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跃千愁

第一一三章 只能坐视

    山巅上,石氏巨灵神和晋氏巨灵神背靠背,警戒着四周。

    两家本也是竞争关系,但此时受背后商会的指使,已经联手了,联手应对可能出现的险情。

    至于之后会不会撕破脸,谁也不知道,只有各家自己心知肚明,都在伺机抉择。

    山谷中轰鸣声不断,闻氏、银氏、元氏、何氏、高氏、罗氏,六家协助两家竞标的巨灵神正在山谷中猎杀天蛛,为两家获取任务所需的天蛛内丹。

    还是和之前同样的情形,山谷内有大量天蛛源源不断赶来,将猎杀者视若猎物覆盖。

    石氏巨灵神和晋氏巨灵神并未出手猎杀。

    要夺标的人不做任务,反而让别人帮忙做任务,这竞标的第一关已经有些变味了。

    不过已经没什么人在乎了,第一关任谁都看出变了味,从域主南如制定的规则开始,就已经意味着某种程度的放纵。

    山巅上背背相靠的两尊忽回头相视了一眼,又一起看向山崖下,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下面猎杀的动静有些不正常了,汹涌的天蛛群体下,打杀的动静越来越小了。

    观察了一阵,发现动静似乎没有了,似乎只剩下了嘈杂的天蛛攀爬动静。

    难道是完成了任务?

    两尊巨灵神凝视了一阵,却又迟迟不见六尊巨灵神现身。

    两家驾驭者分别联系自己的人,联系不上,也没有任何回应,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就在两人商议要不要下去看看之际,脚下山崖轰隆声连连,明显有什么东西在山体内钻动。

    几乎同时,两尊巨灵神突然蹦身飞起,下方山头已裂开。

    轰一声!

    土石崩飞中蹿出三尊巨灵神,两尊在山麓上翻滚,还有一尊独臂持枪静立。

    后者断臂处红白光芒闪烁,伤痕累累,身上大大的“秦”字表明了身份,正是秦氏巨灵神。

    空中的石氏和晋氏吃惊不小,秦氏什么意思,追这里来了?

    翻滚爬起的两尊明显受了重伤,已无法驾驭能量飞起,一尊是高氏巨灵神,一尊是元氏巨灵神。

    两尊巨灵神踉跄着欲跑,也看到了空中的两尊,边跑边内部紧急呼救。

    秦氏抬头看了看空中的,也不管,一个闪身而去,追上要逃的两尊,挑枪便刺,不杀它们,也不放它们,逼着两尊狂虐,就看空中的下不下来救自己人。

    秦氏副手位置上的罗康安手捂住肋部,嘿嘿笑个不停,笑的肋骨痛。

    但是没办法,忍不住不笑,秦氏巨灵神无异于抓了两个人质。

    巨灵神还能这样玩,把他给乐的。

    他发现这位林兄的花样还真多,这次正儿八经算是学了一招,他对这种招数还是很感兴趣的。

    人的劣根性,学好的不易,学坏的反之。

    昆广殿外,石氏会长和晋氏会长已经忍不住猛然站起,一个绷着脸颊,一个神情抽搐。

    高氏、元氏、闻氏、银氏、何氏、罗氏这六家会长也站了起来,一个个脸色难看。

    前两位自然是看出了自家的性命基本上捏在了秦氏手中,岌岌可危。

    至于后四家…别说他们,其他人都看出来了,这四家的怕是步了宣氏、孟氏和蓝氏的后尘,被秦氏给宰杀在了天蛛群下面,死了个不明不白。

    如今算算,参赛的二十四家已经被秦氏给宰了十四家,现场不知多少人唏嘘,真正是打雕不成反被雕给啄了眼。

    “这秦氏在干什么?竞标还能胁迫人质的吗?”

    殿前台阶上的东司座瀚沙很是不满一声。

    中司座孙启尚偏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瀚沙也没说什么,仅仅是发泄不满而已,之前其他各家围攻秦氏时都不说什么,他现在又能说什么。

    曲氏和巫氏等人皆一脸讥讽地看着石氏等人,讥讽的原因也简单,之前让联手,你们不干,以为不招惹就没事了?人家就是主动招惹你了,现在看你们怎么后悔去!

    面对秦氏巨灵神胁迫的人质,石氏巨灵神和晋氏巨灵神很为难,有点不敢招惹秦氏巨灵神,可在没有接到后台商会的通知前,不好见死不救,天上的飞行法器在跟拍,知道外面好多人看着呢。

    不得已之下,两尊巨灵神决定做做样子,才好跑人,冲了下去“救人”。

    然而这一下去,石氏巨灵神便遭了殃,稍一纠缠没能跑了,竟连秦氏一枪都未能躲过,腰部便被扎了一枪,被扎了个半身不遂。秦氏立马不管他了,回身便缠上了晋氏恶斗。

    石氏会长红了眼,指着秦仪怒喝,“秦小贱人,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这是何意?现在立刻让你的人撤离,我可以不计较,否则后果自负!”

