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2358 新国联

    东亚战场的反击,是德黑兰会议的一部分。

    大胡子一直说北非盟军畏惧作战,故意拖延进攻欧洲大陆的时间,没有给俄罗斯足够的支持。

    罗克是通过东亚战场提醒大胡子,至少南部非洲没有畏惧作战,在东亚方向,南部非洲的进攻给与了俄罗斯战场有力地支持,否则日本和德国两翼夹击,俄罗斯能不能缓过气来还不好说。

    毫无疑问,盟军何时开辟欧洲第二战场,是德黑兰会议的核心内容。

    和第二战场相比,黑海出海口都不再那么重要了。

    温斯顿依然坚持从意大利方向开辟欧洲第二战场。

    这个提议遭到大胡子的坚决反对,如果是从意大利发起进攻,那么要打到德国本土,恐怕要到猴年马月去了。

    罗克和罗斯福都无所谓,既然欧洲人都不急于结束战争,那么南部非洲和美国也无话可说,反正东亚的战线一直在往日本本土推进。

    这段时间俄罗斯人也没闲着,继圣彼得堡战役之后,俄罗斯一月底又在黑海沿岸发起新的进攻,这一次是200万俄军对阵180万德军,俄罗斯在所有方面都占据优势。

    德黑兰会议召开的过程中,俄罗斯在黑海取得决定性胜利,德军被歼灭十个师,56个师遭到重创,俄罗斯军队已经将战线推进到战争爆发前的边境线附近,德军即将被赶出俄罗斯。

    这个情况也成为温斯顿让步的关键点。

    站在温斯顿的立场上,他希望发起登陆作战的时间晚一点,距离德国本土远一点,这样德国和俄罗斯的损失就会大一点,盟军面对的困难就会少一点,战争结束后,俄罗斯的威胁也就会更小一点。

    别看这一点一点的都不太起眼,滴水成河,积累到一起,在未来说不定就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温斯顿这个大英帝国掌门人必须精打细算。

    “俄罗斯即将将战线推进到俄罗斯之外,从现在开始,俄罗斯的影响力将会随着俄罗斯军队的脚步不断扩张,俄罗斯军队走到哪里,俄罗斯的影响力就会扩张到哪里,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温斯顿哀叹,时不我与啊,为啥德国和俄罗斯就不能同归于尽呢。

    “俄罗斯人的表现配得上这场胜利,他们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罗克忍不住为俄罗斯说句公道话,温斯顿这人啥都好,就是对俄罗斯太苛刻。

    这倒也不是苛刻,而是发自内心的恐惧。

    罗克能理解温斯顿的心情。

    一个国家面对突如其来的战争,损失了几乎所有军队,以及国土面积中的几乎所有精华区域,正常情况下这个国家肯定要投降了,就像法国一样。

    俄罗斯人不仅没投降,反而在濒临绝境的情况下涅槃重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战斗力,宁愿玉石俱焚,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颗子弹,也坚决不投降。

    这种作战意志太可怕了,英国人永远都做不到。

    大概在温斯顿看来,俄罗斯人就像另一个物种一样,根本无法理解。

    所以现在温斯顿最怕的不是德国,而是俄罗斯。

    就算德国攻入英国本土,英国还可以迁都加拿大,可以流亡南部非洲,这些都早有预案,只是局势还没有恶化到那种程度。

    即便迁都,英国也可以坚持下去,只要拥有英国人的支持,英国政府大不了放弃欧洲,跟小胡子三分天下,这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盎格鲁撒克逊人能屈能伸。

    如果任由俄罗斯影响力继续扩张,一旦英国人也受到俄罗斯的影响,那么被动摇的就是统治根基,国家模式会彻底颠覆,英国的贵族阶层就会像德国和法国的贵族阶层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跟迁都相比,这让温斯顿更加无法接受。

