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1275 临走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别看艾达是南部非洲唯一的女部长,可是有资格在基钦钠和阿德面前,坐在罗克身边的只有菲丽丝。

    菲丽丝也确实是无可挑剔,一直以来的表现都配得上“尼亚萨兰夫人”这个身份,深受尼亚萨兰人爱戴,基钦钠和阿德对菲丽丝也很满意,尼亚萨兰的现状,也有菲丽丝的一份功劳。

    大概是来看望罗克之前,基钦钠和阿德已经通过医生了解过罗克的病情,所以俩人都很放松,现在的南部非洲,离开罗克还真不行,不仅仅是对于尼亚萨兰来说,对于整个南部非洲,罗克的意义都相当于是定海神针,罗克因病住院的消息传开后,不知道多少人夜不能寐,又不知道多少人弹冠相庆。

    开普敦近郊的汤姆林森庄园,一场晚宴正在进行,宴会的主题是庆祝庄园主人皮洛夫·汤姆林森60岁生日,不过很多人都知道,皮洛夫·汤姆林森的生日是在一个月后,所以这个宴会就有点莫名其妙。

    半个月前,皮洛夫·汤姆林森刚刚辞去开普州议员职务,理由是身体原因,不过看皮洛夫·汤姆林森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的样子,他的身体应该不错。

    “哈哈哈哈,我今天很高兴,所以随便找个理由找老朋友们聚一聚,难得我们这么开心,天佑国王”皮洛夫·汤姆林森举杯提议,他说的《天佑国王》是英国国歌。

    英国国歌很有意思,如果是女王当政,比如之前的维多利亚女王时代,英国国歌的名字是《天佑女王》,如果是国王当政,比如现在的国王乔治五世,英国国歌的名字就改成了《天佑国王》,歌曲中的“她”就会全部换成“他”。

    “天佑国王”

    “上帝保佑”

    “干杯”

    乱哄哄的响应声里,一个声音格外的不和谐。

    “大英帝国的叛徒都该下地狱!”

    宴会大厅顿时鸦雀无声,连伴奏的乐队都乱了节拍。

    “乔治,你喝多了”皮洛夫·汤姆林森乐呵呵的样子就像滑稽戏里的小丑。

    乔治也是半个月前刚辞去开普州议员职务,理由和皮洛夫·汤姆林森差不多,都是健康原因。

    不过和六十岁的皮洛夫·汤姆林森不同,乔治·托马斯今年还不到四十岁,怎么看都不像身体不好的样子。

    “我没喝多,先生们,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对吧现在有些人正在试图分裂大英帝国,他们毫无疑问就是大英帝国的叛徒,我们这些对大英帝国忠心耿耿的人正在受到迫害,我知道你们为什么保持沉默,我不怕,我明天就要离开开普敦去伦敦,告诉伦敦的大人们,南部非洲正在发生着什么。”乔治·托马斯口齿清晰,根本没有醉酒的样子。

    其他参加宴会的客人面面相觑,有人已经放下杯子偷偷往门口移动,天知道宴会厅里有没有布拉德办公室的特工,如果有,那么今天参加宴会的人明天都要倒霉。

    “乔治,你特么要走就走,总要考虑一下我们这些无处可去的可怜人”马上就有人直言不讳,乔治·托马斯的这种行为确实是很可恶,皮洛夫·汤姆林森也脸色难看。

    “呵呵,查尔斯,你以为你补交了税款,就能平安无事吗?别幼稚了,你,我,还有你们所有人,继续留在开普敦只有死路一条,南部非洲已经不再是大英帝国的南部非洲了”乔治·托马斯已经疯了,他这不是发牢骚而是掀桌子。

    “南部非洲不是大英帝国的,那是谁的?”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人饶有兴致,对乔治·托马斯颇有期待。

    “呵呵,不管是谁的,都不是你们美国佬的,现在满意了吗?”乔治·托马斯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有底线的,真正的英国人绝对不喜欢美国人。

    “从一个绅士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可真让人遗憾和尴尬”巴尼特·哈里嘴上这么说,脸上可一点都不尴尬。

    南部非洲和美国已经建立起大使级外交关系,在南部非洲的各大城市,都有了美国的使领馆或者是办事处,巴尼特·哈里是美国驻开普敦领事。

    “乔治,你喝多了,快点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起床又是新的一天。”皮洛夫·汤姆林森不能让乔治·托马斯继续疯下去,否则宴会就会变成最后的晚餐。

