的折腾,甚至都不需要罗克出手,就目前洛伦索马贵斯的情况,如果没有南部非洲军队帮忙维持秩序,洛伦索马贵斯的白人都面临着严重的人身威胁。

    不管是工党成员还是保皇党人。

    为了压制工党,保皇党以洛伦索马贵斯本地非洲人为主成立仆从军,试图用武力夺取洛伦索马贵斯的控制权。

    因为尼亚萨兰的煽动,非洲仆从军阵前倒戈,给了保皇党人致命一击,工党赢得胜利,成为洛伦索马贵斯唯一的执政党。

    保皇党失败后,洛伦索马贵斯发生了严重的人道危机,数百保皇党人被当街处决,财产被瓜分一空,妻女受尽凌辱,其中很多起暴力事件是由阵前倒戈的仆从军制造的。

    这种事一旦开了头,就很难控制住,所以虽然距离工党赢得胜利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洛伦索马贵斯不但没有恢复平静,反而有越来越乱的趋势,这促使洛伦索马贵斯临时政府只能请求南部非洲军队支援,要不然工党成员,恐怕也会步保皇党人的后尘。

    “这种事不能等,最好是尽快把他们全部处理掉,甚至送走都不是最好的方案”西德尼·米尔纳才不会管他这个建议到底会造成多少悲剧,让洛伦索马贵斯尽快以和平的方式加入南部非洲,才是西德尼·米尔纳的责任。

    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无奈,虽然他们也不想做的这么绝,但是事已至此,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政治斗争是很残酷的,成王败寇,赢家通吃一切,输了就一败涂地,根本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东山再起那种情况只存在于和平时期,目前的洛伦索马贵斯正处于决定命运的十字路口,尽快整合内部,达成一致意见才是正经。

    所以接下来几天,洛伦索马贵斯就是各种腥风血雨。

    其实要铲除异己真的没有那么难,这段时间负责维护治安的是南部非洲军队,对于洛伦索马贵斯,南部非洲军队并不熟悉,所以工作中出现纰漏很正常。

    结果那些已经尝到甜头失去理智的非洲人就无孔不入,短短几天之内,就在洛伦索马贵斯制造了很多起暴力事件,一直到连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都无法忍受,洛伦索马贵斯才结束了混乱。

    这时候距离公投只剩下短短两天。

    洛伦索马贵斯也只剩下一个声音,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心存幻想,那么通过这几天的混乱,所有人都终于意识到,现在的洛伦索马贵斯,只能依附于南部非洲,才能勉强苟活下去。

    这就是没有强大祖国的悲哀。

    公投前一天,南部非洲军队集体出动,抓获数百名在这段时间袭击白人的非洲人,没有经过任何审判,就把他们全部枪决,有力的维护了洛伦索马贵斯的治安,宣布洛伦索马贵斯开始恢复正常状态。

    二月十五号,洛伦索马贵斯举行公投,决定要不要加入南部非洲。

    其实早几天,洛伦索马贵斯临时政府就挨家挨户通知还居住在洛伦索马贵斯的白人准时参加公投,非洲人根本没有参加公投的资格,这一次的公投也不再限制公民身份,只要是成年人,不用管是男是女,都有资格参加公投,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

    这个时代的女性,甚至包括菲丽丝、蕾西这些豪门贵妇在内,也是没有投票权的,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的这段时间,菲丽丝和蕾西试图争取这项权利,即便是有罗克和亨利的帮忙,还是没有在国会获得通过。

    有资格参加公投的,还包括这段时间刚刚移民到洛伦索马贵斯的白人。

    很难想象,即便是洛伦索马贵斯这段时间是如此的混乱,还是有很多人移民洛伦索马贵斯,最近这短短一个星期,来到洛伦索马贵斯的新移民就超过五千人。

    这里要强调的是,经过战乱荼毒的洛伦索马贵斯,现在白人的人口数量一共还不到两万,其中有资格参加投票的成年人连一万都不到。

    所以迪伦·卡拉米和西德尼·理查兹很清楚,这段时间来到洛伦索马贵斯的白人都是些什么人。

    无非就是南部非洲在为公投增加一个双保险罢了。

    一万多人的投票,只用了一个上午就全部结束。

    然后在南部非洲司法部的监督下现场验票,两个小时后,公投结果出现,大约一万三千张有效选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选票赞成洛伦索马贵斯加入南部非洲。

    没有选择赞成的那些人,大部分投的也是弃权票,只有寥寥无几的几百张选票赞成洛伦索马贵斯成为一个独立国家。

    然后这部分选票就被无情漠视,宣布最后结果的迪伦·卡拉米甚至没有宣布这部分票数到底有多少,就直接宣布洛伦索马贵斯从1909年2月15号开始加入南部非洲,成为南部非洲的一部分。

    紧接着联邦政府第一秘书西德尼·米尔纳代表南部非洲临时政府接纳洛伦索马贵斯的申请,宣布从即日起成立洛伦索马贵斯州,并且任命迪伦·卡拉米为洛伦索马贵斯州第一任州长,西德尼·理查兹则是担任洛伦索马贵斯州临时议长,要等到三个月之后,才会在洛伦索马贵斯州举行正式选举。

    一切都尘埃落定,二月十七号,西德尼·米尔纳离开洛伦索马贵斯,经由尼亚萨兰返回比勒陀利亚。

    这个圈子有点绕,其实更近的选择是从洛伦索马贵斯乘船去德班,然后从德班坐火车回比勒陀利亚。

    西德尼·米尔纳绕这个圈子,为了是和罗克及时沟通,以保证洛伦索马贵斯的稳定。

    “这个问题不用担心,尼亚萨兰突击团这段时间都会驻扎在洛伦索马贵斯,一直到洛伦索马贵斯步枪团成立,接下来警务系统和海警部门也会陆续成立,洛伦索马贵斯现在就那么点人,根本出不了乱子。”罗克根本不在意,曾经葡属东非也有五十多万白人,现在经过这么几次折腾只剩下这么点,加入南部非洲之后,随随便便往洛伦索马贵斯移点人,洛伦索马贵斯的白人就会成为少数族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