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跃千愁

第四零九章 明天下午

    简上章又瞪眼道:“林师兄,我们两个还要上课,长期缺席算怎么回事?回头被家里知道了,我们两个怕不是要挨收拾,你这不坑我们吗?”

    林渊盯向黎裳,“你来想办法解决。”

    黎裳默了默,对简上章道:“这样,咱们轮流缺席。”

    “呃…”简上章神情一僵,见她开口了,只能是无奈道:“好吧。”

    林渊微微一笑,“黎师妹,你去忙吧,简师弟留一下。”

    黎裳起身拱了拱手,转身大步而去。

    简上章跟出去瞅了瞅,回头把门一关,又溜回林渊身边,坐下翘了二郎腿,“林师兄,你不地道啊,还真把我们当下人使唤了。”

    林渊:“其实我完全没必要这样做,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简上章一惊一乍道:“为我好?你少来,当我是傻子糊弄呢?”

    林渊:“你老实告诉我,昨晚有没有对黎裳做什么?”

    简上章:“别胡说八道。”

    林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共度良宵的,真没干什么?”不待对方说什么,又抬手打住,“好,我信你们没干什么。可你想想,若不是我创造机会,你能有那机会吗?你可要想好了,我是看黎裳老对你爱理不理的,这是继续给你们创造在一起的机会,你若是不想要,我现在让黎裳回来取消好了。”说罢又摸出了同双铃。

    “慢着!”简上章侧身探手,摁住了他的手中,目光滴溜溜转了两圈,又一把推开他手,“行行行,这份心意我领了,就按你说的办吧。”

    林渊只好收了同双铃,又问:“你昨天差我的钱,今天凑好了没?”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简上章才想起来,差点忘了,冷笑道:“林师兄,你这人不地道,口口声声说帮我,昨天假惺惺的说把钱还我,却故意当着黎裳的面说,你是何居心?不是要把钱还我吗?现在倒是还呐。”

    林渊就知这家伙不是什么好鸟,从昨天那怨恨的反应上能看出会惦记这事,趁机提醒了一下罢了。笑道:“你看看你,我昨天没想那么多,倒是你想多了。好说。”说罢伸手抓出一把零碎钱票,推向了对面,“哪能真收你那么多钱,为黎裳的面子花这些钱确实不值。喏,你后来给我的,分文不少,都在这里。前面的就算了,怎样,能消气了吧?”

    “这还差不多。”简上章哼了声,拨弄了一下零碎钱票,将近六万珠,应该差不多,挥袖扫进了储物戒中。有总比没有的好,这下不用想着再去弄钱了,至于开始给了十万,那的确是给人办事的钱,也就不追究了。晃了晃翘着的腿,问:“还有事吗?”

    林渊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简上章立马起身走人,又兴冲冲找黎裳去了。

    林渊也起身了,去门口关了门,慢悠悠转身,把屋内暗装的监控拆了下来,取出了存储晶体,安放进了一只光幕播放器内,看了下刚才的交谈情况。

    也没什么事,遂亲自动手剪辑了一下,把简上章刚才要回钱的画面给留下了保存,准备以后有机会再给简上章自己欣赏……

    次日,黎、简二人又把名单人员关系的事给落实好了送来。

    还真别说,有这么两位帮忙办事,凭这两位的家事背景来打听,不少事情还真是方便了不少。

    这也是黎裳一开始找来要求时他明知自己不会照办也不拒绝的原因,不管干什么事,只要不是单独行动的,就必须要有人手,许多事情一个人能力再大也是难以顾及周全的,发展势力和渠道是首位的。

    这也是他驾轻就熟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这洞府外面多了两个看门的,帮他拦截推挡访客。

    什么帮简上章创造和黎裳在一起的机会自然是扯淡,真正目的是要顺便印证一下简上章说过的话,做到心里有数,好规划筹谋下一步的打算。

    之后的日子,陆续找来的人不少,基本上都被那二人给挡了,而那些有势力背景的人,也几乎是没人来找过。

    这就印证了简上章说的,只有那群“穷酸”会把罗康安那般崇拜,那些有势力背景的只是被裹挟了而已,表面上做做样子,私下并不会把罗康安当那回事。

    对林渊来说,这不好,不能跟灵山同一条心怎么行?

