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944 衣食父母

    整个上午,胡戈一直都在和印度裔工人斗智斗勇,有人上厕所一去半个小时,有人躲在仓库角落里抽烟,被抓住还死不承认,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有人故意弄伤自己要请假半个月,当然是薪水照发的那种。

    中午吃饭的时候,杜克少尉直接带胡戈去了餐厅二楼,胡戈作为管理人员,不用在一楼和那些印度裔工人一起用餐。

    午餐还是相当丰盛的,经典的土豆炖牛肉,德国传统的煎火腿,每人还有一杯佐餐酒,因为下午还要继续工作,胡戈选择的是德国黑啤酒。

    胡戈在吃饭的时候提了提那些印度裔员工的问题,杜克少尉一点也不意外。

    “那些印度裔工人确实是有很多问题,不过我们也没办法,他们的薪水很便宜,而且印度又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所以我们只能雇佣印度裔工人,一名南部非洲人的薪水都可以雇佣四个印度裔工人了,就连那些非洲人的薪水都比那些印度人高。”杜克少尉吃土豆炖牛肉的时候只吃牛肉,土豆都剩在餐盘里,这让胡戈很不舒服。

    小格雷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吃过土豆炖牛肉,胡戈真的很想问一问杜克少尉,能不能把自己的那份土豆炖牛肉带回家,胡戈宁愿自己不吃。

    当然胡戈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做,他的自尊和教育不允许他那么做,胡戈能做的事多吃一些,这样自己回到家之后就不用再吃东西了。

    “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习惯那些印度人,我们在其他仓库里的管理员,都要随身携带一根棍子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杜克少尉见惯不怪,印度人信奉来世转生,所以他们并不在意生活本身的困难,也没有多少强烈改变自己的意愿。

    “为什么?”胡戈满足杜克少尉的表现欲,和那些印度裔工人在一起,确实是连聊天的兴趣都没有。

    “这是印度殖民地流传过来的习惯,你需要用棍子不停地抽那些印度人的屁股,才能保证他们不会偷懒。”杜克少尉直言不讳,也没有多少自曝家短的为难,只有印度人认为他们是英国人。

    胡戈目瞪口呆,他和印度人几乎没有接触过,实在是很难理解印度人的思维。

    人家是真不要面子的。

    杜克少尉还保留着军人的用餐习惯,很快就把想吃的东西吃完,然后准备离开餐厅。

    胡戈把最后一块牛肉塞嘴里,跟着杜克少尉一起走。

    用过之后的餐具不用管,餐厅里有人专门负责,同样是从印度雇佣的工人,而且还是印度女人。

    奇葩的是,就连那些印度女人都比印度男人勤快,这让人不得不感叹。

    返回仓库的路上,胡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上午在工作的时候,有一个箱子损坏了,有一些罐头盒子破损”

    胡戈内心本来是颇为内疚,这毕竟是胡戈工作中出现的失误。

    没想到杜克少尉根本就不在乎,只是随口问了句:“具体多少?”

    “十五盒。”

    “那就没关系,这是正常损耗,只要不太多就没问题。”杜克少尉无所谓,每天有几百个箱子入库,出点问题也很正常,只要不是故意损坏的就行。

    “那么那些罐头怎么处理?”胡戈的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

    “随便怎么处理吧,送到食堂去,或者是你和工人随便分一分不用,那些工人的家属都不在这里,你下班之后带回家吧,去给家里人尝一尝,就当做是你第一天工作的福利。”杜克少尉不在乎,十几盒罐头而已,救济和复兴署没有那么小气。

    整个下午,胡戈的脑子里全部都是罐头在飞来飞去,以至于工作中差点出现失误。

    下午六点,胡戈盘点完毕,将仓库大门仔细锁好,看着十五盒罐头发呆。

    这十五盒罐头全部都是午餐肉,其实只是罐头的外包装破损,罐头并没有变质,正常食用没问题。

    现在的慕尼黑,别说是罐头本身没有变质,就算是变质,也多的是人愿意吃。

    “怎么还不回去?等着有人送你吗?”杜克少尉驾驶着他的那辆多用途军用汽车从胡戈身边经过,明明已经过去了,又慢慢倒回来:“哈,我差点忘记了,上来吧,我送你回去,你住在哪里?”

