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跃千愁

第三一六章 又是偷袭?还来?

    寂澎烈略琢磨,给了羽千重一个眼色。

    羽千重当即对姚先功道:“你先回避一下,在外面等我招呼。”

    “是。”姚先功应下而去,到了外面等待之余,对罗康安那叫一个恨的牙痒痒,刘星儿竟然就被那厮给祸害了,那畜牲还真下的了手,他好想不通啊,总之现在就想咬死罗康安。

    若不是现在手头上的传讯符不能擅自做主,他现在就想联系罗康安,咬不到也要骂死那畜牲。

    等了一阵后,羽千重露面招呼了一声,“进来。”

    姚先功又收拾了情绪入内,再次对寂澎烈等人行礼。

    寂澎烈抬手示意免礼后,认真交代道:“回复他,就说刘星儿的事以后再说,让他这个时候不要再惦记这种事,自己的安全是首位的。问他,目前的情况如何。”

    “是。”姚先功摸出传讯符来,当场按照吩咐施法执行了……

    罗康安正在等那边的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收到了传讯,也将内容告知了林渊。

    林渊听后淡然道:“我一直觉得不对,看来那两家的确有问题。这事荡魔宫肯定会介入,也不知是荡魔宫的哪位来了。”

    两家?什么两家?罗康安有点迷糊,不知说的什么东西。

    燕莺却是知道指的是湖中会面的那两家,也略颔首道:“罗康安已经觉得自己陷入了绝境,连那种事都拿来忏悔了,却丝毫没有提及让罗康安撤离,只是嘴上让罗康安注意安全,和之前的说法的确对不上。”

    罗康安:“那边问情况,怎么回?”

    林渊:“不回。先吊着他们,晚点再回他们。”

    罗康安“哦”了声,一副反正你说怎么办都好的样子。

    燕莺却不得不提醒林渊,“万一事情和我们猜测的有出漏怎么办?”

    林渊:“还有一场袭击,一试便知。”说罢又摸出了荆棘海地图,摊开了查看,伸手指了个点,“斟酌了许久,从这里下手最合适,可以动身了。”回头又对罗康安道:“你也一起,这次我们两个一起参加这次的袭击。”

    “啊!”燕莺和罗康安几乎是异口同声。

    燕莺意外和奇怪,“干嘛,前面两次都没参加,这次为何要参加?”

    林渊:“我们不去,怎么把嗜血荆棘给弄出来?”

    “什么?”两人再次惊呼,这次要对嗜血荆棘动手?

    燕莺:“你开什么玩笑?你到底想怎么弄?”

    林渊:“回头自然就知道了。”自己先开门下车了。

    ……

    中枢大殿内,寂澎烈坐在了案后,郭骑寻负手站在了地图前,都在等,等罗康安的回复。

    然而迟迟未有回复。

    等了个把时辰后,羽千重出声道:“看来,罗康安目前的处境的确不妙,连传递消息都不方便了。”

    地图前徘徊的郭骑寻道:“出不了事,对方还未得逞,怎么可能杀他们。等着吧,那边会给罗康安传递消息的机会。”

    转身又问姚先功,“你手上还有几张和罗康安联系的传讯符?”

    羽千重代回了句,“来来回回联系后,只剩三张了。”

    姚先功点了点头,不知在琢磨什么。

    寂澎烈则对姚先功道:“下去等着吧,一旦罗康安来讯,务必第一时间上报。”

    “是。”姚先功领命退下。

    ……

    山谷中,一场血淋淋的肢解,把个罗康安给看的心惊肉跳,眼睛直愣愣盯着林渊手腕上的镯子。

    其实上次在地下救他的时候,林渊就施展过此物,只不过他那次身在昏迷中未看到。

    此时才发现林渊的那只镯子不简单,真正是杀人于无形,如此高手在这镯子下竟无丝毫还手之力,实在是恐怖。

    以前还以为只是个看起来比较特别的配饰来着。

    被削去了四肢的人棍提来,一个名叫钟朝欢的修士,略作审讯后直接被毁尸灭迹了。

    林渊偏头示意下,燕莺化作钟朝欢,就此遁离。

    畏畏缩缩一阵后,罗康安终于忍不住问道:“林兄,你这镯子好像在大军驻地带进带出过吧?”

    林渊:“比起你对刘星儿做的事,这不算什么。”

    “……”罗康安无语,不过心里在纳闷,杀伤力如此大的东西,这姓林的在大军驻地戴着进进出出,是怎么做到的?

    两人在山谷中潜藏了一段时间后,林渊忽闭目凝神,接到了燕莺传来的消息,睁开眼后,微微一笑,发现燕莺现在已经是做顺手了,果然是熟能生巧。“燕莺那边已经掌控住了局面,你可以向姚先功传消息了。”

    罗康安:“怎么说?”

