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跃千愁

第二二五章 瘟神

    其他人也凑近了观看,不知什么东西,只是凑近的人都会忍不住时而咳嗽一下。

    洛天河打开了匣子,发现里面是透明的膏状物体,膏状体中还躺着一颗鸡蛋大小的红色珠子,他嗅了嗅,仔细闻才闻到有一股幽冷淡香,手指又摸了摸那透明膏状物体,咳嗽了一声才迟疑道:“这膏状物似乎是云泥,只是云泥清冷,这个却略有温度。”

    魏平公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一直小透明似的南栖如安突然插了一嘴,“里面的那颗红色珠子,应该是火烈石,温度应该是来自这石头。”

    见封在云泥里的东西都能一眼认出,魏平公瞅去,问:“你是谁?”

    南栖如安当即拱手道:“在下南栖家族南栖如安。”

    魏平公哦了声,“你就是南栖文的那个私生子啊!”

    南栖如安脸色顿变,欲言又止,那脸色窘迫的很,他就知道这位吃了罪后有怨劲说话不太客气,所以一直尽量让自己保持透明,谁想还是一不小心招来了缺德话,这叫被当场闹了个尴尬。

    可他又不敢指责对方什么,有过魏平公那种履历的人,对那些所谓的大家族不会有多少忌惮,凭人家在冥界的人脉,真要坑人的话,就有可能把南栖家族的亡灵给弄进畜生道去投胎,那也太恶心人了。

    随行的姜上山和竹茂同时皱眉,他们毕竟是南栖家族的人,魏平公此话有辱家主,按理说本该出面来一下,然而也很顾虑对方曾经的身份,不得不忍着。

    秦仪尽量面无表情,不过经此算是对魏平公的个性多了些了解,以后有机会与之对话的话,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林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只是多看了南栖如安两眼而已。

    白玲珑也同样多看了看南栖如安。

    罗康安的表情则显得有些精彩,发现这位魏帅说话颇有个性。

    洛天河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尽量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似的,内心里还是觉得魏平公说话有点缺德。

    有些事情只是外界的传言,并无证据。也不管有没有证据,哪怕是真的,有些事情就算是仙庭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轻易去较真,毕竟南栖家族曾经的功劳和如今的底子摆在那,只为这么个事处理一个南栖文的意义不大。

    南栖家族毕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仙庭真要动南栖家族的话,那这个只能是摧毁南栖家族的罪名之一,绝不会是重要罪名,这等小罪对小户人家来说倒下一个人就是滔天大祸,对南栖家族来说却只是砍断一根树枝而已。

    就算真是南栖文的私生子,仙界这样的事情应该有不少。

    立下相关仙规,目的是为了扼制仙界人口泛滥的手段。

    说白了,许多规矩是为了约束没能力钻空子的人的。

    能管住大多数人的就已经是成功的规矩。

    当然,规矩就是规矩,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以身试法,仙庭不处置的话颜面何在?

    规矩何在?

    像魏平公这样直接捅破的,的确是让人有些下不来台。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话出自魏平公的口,还真是让人浮想联翩,至少洛天河肚子里就在嘀咕,难道这个南栖如安真是南栖文的亲生儿子?

    而这也就是南栖如安怕了魏平公的原因,身为冥界曾经的顶级高层之一,容易掌握一些秘密,让他害怕的秘密。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南栖文的私生子,但有些事情冥界真要较真去查的话,谁投了谁的胎,是能查出来的,这种东西本就掌握在冥界手中。

    至少其父南栖文就刻意交代过他,尽量不要去招惹魏平公。

    当然,正常情况下,泄露轮回去向是大忌,有违世道循环,冥冥之威一旦发作不是诸神能压制的住的,不到万不得已连仙庭都不敢去触碰。

    可有些事情真要把人给惹毛了的话,就有点说不清楚了。

    被人拿这话砸了,南栖如文不可能默认,弱弱回了句,“南栖文是我义父。”

    “耶?”魏平公两手一背,冷哼哼道:“你小子非要跟我较劲不可是不是?”

    南栖如文小心肝一颤,怕他真抖出什么来,忙躬身低头服软,“不敢!”

    罗康安有点忍不住歪嘴一乐,还是头次见这温文尔雅的如玉公子这般服服帖帖啊,平常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哼,感情也不过如此。

    其实南栖如安也有点揪心,感觉当着秦仪的面跌了面子。

    魏平公哼了声,也算是饶过了他,“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子弟,见多识广,封在云泥里的东西也能一眼看出。洛天河,亏你还是仙宫里出来的,连这点见识都不如人家。”

    洛天河咳嗽一声,话回正题,“这些和‘瘟神’有何关系?”