    “洛克,作为南部非洲的首相,这样的话不该从你嘴里说出来。”温斯顿直接表达对罗克的不满。

    就算这是对的,你也不能说。

    “温斯顿,是时候正视俄罗斯这个国家了,我们不可能再以以前的态度对待俄罗斯。”罗克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现在的理想已经不是活下去了,而是打破盎格鲁撒克逊人对世界的统治。

    还记得刚到开普敦的时候,罗克的目标只是活下去,然后是活的好一点,让周围的伙伴都能过的好一点,慢慢就有了今天的局面。

    现在南部非洲华人衣食无忧,生活条件在这个时代首屈一指,罗克的理想也在升华。

    盎格鲁撒克逊人海盗起家,凭借坚船利炮殖民全世界,严重德不配位,两次世界大战看似偶然,实际上却是必然,因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下的世界,底层逻辑就是弱肉强食。

    国家实力弱小的时候,为了国家发展无所不用其极很正常。

    你都日不落帝国了,还整天偷鸡摸狗,净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可不就天下大乱呗。

    “洛克,你的想法很危险,我们担心的不是俄罗斯人,而是俄罗斯的国家模式,如果任由俄罗斯的国家模式蔓延到我们的国家,那将是我们所有人的地狱。”温斯顿很担心,在他看来罗克明显是对俄罗斯的威胁认识不足。

    罗克不是不足,而是太足了。

    “为什么?”罗克随口反问,目光停在街对面一家酒吧的招牌上,感觉口有点渴。

    不是喝酒啊,喝酒对身体的危害太大了,不管是什么样的酒精,对身体都有危害。

    所以别听红酒商人说得什么少喝点对身体有利,那都是骗人的,罗克的保健医生禁止罗克饮用任何形式的酒精,只能喝水。

    罗克这段时间跟温斯顿见面很频繁,每天晚上晚饭后两人都会出来散步,顺便聊聊天。

    德黑兰的治安还是不错的,罗克和温斯顿散步,安保措施肯定是非常严密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如果想做点什么,罗克和温斯顿是最好的目标。

    难度当然也是最高的。

    “如果工人和农民成为国家的管理者,你不觉得这是个巨大的灾难吗?”温斯顿理所当然,他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精英阶层统治国家,工人和农民都是耗材。

    “你错了温斯顿,不是管理国家,而是给工人和农民提供更好地生活,倾听他们的要求,让他们活的更有尊严。”罗克意味深长,也不知道温斯顿能不能理解。

    温斯顿不说话,低着头估计在消化,他也想这样做啊,可是英国的情况不允许。

    温斯顿也想把英国治理成罗克形容的乌托邦,那样温斯顿就能青史留名,流芳百世了。

    可惜只能想想,就算温斯顿想这样做,英国的贵族阶层和资产阶级也不允许。

    “看看俄罗斯吧,当俄罗斯面临入侵的时候,所有俄罗斯人都能站出来,团结一致,浴血奋战,这才是一个国家应该有的样子。”罗克不想拿法国举例,乳法也得有个限度。

    就当是给高佬面子。

    “这样的俄罗斯才最恐怖,比德国人更恐怖。”温斯顿无法接受罗克的结论,这样算的话那英国算啥?

    就在不久前,英国铁路工人因为薪水和工作环境再次发起全国性罢工。

    温斯顿没手软,派出军队镇压,军警和铁路工人之间发生冲突,具体伤亡数字英国没敢公布。

    别听温斯顿嘴硬。

    现在的大英帝国,全靠印度和那几个海外自治领撑着呢,本土的英国人同样被第一次世界大战打断了脊梁骨,要不然英国也不至于到现在都不敢反攻欧洲大陆。

    “俄罗斯并不恐怖,只要你们愿意拿出更多的利润分给工人和农民,哪怕只是一点点,他们就会很满足。”罗克主动给温斯顿支招,996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打工人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干了多少活,就拿多少钱,不指望老板开恩多给点,别特么天天画大饼,画完之后不负责就行。