    林渊:“老样子,袭击的地点给他们。另外告诉他们,这次的袭击计划,是钟朝欢主动告诉你的,并要求你打头阵。”

    罗康安愣了下,不得不提醒,“林兄,回头这些人再次遭伏,定会有人落在寂澎烈的手上,审讯之下,钟朝欢压根没说这事,怕是瞒不住啊!”

    林渊:“不要老是自己吓唬自己,钟朝欢已经死了,回头他们也找不到钟朝欢,钟朝欢私下吩咐你的,死无对证,你有什么好怕?”这家伙他就想不通了,不该胆大的,胆子贼大,什么都敢做,该胆大的时候又胆小的要死。

    继而又补充道:“还有,告诉他们,就说你想趁机脱险,也是你脱身的大好良机,让他们做好接应的准备。以手腕上缠红绳为确认身份的信号。”

    罗康安感觉不对,不是不回去吗?狐疑道:“他们既然有所企图,能让我回去吗?”

    林渊:“不让你回去就对了,他们让你提着脑袋冒险了,有这份功劳和苦劳,才有资格让他们打开幻境封口让我们离开。再说了,你之前还传讯忏悔,一副怕死的样子,有机会脱险,若是不开口,岂不是让他们怀疑?只有你想脱身,才能撇清我们自己的嫌疑。”

    这倒也是,罗康安醒悟着点头,心里嘀咕,这反贼有够阴险的。

    “说了这么多,你磨蹭什么?”林渊催了一句。

    “好。”罗康安连忙摸出传讯符使唤。

    ……

    这次,姚先功第一时间跑到了大殿门口,外面没人阻拦,因这里已经发话了,姚先功有事过来直接放行,不得阻拦。

    羽千重见他来了,忙招手道:“进来吧。”

    殿内的寂澎烈和郭骑寻立刻来了精神,知道这位来,肯定是罗康安那边有消息来了。

    郭骑寻冷笑,“看来那群反贼是忍不住要向寂兄下手了。”

    姚先功拿出一张抖动的传讯符,还没开口禀报,寂澎烈已经挥手道:“好了,别客套了,立刻查看。”

    “是。”姚先功立刻施法接收,符篆当场化作粉尘在虚空中凝聚成图文。

    羽千重再次抖出白纸配合,将图文吸附在了纸上。

    寂澎烈和郭骑寻凑近了细看,看后,寂澎烈愕然道:“又是偷袭?还来?”

    姚先功只能是默默看着,这里没他多嘴的份,不懂的事也不好多说。

    羽千重翻转白纸,看了看上面的内容。

    郭骑寻眯眼沉思着,冷笑了一声。

    寂澎烈回头问他,“这什么情况?还偷袭一次是什么意思?”

    郭骑寻抬手,示意羽千重将内容翻给这边看后,伸手指了指内容上的一句,“问题出在这里,这次要让罗康安打头阵!”

    寂澎烈凝目注视了一下,捻须道:“是有些奇怪,前两次没罗康安的事,这次怎么要让罗康安他们打头阵了,搞什么鬼?”

    郭骑寻:“不足为怪,这才是反贼的风格,谨慎小心,他们在做最后的确认。”

    寂澎烈不解,“确认什么?”

    郭骑寻:“除非罗康安是反贼,否则罗康安向我们传讯是不会让他们看到的,他们在最后确认是不是罗康安向咱们走漏的消息,毕竟反贼中有没有仙庭的其他耳目他们也不敢保证。你要知道,这次不是一家出手,而是霸王、刺客和卫道联手,霸王那人,对其他反贼一向抱有提防之心,这的确是霸王的风格。”

    反贼?什么情况?一旁的姚先功听的心惊肉跳。

    寂澎烈沉吟,“他们就不怕罗康安出什么意外?罗康安一旦出了意外,他们后续的计划可就玩不下去了。”

    郭骑寻:“我们若杀了罗康安,他们的计划还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吗?他们在确认我们对罗康安的信任程度,在对最后一步计划做最后的确认。只要我们不杀,有我们的配合,他们也需要罗康安,也不会伤及罗康安,罗康安能有什么事?”

    羽千重迟疑道:“我们放过偷袭的罗康安,会不会让反贼那边怀疑什么?”

    郭骑寻:“怀疑什么?反贼确认后,知道了罗康安是我们的人,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们知道,以为我们继续利用罗康安做奸细不正常吗?你这是知道的太多了,想多了。”

    这事有点绕,羽千重想了想,的确如此,一手拎纸,一手指点内容道:“罗康安想趁机脱身,让我们配合接应,他这是不想继续做奸细了啊!”

    寂澎烈重重哼了声,“他想做奸细就做奸细,他想不做就不做,由得了他?”

    有点火大,自己堂堂坐镇幻境指挥的火神,都被罗康安给搞成了诱敌的鱼饵,现在他是想不做饵都不行了,仙宫那边已经在关注了,他能临阵退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