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1205 无解

    莫桑比克王国并入南部非洲后,关于莫桑比克王国境内非洲人的数据终于有了确切的数字,包括在南部非洲工作的非洲人,一共65万。

    以非洲人的生育能力,很难想象莫桑比克王国在成立了这么多年之后,人口不增反降,大幅度减少。

    罗克看到这个数据的时候,严重怀疑如果莫桑比克王国不并入南部非洲,那么再过几年,莫桑比克人会直接消失。

    就像非洲已经消失的很多部族一样。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莫桑比克王国已经并入南部非洲,但是莫桑比克王国的非洲人依然无法加入南部非洲国籍,还不是正式的南部非洲人。

    “当然不能,如果他们加入南部非洲国籍,成为正式的南部非洲人,那么我们就要提高他们的薪水,给他们更好的待遇,这会严重影响到我们的利润。”亨利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坚定,法瓦尔特需要非洲工人,廉价的非洲工人,这样才能保证法瓦尔特的竞争力。

    “先生们,吞并莫桑比克王国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还要吞并西非,吞并刚果共和国,吞并刚果王国以及马达加斯加,所以我们有必要给这些地区的非洲人一个示范,让他们看到加入南部非洲的好处,否则我们付出数倍的努力,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内政部长鲍勃·贾尔斯是新鲜出炉的大南部非洲主义者,这是法国《费加罗报》编辑刚刚定义的一个称呼。

    法国虽然失去了马达加斯加,但是并不愿意看到马达加斯加加入南部非洲联盟。

    在法国国内,现在依然有很多人叫嚣着要重返马达加斯加,恢复法国对马达加斯加的殖民统治。

    南部非洲联盟成立后,《费加罗报》编辑就定义了“大南部非洲主义者”这个群体,菲利普和罗克是这个群体的核心,亨利、小斯、以及南部非洲的一众官员都成为这个群体的成员。

    “吞并这些地区,和提高非洲人地位并没有直接关系,决定这些地区命运的也不是非洲人,而是生活在这些地区的白人。”亨利冷笑,罗克和小斯沉默不语。

    罗克对待非洲人的态度一直是一致的,雇佣可以,接纳不行。

    小斯在大多数时候和罗克保持统一立场,鲍勃·贾尔斯是官员,不是商人,官员重视的是政绩,商人重视的是利益。

    “所以我们才有必要给予那些非洲人更好的生存环境,以展示我们和那些殖民者的不同,我们不是压榨他们,而是给他们带来更美好的生活。”鲍勃·贾尔斯立场鲜明,南部非洲要利益,同样也要影响力,这明显是个提高南部非洲国际影响力的好机会。

    南部非洲联盟成立后,南部非洲已经正式成为一个有资格参与国际竞争,在地区具备绝对影响力的区域性大国。

    这个结果明显不能让南部非洲的大南部非洲主义者们满足,大南部非洲主义者们是想让南部非洲成为一个真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这一点仅靠强大的经济是做不到的。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真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也就英国一个,连美国都差点,日本法国还不够资格,日本最多和南部非洲一样,是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区域性大国,法国则是已经没落,进入1921年,英美相继从经济危机中走出来,经济开始复苏,市场逐渐繁荣,只有法国依然沉沦在经济危机的漩涡中无法挣脱。

    现在全世界“自由、平等”喊得最响的就是美国,不过美国只是喊喊而已,美国虽然废除了奴隶制,实际上非洲人在美国依然饱受歧视。

    英国则是连喊都懒得喊,南部非洲已经驱逐了所有非洲人,印度依然存在种姓制度,至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土著

    抱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没土著。

    尼玛盎格鲁撒克逊人就是这么没人性,他们如果不是要奴役殖民地土著为他们工作,估计会把全世界的非盎格鲁撒克逊人全部杀光。

    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对待印第安人的。

    “鲍勃,你说的话连你自己都不信!”亨利哈哈大笑,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为什么不信?我坚信这一点,我们可能建设一个更美好,更繁荣的南部非洲!”鲍勃·贾尔斯真不是唱高调,他真的就是这么认为。

    坚信不疑!

