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舰载特重兵 毛三百

第219章 这手术吓死人了

    被王爱国和王胖子两个人盯了十几分钟,终于秦医生也受不了,皱着眉头道:“你俩看看天花板,或者来个对看也行。这老是盯着我,万一我一失手,那大脸你们只能清明去给他烧香了。”

    “哎呦我哩个去啊,医生啊,我还躺着呢,你能不能别这样吓唬我啊。”大脸神色紧张,偏偏动不了。为什么呢,因为肚子这里打了麻醉药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时,秦医生拉下了口罩,对大脸露出了微笑。

    “放心吧,你打了麻醉,就算真的失败了你也不会有痛苦的。我们保证,一定第一时间送你去火葬场!”

    大脸:“……”

    王胖子:“……”

    王爱国:“……”

    这一刻,三人无比的紧张。甚至萌生出了逃走的冲动。

    想到这里,王爱国和王胖子也没有心情盯着秦医生了,只能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看着房顶上的天花板。

    “这种感觉,怎么那么像枪决呢?妈呀,我又不是在逃,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体验。”王爱国无力地想到。

    看到三人如此紧张,秦医生笑了笑,然后戴上了口罩继续。结果刚一动手,秦医生嗷的一嗓子就叫了起来。

    王胖子和王爱国几乎是同时从手术台上弹了起来,然后一个踉跄摔下了床。

    大脸心脏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下一刻,他强撑着自己的上半身坐起,结果一眼就看到遮着自己肚子的布上有一道血迹。

    “啊。”大脸嗷了一嗓子,直接晕了过去。

    “我的天啊,真的要烧香了啊!”王胖子惊呼了起来。

    秦医生又拉下了口罩,没好气的看着王胖子道:“瞎喊什么玩意啊?我手被划破了而已。真是的,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别打扰我了。”

    “特么的,这还不是你自己安排三个人一起做手术的,怪我们?”王爱国和王胖子心里同时嘀咕了起来,当然啦,这些话可不能说出口,毕竟等会儿这人还要在你身上动刀子呢。

    安顿好两人,秦医生又拍了拍大脸道:“大脸,没事啊,你冷静啊。”

    “秦医生你不用喊了,大脸已经晕过去了。”王爱国看了看翻着白眼的大脸,无奈的说道。

    秦医生:“……”

    …….

    其实阑尾手术还是很快的,至少大脸的手术也就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

    大脸结束,秦医生就开始往王爱国这里走来。

    这一瞬间,王爱国心里反而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这感觉怎么说呢,就仿佛终于轮到自己被执行枪决了。

    靠,为什么是这样的感觉,他又不是在逃。

    但是没有办法,王爱国现在心里就是这种感觉。

    接着,秦医生才重复了刚才的步骤,一会儿后,秦医生给王爱国打了四针麻醉药后道:“有感觉吗?”

    “有。”王爱国点点头道。

    秦医生无奈,又打了一针,旋即道:“有感觉吗?”

    “还是有。”王爱国继续道。

    秦医生眉头一皱,旋即连打两针,然后道:“还有感觉吗?”

    “有。”王爱国点头道。

    秦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王爱国的大腿道:“小伙子,好好减肥啊,你用的麻醉都比别人多啊。”

    说完,秦医生对外面大喊一声:“帮我再拿几只麻醉药过来,动作快。”

    一会儿后,一个和秦医生年纪差不多的医生匆匆忙忙的过来,一进门就立刻道:“我给你的麻醉药是够的啊,一人三针,我还给多了呢。你怎么还要啊?”

    那人说完,秦医生退了半步,让他可以看见王爱国和王胖子。

    下一刻,对方点点头严肃道:“没事,我去给你再拿几支,不,还是算了,我直接拿一箱来吧。”说着对方又走了。

    一会后,对方果然拿了一箱麻醉药过来,秦医生打开的时候王爱国看了一眼,里面有24支。

    “这够吗?”王爱国心里有些嘀咕。

    这里要说一下,王爱国虽然胖,但是从小都是一个健康宝宝,去医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尤其是这几年,几乎没有去过医院,更别说躺在手术台上打麻醉药了。

    秦医生又打了四针麻醉药后,再次对王爱国道:“有感觉吗?”

    “好像没了,等等,我好像感觉自己腿都没了。”王爱国有些尴尬的说道。

    秦医生冷笑:“你这是废话,12针麻醉药。除非你现在长到400斤,不然怎么可能还有感觉。”

    …….

    这一次手术,别说是王爱国了,就算在军医院都算是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至少这是军医院第一次一个手术室做三个人。

    而手术过程,也给王爱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手术过程别的就不说了,就单单说目光吧。大脸做的时候,左边传来两道灼灼的目光。

    一开始王爱国觉得没啥,可轮到他的时候,大脸醒了,于是他就有一种被两边拿枪顶着的感觉。

    大概就是>头。

    而最后则是王胖子,讲实话吧,王爱国觉得这人压力最大。不信你试试,三个人被执行枪决,肯定是最后那个压力最大,一瞬间白头都是有可能的。

    等等,为什么还是枪决,这种感觉就过不去了吗……

    做完了手术,三个人被推回了病床。

    躺在病床上,三个人看着天花板什么话都不想说。讲实话,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然而越是这种时候,越是有那些幸灾乐祸的人会过来。比如说这个时候,隔壁床的那个秃顶大叔就走过来,笑眯眯的对王爱国道:“小伙子,做好手术了呀?哈哈哈,手术不痛吧。呵呵,你不知道,等麻醉药一过那个痛啊。前几天也是一个部队的小伙子,来的时候特别硬汉,出手术室的时候也特别淡定说一点都不疼。结果呢?麻醉药一过,疼的在床上左翻右滚最后还是医生给他吃了几片止疼药才顶过去的。”

    看着那个秃头大叔,王爱国呵呵一笑道:“大叔,你做过植发手术吗?那个东西比一休哥还要痛,听说要用针一个个把头皮的毛孔给扎开,然后再把头发一根根的插进去,哎呦,那个疼啊。”

    秃头大叔被王爱国这样说,顿时气的不说话,转身就走了。

    王爱国冷笑,比互相伤害,他就没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