    魏平公:“看来你真是读书少了,有机会去灵山的天书阁看看有关‘瘟神’的记载吧,‘瘟神’的生存能力极强,最大的克星只有火,不遇火的话,这细若微尘的东西不容易消亡。这东西在不宜生存的地方,会进入休眠状态,云泥便可以将其封存,一封存就进入了休眠状态,遇上合适的温度便会苏醒过来。”

    洛天河顿时明白了,盯着手里的东西沉声道:“有人把这东西送进了炼制场,暗中将其给复苏了!”

    魏平公略颔首,“一见众人的症状,我就怀疑是‘瘟神’作乱,结合庆典当日进过此地也被祸及的状况,我就在想,时间掐算的这么好,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有人当天带进来的,要么就是事先预设好的。

    当天进来那么多人,查起来麻烦不说,我也无权去不阙城内查什么,我也只能是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当即针对后一个假想去查。若是有人预设好的,那就必然有载体,我立刻命人全面搜查整个炼制场。待从地下找出这个鬼东西后,证明了我的猜测。”

    洛天河:“如此说来,可以确定是‘瘟神’现世作乱,而不是其它传染之物?”

    魏平公:“可以确定了,我已经上报仙庭了。”

    洛天河试着问了句,“所以魏帅及几个手下已经服了解药?”

    这个嘛,魏平公干咳一声,当做没听见,之前毕竟吹牛过,被当面揭穿不好嘛。

    见他默认了,等于是已经用药效验证过了,洛天河顿时重重松了口气,“不幸中的大幸,此物虽容易波及甚广,但只要‘瘟神’不乱跑,倒无传染之忧。”

    罗康安忍不住冒出一句,“也就是说,有解药,并非无药可解?”他是很关心自己的小命的。

    魏平公斜他一眼,嗯了声。

    罗康安顿时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对林渊咧嘴一笑,一副幸好的样子。

    秦仪则问道:“何谓‘瘟神’?”

    洛天河叹了声,“这本是前朝一位大神的神号,因其擅长制造瘟疫,被人称为瘟神,十分可怕,此人一怒之下可让无数生灵毙命。改朝换代新旧交战时,这个瘟神被斩杀了,临死前,他竟施展出最后神通,也不知搞了什么鬼,竟让自己肉身分崩离析,化作了无数细小虫子。

    当时都以为他肉身解体化尘了,后来在场的人都出了问题,死伤无数之下才找到了原因。他化身的虫子能喷吐一种毒气,因这虫子太细微了,连虫子本身都容易被当做微尘给忽视掉,其喷吐的毒气可想而知。因祸害太大,仙庭当时想尽办法去清除,但还是因为太小,难以判明去向,因此难以尽除,以致于余毒残留至今。”

    秦仪又关心道:“解药为何物?”

    洛天河:“只要是高效的解毒仙丹都能化解。”说罢竟翻手凭空捏出一颗丹丸,捏碎了外壳,顿溢出沁人心脾之芬芳,直接纳入自己口中服下了,默默在腹内施法炼化。

    姜上山和竹茂也同样摸出了解毒仙丹,准备服下之际,又同时看向了南栖如安,竹茂问道:“公子身上可备有解毒丹药防身?”

    南栖如安颔首,“有的。”他也摸出了一颗,三人陆续服下了。

    冷眼旁观的魏平公忽对洛天河低声提醒道:“解药的事还是不要声张的好,不然会闹得人心惶惶,后续再想办法吧。”

    “唉!”洛天河环顾四周叹了口气。

    闻听此言,秦仪已是目光一动。

    罗康安也立马从储物戒里抓出一只能抓在掌中的小药瓶来,打开塞子,朝林渊招手,示意他伸手过来,嘿嘿道:“幸好我身边常备解毒丹药,来咱们多吃两颗,保险一些。”

    林渊看着他倒出的红色丹丸有些无语,心知他的解毒药没用,但还是硬着头皮伸出了手掌去接。

    一旁的魏平公冷哼哼一声,“龙师雨怎么会教出你这样的弟子,一看就知是在灵山不好好读书的人,你这药吃下去能康安才怪了,二货,你这解药没用。”

    罗康安愕然抬头,“为什么?药效不行,我们多吃几颗不行吗?”

    魏平公:“不长脑子还不长耳朵吗?洛城主说了,要高效的解毒仙丹才行,你这倒腾出的什么鬼,治跌打损伤的吧?”

    罗康安尴尬笑道:“看您这话说的,不至于,我这也算是顶级的灵丹,一般的毒性保准药到病除,挺高效的。”

    魏平公鄙视道:“这是一般的毒性吗?想解‘瘟神’,要金丹那个级别的解毒仙丹才行。”

    “金丹?”罗康安顿时笑不出来了,大惊失色道:“那一颗至少要千万珠起跳的价格才能买到啊!”

    此话一出,秦仪闻之陡然色变,“金丹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