    就跟罗克坚信,不管现在的非洲人看上去多么温顺,一旦给他们更好的福利,他们就会原形毕露一样。

    “是的,我也坚信这一点,不过在更美好,更繁荣的南部非洲里,没有非洲人的部分。”亨利大方向没错,细节上和鲍勃·贾尔斯有分歧。

    “先生们,都冷静一点”罗克不得不出面,不能在这个问题上水太多:“我们刚刚和美国人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如果这时候大幅提高非洲人的待遇,会严重影响到我们南部非洲企业的竞争力”

    “洛克”鲍勃·贾尔斯想插话。

    罗克给鲍勃·贾尔斯一个坚定地手势:“现在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鲍勃,我同意你的话,我们都想建设一个更美好,更繁荣的南部非洲,但是现在南部非洲还有人挣扎在贫困中,有人朝不保夕,居无定所,孩子们不能享受到和比勒陀利亚、开普敦的孩子同样的教育水准,病人不能享受到大城市的医疗资源,我们暂时没有能力,给非洲人和南部非洲人同样的待遇。”

    罗克的话让鲍勃·贾尔斯绝望。

    听罗克的意思,这是要消灭贫困之后,才能有能力兼顾非洲人。

    可是谁都知道贫困是无法消灭的,有竞争就会有差距,有些人就是不愿意过上世俗意义里的幸福生活,你能拿他们怎么办?

    说白了还是对幸福的定义不一样。

    普遍意义上,对于幸福的定义是优渥的生活,美满的家庭,以及完善的保障。

    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想受这些“幸福”的约束,就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连家庭都不愿意组建,连恋爱都不愿意谈,更不愿意为了生活朝九晚五甚至996,这难道就是错的吗?

    这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有人喜欢老婆孩子热炕头,就一定有人向往对酒当歌浪迹天涯,首富最快乐的时候每个月薪水才91块。

    别管这句话对不对,人家首富就是这么说的。

    “可是莫桑比克人才仅仅65万人,这并不会给我们带来更多困扰。”鲍勃·贾尔斯最后一搏。

    “卡佩部长,能不能介绍下,如果我们要给予这65万人和南部非洲人同样的待遇,那么我们要付出多大代价?”罗克不跟鲍勃·贾尔斯争辩,直接问艾达。

    “同样的待遇?抱歉,我们会破产的”艾达语不惊人死不休。

    “看上去我们的财政状况比较好,事实上我们一直都游走在深渊边缘,就在前几天,我们又发售了一亿兰特债券,用于扶持维多利亚州和迪亚士州的农场主

    如果要给这65万人好南部非洲人同样的待遇,我们就要为这65万人修建足够的医院和学校,聘请足够多的医生和教师,抱歉,我们南部非洲还有很多州缺少经验丰富的医生和教师,有些城镇连一座像样的医院和学校都没有,即便我们有这个能力,我们也要优先满足南部非洲。”艾达说的是实情,别看德兰士瓦、尼亚萨兰发展速度很快,实际情况还是很严重的。

    地区发展不均衡,始终是个无法逃避的问题。

    南部非洲发展状况较好的是北部三州再加上开普,其他州差距明显,尤其是巴苏陀兰和斯威士兰,境内连一家像样的企业都没有。

    包括尼亚萨兰在内,其实也有很多问题。

    主要是尼亚萨兰一直在大量输入移民,新移民的安置工作,一直是尼亚萨兰州政府工作的核心内容,每年尼亚萨兰州政府都要花费数千万兰特,用于对新移民的安置。

    “更何况,即便我们挤出有限的资金,在莫桑比克哦,抱歉,现在是纳卡拉在纳卡拉修建完善的基础设施,也要考虑到莫桑比克人的承受能力,他们不一定愿意接受。”艾达看问题明显比鲍勃·贾尔斯更深刻。

    这就是问题的核心,艾达所说的医院和学校,对于南部非洲人来说都是难得的福利,但是莫桑比克人不一定这么认为。

    去医院看病是要钱的,南部非洲还没有普及免费医疗,最起码要买保险。

    而让一个经济上并不宽裕,对于未来没有多少期待的莫桑比克人买保险,多半那个莫桑比克人会认为,这又是联邦政府在变着花样征收人头税。

    去公立学校读书也是要钱的,莫桑比克人可不像华人那么重视教育,很多华人家庭都要倾家荡产才能培养出一个高材生,让莫桑比克人去上学?

    恐怕就算不要钱,很多莫桑比克人都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读书。

    这些问题基本上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