    他又拿出了黎裳提供的名单,对着名单琢磨了起来,考虑怎么才能让一些人不能顺利毕业,怎么才能把某些人给留下接受灵山的再教育。

    他这次既然回了灵山,自然有必要亲自教育教育,把灵山的规矩给严肃严肃。

    这个期间沈微那个热情小青年倒是来过几次,其中两次还提了母亲亲手做的食物拎来,说是牧雪的一点心意。

    食物中有些还是林渊送去的不阙城的土特产,被牧雪加工过了送来。

    什么意思林渊清楚,东西送去时,人家不好当场刻薄,虽然收下了,但却变相搭了些东西还回来了,回头谁也说不得沈立当收了学生的礼。

    沈立当的为人,让林渊有些无奈。

    有酒,沈微带了酒来,陪林渊畅饮了两次。看在这小子热情的份上,林渊对他透露了些有关罗康安的故事。

    自然都是能说的,有助于罗康安形象的。

    这些个故事,把沈微给听的好兴奋,兴奋的手舞足蹈,甚是崇拜……

    转眼小半个月过去了,时间差不多了,林渊又把黎、简二人给招来了,当面吩咐道:“挡客的事算了,我看有那块石碑也差不多。另有事劳烦二位帮忙。”

    还有事?简上章直翻白眼。

    黎裳却爽快道:“林师兄,您尽管说。”

    林渊:“帮我打听一下,你们所谓的那个学员中的第一高手夏凝禅什么时候会公开露面,确定了时间告诉我,这事应该不难吧?”

    什么意思?简上章心里嘀咕,摸了摸下巴。

    黎裳狐疑道:“林师兄,你打听这个干嘛?”

    林渊:“回到灵山有些日子了,一直没出去走动,也是该出去透透气了。我说了,夏凝禅是第一高手还是木头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黎裳一惊,“你要挑战夏师兄?”

    林渊:“算不上什么挑战吧,他太弱了,还不配接受我的挑战。我只是想给他点挫折,这样有利于他将来的修行,否则他这一路太顺风顺水了未必是好事。”

    这不是挑战的话,那什么是挑战?简上章心里嘀咕,脸上却乐了,好事,有热闹看了。

    这话听着像是老师的话,搞的你是灵山老师似的!黎裳腹诽,皱眉道:“你确定要这样做?”

    林渊平静道:“去吧,尽快确定时间,其他的不用你们操心,也不要声张,剩下的我会处理。”

    简上章立马道:“黎裳,就听林师兄的吧,林师兄的吩咐我们理当照办。”这次倒是听话的很。

    谁胜谁负不知道,输了也没关系,他倒是期待夏凝禅把林渊这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家伙给揍一顿解气,若夏凝禅输了,也必然是丢尽脸面,能为灵山不少男子解恨,包括他在内。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过杰出的人遭嫉是免不了的。

    “好吧。”黎裳叹了声,两人就此离去。

    当晚,两人便再次找来了。

    一推开门,简上章便跑了进来,兴奋道:“林师兄,打听到了,明天,明天下午,夏凝禅会去听明环老师的符篆炼制课,到时一定是公开露面。”

    林渊略怔:“明环?她已经是主课老师了?”

    明环此人说来和罗康安还有些渊源,当年的罗康安正是因为跟这个女人走的近了,才招来洛淼的嫉妒报复,罗康安差点因此被毁了。而这个明环正是院正明耀辰的孙女。

    灵山仅剩的两位院正,明耀辰擅长炼器,另一位院正复姓都兰,名叫都兰约,擅长的正是炼丹。

    两人都是仙界炼制方面的顶级宗师,真正是德高望重之辈。

    而曾经的龙院正则是博学,灵山的许多藏书都是龙师遗留的。

    明环显然继承了明家炼制方面的家学,对阵法颇有天赋,当年主修的正是符篆的炼制。

    林渊当初离开灵山去不阙城时,毕业留教后的明环还是灵山的助教。

    简上章:“是啊,做了差不多四百年的助教,十几年前刚转为主课老师。”

    林渊:“你怎么确定夏凝禅明天一定会去?”

    简上章嘿嘿一笑,“这个就要感谢黎裳了。你是不知道,只要夏凝禅选修的课,必然有一群女学员凑去装模作样、搔首弄姿,那些女人把什么都打听的清清楚楚的,黎裳找几个女人一问就知道了,绝对错不了。”

    搔首弄姿?黎裳有些牙痒痒地瞥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劝了林渊一句,“林师兄,我觉得这事你还是慎重的好,不妨再考虑一下的好,不急着做最后决定。”

    她有点开始为夏凝禅担心上了,实在是林渊的样子看着太有自信了,想到这位是跟着罗康安从幻境外的重重包围中闯出来过的,那的确是见识过真正大场面的人,她心里渐有些没底了,担心林渊真的会让夏凝禅当众出糗。

    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对罗康安的事,她的确是要面子。

    但是对那位夏师兄,她可是真的暗恋。

    因为暗恋夏师兄所以不想在罗康安的事上丢人。

    当然,与她一般暗恋心思的女学员不在少数,前途远大又英俊杰出的人物,哪个女人不喜欢?经常能看到,又近在咫尺,简直是让女子的芳心百爪挠似的,能多看一眼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