    你要是公司不赚钱,老板跟员工过的一样拮据,大伙也不是不通情理。

    可是一边整天鸡毛蒜皮找理由扣钱,一边一顿饭就是打工人半年薪水,那就别整天叽叽歪歪招不到人。

    “你说的轻松”温斯顿话说一半,估计是想拿南部非洲举例的,然后发现举不起来。

    罗克做人从来不画饼,说居者有其屋就有其屋,说耕者有其田就有其田,房子不够就盖,地不够分就想办法扩张,罗克名下数百家企业,所有员工都很忠诚,几十年来别说罢工,连跳槽的都很少。

    在罗克的影响下,绝大部分南部非洲企业都能善待员工,不善待的也活不下去,如果有企业违反《劳动法》,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会罚他个倾家荡产。

    从这个方面看,南部非洲比俄罗斯更俄罗斯。

    于是温斯顿看罗克的眼神就很奇怪。

    你怕是个我们中间的叛徒吧。

    “别这么看我,你熟读历史,应该知道历史规律,如果有人不顺应历史潮流,那么迟早会被时代淘汰。”罗克这时候就不怜悯,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南部非洲就算社会保障再完善,每年还是会有很多人破产,有些人今天还是风风光光的大老板,明天就天台见。

    别管多风光的老板,当初创业的时候别说996,007也是稀松平常。

    有些人功成名就不忘初心,小心谨慎俗称江湖越老越胆小。

    有些人被财富冲昏头脑,花样百出作死最终破产也是理所当然。

    “英国的情况跟南部非洲不同”温斯顿想了半天,勉强找到一个理由。

    “这就看你们是否有打破舒适圈的决心。”罗克也不指望英国权贵阶层幡然醒悟,就算他们不愿意,俄罗斯人也会逼着他们这么做的。

    英国现在的底层民众,生活条件那是极其糟糕的。

    大概就是从冷战期间,英国底层民众的生活条件才开始逐渐改善。

    这也不是因为英国统治阶层良心大发,而是因为俄罗斯的威胁,如果他们不改善底层民众的生活,那么就会被底层民众推翻。

    所以英国底层民众应该感谢的不是英国国会老爷,而是被他们不断妖魔化的俄罗斯。

    所以切格瓦拉说得是对的: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罗克最终也没能品尝到德黑兰啤酒的味道,盖文随身携带着罗克的水杯,罗克只能很遗憾的看着温斯顿大快朵颐。

    “少吃点吧,你看你胖的少喝点,啤酒含糖高,你要查一下血糖了”罗克一点也不羡慕。

    “没关系,我已经过了我的70岁生日,既然上帝还没有带走我,那就一定是希望我继续为大英帝国服务。”温斯顿不担心,这是生活态度问题。

    罗克感觉温斯顿的生活方式不健康。

    温斯顿还觉得罗克是苦行僧呢。

    不抽烟,不喝酒,不出去玩,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罗克冷不丁。

    温斯顿一脸茫然,咱们刚才聊得那么深入,你是指哪方面?

    “第二战场。”罗克提醒,你这是老年痴呆前兆啊。

    “法国,我们在法国开辟第二战场,总之是不能让俄罗斯人如愿。”温斯顿就算到了这时候,也没忘记给俄罗斯人继续挖坑。

    法国就法国吧,总比意大利好一点,至少离德国本土更近。

    当然意大利也不能放弃,英国现在实力不足,只能选择一个方向作为重点攻击对象。

    罗克能调动的资源就太多了,远东那边稳步推进,法国可以开辟第二战场,意大利也不能虎头蛇尾,南部非洲军队完全有能力在支撑远东战场和法国战场的同时,在意大利方向继续发动新的进攻。

    差点忘记了,还有巴尔干呢,亚瑟率领的第五集团军可是有超过50万兵力,总不能让亚瑟整天待在塞浦路斯钓鱼,得让亚瑟继续发挥作用,承担应有的责任。

    罗克给亚瑟的定位不是南部非洲,而是即将成立的新国联。 。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