    “我一点都没多,皮洛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今天的宴会是为什么,可是你这样,对于改变你的处境并没有丝毫帮助,难道你就甘心就这样辞去州议员职位,从此被排斥在权力中心之外吗?从联邦政府成立那天起你就是开普州议员,为联邦政府兢兢业业服务了20年,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你的敌人正在州政府发号施令,你却像个老鼠一样躲在开普敦郊外的庄园里,为某人因病住院彻夜狂欢,我为你感到悲哀,可悲!”乔治·托马斯彻底撕破脸,皮洛夫·汤姆林森气得手都在发抖。

    “混蛋,你真是疯了,来人,把他赶出去,赶出去”皮洛夫·汤姆林森脸色铁青,明明是生日宴会,真不是彻夜狂欢。

    马上就有几个人过来抱住乔治·托马斯往外走,乔治·托马斯拼命挣扎,嘴里还在疯狂咆哮。

    “你们都是懦夫胆小鬼别人把刀架在你们的脖子上你们都不敢反抗下地狱吧都该下地狱”

    声音逐渐远去微不可闻。

    皮洛夫·汤姆林森努力挤出微笑,再次举起酒杯:“这家伙疯了,我们继续干杯”

    还是有客人举杯响应,也有人放下杯子眉头紧皱,更有人已经离开大厅不辞而别。

    皮洛夫·汤姆林森内心突然涌起悲凉的情绪,果然是树倒猢狲散么。

    “皮洛夫先生,我想我要告辞了,再次祝你身体健康”巴尼特·哈里依然风度翩翩,身为外交官,巴尼特·哈里是有外交豁免权的,不管怎么样,都和巴尼特·哈里没关系。

    “谢谢你的到来巴尼特,改天我们一起喝茶”皮洛夫·汤姆林森礼仪周到,千万别误会,这里的“喝茶”指的是英式传统下午茶,而不是去警察局喝茶。

    南部非洲警察局不提供茶或者咖啡这一类的服务,去警察局办事,能给杯白开水就不错了。

    至于罪犯

    想什么呢,还喝茶,辣椒水想不想喝?

    “皮洛夫先生,我也要告辞了”更多人跟着巴尼特·哈里告辞,宴会厅很快就只剩下皮洛夫·汤姆林森和他的好友布兰德·沙尔克。

    “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皮洛夫·汤姆林森坐在主位上表情颓然,现在的南部非洲,真的让他无所适从。

    “皮洛夫,以后还是少一些这样的聚会,塞西尔·罗德斯先生可不是斯塔尔·詹姆逊博士,他可是是姓罗德斯的”布兰德·沙尔克是开普敦远洋贸易航运公司的股东,同时还经营着一家水产公司,是小斯名下罗德西亚食品集团的原料供应商。

    “哪怕是塞西尔·罗德斯在世,也不会这么无情的对待咱们这些老家伙吧?”皮洛夫·汤姆林森动作粗暴,一把扯掉领结狠狠扔在地上,衬衣领口的扣子随之崩飞。

    “你都说了,咱们都是老家伙,就连基钦钠元帅和海尔伍德勋爵都已经彻底隐居,我们这些老家伙,到了该谢幕的时候。”布兰德·沙尔克其实还不老,他现在也还不到五十岁。

    “我还没到七十岁呢!”皮洛夫·汤姆林森还想抢救一下,感觉自己还有能力继续发光发热。

    布兰德·沙尔克笑笑不说话,该说的都已经说到了,如果耗子尾汁,那皮洛夫·汤姆林森还能苟延残喘,如果继续反复横跳,那就算女王复生也救不了皮洛夫·汤姆林森。

    布兰德·沙尔克和皮洛夫·汤姆林森不知道的是,乔治·托马斯当天晚上并没有登上离开开普敦的轮船,就在登船的前一刻,几名司法部的探员在码头上拦住了乔治·托马斯的汽车。

    “乔治·托马斯先生,我们这里有一个案件,需要你配合调查,所以你的假期取消了,请跟我们去一趟司法部。”司法部得探员有礼貌,态度却不容拒绝。

    “什么案件?”乔治·托马斯瞬间酒醒了一大半。

    “无可奉告!”司法部探员表情严肃,看向乔治·托马斯的目光冰冷。

    “我是大英帝国公民,你可以先联系我的律师。”乔治·托马斯这时候才意识到什么叫祸从口出。

    领头的司法部探员不废话,直接去拉乔治·托马斯的车门。

    “开车,快开车,离开这里”乔治·托马斯拼命拽住门把手,疯狂催促司机。

    可他也不想想,在开普敦的码头上,就算跑又能跑到哪儿去,难道还能游回伦敦不成。

    “乔治·托马斯,马上放弃无谓的反抗,否则我有权利对你实施强制性方式”好几位司法部探员同时拔出枪。

    乔治·托马斯满头大汗,他还没有想出对策,司机已经悄悄打开门举起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