    秦仪面无表情盯着光幕,还没回头,南栖如安已盯向石氏会长,“在这昆广殿外,还能威胁人的吗?若可以,你有本事再闹大点试试,我倒要看看南如会不会处置。”

    此话一出,众人明白了,南栖家族和秦氏果然穿了一条裤子。

    秦仪也扭头盯向了石氏,“秦氏不会无缘无故招惹麻烦,肯定是你的人在天蛛境先招惹了我的人。”

    石氏会长不好当众打南栖家族的脸,否则惹怒的恐怕不只是一个南栖如安,但却不怕秦仪,“你瞎了眼吗?我八家何曾招惹过你秦氏?”

    秦仪毫不客气地反驳,“所有人都看到你们八家一开始就在追我的人,追来做甚,想帮秦氏夺标不成?想干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大家都不是傻子,靠嘴巴占便宜,你是男人,了不起!”

    眼看晋氏巨灵神岌岌可危,既脱不了身,又被打的手忙脚乱,晋氏会长急了,竟跑了出去,跑到了众裁判跟前,大声控诉,“诸位城主明鉴,我晋氏并未招惹秦氏,秦氏却在追杀我晋氏,如此竞标是何道理,还请诸位城主明判制止!”

    说罢还连连朝自己背后人打过招呼的城主使眼色,让帮忙说话。

    然而没人吭声,打过招呼的人也不好吭声。

    秦氏之前也跑来控诉过,秦氏又何尝招惹过谁,秦氏被追杀,他们视若无睹,如今众目睽睽之下,真要那样偏颇的话,一城之主的公允以后也不用摆了,毫无公正可言的城主还做的下去吗?

    所以这事让怎么吭声?没办法帮腔,只能坐视!

    见此情形,晋氏会长心凉了一半,没有办法,只能是继续拱手哀求。

    瞅着那边哀求的场面,站在潘庆后面的潘凌月嘀咕道:“只怕那位晋会长喊破了嗓子哀求也没用…难道二十多家竞标商会就奈何不了区区一家秦氏?”一副不甘心且情何以堪的样子。

    一旁在周满超身后的彭希低声道:“还没看出来吗?这种竞标局面哪是一般人能仓促想出来的,绝对是秦氏早已拟好的计划,故意示弱诱人围攻,为秦氏巨灵神现在的名正言顺大开杀戒铺好了路,现在谁也说不得秦氏什么。秦仪这女人的城府太深了,不单单是我们,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耍了。”

    闻听此言,坐前面的潘庆和周满超皆沉着脸,一个个瞅向端坐的秦仪。

    潘凌月:“秦氏巨灵神一出手就不留活口,这几家巨灵神的驾驭者,倘若舍弃巨灵神逃命,兴许还有一条活路。”

    彭希:“既知不留活口,舍弃了巨灵神你以为秦氏就能放过?怕是要照样追杀,躲里面还能多抗一下!把整个商会这么大的利益寄托于一人身上,不把人控制的死死的谁放心?你家派出参赛的人没有被潘氏捏住软肋?敢抗命,死的恐怕不止自己吧?没有背后商会的允许,谁敢擅自放弃这么大的利益?”

    晋氏会长停止了哀求,不求了,因为没必要了,怔怔看着光幕,看着光幕里倒下的晋氏巨灵神,只见头颅上还有一个新鲜的窟窿。

    又杀一尊的秦氏巨灵神,左闪一下,又倒下一个,右闪而去,身边再次倒下一个。

    高氏巨灵神和元氏巨灵神本就重伤跑不动了,被腾出手的秦氏巨灵神轻易给解决了。

    “石氏退出竞标!”石氏会长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喊,冲裁判席跑去喊的。

    然而晚了,裁判席还没做出宣告,也来不及通告到天蛛境里面,半身不遂的石氏巨灵神已被秦氏追到,独臂一枪灌入了石氏巨灵神的后脑勺。

    不过有两个人影倒是从石氏巨灵神的耳朵里闪了出来,驾驭的人显然是知道石氏巨灵神无法躲过这一劫,尽力无用,尝试舍弃巨灵神逃命,提前了逃出。

    秦氏巨灵神挑枪一拨,被挑的巨灵神的巨大脑袋歪头一撞,逃出耳洞的二人凌空施法狂击,欲挡住撞来的庞然大物。

    砰!两人当空吐血,震的狂飞了出去,落入山下。

    光幕画面中,能看到二人顷刻间被飞扑而来的天蛛群给淹没。

    咚!收枪的秦氏巨灵神一枪杵在地面,发出震响,接着又是一声震响,石氏巨灵神轰然倒在了秦氏的脚下。

    空中的飞行法器都将跟拍画面集中在了秦氏巨灵神一人的身上,秦氏巨灵神抬头望,脸上几道狰狞伤口清晰呈现在了所有光幕前观看者的眼前。

    提枪,秦氏巨灵神突然纵身一跳,直接跳入了深深的山崖下,如石头砸进了浪花中,淹没在了天蛛群内。

    又消失在了飞行法器的跟拍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