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前任无双 跃千愁

第四五五章 三个奇葩考生

    三人在凶兽踩踏的巨足下,陆续扑了出来。

    林渊略等了他们一下。

    一头冷汗的王赞丰连滚带爬着冲了出来后,悲声道:“妈妈的,你们两个有够凶的!”

    回头看了眼,也反应了过来,那凶兽看似凶狠,其实反应很笨拙,只要胆大,应该是能有惊无险的。

    “走!”林渊招呼一声,三人提剑奔跑向前。

    没跑多远,只见谷中一条条顶着花朵的黑藤,如一条条怪蛇般扭动。

    甘满华沉声道:“按照考册上的指点,我们能尝试与它们沟通,获得了他们的信任,拿到了它们头顶上的花抹在身上便能通过,也能得分。”话落,盯向林渊的目光一怔。

    林渊已经撕破了衣裳,用布带把剑和自己的手给牢牢绑在一起。

    王赞丰瞪大了双眼,发出见鬼似的惊叫,“你不会要硬杀过去吧?”

    林渊:“老子什么都不懂,沟通不来,只能闯到目的地拿果子,你们慢慢沟通吧!”

    唰!甘满华亦撕下衣服,开始把手和剑做捆绑。

    “你们…”王赞丰无语,见两人扔下他要走,顿时叫喊道:“别呀,等等,等等,一起一起。”

    他也麻利地照做了,把剑和手绑在了一起,随后跟着嗷嗷叫地冲向了那黑藤地带。

    冲上去没二话,挥剑便砍,砍倒一根根阻挠而来的黑藤,一路前冲。

    站在山崖上的几名灵山监考人员,见到这没章法的乱砍,一个个的忍不住摇头。

    “用滚的!”冲杀中的林渊似乎发现了新办法,喊了声。

    他似乎发现在地面蜷身成团快速翻滚,再配以砍杀,能有效的躲避黑藤的阻挠纠缠。

    另两位情急之下自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信他的也不行了,都已经深陷重围没了退路,现在和黑藤沟通,估计人家也不答应啊,只能是当即照做。

    山顶监考人员中有人“咦”了声,发现三个乱来的蠢货竟然连滚带爬地慢慢而有效的持续前进了,不由面面相觑。

    好一顿后,有人愣愣道:“过去了,还真过去了!”

    众目睽睽之下,居高临下的几人眼睁睁看着三人过了这一关。

    另有人纳闷一句,“有够二的,这也行?这怎么计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们该问问后面的人怎么过。”一老者从天而降,落在了山崖上,负手而立,沉声道:“这三个混账把藤蔓给激怒了,怕是没那么容易沟通了。”

    众人立刻看向入口那头,只见陆续有人硬着头皮从凶兽脚下冲过来了。

    不硬冲不行,考核必须要从那一关进入,只能是冒险冲,无非是谁先冲后冲的问题。

    加之见到已经有人硬冲了进去,譬如林渊三人,于是有人也不顾了,不甘落后,豁出去冲了过来。

    结果一个个抵达黑藤区域后,都陆续愣住了。

    眼前明显有人砍杀过去的痕迹不说,他们还影影绰绰看到了另一头刚刚硬冲出去的林渊三人。

    “这里不是要沟通得分的吗?他们干嘛?难道是沟通没用,索性硬杀过去了吗?”一女子弱弱问了句。

    有人试着说道:“你是女的,好说话,你先过去尝试沟通一下。”

    女子有些畏惧道:“不是说这些黑藤性情温顺吗?可是看起来搅动的好凶的样子,能沟通吗?”

    一男子绷着脸道:“别费工夫了,他们能杀过去,我们人更多,没理由冲不过去,大家联手一起。”话毕,他率先冲了进去,一路挥剑怒砍。

    有人带头,后面陆续有人跟上,接着全硬着头皮上了。

    一伙人硬生生跟黑藤硬干上了,站在山顶上的监考人员一个个沉着脸,似乎很想问问,这算怎么回事?