    “谢谢你少尉,我的家离这里很近,只有两个街区,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胡戈被吓一跳,还以为杜克少尉改变了主意。

    “那就好,早点回去,不要忘记明天早上八点上班。”杜克少尉不强求,驾驶着多用途军用汽车仰长而去。

    回到家,胡戈仍然感觉不真实。

    十几盒罐头,正常情况下售价大概超过15金马克,在杜克少尉口中,这只是一天工作的福利!

    赫斯林夫人和艾玛同样在发呆,只有小格雷特在大快朵颐。

    赫斯林夫人给小格雷特直接切开了一盒,让小格雷特吃个够。

    “那位杜克少尉为什么这么慷慨,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艾玛角度清奇,孕妇确实是喜欢胡思乱想。

    “我有什么值得杜克少尉使用阴谋的呢”胡戈苦笑,如果是赫斯林先生,那么确实是值得杜克少尉讨好,但是胡戈

    胡戈从来没有跟杜克少尉提起过赫斯林先生,赫斯林先生的论文还没有发表,胡戈并不认为这件事从头到尾有什么阴谋。

    或者说,即便有,胡戈也不愿意相信,甚至胡戈在内心深处还有隐隐的期盼。

    随着对南部非洲的了解越来越多,胡戈对南部非洲也越来越好奇,如果可以,胡戈真的很想去南部非洲看一看,看一看那片土地到底有什么神奇,能在短短十年之内就变得如此强大。

    第二次布尔战争时期,德国国内的新闻媒体也对布尔战争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胡戈不了解南部非洲,但是了解坦葛尼喀和西南非洲,同样都是欧洲国家的非洲殖民地,同样都是位于非洲南部,胡戈真的不愿意承认,德国人在经营海外殖民地方面,跟英国人的差距居然有这么大。

    “我今天才知道,除了梅尔克先生夫妇之外,德拉诺先生和克拉克先生也去世了,还有阿兰、富兰克林、安德鲁”埃尔温情绪不高,他今天得知了太多噩耗,阿兰、富兰克林、和安德鲁都是埃尔温的玩伴,他们都在世界大战中战死或者失踪。

    这年头的失踪,基本上就和战死差不多,奥托原本也是失踪,就被归结为战死。

    “埃尔温,别想那些,多想想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赫斯林夫人突如其来的睿智让人惊讶,这也正常,如果赫斯林夫人只会吵架,那么赫斯林先生也不会娶她。

    “今天我们几个人讨论起《和平协议》,我们一致认为《和平协议》根本不会带来和平,现在我们是无以为继,才不得不被迫投降,再过几年,等我们稍微缓口气,那么还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让我们孩子继续经历这一切?”埃尔温的声音充满迷惘,未来的不确定和生活中的困难,让这个刚刚脱离战俘营的年轻人无所适从,埃尔温本来以为战争结束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万万没想到又是一个悲惨的轮回。

    “不会的埃尔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赫斯林夫人确实是接受过良好教育,引用的诗词很合适。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艾玛跟着赫斯林夫妇肯定也不是不学无术,他们这一家子受教育水平在1917年的当下无可匹敌。

    “谢谢你妈妈,我感觉好多了”埃尔温终于微笑起来,暂时的迷惘是正常的,内心强大的人总是善于调节。

    梆梆梆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胡戈去开门,惊讶的看到居然是杜克少尉。

    看到胡戈的时候,杜克少尉也很惊讶。

    “胡戈,你怎么会在这里?”杜克少尉手里捧着一束花,脚边放着一个袋子。

    “杜克少尉,这里是我的家”胡戈真没想到杜克少尉居然这么热情,刚刚给了十几盒罐头,现在又来送花

    这貌似有点热情过头了。

    “这里不是赫斯林先生的家吗?”杜克少尉疑惑,身体稍微后仰再次看了眼门牌。

    没错,确实是赫斯林先生的家。

    “赫斯林先生是我的岳父,还是我的老师,我也住在这里。”胡戈恍然大悟,这就对了,花确实不是给自己的。

    “哈,我说呢”杜克少尉也恍然大悟,怪不得姓氏不一样还能住在一起。

    “胡戈,快点让客人进来,不要这么不礼貌。”赫斯林夫人提醒胡戈,一身南部非洲军官制服的杜克少尉站在门前还是很显眼的。

    “抱歉,快请进”胡戈热情,这可是衣食父母,不热情不行。

    ps:兄弟们也是鱼头的衣食父母,第一章加更送到,第二更估计会午夜了,撑不住的话就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