    老者忽出声了,“领入考场的人没让他们看考册吗?去个人问问怎么回事。”

    “是。”有人领命飞走。

    然而下面那些硬冲的人没有掌握到林渊等人的脱身诀窍,想在这么多的黑藤中横竖乱冲出去很是不易,动辄一不小心被绊倒了,要么胳膊被缠住,要么被纠缠捆住脚给拖走。

    有些人差点没直接被勒断气,求救声一片,先冲进来的一群人几乎全军覆没。

    好在后面不断有人冲进来,都砍杀成这样了,也不好沟通了,也都嗷嗷叫的直接冲,直接冲进来砍杀。

    上千人呐,只有个别反应笨拙的没能过了入口那一关,其他人之后基本上都进来了。

    谷中的黑藤的确不少,可面对这么多人的砍杀,那就有点尴尬了。

    这次的好心人不少,经过了第一场考试,大家似乎都明白了点什么,拿果子似乎不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这次谁又说的清楚?纷纷伸出援手砍黑藤,解决被捆的同考人。

    没多久,嗷嗷叫的上千人便呼啦啦的全部冲过了这一关。

    后来者轻松过关,还挺兴奋的。

    谷中的黑藤,只剩了零星几根还活着,其它的基本上都被乱剑给砍完了。

    这场考核设置的各种关卡,本就有测试每个人员属性的巨大成分在内,要测测大家的天赋擅长什么,考入灵山后好对测评后的学员进行分类教学。

    结果好了,一群人冲过,全部来了个乱剑砍死。

    还测个屁,没一个进行测试的,全部硬杀过去了。

    看着一群人杀了“尸横遍野”冲过去,山崖上的监考人员脸都黑了。

    其实林渊他们压根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种情况,别说他们,就连帮林渊弄到考题的人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

    很快,去问话的人回来,大声报知,“确认过了,考册都发到了他们的手上,都给了他们充足时间看完。”

    老者沉声道:“难道都不识字不成?”

    那人苦笑道:“不至于都不认字,否则这些人的第二场也没法考过。”

    老者怒道:“那这算怎么回事?那三个带头冲过去的是什么人,都是他们带的好头,这是违规,立刻取消他们的参考资格!”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弱弱道:“好像也没规定不能硬冲过去。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的确可能毫无天赋,出现了实在无法沟通的情况,是可以硬冲的,直接取消考试资格不合适吧?”

    老者瞪眼道:“他们那叫毫无天赋吗?连试都没试就直接冲上去打杀,彻底搅了这一关,哪来那么重的戾气?灵山不要这种人,难道还要培养出第二个凶魔不成?”

    众人相视一眼,有人又试着问道:“那就直接取消参考资格?”

    老者嘴唇一绷,又沉默了。

    见他犹豫了,又有人试着说道:“其实也没违规,后面也还有其它测试项目。”

    老者立刻偏头看去,“你的意思是说,这上千人中,一个丹药细分项下的合适人选都没有?”

    “这个?”那人尴尬道:“要不,重新布置,让他们重新再考一次?”

    当即有人反对,“重考的话,重新布置,再让他们从头开始,今天的时间上肯定是不够了。那这批人怕是都要择日再单独重考,要为这批人单独考一天。灵山可没出过这种事,传出去就是我们自己考虑不周。龙师不在了,现在的情况本就复杂,若要重考的话,还不如直接取消考试资格。”

    正这时,另一头又有一汉子闪身而来,落在了老者身边,嘿嘿道:“我那边的亡灵关,出现了三个奇葩考生,压根不尝试做任何沟通,抄起家伙就冲进去硬干,搞的我那边坐镇的鬼使都不知道拦好还是不拦好,就被他们给稀里糊涂杀过去了。呃…你们这是什么情况?”他目光终于注意到了谷中被杀了个近乎精光的惨像,也发现了一伙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唉,那三个奇葩是先从我们这边杀过去的……”有人唉声叹气地把情况给说了下。

    后来的汉子愣怔无语。

    老者沉声道:“去个人,把情况报知两位院正,看如何决断。”

    “是。”立刻有人领命飞走了。

    等了好一阵后,那人才返回了,拱手禀报道:“情况两位院正知道了,两位院正说,灵山学风开放,允许自由选择修行方向,是我们自己考虑不周,问题出在我们自己身上,不能怪别人,只要是没有违背考核规则,就顺其自然吧。”

    众人相视一眼,有人苦笑,有人果然如此的样子。

    老者脸颊绷了绷,又道:“那三个家伙摆明了是穿一条裤子的,不会是反贼派来捣乱的吧?我还没见过哪次的考试有三个一起参考的都能考到这一关的,还都是没修为的,未免也太巧了些吧,查查他们姓甚名谁,看看是不是一起来报考的。还有他们之前的考核情况也要查,让我查出问题来了,我饶不了他们!”

    “是。”立刻有人去了。

    待到结果来了,老者也有些无语了。

    目前暂无迹象证明三个人在报考前就认识,但林渊在第一关考核时却是品性得分最高的一个,而另两个家伙就是得了林渊帮助的人中的两个,被林渊帮过的人里,也就这两个考过来了,应该就是因为林渊的帮助而结识在了一块。

    也就是说,林渊是靠自己助人的品行认识了两个“共患难”的朋友。

    至少目前查到的情况是这样,以德服人,老者还能说什么?